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散文精选 >> 内容

回收工程款的时光

作者:石建华 时间:2018-8-31 16:29:03 点击:210

.

回收工程款的时光   成钢三期技改工程全面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工程结算也画上了句号。双方的甲控材料款已经结清。就剩下最后的,也是最难办的问题。工程款的最后拨付问题。简单地说句大白话,就是啥时候,成钢厂能把剩下的工程款全部足额地拨付给我们五冶。具体地表现在,何时把钱拨付到我们项目部的帐上来。   过去,我们常听到人家说过:“借钱的是大爷。收帐的是三孙子”“杨白牢好过,黄世人难当”我只是不可置否地笑笑而已,自己没有切身的体会。心里想,这不至于吧。   这一回在成钢项目部,工程结算已经全部办完,就只剩下最后一项,单打一的任务,催收工程尾款。就这么一件事,我的确是有了深刻的切身体会,这一回,我是终于晓得,世界上的锅儿都是铁打的了。   成钢厂三期技改工程,难度做大的竣工结算,我们在五冶各有关单位的积极努力下,终于在1998年6月底,已经全部完成。成钢三期工程的债权债务已经非常清楚,再以后也就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回收工程款了。要说真话么,人家成钢厂倒也不赖帐,就是没有钱给你。成钢厂的厂长经常是一看见我们,就拉着我们主动地说:“我们一定不赖账,只要有钱。保证给你们拨就是。”态度蛮好的,就是我们老拿不到钱。我们只好经常到人家的办公室去看动静。能收一点儿算一点儿。这也不是每次都能要一点儿回来。经常也是空手而回的时间多一些。   就是到了人家的办公室,一进门,我们首先就得要看人家的脸色,如果发现对方的脸色不好看,我们根本就不能提起要对方归还工程款的事情。只能看着在对方的心情好的时候,我们才能从旁边试探着,旁敲侧击地提一下,对方能还给我们多少就算多少,能给还到什么程度就算什么程度。从来不敢定计划。我们更不知道,要在什么时候,才要得完这笔账。   从1998年4月开始,成钢厂一直没有钱付我们工程款,开始以建筑钢材的实物来抵工程款,在当时,如果在条件好一点的时候,每个月给我们拨千把吨建筑钢材,按1000吨算,执行成钢厂的当天挂牌价,能顶到360万元。   如果遇上不好的时候每个月只能给拨个200来吨,只能顶72万元左右。从开工到结算完成。双方经过审计,最终确定总账是6004万元。   6000多万元的工程款,扣除甲方供应的1300万元材料款。应付给五冶4700万元,只付了3000万元,还有1700万元。虽然在每个月,多多少少地,还都能给钢材实物顶一点工程欠款。也不知道成钢厂到什么时候才能全部还清我们1700万元的债务。   在那个时候,由于国家对建筑市场采取了宏观调控,国家的银根控制的相当紧,我国的基本建设规模被压缩了。建筑钢材在那段时间的小路一直不好,你就是拿到了钢材,如果想要把钢材变成现金,每吨建筑钢材要倒赔1000多元,钢材抵债越多越赔得凶。   为此我曾经请示过五冶建设总公司的总会计师,他说:“你如果不去找成钢要,不是更没有钱吗?虽然说每吨建筑钢材跳楼变现要亏,但是他们一直没有钱给,将来的银行利息也比你这亏得还要多。不如他能给一点钢材就算一点,能顶多少算多少。”   从1998年的春节以后,我们的成钢项目部就剩下三个半人了。郭经理,加上司机,还有我。那半个就是会计。当我从成钢厂要到钢材,会计就从五冶机关来成钢办财务手续。   一直到了1998年10月,成钢厂用建筑钢材抵还工程款以后,还欠五冶1400万元。我在这段时间的业务就是每天到成钢厂的业务部门等着要钢材。到机动能源处催要我们已经完成结算的工程款。反正也不能嫌少,能给一点就算一点。成天跟叫花子差不多。出去一天或多或少地能有点收获就可以了。   从成钢项目部开办到如今,建设公司除了借给我们两万元做开办费以外,就一直没有给我们项目部拨过一分钱。而且就连这两万元的开办费,公司财务处在我们项目部成立的第二年,就给全部扣回去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项目部所有的人员,工资总得要发吧,住人家厂里招待所的钱,总得要给人家吧,每天吃饭都总得给现钱吧,每天办公的水电费和低值易耗品总得要花现钱。还有那台汽车。那也是一个花钱的坑啊。   我们这个项目部,在进成钢三期技改现场的初期,如果当初项目部在成钢厂里,没有搞那么几点儿创收项目,辛辛苦苦地打下那么一些经济基础。手上才能有那么几个本钱,那么,在我们坐等甲方拨付工程尾款的那段时期,就真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干工程难。向别人要帐催收工程款的日子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在那个时候,向甲方要工程款的日子里。还有一批人经常到现场来,就是在现场施工的五冶有关各工程队。他们也经常派人来成钢现场的五冶项目部来找我们。为了息事宁人。我们也只好把我们从成钢厂要来的建筑钢材,再分配给这些个工程队。这也难怪别人说“人过一百。形形色色。这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啊。”   原来的五冶机三队。有一个经营主任。他经常来成钢,经过我们和成钢技改处的人核对预算。时间一长。我们都认识了。在工程进展中。大家一起向甲方核对预算的工程量。大家配合得还可以。现在工程结束了。他们来找我们要工程尾款。我们也没有钱给他们,就把甲方刚拨付给我们的建筑钢材调拨给他们了。当然了。我们的调拨手续是完整无缺,无懈可击的。可是问题还是出现了。   不知道这个经营主任,他的脑袋进了水,还是出了啥毛病。我不明白。他把我们调拨给他们的钢材拿出去卖了。把钢材卖了也不是不可以。把卖钢材的钱如数交给单位,及时进到单位的财务账上。这也不存在啥大问题。可这个问题的要害是:卖钢材的钱,被他们那几个哥们几个给私分了。这个情况我们一无所知。   后来这个经营主任的上级领导给我打电话,向我们项目部提意见。说他们从成钢现场撤回成都以后,一直拿不到成钢拨付的工程款。要我配合他们要一下。我接到了电话,感到很意外。我不是在几天以前,曾经才给你们的工程队调拨了两百多吨建筑钢材,算是抵扣工程款。你们的那个队。三期技改的工程款,与我们项目部已经算是结清了。怎么还差工程款呢?   我接到这个电话,对他们很不满意。在电话上。我的回话甚至有点不客气了。我大声地说道:“要说是没有给你们把工程款拨付够数。从拨付款项金额数上说,可能没有拨够。这个我承认。但是最后在几天前,你们的人来找过我。我请示过我们项目部的郭经理。把我们刚从成钢厂要来的200多吨建筑钢材。全都给你们调拨走了。钢材抵工程款,你们要是不同意。就不要把钢材拉走。既然把建筑钢材都拉走了。还要找我们要工程款。恐怕。这个理恐怕不能这么来说吧。”   这个经营主任的上级领导听到我回电话的口气相当硬气,一点儿也没有留情面。而且是老大的不高兴。赶紧在电话上和我先沟通。我就把前几天。那个经营主任到我们这里领过建筑钢材的事情,简单地叙述了一番。同时要他们赶快和那个经营主任取得联系。   又过了几天的一个中午,我又接过一个电话,这个经营主任的上级领导给我联系。要我在成钢项目部等他们。他们已经从五冶的机电公司出发,要找我核实情况。两个小时以后。五冶的机电公司。财务、经营预算、审计、纪委等多方面的人,一起到成钢厂的招待所找到我,正好我们项目部的财务也到了现场。我和我们项目部的会计一起。汇同五冶机电公司的人员。一起翻开有关账本,把前几天,那个经营主任在我们项目部办理结算工程价款。提取调拨建筑钢材的财务等相关手续。一样一样的翻出来,摆在桌面上让机电公司各路人员核实。   机电公司的人在那些原始依据面前,打开了照相机咔擦咔擦地拍摄着照片。不过我也承认。我不应该对机三队直接办理工程结算。我的结算对象应当是五冶的机电公司。可能就是因为人太熟了。我想反正是数据没问题。至于跟谁结账都不是大问题。好在财务拨款没有全部结清。还差5%的质保金还没有退给他们。   后来,在分手的时候,机电公司的人告诉我,那个经营主任已经被刑拘了,现在处于取保候审的状态。以后我就没有再也没见到这个人了。我时常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成钢厂能够安置足额拨付工程款。何苦还会出现这个私分钢材款的事情?这个经营主任大概也不能因此被刑拘,谁也不愿意有取保候审这一说法。   1998年11月。五冶承接了成都市五路一桥的总体建设项目,从二环路口到外环路的成龙路工程。从二环路口的龙舟路开始一直到现在的三圣乡和红沙村,总长度有8.7公里。五冶成刚工程项目部,按照建设公司领导的命令,以成刚工程项目部人员为主,按道路施工要求,扩充人员。重新组建成龙路工程项目部。   请看下一节《进入成龙路工程项目部》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晋升高级经济师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