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散文精选 >> 内容

与材料处的业务

作者:石建华 时间:2018-7-7 17:30:03 点击:50

.

与材料处的业务 在材料科,我的业务范围内,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厂里生产所需要的材料中,凡是属于国家控制的物资,就要及时提前提出申请材料清单计划,上报上级管理部门审批,我们厂的材料物资供应上级归口单位当时是五冶材料处,所以我经常要与五冶材料处的有关部门科室保持着密切的业务联系。   记得刚开始开展业务的时候,我跟着尚师傅,第一次到五冶材料处去开有关业务会,大概是我们去得早了,这个业务会还没有开始,尚师傅就领着我到五冶材料处的有关科室去走一走,看一看,他要带我认识一下材料处有关科室的门和相关专业人员。我一出会议室的门,还没有转过身,就遇上了74年在总公司批林批孔学习班上的结识的很多熟人,他们一看到是我,马上就围了上来,在一起拉拉手,站在那儿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上了。   尚师傅就站在我的身后,他忍不住笑着说:“看来今天我是多此一举了,没有想到小石头与材料处的关系这么熟悉。行了行了,你以后到材料处办事就自己来吧。有你去办我就放心了。这一点今天我是看明白了,到材料处办事你小子是吃不了亏。”   紧接着尚师傅又转过身去,对材料处的那些老熟人说:“以后就由小石头,他代表我来找你们办事,可是有一条要说清楚,你们谁也不许欺负他。谁要是欺负他,我就和他没完。”   大家都笑了,立刻有人就站出来,马上向尚师傅发起反击:“只要你不欺负人家,那就算不错了。”这一下,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散会以后。我和尚师傅一起回厂,在路上,他问起了我:“材料处的那帮人,挺不打好打整的。但是我觉得很奇怪,你年龄也不大,怎么会和他们那么熟悉。就连我和他们打了十多年的交道,也不像你和他们的关系那么熟。”   我实打实地全告诉了尚师傅:   1.是74年在总公司举办的批林批孔学习班上,我认识他们这帮人的。当时。我听我父亲和那个组长的话。在学习班里谁都不得罪,派别不明显。无论哪派人物,我都热心帮着打开水,递茶壶,帮着打扫卫生,叔叔、伯伯地嘴巴多叫几声,他们都说我有礼貌,爱帮忙。当时学习班的年轻人就只有我一个。他们都愿意和我在一起闲聊天,侃大山,什么都能说,就是闭口不谈政治。大家好像都是心照不宣。   2.我父亲和材料处的人也很熟。材料处的很多领导和老人。我都是通过我父亲才认识的。   尚师傅听到了这些交底的话。总算是明白了。   从这以后,我经常到材料处联系业务,反正是一进门就叔叔、伯伯、老师、阿姨地这么一叫,人家都说我懂礼貌,在业务联系的时候,他(她)们都愿意在不违反工作制度和流程的情况上,尽可能地给我提供一些方便。工作起来倒还挺顺利。   有一次,我到材料处去申请调拨一些水泥。   在临出发时,尚师傅把我拉住,在办公室门口再三叮嘱我:“这回你去材料处申请批水泥的时候,必须要记住,人家能给多少,就拿多少,可千万千万别跟别人犟嘴。你如果一犟嘴,别人很可能就不给你了”   我大声回答:“明白了。”   在我带车前往材料处的路上,司机小吴还告诉我“材料处管批水泥的那个人,脾气可不大好,你要小心点儿伺候着。”   看到尚师傅和司机小吴,他们都在说材料处管审批水泥的那个人如何如何地厉害,弄得我心里也虚得没底了。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着。不怕不怕,万能的真主,会与我同在。   于是就带着几个装卸工,司机小吴开着车。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材料处。找到了建材科。在办公室外面。司机小吴告诉我,那个负责审批水泥的人就在建材科。就在这个办公室里,同时还告诉我,那个人的办公桌摆放的朝向。我默默点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到办公室,我就意外地看见了我父亲的老朋友,这个人,我从小就认识他,我一直叫他胡伯伯。我发现他的办公桌所摆放的朝向,就和司机小吴刚才和我说过的那个办公桌的朝向完全一致。我一切都明白了。   胡伯伯一看见是我来申请调拨水泥。他感到很意外,便拉着我,在办公室里和我攀谈起来,问东问西地,最后问及我的工作。问我今天来干什么。我把我的来意告诉了他。我说我是来提水泥的。   他马上就问我:“你要多少?”   可是我一时真的不大好回答,因为尚师傅没有明确告诉我,这次最多要多少,只告诉我说是能给多少,就拿多少。我也不知道别人能给批多少。   胡伯伯这时候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你带什么车来的?”   我告诉他:“解放牌4吨卡车”   胡伯伯马上拍板:“那我今天就给你批4吨吧。正好让你装满一车。”   我拿着已经批准的材料申请调拨单,从建材科走出来,找到我们一起来的司机和装卸工,我们就一起到材料处的水泥库房去提水泥。到了水泥库,我办完必要的领料手续,库管员领着我们的装卸工装水泥去了。   当水泥装车完毕,司机小吴坐进了驾驶楼,正准备要开车。   我们的装卸工都在坐在卡车里的水泥袋上,流露出满脸的不高兴了。其中一个装卸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水泥灰尘,一边就给我提上了意见:“过去我们来装水泥,从来没有装过这么多,你咋个会搞那么多?尚师傅得不得骂你哟?”   我对他们笑了笑,没有做正面回答。什么话也没有对他们说。   回到厂里,在库房卸完货,办好入库验收手续后,我在库房外面的自来水管的水龙头前,洗洗手,然后回到了我们材料科的办公室。   尚师傅从我手里接过材料申请调拨回执单和入库验收单,马上戴着老花眼镜看了又看,过了好一会儿。   他终于向我摆摆手,要我到他跟前,他低声问我:“你拿回来多少?”   我非常认真地回答:“4吨啊。”   尚师傅用一只手摘下了老花眼镜,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抬起头望着我,我不解地望着尚师傅,小声地反问道:“不是你告诉我,能给多少就拿多少吗?如果确实是多了,我马上就去想法把它退了。”   尚师傅急了:“别、别退,谁叫你去退了,别误会,我不是要你退了,现在这东西是拿钱都买不来的,哪还能退呢。我想要问的是,你是怎么搞到的?为啥说呢,因为我不论哪一次去,他顶多才给我批一吨,还老问个没完没了。”   我只好实话实说:“那个管审批水泥的人,是我父亲多年的朋友,我是从上小学就认识他。一进门我就得规规矩矩地叫他胡伯伯。”   尚师傅这时候恍然大悟:“我才想说,怨不得呢,行,行,以后材料处的业务你就多跑跑。”老科长也满意地笑了。   这一下,尚师傅可高兴了,话匣子也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和材料处打交道的那些往事。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双臂,要不是有人要领材料,挡住了尚师傅往后退的脚步,就差一丁点儿,把放在地上的温水瓶给碰翻打碎了。   尚师傅今天趁着他高兴的时候,又滔滔不绝教给我一些阴天下雨提运水泥的注意事项,以及水泥的生产工艺、用途、强度标号等有关方面的建筑材料常识。   说着他还在我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两下,继续高兴地说:“今天你这个小子,算是给我办了一件大事,过去我在业务上欠着很多兄弟单位的水泥指标,一直没有能力还上。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难题居然被你这个小石头一下子都给解决了。行啊,好小子,干材料这行,干一辈子都学不完。脑袋就得要灵活一点,好好干吧。”   从这以后,凡事要跑材料处的事情,还有与材料处的各项业务联系,尚师傅基本上就让我一个人去办。这来来往往的时间,一晃就是好几个月过去了。通过几个月的实际锻炼,的确使我的业务能力得到了很大锻炼和提高。   以后我再带车出去,首先把需要领回来的物资,名称、数量、规格、质量要求、用途、运输注意事项等要求先吃透。然后再确定带那台车,带多少装卸工,带什么样的劳保用品等,最后才找装卸工的班长提出具体的要求。那些装卸工都能听我的招呼。司机和装卸工都能和我主动配合。对完成领料和提货的任务,我心里就更有把握了。   我到材料科工作不久,就被选为机关生产系统的团小组长,一天中午,我们团小组的人都在我的办公室里,一起端着碗围在我的办公桌吃午饭,机关团支部委员,材料科的司机小吴急急忙忙地来到我的办公室,把我喊到办公室外的走廊里。   请看下一节《突击卸生铁》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材料科的计划员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