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优美散文 >> 内容

夏天的记忆

作者:刘莉萍 时间:2017-9-18 14:22:06 点击:72

.

四季当中,最不喜欢夏天,但夏天的记忆却很深刻。尤其今夏开启高温模式,数月气温在摄氏40度左右,让人对夏的印象越发鲜明。 小时候,女孩夏天穿裙子鲜有。倘使有,只在走亲戚时穿出来美丽一把,如同藤野先生那套绿色高档礼服,只有在重大场合才会上身。大多时候,男孩女孩都是一身简单的短衣短裤。大多时候,男孩只穿一条短裤,晒得黑黝黝的,能流出油来,脖子上常戴一条黑项圈,光脚丫子满村跑。 太阳毒辣辣的,柳条、庄稼、黑狗黄狗如同老舍《骆驼祥子》里所描写的那样毫无生气:耷拉着脑袋、蜷缩着身体、呼哧呼哧吐着舌头……人是闲不住的。男人光着背,脖颈上搭一条变了色的毛巾,拉土垫圈,耕种劳作。女人,有时陪着男人劳动,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火炉里干活,也你情我愿;有时坐在大树阴凉下,纳着鞋底缝补衣服,几个人说说笑笑,声音脆生生的,以致于惊跑了小屁孩们正要收揽于网的鸣蝉。孩子们也不生气,干脆不听大人的话,拿着知了网跑到渠畔或者野外的小树林捉知了。 黑色的知了趴在树干上,瞪着一双白豆豆样的眼睛,自鸣得意地炫耀着单调的曲子,殊不知一张白网从背后悄悄罩上。当意识到的时候,本想挣扎着逃脱,不料正撞进网中,成为“瓮中之鳖”。可怜的蝉儿,从黑夜一拨一拨打着手电筒摸蝉蛹的庞大队伍里侥幸逃生,羽化蜕变,竟忘记了昔日挣命的艰难,不停歇地卖弄,终丧了卿卿性命。仔细想来,世间很多人的悲哀就如同这鸣蝉一样,有点成绩便唱高调,指东划西,结果落个身不由己。 在自个并没有明白这些道理时,青葱年华已在起起落落的蝉鸣中滑过,转眼间,稚嫩和青涩荡然无存,萦绕于耳畔的是清越迷人的蛙叫,是对夏崭新的认识。 原来,夏天最美的时刻是夜晚,尤其是月亮撒下一地空明,地上树影婆娑时。宋代毛滂说“月窗风竹乱,渚露荷倾涸”,辛弃疾写到“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南宋的陆游更是钟情于此,单以“夏夜”为题的诗歌就有多首。深受这些诗人的熏陶和感染,夏夜在心田里占有一席之位。 “日之夕矣,羊牛下括”,“鸡栖于埘,鸡栖于桀”。每当夜幕降临,学生娃背着书包哗啦啦地消散在角角落落,如同《诗经》里描写的羊牛和鸡儿,回到了安身息心之所。这时,喧闹了一天的校园宛如待闺的少女,在徐徐拉开的夜幕里,傻傻地等待着明天的火热和疯狂。学校旁边水塘里的青蛙,不失时机地拉起了嗓子,“呱、呱、呱”。这声音似远似近,跌宕起伏,赶走了黑夜的冷寂和空旷,倒也无人生厌,有时还生出别样的情愫。一次语文课堂上,调皮的学生故意为难语文老师:“老师,青蛙为什么叫?”语文老师无法用生物原理给予完美的回答,巧妙地运用文学手段演绎了一段美丽:“那是雄青蛙向雌青蛙求爱呢。”教室里一片哗然,从此却种下了浪漫的种子。 在没有学生的校园里,老师卸下矜持,在路边、操场、水窖边(水窖表面大多是水泥抹平)或者平房的屋顶,搭建了避暑纳凉的简易床铺,一排排铺着,躺在床上摇着竹扇或者纸扇,或忧患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或讨论农民的播种和收获,或规划教育的宏伟蓝图,这可都是中国男人惯有的做派,不管身居何处,皆怀有指点江山的雄心壮志。哪怕天热蚊子盯,哪怕蜗居乡野村头,哪怕日落西山日暮途穷。 敏感的女人们喜欢幻想,在幽美奇妙的夏夜,平白无故地多了诸多感触。她们一边轻蔑着男人们的不切实际,一边编织着七彩的梦。期待着承载美好愿望的流星划出漂亮的弧线,咂摸着吴刚和婵娟的凄美爱情,幽幽地欣赏着月白色的玉兔,想起妙玉的一素白衣,想起黛玉丫头雪雁的那件终将压在箱子底的月白旗袍……不由抱紧了双臂,唏嘘短叹,流下多愁善感的泪水。 走上街头,家家户户都被夏的“淫威”逼出家门,铺一张竹席,撑开钢丝床,拿出板凳,静静地乘凉,想好好地睡上一个囫囵觉。夜深了,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已经酣然入梦。偶尔的犬吠,只能让熟睡的人儿翻个身又沉沉睡去,并无大碍。门户敞开着,蚊子伺机等待着大朵快颐,大狗转悠几圈又蹲坐在门口或者主人身边,小猫微闭着眼睛静卧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告知:“凭我的手脚功夫,老鼠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心里涌上来一股暖意,和没有降下来的气温融合。什么时候“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了?不得而知。 年龄再长些时,太阳的脾气跟着见长。夏季来临,它肆无忌惮地从身体里吐出一股股火焰,意欲吞噬掉这个世界。城里人躲进空调房,享受着四季如春,不时埋怨谩骂太阳的不近人情。朴实的农民“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在果园、在西瓜地、在花椒园、在黄花菜间,在庄稼地里,播撒着汗水,播撒着希望,期待着果实累累,期待着收获满满。梦想终归是梦想,有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年艰辛的付出换来衣食无忧;有时枣儿红在树上,西瓜坏在地里,大个子玉米翻卷着叶儿拧成绳,芝麻干瘪的身体越发得清瘦,让坚强的农民汉子蹲坐在田间地头嚎啕大哭。 田田荷叶,丝毫不惧炎阳的直射,兀自摇曳着白色红色的花盘;河边杨柳,哪怕河田逐渐干涸龟裂,仍然扭着纤细的腰肢在跳舞。公园里,马路边,川流不息的人群,汹涌翻滚的热浪,扑面而来,可也阻挡不了霓虹灯的闪烁,靡靡之音声声。眼看着渭河、湭河的肚子越来越小,流沙竟寸步不前,阴暗的角落里传来几声叹息。可这叹息声,很快被喧嚣而火热的天宇掩盖,消蚀,融解…… 夏天,总是五味杂陈,总是怂恿着心跳,总是让人有晕乎乎的感觉,连空气也在膨胀,膨胀,膨胀,找不到那清秀的沉寂的夜,找不到那充满生命力的古朴的正午,就连漂亮的裙裾也苦不堪言,仰天长问:何以容纳那臃肿的身躯和灵魂? 夏天的印记这么深刻,终究还是不能让人特别喜欢。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加油生活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