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抒情散文 >> 内容

都是路遥惹得

作者:刘莉萍 时间:2017-9-18 14:20:57 点击:73

.

家里最近正常秩序有点乱,用长着一头卷发的脑袋思考后得出结论,原来是痴迷路遥惹得。 暑期酷热长达数月,几十年难遇,闲来无事,购得以前上学时在图书馆囫囵吞枣读过的几本名著重读。有《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穆斯林的葬礼》、《四世同堂》、《飘》、《欧也妮.葛朗台》等。《平凡的世界》有三部,比较长,放在最后来读。 第一部用了数月时间勉强看完,千万不要误解路遥第一部的写法不成熟,文笔不吸引人,或者有其他问题,实在是我对“文 . 革”时期的社会状态有与生俱来的抵触和恐惧。但凡影视文学作品涉及这个话题,我基本采取回避的态度。也许因为父亲是老三届,文 . 革耽搁了前途;也许因为年少时接触了一些文学作品、伟人故事,想起朱德、彭德怀就肝肠欲断;也许是因为年轻时看问题比较肤浅,对社会缺乏深刻的认识或者思想狭隘……听闻“知青上山下乡”、“劳动改造”、“黑五类分子”一些名词,就感觉浑身不舒服,更不提满心欣悦去赏读,只好硬着头皮读完。 第二部内容写的是文 . 革刚结束,全国自上而下新旧思想的冲突,城市农村的微妙变化。虽然社会变革只处于初级阶段,但人已经有了希望,有了盼头。我的阅读渴望被主人公思想的挣扎与解放紧紧牵绊,仅用两天时间读完。四十章以后内容,是晚上十点多,趴在床上一页一页品读的。当时一边读一边唏唏嘘嘘,擦眼泪的纸巾团摆满了床头柜。有的因田润生爱上郝红梅得不到父母支持寝食难安而哭,有的为李向前思念润叶醉酒酿成车祸锯掉双腿心碎,有的和李登云夫妇心如刀绞感同身受,更有在润叶善良的人性苏醒走进病房侍奉丈夫时,喜极而泣……小说中的人物笑,我的眉头舒展;小说中人物遭遇不幸生活困顿,我的鼻头酸辣,如鲠在喉。 看完第二部,准备拿起第三部继续夜读,夫阻止了我的“疯狂”,并戏谑“泪洗姣人面楚楚动人”。为了证明自己哭得理直气壮,给夫评说路遥作品鲜活的生命力和历史厚重感,同时讲了那些触动心灵的故事和让人恨着爱着的人物,说着说着泪水又充盈了双眼,眼镜片被画成大花猫脸。丈夫看我“楚楚可怜”,递过纸巾讲起一件往事。 九十年代时,他在大荔师范上学,学校每逢周末在操场演一两部电影。有一天晚上,学校演的是路遥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看到结尾刘巧珍的妹妹听到“忘恩负义”的高加林被打回原形,在高加林回家必经之路挥锄毁路,善良的刘巧珍将其劝回,高加林背着行李孤身走在回农村的路上时,他在心里追问:“高加林回去以后的结局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于是,他在学校的图书馆、阅览室查阅有关资料,想找到关于电影《人生》主人公高加林结局的有关报道。周末,约上两三个同学,跑遍大荔街道卖书的摊点,看能不能找到关于“高加林”的画报或者文章。晚上熄灯铃响了,舍友们常躺在床铺上争论“刘巧珍和黄亚萍那个才是高加林理想的媳妇”,争得红脖子涨脸,引来楼管的呵斥还不肯罢休。踏上工作岗位后一段时间,他到渭南出差,不忘记到书摊周围转悠转悠,像猎鹰一样搜寻高加林的蛛丝马迹。路遥的作品就是这样,用耐读的故事,精妙的架构,真实的人性挖掘紧紧抓住读者的心,让读者为此痴狂。 就在讨论路遥作品的第二天,我去农村扶贫。扶贫归来,丈夫坐在阳台茶座旁,抱着《平凡的世界》第二部旁若无人,茶水凉了,显然一口也没有动,烟灰缸里塞满烟头,烟灰落在桌面。我在揣摩男人是不是喜欢用抽烟掩饰内心的”波涛汹涌”,遂向他求证,没料到他大手一挥,厉声警告“走远点”。我乖乖逃离,默默做饭。饭做好,靠在阳台隔断门上,试探着问“饭否”,毫无疑问答案是“否”。常人是不能与“疯子”讲道理的。我唤了孩子吃饭,视他为空气。 下午三时许,正在书房编辑文章,他推开阳台门进来,猪八戒倒打一耙:“谁让你讲那些故事,我六个钟头一动未动,第二部看完了。”我转移话题:“精神不饿了,肚子该空虚了吧,快去吃饭。” 他“嗯”了一声,走出书房。 一个钟头后,我忙完工作到客厅,客厅里惨不忍睹。茶几上狼藉一片,盘子碗里是残羹冷炙,馒头咬了一口放在旁边。他铺了一张竹垫在茶几前方地面,坐在上面,与电视保持一米距离,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电视播放连续剧《平凡的世界》。我纳闷地问:“之前不是看过么?”他眼睛盯着电视,扔过来一句:“谁规定不能再看?”知趣地闭了嘴,任他和《平凡的世界》精神交会。 深夜打算休息时,电视上已播放第十三集,屏幕上秀莲把给奶奶蒸的白馍偷拿回饲养室他们寄居的窑洞给少安,少安举起拳头:“我捶你……”本打算劝他,看到此,担心和秀莲一样遭遇“不识好歹”,张了口硬咽了回去。躺在床上且“埋怨”着路遥,且沉沉睡去。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客厅里“景致”依旧:一个头发蓬乱、胡子麻茬的男人,盯着一台电视…… 家里的生活被打乱,都是路遥惹得。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作品都能让人忽略个人的存在,沉浸在其中忘乎所以、如痴如醉,但路遥的可以做到。对于路遥和他的作品,我们一直仰视着,敬畏着,深思着,探索着…… 忽然间,唐寅的《桃花庵歌》浮现在眼前: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悟而笑:就这样乱着生惆怅,又何妨?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记忆中,那一缕炊烟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