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抒情散文 >> 内容

记忆中,那一缕炊烟

作者:刘莉萍 时间:2017-9-18 14:03:12 点击:466

.

初秋,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回老家打枣,吃刀削面。我们在饭店要了几碗葱花汤面,郭姐一边吃一边发出“啧啧”的赞叹,还说炒焦了的葱花,有小时候饭菜的味道。她的一句话,唤醒了我早已麻木的味蕾。一股香味从内心深处慢慢熏染、飘散、弥漫了眼前。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不假。父亲姊们四个,他为长。我这个长孙女刚过了周岁,父亲就被祖父母分出来单过。面对家徒四壁的破屋,面对嗷嗷待哺的〖屏蔽***〗和卧病不起的祖母,父亲暗下决心要和母亲一起,用双手给予家人应有的生活保障。等我长到七八岁时,两个弟弟也相继出生,家庭负担越来越重。单靠地里的庄稼要改变家庭现状,无疑是杯水车薪。改革开放以后,新的政策给了部分农民发家致富的机会。父亲虽不是先知,可头脑还是很活泛的。他和母亲一边打理十几亩田地,一边做些小生意。 父母经常出门在外,我和弟弟的吃饭就成了大问题。母亲的眼光很远大,觉得把我培养成厨下的接班人是当务之急。在母亲的熏陶和指点下,我成了“小厨娘”,饭菜还做得煞有介事的。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家用电器是稀有的奢侈品。偌大一个村子,除了几户家里头有吃公家饭的,可以实现简单的电器化,其余都是“土里土气”的。晚上睡的是土炕,白天做饭用的是土锅灶。我是在父亲自个盘的锅灶里学会做饭的。 打一开始母亲就教导我,做饭前要安排妥当才能节省时间。小学都没毕业的母亲,当然不能讲给我“统筹方法”之类的名词,但她会用最朴素的生活经验教给我们处事做人的原则。那时候也没有多少变样饭,上顿下顿稀饭馍,家里也没有人谈嫌。先给锅里添水放上蒸煮的食材,然后刨蜂底,放一把麦秸点着,给上面压点干柴或者几炭锨炭,灶肚里一会儿就冒起了火焰。在等水开的过程中,洗菜切菜。锅里蒸煮得差不多了,给铁勺里倒一点清油,等灶肚里的柴禾或者炭燃烧正旺,没有刺鼻的烟熏味时,把铁勺伸进灶膛,等油烧开,取出来,把菜倒进去放调料搅拌,再放进去,反复搅拌几次,菜就炒熟了。 可能有人说,做个厨娘,太easy。但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娃来说,并非易事。一是倒菜的时机不好把握,油太凉,炒出来的菜有油烟味;油太焦,菜倒进去油星四溅,炒出来的菜有焦糊味。二是铁勺不能压住火头,需要用火焰的上半部分炒菜。年龄小,胳膊没有力量,一只胳膊举不起盛放着菜的铁勺,两只胳膊的话又烧不了锅。多少次把自个抹成大花脸,铁勺里的菜因为倾斜倒进了火里,让灶火爷张嘴可得美味,自己恓惶得边哭鼻子边重新切菜炒菜。 农家的锅灶一般都是通炕的,外面有一个高高的烟囱。有时因为鸟雀在烟囱里筑巢或者刮倒风,灶房里的蒸气烟雾纠缠在一起,直逼得你眼泪哗哗地流,喉咙里火辣辣的,人还得耐着性子“腾云驾雾”。 慢慢地长大了,做出来的饭菜也就香甜可口,讨得一家大小的欢心。尤其是父母晚上归来,母亲擀面,我在锅下炒葱花,少时功夫,葱花臊子面或者汤面的香味就在屋檐下院落里飘荡,惹来路人的回头或者凑鼻挤眼。不苟言笑的父亲,每次吃到我做的饭菜,像换了个人似的,笑逐颜开。记得在父亲去世三周年纪念时,一位年长的亲戚告知,父亲的言语里很少提说家务,但他们同龄人都知道父亲有个很能干的女儿。 父母之恩,当涌泉相报。可哪一个孩子能还得了父母的恩情呢。父亲去世后,每每回忆往事,唯一不留遗憾的就是在学习工作之余,让父母辛苦劳作后,能端上一碗热腾腾的家常饭,填充辘辘饥肠,驱散满身疲惫。也许是正当午,也许是星夜里;也许是寒冬腊月,也许是麦浪翻滚…… 如今的家庭,天然气、电磁炉比比皆是,小餐馆、大酒店错落有致,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长的眼花缭乱,也天天念叨着吃,也喜欢约上三朋四友自己动手做或者在外面聚餐,但却吃不出那烟火熏染的香甜和温馨…… 哦,我的烧茄子,我的烤馒头,我的葱花面,我那一缕缕袅袅上升的炊烟……它们是村庄的声息和气韵,是永不磨灭的印记。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降临大地……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沧桑美感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