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爱情散文 >> 内容

错爱的温暖

作者:水玻璃 时间:2016-11-11 9:10:49 点击:582

.

捂着自己的左手,伤口虽然不深但也不浅,在抽屉里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以前放的创口贴,点了只烟,望向再也不会有我的风景的那个窗台。昨晚迷迷糊糊不知怎么把酒瓶打碎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摔下来,我也忘了玻璃的碎片把手臂割伤的疼。 我叫黎昕,一个再过几天就毕业的大四学生,一个也不知算不算失恋的人。 我再也不用多带一份早餐,再也不用在雨天送去雨伞,再也不用安慰失落的那个人到深夜,看着她的灯熄了自己还在担忧,直至失眠。 因为,我送走了我的那个她,我的许妍,和我靠的那么近却从不属于我的女孩。 一 、 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面女生寝室三楼的那个阳台。学校新建的学生寝室,A区是女寝,而我们男生自然是住在B区。 如果我没有看错,对面阳台的女孩是在抽烟。 我的心一触,会抽烟的都不是好女孩。 她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出现在那个阳台,有时拿着本似乎不是课本的书认真的品读,有时又在那支起一个画板画画,我还经常看见她两手指里夹着的香烟,是一种享受的姿态,是一种释然感觉。 我也看到过她把烟头熄灭以后的黯然。 “到底是怎样的开始,她学会了抽烟。”我的心中不断疑惑。 “看什么啊,住在这这么久了还没看够?”室友打趣的问我。 是啊,在这住了一年多,竟然没有发现有个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喜欢披散着,在刘海下是一张精致的脸。 我多少次在窗台注视着她,她似乎也发现了我。我们相互挥挥手,却从没有过言语,也许,许多东西,不要说出来才是完美的。 不知是命运故意开的玩笑,还是她的刻意逃避,总之,就这样一个共同进出宿舍的大门,我和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即使每一次我都潜意识去寻找。 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望着彼此,却只能是两条平行线,不会有任何交集? 二、 “喂,你好,什么,这么快就到了,那好,记得后从后窗啊。” “黎昕,我们游戏开了走不开,你下去拿外卖吧!” 刚从四楼走到楼梯拐角就听见楼下有人吵架,声音是一男一女,气氛极其激烈。虽然这栋宿舍是男女分区,但这边基本是没有女生会过来的。 我摇摇头,可怜这些在感情里挣扎的人,突然发现单身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没有羁绊没有争吵,没有欺骗没有相互的伤害。虽然,在我的心里,有了一个我愿意呵护她的人,可我们连相互认识都还没有,这让我感到多么遗憾。 快走到一楼后窗,我确信了争吵就是在那儿。送外卖的人可能速度不及我快尚未到达,可看到她的一瞬间我的,我感觉自己跌落到了低谷,我不敢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她是有男朋友的,也许她的男友也住在这栋楼,她每天的挥手只是在和他相互慰问。也许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也许,也许…… 她明显看到了我,我往后退了几步,她争吵的气势弱了很多,那男生却变本加厉还对她指手画脚。 我已经不知道是怎样的情况,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在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她是有男朋友的,她是有男朋友的。 可是,她为什么总是闷闷不乐。 走到窗口的人明显也被吓了一跳,他轻轻问我是不是来取外卖的。这里只有三个人,两个人在吵架,取外卖的不是我还会是谁。 为什么感觉今天的外卖提着好重好重。 我机械的转身走开,我不敢再看她哭红的眼,我却能清晰听见她的涰泣。 好吧,就当我们只是一场误会,你有你的爱情你的幸福,你的温馨你的争吵。而我算什么,连让你哭泣的人都不会是我。 “啪”,一楼的楼梯我才上到一半,就听见一声有力的巴掌,惊吓得我手中的外卖都掉在地上。 什么也没有想,我跑回去拉开那男的,狠狠给了他一拳。 “好啊,小子,关你什么事,你他妈找死。” 我和他撕打在一起,她在一旁拼了命才把我们分开。 “好啊,许妍,我说你最近怎么对我这样,原来你在这儿找了一个。小子,她有没有告诉过你,她的过去,那可精彩的很呐!” “我和她不认识,我只是看不惯一个男人打女人。”男人女人,这两个词说出来自己也深感不妥。 她没有说话,她在害怕,我能感受到她的恐慌。 “什么,你们不认识就帮她强出头,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要不我把她送给你玩玩。” “林强,你闹够了没有,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我看到她的无助,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了,眼里的泪水也在不停转。我的心很疼很疼,真的很疼。 “好啊,往我卡里打点钱我就不再纠缠你,打个三千吧,哦不,你是个学生没什么钱,那就打一千吧,你也许也只值这个数字。” 林强对她一脸鄙视,又向我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他终于走了。 三、 我和许妍就这样认识了,我曾在脑海里无数次想象过和她认识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是这样尴尬的,她的哭泣我的忧伤。 她没有向我讲述刚才的经过,我们彼此自我介绍后我把她送回了宿舍。 “拿个外卖怎么这么久?”我很歉意外卖掉在地上,不过幸好并没有打翻还能食用。我没有告诉他们刚才的场景。 那是我想埋在心里的秘密。 在后来的日子里,很难再看到她在自己的窗台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却也学会了抽烟,我感受到了那种熏呛之后的放松,也懂得了她的无奈。 再见到她时是在一个阳光很温暖的午后。 自习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我在赶着拖延下来的作业。 “你好,黎昕同学,你也在这里自习啊。”她穿了一条碎花的裙子,一件橙蓝色的卫衣,最美丽的当然是她那张精致的脸。她的气色也比那晚好得太多太多,淡淡的口红给人无限的诱惑。 来不及惊讶,我连忙和她打了招呼,那么,我们算是真正的认识了。 我们聊了很多,我也告诉她其实我从早就开始注意了她,她笑笑不语。 后来的日子说来也奇怪,在那间自习室我会经常见到她。我们一起做题目一起看电影一起去爬山,我还带她去过网吧打游戏。 只是我不敢问她,对于林强的事她怎么处理了,虽然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还纠缠她。 我也没有告诉她,其实自从遇见她,我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接近她。 “唉,你说咱们学校怎么不像其他学校一样在大学城啊,那样的话就可以去好多地方玩了。比如太平街,比如去橘子洲看烟花,可以经常去爬岳麓山,还有……” 她变得爱笑了,她告诉我她已经改了好多以前的不良习惯,已经基本不再抽烟,很少涂上艳丽的指甲油………… 四、 “黎昕,你能不能借我点钱,等我有钱了我马上还给你。”许妍的脸色很苍白,她明显不想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多时间的相处她也了解了我,只要她不说我都不会多问。 “要多少,如果我暂时能承受。”我知道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不会开口到向我借钱。 除非,又是因为他。 “两千块”,她咬咬牙告诉我,我看得出她的尴尬。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我的脑海:“难道是……” “你上次也知道,林强让我给他一千块就不再来纠缠我,我没给他他也没再来找我……”她看我仔细听着又慢慢讲述到:“昨天他发信息给我说他欠人家几千块钱没法还清,他让我他,他说这是最后一次……” 傻丫头,你就是太天真了。 我很想告诉她为了这种人不值得,帮了他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可是我不忍心伤害她,从她的坚定眼神和握紧的拳头我我知道她是有多么想和过去划清界限。 我把钱给了她,她说什么也要立下字据,我无奈的在字据上签了字。 我们以为一切都会结束,然而真的是这样? 许妍和林强的认识其实挺有些浪漫色彩,在告诉我时她脸上明显露出了喜悦的光彩,虽然她偷偷看我在找时马上收敛了起来。 那时她的父亲去世没多久,母亲为了供她和弟弟上学就在县城里摆了个摊子卖些小吃养家糊口,她放学后也会去帮妈妈的忙。日子虽然过得艰苦但因为姐弟俩学习成绩都挺好所以母亲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许妍像往常一样帮妈妈摆摊,这时来了几个面不是很面善的男人,他们不仅言语粗鄙,还对许妍动手动脚。 场面愈演愈烈,妈妈也被那些人扇了几巴掌却还死死保护着她。街上看戏的谴责的人不少,可是没人敢帮她们出气。 这时一个男生跑了过来,和几个男人撕打在一起。他告诉许妍,赶快报警。 ‖警‖察‖把几个滋事的人带走了,男孩也被缝了好几针。 原来他们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许妍很佩服他的勇敢,他们全家人也都对他十分感谢。 他对她说:“以后谁再敢欺负你,我就跟他过不去。” 她顿了顿,想起曾经的过往,我看到她脸上表情变得不自然。“你怎么不问我然后呢。”听见她问我我才反应过来,“然后呢?” “我妈妈回到了老家在街上餐馆打工,然后我和林强偷偷在了一起。那时他对我很好很好。只是后来我才知道他经常和街上的小混混玩在一起,经常去网吧打游戏,还有人告诉我,他吸过毒。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跟吸毒有关吧,他到处借钱,最后连我的生活费都被他弄去,我不敢更家里人讲,就挨着吃了两个多月的包子。” 我看到她眼里的泪水,如果有什么比在她哭泣时给她一张纸巾更合适,那就是亲手为她擦拭去眼角的泪水。 那你早些为什么不离开他,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值得你这样。如果只是因为某个人救过你一次或者给过你什么帮助你就得耗费一生去让他伤害,那么这个世界充满这么多的谎言,你该如何避免受到伤害。 不用她继续说,我大概也能猜到。也许就是在这种内心脆弱的时候,她学会了抽烟喝酒,约会泡吧学会堕落。 所幸的是,她高考考上了大学,没有走上歧途。可是那个人却随着她的脚步,来到长沙,上了一个专科院校。 许妍不愿见他,他就经常到学校来骚扰。 后来的事,我都知道了。 五、 我不知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是幸还是不幸。我从她的眼里看出了释然也看出了伤感。 林强再也不会来纠缠她了,再也不会了。 那晚接到那个急促的电话,我陪她赶到了湘江边上出事的那家酒吧。 ‖警‖察‖已经把四周围住,我们也只能在边上观望,说了是死者朋友也不让走近。 她紧紧抱住我,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具已经盖了白布的尸体。 我们在‖警‖察‖局录了口供,因为林强死前曾给许妍打过电话,只是她早已把他设了黑名单。 调查结过是林强经常在酒吧包间吸毒,由于资金有限,向一些社会人员借了钱。后来钱没还上,却越陷越深,最后不知什么原因和那些人起了冲突造成林强被殴打致死。 “黎昕,扶我回去吧。”她两脚发软,很多事情她没有勇气也不想再知道。 她又点起了搁置很久的烟,这次我没有给她直接掐掉,我也点了一只。既然不能为你做些什么,那就陪你一起悲伤吧。 后来她变得不那么爱笑,我知道他给她的回忆不仅仅是伤痛,也有年少轻狂的爱恋,也有奋不顾身的呵护,也有一起看着天上的月亮……… 一切,都结束了。姑娘,你为什么不放开心一点,因为看到你这样我会很心疼很心疼你知道吗。 看到你的灯熄灭我还在为你担心,因为我在乎你,从来没有一个人没让我如此在意。 虽然你不属于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我也曾经向她表达过我的心意,她一脸嫌弃的对我说:“你怎么能这样,我可不想失去最好的朋友,黎昕,是我配不上你,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已经很满足了,又怎么还敢在奢望你的爱情。” “我愿意,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可我不愿意,黎昕,你应该找一个值得你爱的人。” 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知道她一直耿耿于怀她的过去,她走不出自己困住的心。 “我会等你,一直等你,许妍,如果我有了爱的人,那个只能是你...........” 六、 转眼已经到了大四,我们都忙着自己的毕业答辩,忙着实习忙着找工作。我们,似乎好久没见了。 “黎昕,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妈,我妈要结婚了,那个,你能不能陪我回一趟家。” 我们坐了将近二十个小时的火车才赶到她的老家。我们在路上走着,俨然一对热恋的情侣,这不是我最初想象的爱情的模样吗? 阿姨看起来脸色红润,那个将要成为许妍继父的男人也是极度面善,待她和我极为客气。席间她家的亲朋好友都忍不住问我和她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还“警告”我得对她好点,可不能欺负她, 我们都笑笑不语。 恍惚间我都以为这就算是见了家长,那么就只默许了我的喜欢。 可是许妍,为什么回来以后当我再一次向你表白的时候你还是依旧坚定的拒绝了我。 我们明明相互喜欢彼此,可你为什么总介意你的过去。我真的不在乎,况且本来就没什么。 你不知道那种朋友不甘,恋人不敢的煎熬。 说什么找一个值得我喜欢的人,那个人只有你,只有你值得,可是为什么你不肯。 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四年为什么还是一个人,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又怎么有这么久的耐心。只是因为你,只是因为喜欢你,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去呵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 “别说了,黎昕,谢谢你的喜欢谢谢你的帮助你的陪伴,我会记得你对我的好。在我最好的年华遇到我的少年,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原谅我的自私,耽误了你的时间你的感情,谢谢你..........” 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抓住她的手,也不会再一个人傻傻在楼下给她送去奶茶,不会一起漫步湘江,不会去游玩张家界,不会了,都不会了。 七、 陪她办完离校手续,我们没有说话,安静的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我从来没有感觉这条路是这么的漫长。 我愿公交再堵一点,再堵一点,我怕下一秒我就立刻失去了我的许妍。 我向个错乱的孩子,惊慌失措,我顾不得检票员的催促,一把抓住她的手。 “许妍,能不能别走,我还想陪你淋雨陪你熬夜,你不是喜欢和我去打游戏吗,我们说好要去一次丽江去一次西藏,还要陪我回一次贵州,去看青山绿水,去聆听天籁..........” “黎昕,我不能陪你了,对不起。”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一种世界毁灭的感觉涌上心头。那是一种无尽的黑暗,再无光明。 电话响起,我知道是她。 泪水沿着我的脸颊滑落,“黎昕,我爱你” 这一句我等了多么久,为什么当你说出时,我的心却是如此的疼。 我只保留了他们拍了一张集体照,照片中的我笑得格外开心。 因为,我的整个大学时光,整段青春记忆,只有你,没有你的地方,再也没有我的风景。 毕业不分手,可我们连情侣都不算是,所以我们真的毕业不分手。 我的姑娘,你还好吗?记得别再把自己封闭,你要学会疼惜自己。 我,想你了。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落幕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