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爱情散文 >> 内容

落幕

作者:水玻璃 时间:2016-11-11 9:10:49 点击:637

.

“你喜欢黑夜吗?” 徐薇笑着问我便掏出我的外衣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熟练的点上。她吸烟从来都只吸第一口,然后把剩下的放在我的嘴里。 幸好我早已习惯,不然差点把我呛死。 她戏虐的对我笑了笑,像是暗夜里的鬼魅,妖艳而神秘,充满诱惑却让人不敢靠近。 我不害怕黑夜,但也不喜欢。 “嗯?” “陪我喝一杯吧,我想东子了。” 我们去了以前常去的酒吧,习惯性的点了三杯酒,看着台上的DJ打着充满韵律的节奏,看舞池里的精灵纵身热舞。 我们都已微醉,她把空酒杯和桌上那杯未动过的酒杯相碰。 “周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相识来着?” “我忘了……” 一、 我和徐薇是在一家咖啡厅认识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笨的服务生。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你洗洗。”一杯浓浓的咖啡就这样洒在我的衣服上。 “你说你这是想干嘛,是不是不想干了?刚来就犯错,这位先生真是对不起啊,你看要不麻烦你到我们里间洗个澡换身员工衣服,我们送您回去,然后帮您把衣服洗好给您送来。”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经理已经走到这边把她数落了一番。 “那个,不用了,我去一下洗手间就行了。”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刁难别人的人,况且人家还是个女孩子。 后来我会经常去那家咖啡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那家咖啡的味道。 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喜欢不经意的搅动桌上的咖啡,喜欢看午后的阳光洒进橱窗,喜欢看那个一直手忙脚乱穿梭在客人与柜台的女孩。 “唉,周应,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每天下午都有时间这里?”趁没有客人的时候,她把盘子放在我的桌上,右手拖着下巴看向我。 “你猜。” “看你这穿着这打扮也不像个富二代啊,你每天这么游手好闲不用上班不用养家吗?” 我当然不是个富二代,也肯定得挣钱养家,只是,你不知道当夜色降临时才是我的工作开始而已。 “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想带你去看看我的工作。”我真诚的看着她,她却有些羞涩的跑开了。 “走吧,我已经下班了。”过了几分钟她换上了属于自己的衣服,休闲的牛仔裤和夹克衫,没想到她的身材竟是这么好。 “想什么呢,你不是说带我去看看你的工作?”只顾着惊叹她的美丽,我竟走了神。 丢给她一个头盔,她惊讶的问我:“你不会是跑赛车的吧,可是为什么要偏偏到晚上才去呢?” “去了你就知道了,上来吧。”她很听话的坐在我的后面,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抱住我的腰。 我们像是黑夜里的精灵,徜徉在自由的隐秘里。江边的风吹在我们的脸上,她把头埋进我的背里。 “这好刺激啊,我还从来没有感受过坐这么快的车,周应,你该不会真的是赛车手吧。” “你猜。” “肯定是,一个骑车技术这么好,看起来又游手好闲,不然你还会是做什么的,只有晚上才上班,你,你该不会是……”她一脸鄙夷又惊讶的看我,差点因为松开手而掉下车来。 “是什么?喏,到了。” “什么啊,啊,酒吧,你的工作就是来泡吧,你不会真的是……那个吧,反正我看你也不像是服务生,更加不可能是酒吧管理人员。”虽然是黑夜,但我还是看到了她说话时羞红的脸。 什么?她竟然把我当那个了?晕死,难道我给人的印象就是做皮肉生意的?好了,不管那么多了,我把她拖到酒吧里面,泡吧的人很多都认识我。 “让一下,我带朋友进去。”我礼貌的推开身边有些东倒西歪的人。 “嗨,你来了。”一个虽然我不认识但看起来很友善的男人拎着酒瓶对我笑了笑。“是啊,玩的开心,祝你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周应,你来了,我今天可是专门带了朋友来哦。”女孩脸上有些红晕,她指了指角落里的几个女孩子。“玩的开心,我也带朋友来了,我们先过去了。”我牵起徐薇的手,像是在向全世界炫耀,她有些想缩回手,却被我死死拽住。 我让她坐在第一排,然后一个人跑到了后台。“怎么现在都来了,平时你不是总是迟到?我还有点不习惯,那个,准备一下吧,待会儿就上场了。”东子边说边整理他的架子鼓,顺便丢过来我的吉他。 台下有很多面熟的顾客,陌生的也不少。酒吧就是这样,有的人只钟情于同一家,有的人却每个地方只会选择去一次。 二、 我叫周应,是这个酒吧的驻唱歌手。歌手,每当别人问我是干什么工作,在说出那两个字时脸上会不自觉的羞愧。就如上一次去另一个酒吧应聘驻唱时那位老板说的:“虽然我这是间音乐酒吧,只要有酒,不管有没有音乐,它都是一间酒吧。所以,歌手,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只要会唱歌就行了,没必要搞得那么专业。如果能唱歌就叫歌手,那么我也会,我的员工也会,我的顾客都是歌手。所以你告诉我,我有必要找你们所谓的“专业歌手?” 我不知道自己会在唱歌这条路上走多久,也许会很久,也许吧。 我们换了一家又一家酒吧。我和东子是在一次试唱上认识的。我们都被同一个老板拒绝,同病相怜,聊着聊着就喝了酒还认了兄弟。 没想到第二天他就真的搬了过来,我们从此一起在酒吧驻唱,一起在街头流浪,一起爬上城市的最高点,眺望远方。 说实话,他的架子鼓打得确实不怎么样,被很多老板拒绝也是在情理之中。每次演唱完回到台下,他都不好意思的表达他的歉意。 “真是不好意思哈,其实我的鼓打得挺好的,就是一直发挥不出来,你别介意啊。” 我拍拍他的肩膀:“难道你没发现我的吉他弹得更烂。不过我的歌唱的还可以吧,是吧,还可以吧?” 我们对着彼此哈哈大笑,一起出现在酒吧买醉的人群中。 世界本就是迷醉,没有谁是真正的清醒。 在一次次失望之后,也反正没对以后再有什么打算,直到我遇到了她,在阳光和煦的午后,在散漫的咖啡厅,在一次美丽的误会。 三、 我们对台下的欢呼声早已熟悉,如同对讽刺和嘲笑早已麻木。 她坐在酒桌上早已焦躁不安,她在人群中寻找,似乎害怕我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看到她在人群中的不知所措,我的心有些许的疼痛。 “大家好,今晚我们给大家带来的歌曲是张信哲的《信仰》……” 没等东子介绍完,我马上抢过他手里的话筒补充道:“特别送给我的好朋友徐薇。” 她惊讶的看着我,东子也是一脸茫然我说的人是谁。 我们动情的唱着歌,台下的顾客早已忘我,投入到酒吧的愉悦之中。 放下我们的东西, 我带着东子从后台出来,“不好意思刚才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 “周应,你个骗子,原来你不是赛车手也不是鸭子,你是个歌手。”似乎感觉自己的话有些露骨,她故意把头转向其他地方。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还没等我说出这话,东子这货却主动自我介绍起来:“你好,原来你们认识啊,难怪刚才他说唱给他的好朋友,难道你就是徐薇小姐?见到你很高兴,我叫林东,他们都叫我东子,嗐,我说周应,你怎么也不介绍介绍,非得我们亲自相互认识。” 薇薇不知所措,她对于酒吧里的搭讪显得极为不自然。我一把把她拉到身后,“我都还来不及开口,你就抢着搭讪人家了。” “你还不知道我?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看到漂亮的妹子会情不自禁作自我介绍。但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哈,不就是也想认识认识你的朋友?” 他把“朋友”两个字拉的格外的长,明显薇薇也听见了。 薇薇不太喜欢喝酒,所以我们待在酒吧也就没多大趣味。 东子提议请我们去吃大排档,我自然毫不犹豫答应了,“走吧,薇薇,其实东子人挺好的。” 我们趁着高兴,多喝了几杯。各种情绪都涌现了出来,有相遇的高兴,有生活的惆怅,有工作不顺的压抑。 薇薇慢慢喝着一杯可乐,什么也不说。 我们,在黑夜里沉默。 四、 我变得很忙,家里人让我报了公务员考试。虽说心里知道结局不过就是一场空,但我还是乖乖报了名,原来是在外漂泊了太久,才开始奢望安定。 我开始很少晚上骑着我的摩托车去拉风,也很少练习我的歌曲,要不是每晚得去酒吧上班我都快忘了我会唱歌了。 我也很少去那家咖啡厅,很少见到她。 “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我听东子说,你准备考回家长去?”我看到她眼里有很多复杂的感情。 我假装没看见,呡了一口滚烫的拿铁,“嗐,这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你别听东子瞎说。” “我相信你能考上的,你是大学生嘛,哪像我连高中都没毕业。” “薇薇……”有时候自尊这东西是多么的敏感又是都么低贱。 “我先去前台了。”没等我说完,她就离开了我的座旁边。 大学生,不错,我确实是个大学生,我差点都忘了自己曾经也是重点大学的好学生。可是我也快忘了自己是怎么被开除的了。 我向她挥挥手,微笑着离开。 “周应,你回来了,你看,这家唱片公司在招聘唉,要不我们去试试。”我也是好久没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期望。 我真的很不想浇灭他的希望,但我还是拒绝了他,“我就不去了,祝你好运,今晚我请客,面试成功了你回请。” “真的不去?”从我眼中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他有一点失落,“好小子,你也太奸诈了吧,提前就先阴了我。” “什么?” “ 确实奸诈啊,你看你,如果我成功了吧,就得回来请你丫的吃顿大餐,所以你小子事先给我点小恩小惠;如果我没成功那你得请我们吃顿大的,不过你先请了我就没办法再宰你了,不行,得去吃顿大餐才放过你小子。那个,要叫上薇薇吗?” “不用了吧,她都累了一天了。” “真的请我吃饭?”他还是不太相信我会请他吃饭,“真的不叫上薇薇?” “走不走?” “肯定去啊,平时想吃你一顿饭可真不容易。” 几瓶啤酒下肚,我们都变得语无伦次,他问我是不是真的想回老家去考公务员,是不是真的想放弃音乐梦想。 “梦想,什么梦想?” “那,那薇薇怎么办?”他似乎也知道触及了我的痛点。 “什么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 “你就没想过和她在一起?” “东子,你喝多了。” “谁他妈喝多了,周应,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薇薇心里的人是谁?”他激动得拎起我的衣领,北方汉子的力气确实挺大。 “怎么,你关心?” “我只是为薇薇感觉不值得,人家那么为你,你却这么漠不关心。” “干什么,东子。” 我们扭打成了一团,最后不知是谁报警。 酒醒得差不多,值班民警才问怎么回事,大概交代了经过交了两百块钱罚金就把我们放了。 薇薇睡眼惺忪,衣服都没理好就跑到派出所。她握住我的手,我们都为之一震,“你们到底怎么了,有没有谁受伤,大半夜不好好休息跑出去喝什么酒。” 东子拿起自己的外套,“那个,我先出去玩会,你们就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了。” “你还要去哪儿?已经半夜了。”我和薇薇一齐说到。 “今晚我就不回来了,周应,如果你还是个男人你就当着薇薇的面把话说清楚,你这样算什么?” “东子……”他消失在夜色里,像深海里的鱼。 薇薇搀扶着我,我们沿着江畔,一直走着,久久没有说话。 “那个……” “嗯?” “东子哥说的话什么意思?你们怎么这么晚还出来喝酒,又怎么会扭打在一起?”她带着些许不安,还是按耐不住问出了口。 “没什么意思,他要去应聘,我们高兴就出来庆祝一下,谁知喝高了些。” “哦哦,没别的了吗?” 是啊,没别的了吗? “周应啊周应,你很喜欢她,可你拿什么给她幸福?” 我在脑海里反复质问自己。 “没有了吧。”在嘴边反反复复练习了的表白最终还是说不出口,没有了吧,没有了吧。 “比如,他说要你跟我把话说清楚。” “薇薇,你看,今晚的月亮挺圆啊……” “是吗?” “薇薇,再过几天我就要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回来。” “我知道……” “薇薇,我会想起你煮的咖啡……” “你的歌唱的真的很好听,只是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听到了。” …… “薇薇……” “嗯?” “你到了,我先回去了。” 她一把抱住我,“周应,今晚能不能别走?” “薇薇,对不起。”我狠心掰开她抱紧的双手。 “周应……” 五、 我还是离开了,什么也没有带走,就几件衣服。吉他留下,摩托车也留下,东子说别留给他,他也对音乐再没有希望。 “你说你,不就是没应聘上吗,我都请你吃过饭了不是,你还,你还揍了我呢。” “行行行,你小子临走还不忘刻薄我几下,东西我可是帮你先看着,随时回来取。” 昨晚他们为我践行,我们三人各自喝着手里的酒,没有过多的言语,把它当作一次平常的旅行,“也许,也许我还会回来呢。” 薇薇今天穿得格外漂亮,是我最喜欢的那条碎花裙子。 “周应,这些咖啡豆,你带着吧,还有我给你绣的手帕。” “谢谢你,薇薇,我会想你们的,也许我还会回来,到时候你们得收留我。” …… 再多的言语在离别时都变得多么苍白无力,我们都忍住悲伤,把最潇洒的一面留给背影。只听见火车的汽笛声和车厢的嘈杂声。 “这年头还有人用手帕?”周围的人都笑了。 我也笑了,“谢谢你陪我走到这里。”娟秀的字体,是怎样灵巧的手才能在手帕上绣出如此深沉的美丽。 我还是回到了家乡,多少次我想带她来看看的地方。亲切又陌生,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只是,那在草根里萌发的梦,早已腐烂得百孔千疮。 “你知不知道她在火车站久久不肯回去,你知不知道的泪水弄花了她的妆?” “别说了,东子,我知道你喜欢她,麻烦你,哦不,希望你好好照顾她。”挂了手中的电话,像失去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 曾经想都没想过我还会回来考这里的公务员,那时我还是大学里的佼佼者,那时,我以为毕了业就能触碰希望。 笔试成绩出来,考得还算不错,作为一名音乐专业的学生感觉自己挺厉害。 可是为什么成绩表上我后面的名字那么刺痛人的心。 “不会的,不会的,全县有多少许雯,一定是巧合。”如果没有在面试那天看到了她,我怎么会相信。 “周应” 我想假装没听见,更想假装不认识她。可是我该怎么做到,去假装不认识一个自己曾经最熟悉的人。 保持微笑,“唉,你也来参加面试啊,真没想到我们会回来这里。”可是心里却早已心酸,我该怎么释怀,该怎么面对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以为我们此生不会再相见,我以为你离开了我会过的很好。我以为我会忘了你,可是当我在咖啡厅见到和你那么相似的脸,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是啊,你感觉面试得怎么样,我觉得自己糟透了。” “还行吧,对了,你最近过的还……好吧?” 我希望你过的好,却又多么希望你过的不好,可是这最后,与我有关系吗? “还行吧,就是有些疲倦了,不想再漂泊了。” “我以为……” 我以为离开了我你就会获得幸福,我以为离开了我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对不起周应,当初是我……” “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了。” “周应” “祝你取得好成绩。 六、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过的并不是那么的好。 我们是恋人,我以为我们会顺利毕业,我也为我没会永远在一起。如果没有那一次活动,如果你我没有参加,如果…… “许雯同学,你唱的歌真是太棒了,能给个电话改天请你吃饭吗?”一个长得还算清秀衣着奢华的男生笑着面对我们。 “干什么,我们没空。”出于自私的保护欲望,还没等她开口我就帮她拒绝了。这是我的女朋友,你凭什么就约她? “不好意思。”她拉着我的手离开了人群。 许雯不算太漂亮,但是在学校最求她的人却也不少,她具备了学音乐的人天生的优雅气质和高贵的姿态,她还十分安静,笑起来像一阵微风。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是和他去吃了饭,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某家族未来的企业继承人。 “所以,这就是你和我分手的理由?许雯,你难道看不出来谁是真的在乎你谁是在玩弄你?” “够了,周应,我们好聚好散吧,谢谢你一直的陪伴,但是我们确实不太适合在一起?” “不适合,当初是谁说她觉得我们挺适合的?” “好,就算是我说的,可是现在,我们分手吧。” “雯雯,你真的决定跟那个花花公子在一起?” “希望我们还是朋友。” 失去了她的那段日子,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离。 我学会了酗酒,学会了抽烟,学会了网吧通宵堕落。 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只知道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的痛苦。 学院的处分也公示了出来,缺了很多课,给了警告处分。 “你别这样,周应,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人生,不一定非得包括我……”没等她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女人真是种奇特的生物,一手拿屠刀一手捧圣经。 后来我得接受她确实离开的事实,我开始去教室上课,开始去图书馆看书,开始重新学会微笑,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我以为我会变得很好,纵使没有了你的陪伴。可是命运这种东西比女人更奇特,总喜欢把不想玩游戏的人玩弄。 “唉,你看见了吗,学校贴吧爆出的照片,卧槽,那女的怎么那么像许雯。”“什么,不会吧,别乱说。” 虽然我的世界早已与她无关,可是为什么听到她的事情我还是会很在乎。 打开学校的贴吧,置顶的那几张照片确实多么不堪入目。 这是我深爱的女孩?这是那个曾经清 . 纯的许雯?这真的是她? 我不敢相信,这一切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这真是巨大的讽刺。 “许雯,你现在在哪里。” “周应,对不起,我错了。” “别这样,我会陪伴着你。” “不用了,我想我应该离开这里” 我以为她会想不开,我以为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我紧紧握住手机,“雯雯,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来找你,雯雯,你听我说,你别做什么傻事,你听我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你还有我。” 电话那头只传来嘟嘟的回音,我不知道她会干嘛,我只能希望她不要出事。 但我知道我要干嘛,雯雯,这也许是我能帮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周应,我说你也太他妈傻了吧,为了个女人你这是何必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不会不帮她。” “好吧,那你别出手了,听说那小子家里挺有钱,你还是个学生,就让我们来解决吧。” “谢谢兄弟们,但是我想亲手为她做点什 么。” 我们狠狠的揍了他,不知是哪位兄弟上了头,给了他的头两啤酒瓶,后来听说缝了好几针。 由于是在快毕业期间,所以虽然学校给了我重大处分,但不至于开除我。 我失去了她的消息,她的室友说她转校了,也有人说她去了远方。 再见,许雯,我以为我们都再也不会再见了。 七、 最后成绩公布,我终于从众多竞争者中冲了出来。 可是我心里一直十分忐忑,如果她也被录用,我们以后该怎样一起工作,如果她失去了这次机会,那么我的心是多么不安。 她刚好在录用人数以外,这玩笑开得似乎一点都不好笑。 “喂,周应,东子走了,他说他希望你回来送他最后一程。”电话那头的薇薇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他要去哪里?我明天就得去单位报道了。” “他,他帮我挡了车,东子,东子他走了。” 如果一切都是命运,那么我们再苦苦挣扎最后嗨是逃不过它的玩弄。 “喂,周应。” “薇薇,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挂了电话,整个世界都已坍塌,我只是离开了你们,你却要和我们永别。 我打电话辞了我的职务,负责人说希望我珍重考虑,可以给我放几天假,尽快处理了赶快回来。 我还是决定放弃,我听见了电话那头的愤怒,“你这是把国家公职聘用当游戏?” 我知道,也许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会,但也许对于许雯来说也是,也许我离开以后会由她来替补我的位置。 我不知道我疯狂的想法是否会实现,来不及多想,我买了去往长沙的火车。 八、 我以为你会一直等我回来。 这才几天,那个喝醉了把我揍得满地找牙的人,那个说会帮我保护薇薇的人,那个陪我一起挨饿一起狂欢的人,东子,你倒是起来,你这算什么回事? 我见了东子最后一眼,他的父母把他接回了老家安葬。 “别伤心了,薇薇,东子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他会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的。” 我的心里无比的悲痛,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活着,不仅为自己,也为自己在乎的人。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推开我帮我挡了那辆车?为什么离开的不是我,你们都好自私,都想着离开,都想着留下我一个人。” “薇薇,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永远保护你,照顾你。” 我把她搂得很紧,生怕一松手就会弄丢。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魂牵何处?!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