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伤感散文 >> 内容

遥远而苦难的住校生活

作者:红眼兔 时间:2013-10-4 22:59:13 点击:1487

.

遥远而苦难的住校生活

   虽然学校离家很近,但女儿却要住校学习。我想现在学生不自己做饭吃了,就给足钱,由她去了。

  于是,我想起我上中学时住校学生的苦难生活来。

  那时候,城里学生不住校,不管多远都来回跑。象我,来回两趟,算来共有三十里路的样子。乡里学生没有办法,只得住校。

  住校生的土坯宿舍象狗窝一样。十几个人挤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为穷,大家都穿不起衬衣、裤衩,而且四季都是那几件衣裳;夏天,大家都脱得赤条条的,整个宿舍象澡堂子一样。蚊子乘机吸血,到处都响着搔痒和拍击蚊子的声音。冬天,大家就都缩在麦草中,象猫一样一动不动,这样就暖和一些。女学生也是这样。夏天,她们就躲在宿舍里不敢出来,怕人看见难为情。学校里也有规定,严禁男生去女生宿舍,也不许男生在女生宿舍附近蹓跶。女生有月经,每次来时她们很是尴尬。因为那时没有卫生纸月经带之类的东西。据说女生宿舍到处血迹斑斑。

  学生宿舍经常发生矛盾,不是我撞了你,就是你碰了我;你占了我的铺,我用了你的草等等。也有比较大的事情,比如说学校处理过几个“作风不好”的学生。怎样的“作风不好”,我们也不知道内情。

  学生宿舍里脏兮兮、臭哄哄的。里面生活用品应有尽有:臭衣裳、破被子、乱柴草、脏碗筷、酸菜盆、洋芋蛋、烂菜叶、面口袋、满是污垢的瓶子缸子、乱七八糟的书本和笔墨纸砚……

  住校生最麻烦的是吃饭问题。

  那时学校是有食堂的,但只供教师们吃饭,学生吃不起的,也不让吃。住校生都是自己做饭。每次回家和返校时,他们总是一条扁担两个簷子,一头挑着面、洋芋和酸菜,一头挑着柴禾。那时没有汽车可坐。最远的在百里以上,他们每次都走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他们经常旷课迟到,但老师一般不作批评。

  学校专门挖有几排供学生做饭用的土窑窑,里面就是一个土灶,没有门窗,没有烟囱。早晨,住校生一般不吃东西;中午一下课,他们就争先恐后地往土窑窑处跑,都想先做饭吃。好在饭简单,一会儿就做好了。但也经常有到下午上课时还吃不上饭的人。先做饭有先做饭的好处,后做饭也有后做饭的好处。后做饭能利用热灶堂省点柴禾。

  窑灶小且不通风,做起饭来总是浓烟弥漫。做饭的人爬在地上吹火,被烟熏得眼泪汪汪,眼角上经常粘着两团‖黄‖色‖的眼〖文明用语〗。

  经常有学生没柴烧了,就到校外去找。外面的农民经常来学校告状,或说学生拔了他家的篱笆,或说学生剁了村头的树枝,或说学生偷了麦场的草料。告到学校,学校一般是好言相劝,也不怎么追究学生。

  我们学校后面有一个梨树园子。这个园子也经常被学生偷折树枝。学生们不偷梨子而偷折树枝。不吃梨行,没柴做饭可不行,学生知道这个道理。看园老汉在园门处盖了个窝铺,严加看管。有次,校长来了,对老汉说:你把修剪下来的树枝都积攒下来,我给学生发放。然后校长对乡下学生说:如果那个真的没柴烧了,就来找我,我来解决。校长批条子,学生折树枝的情况果然少多了。

  住校生一般是这样做饭的:水烧开了,放几块洋芋;洋芋快熟了,就搅些杂粮面,做成面糊糊;糊糊好了,搅些酸菜。这样一顿饭就好了。差别是有些糊糊稠些,有的糊糊稀些。油和菜是奢侈品,有个同学说自己带来了一墨水瓶清油,竟然吃了一学期。能在糊糊里滴上一两滴油,算是富翁生活了。

  一般的的学生都带有酸菜。酸菜可算佐料,也可算主食。

  说起酸菜,可能有些人不太知道。酸菜可以代替醋,西北人最喜欢吃。酸菜分为有浆水的和没浆水的两种。有浆水的酸菜很好吃,一般是用野菜做的,苦苣、荠荠菜、嫩槐叶都可以做,而且吃起来比白菜萝卜洋芋做的还要好。山区的生产队很少种蔬菜,所以农民的酸菜大多是野菜做的。那时候野菜也少,所以孩子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挖野菜。野菜挖来了,当妈的摘捡洗净后放在锅里稍微煮煮,然后揑干水分,撒在菜缸浆水里,再烧一锅面汤,晾温后倒入缸中,第二天就可以吃酸菜了。捞上一碗酸菜,撒一点盐,如果条件好的话再放一点辣子,调一点蒜泥,滴上几滴生清油,那就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食物了。还有一种酸菜叫磁菜。磁菜一般是用比较老点的菜叶做的。年末时分,一般农民都会弄来一些廉价的长筒白菜。菜煮得很生,装缸时挤干水分,一层菜一层稠面汤,再用大石头压着。压得磁实,所以叫它“磁菜”。它与一些地方的“黄菜”有些相象,但又不同。到来年三、四月青黄不接的时候,这磁菜就是粮食。乡里学生的调味品不是酸菜就是磁菜。酸菜磁菜都容易坏,据说会产生一种黄曲霉菌引发癌症。但那时的学生那管癌症不癌症的,好坏都放在肚里去了。

  现在想来,住校生的宿舍那么难闻,主要是酸菜的味儿。学生们的屁是不会那么酸臭的。

  油和盐都是奢侈品。住校生的油盐经常被人偷吃,宿舍里又没有私人藏东西的地方,那时候的人又都小气,所以带油盐的人是很少的。

  最要命的是这样的日子也不能保证。住校生往往断粮。住校生都在偏僻的山村,一般都穷;虽然家长们全力支持孩子上学,可他们往往力不从心。在断粮的时候,困难学生一个办法是借,一个办法是讨。我有个年愈七十的老师,前些天还流着眼泪给我诉说她上学时的乞讨生活。她家里穷,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到附近村庄去讨饭。她最怕讨到老师或同学家里,但偏偏有几次就是这样。虽然老师或同学给她饭吃,但她心里却是异常难受。她记住了那些门户,再也不好意思去了。还有一个同学,当时没吃的了,就写了请假条说“少吃没烧”,结果被说是“污蔑社会‖主义”,“对现实不满”,被打成“现行反革 . 命”遭受批斗。

  前些天,我到女儿学校去了一趟。她住四人一间的楼房宿舍,电视、电话、电扇、衣柜、桌椅样样俱全,床铺被褥崭新干净;饭厅宽大明亮,饭菜应有尽有,学生们想吃啥就吃啥,吃完后嘴一擦就走人……

  这与我上学时真是天壤之别啊!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C级授权
  • 上一篇:今夜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