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短篇小说 >> 内容

从来没有游过那片海,,,

作者:鱼儿 时间:2010-2-4 12:32:13 点击:1493

.

在网络上有很多关于鱼的故事,有真实的,有虚构的,有很多人的综合体,也有孤单凋零的个体,有人写下自己的,有人改动了他人的,有那么多的网络写手,那么多感人的故事,三十岁的人同样有憧憬,有童心,有天真,有可爱。今天我写下2010年新的一篇关于鱼的故事。

        是真还是幻,是有还是无,,,很多人把自己比作鱼,把爱人比做水,因为鱼离不开水,“水至清则无鱼”,放眼红尘犹如一片海,还是那片海,很遥远很遥远,,,,,,

          从来没有游过那片海,不知道海的彼岸是否有花开,,,

           很遥远很遥远的那片海,她生活的地方,她是一条鱼,也许是一条很漂亮的鱼,也许不是,,,

           海变的小了,又大了,她不懂这些,心中依然很单纯,她经历过海啸,经历过鱼群的分分合合,躲避过大鱼的吞食,逃开过鱼民的大网,,,,但她还活着,心无杂想,每日尽情的游呀游,她已经没有眼泪了,因为她曾经哭过都被海水带走了,分不出哪滴海水是她的泪,海对她来说太大太大了,后来她就不再流泪了,,,

           她学会了享受作为一条鱼的孤独,是的,她喜欢享受孤独,因为没有人带她游出那片海,,,

           他是一只很宽厚的大鱼,也许和她一样很孤独,也许也是喜欢和习惯孤独的人,人深邃的眼神,沉闷的面孔。

          他没有知心的朋友,没有可以诉请的对象,也许曾经有过,但后来都失去了,从此他变的很孤独。

           每天一个人孤单忧愁的在海底游走,只为了能饱餐,因为他知道他在又深又冷的海底,他也有不亲切的伙伴,那些海草在他游走的时候经常会去缠绕着他,还有那些鲨鱼类总想吞吃他,这些冰冷,海草,还有那些想吃掉他的鲨鱼成了他生活中的习惯,每日海草中穿行,躲避着袭击,一个人孤独着,一天一天,一滴一滴,,,,,,

           海对鱼类来说是那么宽大,那么迷人,又是那么让他们这些鱼向往,他们喜欢海,离不开海。

           因为他们是鱼,离不开水,海里的每一个水分子都感受过他们的吐出的气泡的温度,虽然他们不知道海到底有多宽,多大,,,

         他和她也许一样,从来没有游出过那片海,因为他们都太小了对海来说他们只不过是海里的甚至连水分子都不如的生灵,不知道海的彼岸是否有花开,,,

    
  这一天,他很开心,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想出去走走,暂时离开这海底的冰冷。

        他想去海面看看天空,他已经太久没有出去过了,他愉快的一个人向上游去,那种感觉是美的,是平静的,突然,他感觉到没有那么冷了,海水变暖了,虽然他还在孤独着。于是他把头探出水面,看到了温暖而耀眼的太阳,彩色的远方,感觉到有一丝丝海风吹向他的脸庞,原谅海面是这么美,这么让他开心,,,那是什么,他眼睛呆住了,脸上不值知为何挂上了微笑,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朵朵浪花后推前,看不到止息,,,

       就在离他最近的浪花上坐着一条红色的小金鱼。小金鱼稳稳地坐在浪尖上,随着浪花来来回回,仿佛像婴儿坐摇篮一样,她开心的笑着,发出咯咯的声音,他知道这是简单而开心的笑,

     “她怎么可以笑的这么开心呢?”大鱼想着,“她好奇怪,不像鱼类呀”。

  小金鱼也看到他了,他点头微笑,她很热情。

     “嗨,你好啊?干嘛呢?看什么,你像个老头,像我爸爸”

        “嗯?”他吓了一跳,

         “别乱叫,我怎么能和他老人家比呢?”

           她居然叫我爸爸?

          他装作很生气的说,“你好没有礼貌啊,别乱叫?”

        小金鱼哦了一声,慢慢又进他。

        郑重的打招呼说,“你好,怎么看你的神情,举止都想个老头,像我爸爸,就叫你爸爸吧,呵呵。”

         他气的不挺的吐泡,小金鱼呵呵继续笑着说,

        “你真的很像爸爸,多年前的那次海啸带走了我的爸爸,我从此就没有爸爸了。”

          他很无奈的同情他,也被气得没办法,就只好笑了。

         心里想,“这条小金鱼很有意思。”

         小金鱼喋喋不休的说话:“你看起来好孤独呀,这么安静,你我喜欢很魁武的鱼”

         “你看我够不够”他逗着小金鱼说着摆摆自己的尾巴。

        小金鱼洋洋得意的撇嘴说,“自己看看吧,不爱沟通,感觉你好孤独好寂寞好不开心的样子。”

          他没有回答,想了想,是呀,也许她是对的。

         小金鱼继续说着,“你一定是经常呆在海底,以后要记得多出来进行光和作用呀,爸爸。象我多学习”

       小金鱼不停的笑啊,说啊,她坐在了他的旁边的浪花上,他很舒服,很幸福。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还能见到你吗?”

         他离开了,她们通过海水的涨潮和落潮来交流,一起听着海的歌唱。

           就这样他们成了朋友,涨潮的时候他们经常逗逗嘴啊,聊聊天啊。

           有太阳的时候他会到海面来看她。

           过了一段时间,她觉得心里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抓住她,他也是,他们越走越近,他在旁边会很安全,很平静,他们就成了好朋友了。  
    
  他很沉默,小金鱼很爱说话。

        他很冷,小金鱼很温暖。

        他很忧郁,小金鱼很从容。

        他很稳重,小鱼很淘气的。

         他喜欢看着小金鱼笑,喜欢看着小金鱼的眼睛,眨呀眨。

         他会很温柔的吻小金鱼的唇,温柔的看着小金鱼嘻嘻。

          他会笑小金鱼长不大,说小金鱼像个孩子又蹦又跳。

          日子久了,一天一天过去了。

          他见不到小金鱼,会想起她,她也一样。

          其实他们是虽不同类但都有个名字叫鱼,小金鱼也很温柔,在他的眼里她越来越美,他说这次见面比上次看着漂亮了,虽然都是在晚上。    
  一天,淘气的小金鱼,要去别得到地方看看,她游走了。

         他也一甩尾巴游回海底去了。

         到了晚上,小鱼坐离他较远的海面的浪花上望着天空的星星,让夜晚的海声带去她的信息。她又流泪了,怎么还会有泪水流出,一滴一滴的掉进海里,海太大太大了,小金鱼的眼泪算什么?

         就这样含着泪她睡着了,梦里他坐在她的旁边听他说话,看着她笑。

         其实她不知道,他也和他一样,不爱诉说的他,沉默的他,晚上在深海底部,在冰冷的水里摆摆尾巴,想着天上的星星,想着她。

        “不知道,小金鱼睡了没呀?她有看星星吗?”。他总是这样想。

        小金鱼累了,又回来了。

         太阳出来了,她让海声带信息给他,她在浪花上等他。

         太阳落下了,他没呀来,天空的星星很多,很亮,他在哪里?

         他突然出现了,他不经意的来晚上,他们一起躺在涨潮的浪花上看星星。夜晚很冷,她却感觉不到。

        太晚上了,她必须要睡觉了,他看着她睡熟了,自己摆摆尾巴回海底了。

         好多天,他都没有来找过她,最后一次见面小金鱼很开心,好可爱的小金鱼,

      “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长不大,”

         小金鱼会做个鬼脸吓他,逗他,因为她是开心的,幸福的。那一刻,她感觉是最幸福的鱼。

          慢慢地,日子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

          有时侯他被海底的海草缠绕时,也会想到那只只浪花上坐着的小金鱼在做什么。

          他们虽然都称作鱼,但也有不同,彼此虽然不同,但不妨碍他们互相的掂记。

          他生来是深海的鱼累,他的家人,伙伴,同类,他的一切都来自海底。

          海底的温度很低,很冷,海底的海草很乱,很多,海底的世界很寂寞,很孤独。

         但他已经习惯于这一切,已经习惯于这种冷,乱,多,寂寞,孤独。

         这一切对小金鱼来说,都是来的那么快,她经常有一种虚幻的感觉。

       小金鱼在他眼里虽然可爱,温暖,像个孩子一样叫人开心,简单。

         但是可爱,温暖,让他越来越遥远。

        
  大海的任何生灵都有属于自己的属性,都有属于自己的轨迹,谁都无力改变,他是这么想的。

         不是他不想改变,是他不能改变。

         他向我太阳,向往温暖,喜欢欢笑,喜欢来海面,但他毕竟是生活在海底最深处,冰冷处的鱼类。

          他来的多了,太阳照的多了,他再也无法适应海面的温暖,他开始不舒服的忧郁着。

          小金鱼看到他不舒服,也开始落落寡欢了,她经常会流泪,为她而流的那种本来只属于人类的水,他尝尝,是咸的。

         他不能在晒太阳了,太阳的温暖会拿走它的生命,他开始变的很脆弱,他开始伤心了。

         最后一次见面,她问他。

          “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这是一个晚上,天空有星星,很美的星星,很亮,她温柔的把头贴在他的肩膀上,夜晚寒冷的海风吹着他们,他最后一次看着她睡着了,他走了。

         其实小金鱼没有睡,她的心里感觉针扎的痛,没有人知道这种痛是什么感觉。

         从来没有游过那片海,原来海的彼岸没有花开,,,

          他默默的游回海底深处,那个他生的地方,那个属于他的寒冷的地方。

         是夜晚了,海底,一片黑色,听不到浪花一浪一浪相推的声音了,越来越冷了,是他习惯的地方。

    
  海在不停的变大,变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他始终记得那条小金鱼,他没有办法忘记她。

         海底的鱼类,虽然命长,但也有老的时候,也有快到头的时候,他老了,鱼须开始变白了。

       他想再见她一面,于是他又一次向上游呀游呀,,,

        从来没有游过那片海,他也知道了海的彼岸没有花开。

         他又一次把头探出水面,看到了温暖而耀眼的太阳,彩色的远方,感觉到有一丝丝海风吹向他的脸庞,还是这么美,和当初一样,,,那是什么,他眼睛呆住了,,,

          在他和小金鱼相识的浪花上漂着一片,两片白骨,,,

          还是倒立的,头向下,尾巴向上,像摇篮里的婴儿一样睡熟了,,,

           他问了海风,这是谁,是不是当年那个小金鱼,海风说是,,,

           他问了太阳,这是谁,是不是当年那个小金鱼,太阳说是,,,、

           海风和太阳告诉他,一场海啸来了,他属于小鱼类,经不起寒冷猛烈的海啸,他病了,病了很久,很久,但是每天还是坐在浪花上等着,望着下面,海面的下面,,,后来她病的没有了气息,还在等着,日子久了,海水冲走了她的鳞片,她的鱼鳍,她那可爱鱼头里包裹的一切,她的眼睛,,,只剩下,,,现在这个白骨架,,,每天涨潮落潮的力量冲着她的白骨,,,白骨开始一块,一块的离开了她的架,,,

          从来没有游过那片海,海浪带着她的 白骨,游去海的彼岸,,,白骨一片,两片,,,坐在浪花上,享受阳光的温暖,数着夜晚那些明亮的星星,,,

          海风和太阳都不知道,她的头为何是向下的,只有他知道,,,

           他含着眼泪,,,游到浪花上,,,捡起她的一片,两片,,,白骨,又抱起她的骨架,,,

         向岸边游去,,,

         他抱着她,她的骨架,她的碎片,仿佛这就是他的一切,用温柔的慢动作轻轻的吻着她的每一次白骨,,,她是属于她的,她是属于他的,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他才知道,,,

          他是那么温柔,生怕吓着小金鱼,怕弄伤了这些被海浪冲刷的很脆弱的白骨,怕弄碎了这条属于他的小金鱼,他就这样吻着她,抱着她慢慢的端坐在浪花上,,,像当初他们相识的时候那样坐着,,,

 

          太阳流泪了,不再温暖,它知道他属于海底的鱼类,必须冷一些,太阳的眼泪化作豆大的小冰雹,从天空落下,但是太阳很善良,怕 自己的眼泪砸疼年迈的他,砸碎他怀中抱着的很脆弱的小金鱼,,,于是太阳慢慢的偷偷流泪,泪水化作一片片雪花,,,白色的雪花,轻轻的从天空飘下,落在他和她的身上,,,一片一片的飘落到海里,,,

          海风也流泪了,不再是那么扑面舒服,它知道他属于海底的鱼类,必须冷一些,海风更用力的吹,从四面八方吹来,海风和太阳一样善良,怕自己用力过度,吹伤年迈的他,吹碎他怀中抱着的很脆弱的小金鱼,,,于是,海风慢慢的变冷,很冷很冷,化作严寒, 把他和她冻在了一起,这样和深海最下面的一样了,,,

         从来没有游过那片海,不知道那片海的浪花上他们还在不在,,,



本文编辑:jzy286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星球与石块的故事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