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抒情散文 >> 内容

闲话白菜

作者:-李京- 时间:2007-4-17 9:09:19 点击:5159

.

  白菜在南方或许并不多见,但在北方它却是极平常却又极重要的。在北方生活的人,没有不知道大白菜的。《本草纲目》里说:“菘即今人呼为白菜者,有二种:一种茎圆厚,微青;一种茎扁薄,而白。其叶皆淡青白色。燕、赵、辽阳、扬州所种者,最肥大而厚,一本有重十余斤者……。白菜甘温无毒,通利肠胃,除胸中烦,解酒渴;消食下气,治瘴气;止热气咳。冬汁尤佳,中和,利大小便”。所以白菜在古时候也叫做菘菜。
  说这白菜平常,是因为它在北方诸省广有种植,且产量极大,是故菜价低廉。说它重要,是因为它在相当漫长的年代里,是北方冬季百姓饭桌上唯一的绿菜。有人说《诗经》里“我有旨蓄,可以御冬”指的就是白菜。若果如此,那么自春秋始,人们就开始冬储大白菜了。
  记得我幼时的北京,每到暮秋的时节,菜场外便堆满了白菜。买白菜的人排着队,推着三轮车一车一车的往家里拉。便是买的少的也要有百十颗吧。买了白菜之后第一重要的,就是挖菜窖。因为白菜放在露天是要冻坏的。所谓菜窖,就是在空地上挖个四方的坑,总有一米五到两米深吧,再搭上顶子,留出一个出入的门就好了。白菜就放在里面,相伴的还有土豆、萝卜。也算是一类的岁寒三友吧。那时挖菜窖在机关大院里算是一种福利,由单位派人统一修建。所以你常会看到在家属区每一栋楼前或楼后都会有一排菜窖,整齐划一,像是家属楼的附属建筑。若是街道或者农村的住户那就随意得多,没有空地的或许只是挖一个浅坑,把白菜放进去,上边盖上些稻草破棉絮什么的也就罢了。
  大人们挖菜窖时对于我们这些孩子而言,却是一件趣事。大都会三三两两的围在边上看着。当时北京河湖很多,地下水很浅,抑或也会挖出水来。这菜窖也就只好弃之不用。然而极偶尔的也会挖出一两只冬眠的青蛙来。这倒霉的青蛙被搅了好梦不说,还会被某个孩子捉回家去玩。其命运实在是大大的不幸了。那时我总会想,要是挖出一只冬眠的熊可怎么办呢?还好从未有过这样的事。
  有了菜窖便也就有了新的游戏场所,玩打仗,捉迷藏总是少不了这里。然而大人们却每每不准到里面玩,据说菜窖里若久不通风,会闷死人的。那时比较高兴的家务,就是得了外婆的将令,去菜窖里抱白菜。外婆总会反复地叮嘱:要开一会儿门,放放气再进去……
  若说白菜的吃法,则多种多样。炒有醋熘白菜者;炖有白菜豆腐者;做馅亦可包饺子、蒸包子。妻则喜欢用白菜心调凉菜。取嫩菜心、青辣椒切丝置于盘中,佐以精盐、香醋、辣油调匀即可。吃起来清脆香辣,很是爽口。在西北、东北及朝鲜一带,也有用白菜腌制酸菜的。这在朝鲜、韩国叫做泡菜,要将盐、辣酱,鲜虾酱等多种调味搓入菜叶中再加以腌制,其做法十分繁复。吃的时候亦可直接食用。而西北、东北的酸菜做法则简单的多,直接将干净白菜放入大缸里,加水加盐,用石头压住。若气温适宜,则半月即可食矣。在西北有道“大烩菜”,即是将猪肉或排骨先在锅里炒了,再和酸菜、粉条一起炖。西北民风朴实,菜香醇厚。盛上一大碗,透着十分的豪爽。倘若想清淡些,则可以将酸菜切成细丝,和粉丝一起炒了。其味酸香,可口开胃。
  小时候在外婆家,每年冬天外婆都会取一个白菜心,用加了水的瓶子装了,放在窗台上。渐渐的那菜心便会长出稚嫩的叶子,抽出细细的茎。春节前后,一簇簇小小的鹅黄的花便开了。那一点点的新绿,那一簇簇的嫩黄,不也正昭示着一个即将到来的春天么?
  如今的冬季,在北京也可以买到品种繁多的蔬菜。再也看不到冬储白菜的景象了。白菜也因其价廉,往往被冷落在菜摊的一角。它是那么平常,那么的不起眼。你可曾仔细地看过它?它的叶如翠绿,它的茎如牙白。平平常常却又清清白白,这或者就是它的风骨。我每每寻它,倒会想起那首词:“……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本文编辑:苏郎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印象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