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哲理散文 >> 内容

也谈取消春节

作者:一米阳光云 时间:2008-2-24 17:44:05 点击:2036

.

                            也谈取消春节
  
  春节过年,这是中国人几千年因袭不变的传统。有文友修铁钢先生在飞天文学网上著文,列举了春节期间交通不堪重负,事故频发,夺命毁财的悲剧事例,述及了春节假期对社会经济的影响。作者把春节期间独有的现象群称作“春节综合症”,利弊相权,觉得弊端较多,呼吁取消春节。文章言之凿凿,铁证在案,述作有理。然而,国人过年的习俗由来已久,浸润着浓厚的传统文化基因。习俗习俗,积习成俗。但凡养成习俗的东西,它一定有着非常强烈的惯性。它的产生、生存固然需要一定的土壤,而它的消亡也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和一个惯性消失的过程。这个过程当然可以加进人为的正向或反向的干预,以延长或缩短它的生存惯性。
  但惯性的顽固性是显而易见的……
  我的观点是,大家都来关注所谓的“春节综合症”,以期得到一个较为全面完整的认识。最好由有条件者——无论公私,以数理统计为基础,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伦理、民俗、心理等多角度,多层面的调研论证,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看看有没有取消春节的可能性;抑或有取消春节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但怎样妥善地取消。总之,这是一个需要全面系统考虑而又要稳妥对待的一件大事,切不可掉以轻心。我在这篇拙文中,想侧重从春节赖以产生和存在的经济基础的层面上做一些粗浅的探讨。唯恐才疏学浅,篇幅所限,难以说透这样一个大问题;也许可能原本就是一些错误的说辞。那就期待大家的校正罢。
  且不说“年”在中国文化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具形具象的东西,也不说“年”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的份量。暂且抛开那些因袭传承的纷繁说词,我们不妨从一个相对简单而又实际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的年,可能会有一个简洁而直接的透视效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中国的社会发展,大致说来也同样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直发展到了当今的社会状态。(本文并非探讨中国历史,故而,没有必要对中国历史作具体精确地描述。)中国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或者说中国文明的发展进步,也是基本对应着中国社会发展的这几个不同阶段的。比如原始社会的以棍棒和石器以及体力和智力均为低下的原始先民为基本要素的生产力,他所产生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只能是维持基本生存、维持公共安全和族群繁衍的原始大锅饭的分配制度和非阶级的、非对抗性的社会政治关系。然而,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突出独特性,就是没有经过充分发展了的资本主义阶段。
  纵观中国上下数千年的历史,可以看出,我们几千年来一直是一个典型的农耕经济的社会,是一个充分发展了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而没有充分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社会。那么,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状况,对应着它的意识形态,就一定是农耕自然经济状况的文化精神表达。换一个说法,在中国的主流文化,中国的核心文化中,无不流淌着农耕文化的血液。这种情况也可在中国历法和传统节日中得以窥见。
  我们的传统历法,是农历而非公历。公历是属于太阳历的,而农历是否属于太阴历?我不清楚,但他应该是不属于太阳历的吧。我们的农历中反映的是一年的节气,一年分为春夏秋冬四季,一季又分为孟、仲、季三段,对应四季的有24个节气。留意一下这24个节气,与农业有关的竞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这就是农耕社会在历法中烙上的文化印记。
  再看春节——“年”的意思。“年”在农历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化概念?按照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年,谷熟也”。“古时人们把谷的生长周期称为“年”。“春节和年的概念,最初的含意来自农业,”。这也是在修铁钢先生的《取消春节别过年》一文中说到了的。显然,这又是农耕经济的的文化烙印。
  中国社会进入到当代,特别是近30年的发展,每年以10%左右的增长率展现GDP能力和水平,已经是一个相当工业化的社会了,尽管农业经济的比重和发达国家相比仍然较高,但早已走出了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的历史。我们现在看看我们的上层建筑,无论是政治、法律、道德,还是文学、艺术,习惯,大众的思想观念等,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也是受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制约而随之发生的变化。
  农耕经济的状况逐渐被高度发达的工业化所代替,这就是经济基础发生了质的变化;经济基础的变化,必然会引起上层建筑的变化。原来的文化赖以生存的基础没有了,那么,这种空中楼阁似的文化也必然会消亡的。然而,正如前面所提到的,文化等意识形态,它在与其对应的经济基础的关系中具有滞后性。还有一种不可忽视的情况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老文化会吸纳新出现的代表时代精神的新元素,也就是说,它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那种文化了。试想现在的农历,到底对当今的农业生产有多大的指导意义,这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说过去的过年还有点吃好食、穿新衣的那么一点意思的话,现代的中国人回家过年,恐怕连那么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尽管还在吃吃喝喝,但那已经不具有实质性的意义,不过是一种习惯而已,更多的意义在于游子归巢,亲人团聚。这才是现代中国人过年的实质性问题。一种文化,很象是一个物种,甚至一个词,它总是千方百计地在发展变异,以求生存。比如感冒病毒的异种迭出;又比如“哇噻”,原本是南方方言中的粗野用语,相当于不文明口头语“我操”的说法。可是,现在的年轻人,甚至是时髦的姑娘们,每遇惊奇,哇噻之词应声而出,毫无难为之情。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哇噻”还有“我操”的意思,知道的仅仅是:这是一个很酷的、不能不说的感叹词。
  如此说来,春节这种带有浓厚文化习俗的传统节日,肯定是步入“老年期”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然而,目前还看不出步履蹒跚的样子。这就好像是现在的老年人,具有高龄化的倾向。它要活个八十、九十的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取消春节,只消政 . 府发个通令即可,然而不可的是,取消春节代之以其他的新节日,任何一个新节日都不具有一年大团圆的文化意义。这不是政 . 府的一纸公文所能解决的问题。
  怎么办?强办不是好办法。只能是等到逐渐淡化到一定的时候,再去人为的加一把力给他取消。这可能需要一段是比较长的时间。如果坚持长期的舆论教化,让人们理解、重视“春节综合症”种种弊端,自觉地避开这个敏感的时段,另寻合适的时机,约上在外的家人回到老家团圆,也不是不可的事。
  君不见,13亿人民的大国一到这春节前后,人潮如海啸般涌动,天上地下水中都是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这使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大马哈鱼从浩瀚的大海,不远万里浩浩荡荡前赴后继不惜丧命地回游到他们出生地的淡水河流里产卵受精繁衍后代的悲壮场面。相同的是规模、目标和不怕死的执著与决心,不同的却是动机与目的。
  我们是智慧的人类,我们不是感性的大马哈鱼。我们思考改革的何止是一个春节,有太多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去做呢。
  
  
  2008年2月23日
  


本文编辑:玉山松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吃亏是福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