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打工者的一天

作者:王进明 时间:2010-2-11 21:49:24 点击:3492

.

  打工者的一天
  文.王进明
  我是一家外资企业的车间主管,每天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没有一分钟的喘息。日子过得像莲子一样,紧绷绷的。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经过大脑的,可是到了下班回头再想,脑子里空空的,啥也没有,只是想到要赶快回家吃点挂面。挂面便宜、简单、省时,打俩鸡蛋,撒一撮盐,就能就着青椒解决满腹饥肠。当然,在工作上,如果像吃挂面这样草草了事,那我这个打工者的日子就算是划上句号了。
  一个平常的早晨,一睁眼就是6:44,离闹铃响还有很长的六分钟,但是我确实醒来了,再也睡不着了,我是被梦惊醒的。梦中,我的一位湖北同事因为部门的员工不满公司克扣工资闹罢工,为了平息这次事故,老板以管理不善解雇了我的同事。我梦见他在楼下喝酒,喝醉了酒嚎啕大哭,三四个人也拉不住他,他大喊:“我冤枉啊,冤枉啊!老板对我不公平啊……”我在楼上听的心惊肉跳,梦突然醒了,我惊出一身冷汗。我慌慌张张,一骨碌爬起来,急急地洗嗽完毕,下楼上班。
  走在上班的路上,晨风吹来,格外地清凉。蓦然回首,就看见梦中的那位湖北同事低着头在身后无精打采地走着。
  我有一种把梦说破的冲动,但又怕不吉利,就收口没说,然而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忐忑。
  一走进车间,我就不是我的了,我也不是我爸我妈的了,我是公司的,我的一切都要按照公司的轨迹运行—处理品质异常、调解员工纠纷、进行品质沟通、参加量产会议和各种繁杂的会议,在会议的间隙里还要同相关部门的主管面对面的沟通,沟通不好,我的工作就只能停留在青椒就面条的水准,因为我的身后还有一家四口靠我养活。一个打工的人,要在企业里拥有生存权,只能这样,别无选择。
  上午的单还没签完,下班的铃声就响了起来。我忙得一头雾水,懵懵懂懂地接了个电话,是上司打来的,是说中午到外面吃干锅鸭,二百五一桌的那种,因为领导回家时我刚好生病,无法送行,说好了上来补的,这领导脑子也好使,记忆力出奇的可靠,也真记得住,一上来就坐进餐馆。我只得硬着头皮陪他品鸭。鸭的味道很淡,不合我北方人的胃口,吃吃聊聊没想到时间这个老儿竟然偷偷地溜了一个小时,我只得告辞,匆匆埋单上班。我想,本周的鸡蛋就面条又一次性地批发了,剩下的日子只能吃公司食堂的饭菜了,这是命吗?是或不是?我不想得出答案。
  下午的工作还是老样子,紧张的连尿也憋干了,除了本职工作之外,我还有一份兼职的工作,兼职的工作就是在每月的20号之前完成一份公司内刊的编辑工作,没有报酬,完全实行全天候免费服务,组织上决定的事你不能不干,编辑工作和部门工作像赛跑一样,互不相让,你〖屏蔽***〗一腿,我〖屏蔽***〗一脚,我被逼成了真正的工作狂人。
  下午,我这个工作狂人因为产品出现色差,被上司吊的喉头冒烟,屁也不敢放一声,领导今天的吊人和往日大有不同,先是泡了一杯咖啡,紧张、饥渴的我不假思索,一口就干掉了,当时感到口腔内木木地火烧一样(后来发觉脱了一层皮)。紧接着上司又笑嘻嘻地来了一大杯浓茶,然后就开火了,说我们IQ太低,迟早要被公司淘汰。一同被吊的两个〖屏蔽***〗出来时还嘻嘻哈哈地跟我说,“领导说,我们都是阿Q,你知道阿Q是什么吗?”我说:“我智商太低,不懂得。”
  被上司这样一吊,胃也不舒服起来,中午吃的鸭似乎太难消化,一天的心情全没了,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刚返回车间,PIGU还没挨着凳子,昨晚的梦果然破了,这是我多年来总结出来的工作经验,只要是做了不流血的噩梦,就保证会发生事故,逃也逃不脱。这次工伤事故是车间一个配料员的左眼被夹料袋的铁棒弹上来砸伤了,车间的小组长急忙将他送到公司医疗室,医疗室又把他转到镇医院,镇医院说泪腺管断了,要转到深圳的宝安医院。后来负责工伤的张小姐说要到市眼科医院才能治好,但钱的问题要我自己先解决。我惶惶不安地拼命筹钱,先是找公司工会急难救助站借,负责的副主席说:“不行,工伤用这钱就是胡闹”,我心里实在焦急的不行,就忍痛用自己的招行卡透支了2000元人民币,然后又找朋友借了2000元,总算将伤者送到市眼科医院,至21:07分大夫反馈的信息说问题不大,先接上,然后住院观察几天再说。00:30前可以完成手术?看来现实生活并不像电视剧《双面胶》里的那个缺德医生,不掏〖屏蔽***〗的口袋不放手。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到洗手间将那脬憋了一天的尿畅快地射了出来,这是今天唯一一件令我感到十分爽快的事了,这才是我的自由。
  等结果出来,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钟,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我实在捱不到回家吃饭的时候了,就近在街边找了一个烧烤的摊点,挑便宜的要了几串菜。摊主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秃顶男人,和蔼地为我烧菜。
  我敬爱这些流民,因为他们和我一样,不属于这个城市,但也无法离开这个城市,几年前我和他们一样流落街头,靠摆地摊吃饭,受尽了屈辱,所以今晚,我毫不迟疑地照顾了一次他们的生意,我也为我的这个决定沾沾自喜。
  听说前不久这一片的小贩们因为没有办理合法的经营执照被城管砸了家当,后来集体到工商部门去要求办理营业执照,但工商部门根本无法办给他们营业执照,这些被激怒了的流民竟然围攻工商部门。想想几年前,我的摊点同样被人踩踏时我居然大气都不敢出,一点没有他们那种勇气,后来我只得空手回老家张罗养猪,当时我自信猪比人好管,心情不好或者猪不听话时给它两闷棒上去,哼哼几声就安静了。再后来因为猪不幸得了流感,我也就失却了养猪的机会,再一次返回深圳这个城市,重操打工生活,这是没办法的事啊!
  吃过烧烤,我感到肚子舒服多了。街道上冷清的很,没有一辆公交,偶尔有的士从身旁驶过,丝毫不见减速,而我,交过住院押金,吃过烧烤,口袋里仅剩的六块五毛钱,连起步费都不够了,只能指望爹娘恩赐的“十一路车”了。
  我迈开大步,向公司的方向赶去,我必须在七点半到来之前赶回公司上班,这次工伤上司还没表态呢,我得争取时间好好表现,不能再出岔子了。
  毕竟,昨天已经结束了,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本文编辑:jzy286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