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散文诗 >> 内容

散文诗两章

作者:黄昏垂钓者 时间:2007-12-13 11:14:27 点击:1923

.

  一《双重影》
  
  从爱神浓浓的信仰走出,从乌蒙山朦胧的深处走出.
  一片天空,一种苦涩......
  爱情,狼眸里泛着绿色元素的毒.
  天空傻傻喝下,醉在无边的夜幕.
  春,收获.一如农民于谷物;一只燕影,便是天空收获的全部.但天空依旧骄傲,因为倩影,它五彩斑斓.
  飞翔时,影敢傲视风霜雨雾,以云彩为嫁妆,将一生嫁给天空,嫁给贫穷,流年甚至荒芜.
  驰骋的马驹,是否已注定累死在古道的某粒尘埃上?耕耘的老牛,是否又甘心昼夜将汗水遗忘在沉默的大地?
  当沉缓的马蹄声在尘封的驿站甜甜睡去,劳累开始悄然爬上影的双翼.
  可以向文人兜售气节,诗句,向骚客兜售豪迈,绚丽的天空,却可怜得无法将枝节拾取供影休憩,纵是枯萎!
  于是,影告别天空,择枝而憩.
  梦,一如牛羊反刍着的夜草甘甜.
  一夜有多长?一觉睡去,会是谁的一生?言语,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冰河解冻;雨水滂沱;花叶凋零;大地苍白.
  影,在消失;天空,在轮回:五千年前,岑寂,内向,孤独,五千年后,如故.
  只是于这自然的自然中,又多了一片挥无法步出的阴影.
  
  二《城乡边缘》
  
  时光,苍老,是整日里沉默的狗吠,透过烟云,于城市繁华的高空俯视,逝去的话语如此清晰.
  一直不解为什么人们都说要走出去,这儿有山有水,有鸟语,有花香,有鸡犬,有牛羊.....
  回家,月光把心拉长,平铺在家的小路上,我中跋涉着它,也跋涉着爷爷的死亡.
  一个老头,两条野狗,喊叫,狂吠,有所期待而终归无望.除了水,风......它们是乡村唯一的灵动.
  也许,来去都应如此的干脆利落,爷爷走了,偌大的村庄,只几个人为他在黄昏的半醒半寐之中饯行.
  人们谈论他的一切,感伤,啜泣,流泪,甚至嚎啕......不久的将来,谁又会成为他们短暂而浓烈的话资?我唯有愕然,只剩畏惧.
  他们用赞言语染笑了父母的脸,爷爷生前衷爱之物伴随着他们的笑容而去,就再没回过头.
  那年,爷爷的企望和躯体一同被埋葬,在沉缓的步伐中,在孤独的狗吠里,在我无意识的深巷.
  在踏入城市的第一步,我终于参透了爷爷的嘱告.
  而我,彳亍于乡村的小溪与城市的霓虹处,终于不知所向.注满希冀的躯体,却不能安然伫立于潺潺而流的小溪,那刻,世俗破碎了稚嫩的身心.
  
  


本文编辑:jzy286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异域魂灵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