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散文精选 >> 内容

买菜的进化

作者:王进明 时间:2010-3-11 点击:2916

.

  买菜的进化
  文.王进明
  那天,当我走过桥头,拐弯到石岩黎光中路的时候,一条最大的鲫鱼从桶里蹦出来,在水泥路面上拼命地翻腾不息,我一时胆怯,不知道该怎么办。河边的石凳上坐着几个休闲的人,他们都上了年纪,有三五个小学生背着书包迎面走来。
  我放下还剩三条鲫鱼的红色水桶,左手在大腿上拭了拭,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发秫,就是不敢伸手。念头闪了几闪,不知道是用手直接抓呢还是用脚踩住再抓?最终,两者我都不敢选择。鱼还在地上不停地蹦跶着,做无谓地挣扎。
  我真的胆怯了,不敢下手抓地上的鱼,任凭它在地上撒野,而我,竟被它牵着脚步在原地打转,心里真是窝火。
  河边的石凳上坐着的几个老人相继站了起来,那几个小学生也围了过来。
  老人们似乎对桶很感兴趣,有人说:“真少见,提桶买鱼?”“是啊,还盛着水呢,蛮沉。”第三个人附和说:“提篮子不就容易了吗,干嘛自己累自己?”
  鱼还在地上翻腾着,一点也不嫌累。我有些生气,刚准备抬脚将它踩住,几个小学生哗啦啦围上来,对那地上的鱼蛮有兴趣的样子。
  一个小学生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笑,我也看着他笑了。小学生试探地问:“叔叔,不敢抓啊?哈哈,真奇怪!”
  我的心忽然被他看穿,感觉伤了面子,就鼓起勇气,憋足了劲伸出左手一把钳住鱼腰,一种粘糊糊、滑溜溜的感觉弄酥了我的心,我快速将鱼甩进桶里,像甩一条可怕的毒蛇。鱼居然没有反抗,也许是累了。学生们都笑起来,而我却舒心地松了口气,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手抓活鱼。
  学生们野蜂一般散开。不知谁边跑边喊:“走啊,回家拿桶买鱼去,买回来养着有新鲜的活鱼吃喽!”孩子们显得新奇而开心。
  我重新提起水桶,向家里走去,走了有数十步,回头再望,那休闲的老人还在原地向我张望。
  这是中午的事情,我有些不解,我想:为什么那些老人不能接纳买鱼的桶?在我看来,桶和菜篮子在买活鱼这件事上占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吃惯了活鱼、提惯了菜篮子却为什么不能接受提桶买鱼,难道桶就只能拎水么?我更奇怪那个可爱的小学生,他怎么能一眼洞穿我不敢抓鱼的胆怯?不是说人心难测吗?或许这就是老人与小孩的差别,正确地说是世俗与纯真的差别吧。
  就在上午,湖北籍邻居阿姨和她的女儿像往常一样,热情地过来看望我刚刚出世的儿子。
  在儿子没有出生之前,我们很少往来,见面仅仅是礼节性地招呼一声就各进各家,各忙各事。实际上我们是毫不掺假、真正的邻居,两家人的门就像三角函数里的正弦和余弦,门关上就构成了直角,门打开九十度角就组成了正方形,同时开门准会门撞门,必须有先有后,有谦有让才能正常出入。奇怪的是,门与门之间的频频接吻、独具匠心的结构设计仍然没有使邻里关系亲密化。
  自从有了儿子,我们之间的亲密睦邻关系得到迅猛发展,亲密地如一家人似的。也许是儿子的到来,增添了一份纯真的乐趣,将人的距离拉近之故吧!
  邻居阿姨一进门就嚷嚷起来,她说:“小王啊,你老婆生了孩子没多久,不喝鲫鱼汤不行的啊,赶快去买几条来!”我说“阿姨,我是北方人,哪里会做鱼,目前只学会了吃鱼。”邻居阿姨说:“那有什么,简单得很,买回来我帮你做,要活鱼,买多几条,我天天做,最好提桶买回来养着,不怕死。”说完就回家拿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塞给我。好意难却啊,我只好像个老太太一样提着水桶得儿得儿地向菜市场走去。
  到了菜市场,找到卖鱼档,感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无所适从。
  我挑第一家鱼摊的一位男子问:“这个像蛇的是什么鱼?”男子说:“那不是鱼,是黄鳝。”我不甘心,又问:“光溜溜的这个是什么鱼?”男子看了一眼我胳膊弯挎着的水桶,没好气地答道:“鲢鱼,不认识鱼买啥呀?一边去!”我悻悻地走向第二家鱼摊。
  这一次是个女的,满脸笑容,跟那个表情残废的男人大不相同,而我也转了个脑筋,直接问她,“有鲫鱼吗?”女的抬手一指,笑着说:“这就是啦,大个的,特好,要多少?”我问:“多少钱一斤?”女的说:“看你没买过菜?眼生,别人六块五,给你六块。”多干脆啊,还能给生人打折?我听了有点不放心起来,就说:“要四条活的,有问题可以拿来换吗?”女的就爽朗地笑起来,说:“下了肚子的不可以换的。”说完就麻利地抓鱼、称鱼,然后给我的桶里舀了半桶水,将过完称的鱼扑扑地放进桶里,顺手从另一个盆子里抓起一条灰不溜秋的鱼,问:“这鱼要不要?很漂亮的。”我不想要,但又不好意思违逆她的好意,就装着一本正经地说:“再漂亮也比不上人漂亮呀!”女人就咯咯咯地笑成了花朵,露出了几分姿色,很是受用。
  离开鱼档,我心里越想越没有底。我想:一个卖鱼的,穿着皮裤子,笑的格外甜,一定有猫腻,要不她为何给我既降价又卖笑的,何苦呢?于是我就近问了一个卖调料的女孩:“请问,哪里有鲫鱼买?”女孩伸长脖子看了一眼桶中的鱼,骂道:“讨厌,桶里不是有吗?”女孩或许误解了,我的心里却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从菜市场出来,我的红色的鱼桶招来了很多人的目光,人来人往的菜市场,我只看见一个老太胳膊上挎着菜篮子孤独地走着,其余的人不是空着两手,就是提着塞满了菜的环保袋或PE袋。那空手的,想是前来买菜的吧!他们无需提篮子或拎水桶,因为时代变了,菜篮子已经成为了时代的痕迹,替代而来的,是便捷的购物袋和环保袋,菜农们早已准备妥当,任人使用,买菜的人可以两手插在裤兜里或者把玩着手机网络,悠然自得地买菜,大可不必为了买菜而提着累赘的菜篮子或者水桶。
  提篮买菜的人越来越少,提桶买鱼的人也不多见,倒是那空着双手去买菜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人们对菜的花样和营养需求一天比一天更高。菜终究是要买的,不是自己买,就是送货上门。也说不定到了明天,人们就可以在QQ农场里自由种菜,任意偷菜,种什么菜有什么菜,偷什么菜吃什么菜,一切都是新鲜的,欢乐的,快节奏的。这是社会使然,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然而,我终究不能明白,拿菜篮子买菜和提桶买鱼在一些人的眼中,怎么会变得不相容也不兼容,而且保持着可笑的对立。殊不知过些时日,菜篮子和水桶将会一同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2009年11月6日上午10点于石岩
  通联:石岩艾美特电器(深圳)有限公司王进明,手机:13480869483,邮编:518108,邮箱:wjm610691868@163.com,
  简历:甘肃庆阳人,在石岩打工11年。自2008年散文《飘,雪花一样》在《打工文学》发表以来,先后有小说《守护生活》、书信《给父母的一封信》等被《江门文艺》采用,现为《艾美特之风》副社长,《江门文艺》原创文学交流区小说版版主。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