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原创诗歌 原创散文 精品美文 读书经典 神秘文化 星座运势 留言板
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神秘文化


 

人的起源 人类的起源

李卫东


    人类的起源一直是科学上的谜团。达尔文说,人类是从猿猴的一支进
  化而来的。可人们在不断地追问:剩下的猿猴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的迹象?
  基因科学产生以后,人们又问:人可以像机器一样被制适吗?为什么所有
  的神话都认为是“上帝创造了人”?

          第一节 达尔文进化论是唯一正确的吗

  19世纪,在英国诞生了一位伟大的博物学家,发现了一套轰动全世界的生物进化理论,他的名字叫达尔文。
  1831年,他以博物学家的身份参加了海军“贝格尔”号战舰的环球航行,在南美洲地区整整航行了5年,对热带与亚热带动植物进行了广泛的考察。1836年回国以后,达尔文主要从事科学实验与著述。他根据对生物界大量的观察与实验,认为物种的形成及其适应性和多样性的主要原因在于自然选择,生物为适应自然环境和彼此竞争而不断发生变异。适于生存的变异,通过遗传而逐代加强,反之则被淘汰。归纳起来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达尔文的这套学说,奠定了进化生物学的基础。他还将进化论用于人类发展的思考,阐明了人类在动物界的位置及其由动物进化而来的依据,得出了人类起源于古猿的结论。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提出人类起源于古猿的理论,经过一番激烈的学术和宗教的大动荡、大争论后,渐渐被科学界所接受。在以后的岁月里,古生物学家通过对古生物化石的研究,在达尔文学说的基础上,形成了现代人类起源说。他们认为,人类是古猿经过数百万年的漫长岁月,在万物更迭交替变化中逐渐进化而来的。这一理论,从其他学科,比如胚胎学、比较解剖学。现代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等学科中寻找到了证据。根据这些证据,人们推测地球生物进化的总模式是:无脊椎动物——脊椎动物——哺乳动物——灵长类动物——猿猴类动物——人类。马克思十分欣赏达尔文的进化论,同时认为,在由猿到人的进化中劳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现代一般认为,人类是由古猿中的一支进化而来的,古猿早在3000多万年以前就已出现在地球上,体形较现代猿类小。考古学通常讲的“腊玛古猿”,大约生活在1400万一1000万年前,身高仅1米多一点,体重在15—20公斤左右。所谓的“南方古猿”,大约生活在距今500万—100万年以前。我们人类就是由南方古猿的一支演化而来的。大约200万—300万年前,南方古猿的一支脱离了古猿类,朝着人类的方向演化。根据化石发现,现在一般将人类脱离古猿后的发展历史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猿人阶段,大约开始于距今200万—300万年以前,这时的猿人会制作一些粗糙的石器,脑量大约在630—700毫升,会狩猎。晚期猿人化石发现较多,我国发现的元谋人、蓝田人、北京猿人(周口店),以及在坦桑尼亚发现的利基猿人,都是这个时期的化石代表。这时的猿人已经很接近现代人,打制的石器也比较多样化,有用于狩猎和劈裂兽骨的砍砸器,用来剖剥兽皮和切割兽肉的刮削器。最有进步意义的是,此时的猿人已经懂得了使用火,并知道如何长期保存火种。猿人阶段一般认为到大约30万年前结束。
  第二阶段是占人阶段,或称早期智人阶段。我国已经发现的马坝人(广东)、资阳人(湖北)、丁村人(山西)也都是这一时期发掘的化石代表。古人的特征是脑量进一步增大,已经达到现代人的水平,脑结构比猿人复杂得多,其打制的石器也比猿人规整,有石球和各种尖状的石器,能人工生火,开始有埋葬的习俗,并且不知是为了遮羞还是为了保温,已经开始穿所谓的衣服,不再是赤身裸体。并且在世界的不同地方,古人的体质也开始了分化,出现明显差异。古人生活于大约20万一5万年前。
  第三阶段为新人阶段,又称晚期智人阶段。大约开始于5万年以前,新人化石在体态上与现代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其打制的石器相当精致,器形多样,各种石器在使用上已有分工,并且出现了骨器和角器。新人甚至已会制造装饰品,进行绘画、雕刻等艺术活动。大约在皿万年以前,已经出现了磨制石器。新人又称克鲁马努人,这是因为1868年,在法国西南部克鲁马努地区的山洞里发现了5具骨架,这些骨架与现代人已经很难区分,但比现代人高大。据分析,其生存年代大约在3.1万—4万年以前,被认为是新人的化石代表。我国发现的柳江人(广西)、山顶洞人(北京)化石也属于这个时期的代表。此后,人类便进入了现代人的发展阶段。
  不可否认,这个进化体系的完善,许多科学家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不但如此,在维护生物进化论的过程中,不少社会学家,尤其是一些哲学家也作出了许多贡献。由于这些杰出人物的努力,生物进化论成了当今世界不可动摇的理论之一。
  但是,无论有多少人来维护它,它始终不过是一种假设而已,而且是世界众多假设中的一种,我们应该始终牢记一句话,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他说:“只要自然科学在思维着,它的发展形式就是假设。”既然是假设,那么就应该允许别人有探讨的余地,允许别人发表不同的观点。一味地用一种假设去排斥其他假设,这是不科学的,本身是对马克思精神的嘲笑。
  那么,以上这套由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生物学家、哲学家共同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体系,它真的牢固吗?

           第二节 现在的猿猴可以变成人吗

  达尔文创建的整个人类进化学说,其中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那就是,当时气候的巨大变迁使森林大片消失,类人猿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迫从树上下到地面,由猿到人的进化过程就从此开始了。如果这个条件不存在,那么整个人类进化体系就不能成立。
  起源于东非大裂谷的南方古猿一直被认为是人类的始祖,“露露”的化石就在此处发现。因此,东非大裂谷自然环境的变迁,成了支撑人类进化学说的关键。科学家称,500万—12万年之前,由于东非气候突然变冷,大片的热带雨林消失了,这就迫使人类的远祖——南方古猿从树上下到开阔的大草原,从四肢攀援到练习用两足行走,于是乎,古猿脱掉身上的兽毛,最后变成了人。
  进化论的这个前提只是一个假设,当然许多人都希望这个假设可以成立,以便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的起源问题。但是,最近一些科学家在东非地区的考察,却使达尔文的人类进化学说中环境变迁这个至关重要的前提一下子变得不存在起来。
  美国耶鲁大学金斯顿考古队对东非的地理、气候做了十分细致的考察研究。他们对肯尼亚大裂谷南端的图根山丘的碳化士壤进行了同位素检测,结果发现,自从1550万年以来,大裂谷地区的雨林和草原的混合就跟今天完全相同,根本不存在上述传统所说的气候大变化。要知道,东非古人类的考古化石最上限也不过400万年,也就是说,非洲的古猿竟然可以在虚拟的自然条件之下完成从兽类向人的进化,这是不是太荒唐了?这支考古队在最后的报告中写到:“人类的进化是相当复杂的过程。这(指东非大裂谷地区气候的考察结果)可能迫使我们要寻找其他的因素来解释人类下地行走的原因:为了食物和为了占领更加优越的生态环境;受到其他物种的竞争,等等。”如此说来,人们要想使自己的学说成立,非要迫使东非古猿下地行走不可,不论这些古猿是否愿意,非下来不行,即使不是真的自然环境变迁,我们也要虚拟出一个自然环境变迁的事实出来。看来,我们这套进化理论过分脆弱了,也过分霸道了。
  不仅如此,考古学所发现的古化石,是支撑人猿同祖进化理论的主要证据,但正是在这方面,更显示出其脆弱的本性。
  首先,现在我们考古中发现的人类化石量极少,越是往前,化石量就越少,考古学家往往根据几颗牙齿或一个、半个头盖骨化石为依据,进行洋洋洒洒地推论,明显证据不足。
  1995年初,中国科学院发表了一篇总结性的文章,介绍中国古人类考古50年来的主要成绩。读着这篇文章,明显感觉证据不足。比如,著名的元谋猿人,也就发现了两颗内侧门牙,一左一右;蓝田猿人只有一个下颔骨;丁村人,只有三颗牙齿,一小块头盖骨;马坝人,只有一个不完整的头盖骨;柳江人,只有一个完整的头盖骨,四个完整胸椎及五段肋骨;资阳人,只有一块头盖骨,一块完整的硬腭;山顶洞人略多一些,有三个完整的头盖骨,几十颗牙齿和一些脊椎骨。要知道,从元谋猿人到山顶洞人中间有150万年的时间,我们仅凭一点点资料竟然能勾画出人类150万年的发展史,真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能用一小块头骨就确定它是人还是猿,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无论如何,读着古人类学家给我们的结论,总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
  外国的古人类研究同样存在这个问题。《化石》杂志1995年第一期曾报道,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会上,科学家展示了大约450万年前人类始祖的化石,命名为南方古猿,其证据:头城后部一小块,耳骨和牙齿的一些碎片。1856年,在德国迪赛尔多夫城附近的尼安德特河谷的一个山洞里,人们发现了一块不完整的头骨和几根腿骨化石,从此,尼安德特人竟然成了早期智人的代名词,虽然后来又有少量发现,但证据乃不充分。
  事实上,关于人类进化体系中的化石不完整性,早在19世纪英国的郝胥黎就曾指出过,人类不能直接从猿进化而来,中间存在一个巨大的化石空白区。至今的考古学也同样证实,所谓的新人之后有4万年的化石空白,这4万多年里,正在进化中的猿类跑到哪里去了呢?难道是跑到另外一颗星球去完成进化了吗?实际上,不但是人类,几乎所有的生物都没有进化中期的化石,为解决这种尴尬,科学家只有提出“突变学说”,即生物的进化不是逐渐完成的,而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突然发生的。但这也是假设,而且更加没有证据。
  其次,在考古测定方面也存在许多问题。目前我们考古测定通常使用碳—14测定法,但碳—14很不稳定,年代越远,差距也就越大,在人类化石的测定方面,有的误差几万年或几十万年。比如,元谋猿人170万—100万年,相差了70万年,蓝田猿人115万—75万年,相差了40万年。
  还有,关于人类起源的研究时间并不算长,在20世纪初期的时候,一些学者认为,人类大约出现于4000多年以前,后来经过考古发现,把这个年代逐步高移1万年、2.5万,结果定为4万年。再往后,美国科学家提出了10万年说,现在又提出了450万年说,这种大动荡的本身也说明了一些问题,而且在这其中也伴随着相当大的学术争论。
  因此,有不少人对这套进化模式持怀疑态度。尽管从猿到人的进化中有许多诸如考古等方面的证据,但仔细分析起来,其中仍不难发现许多问题,如猿人和古人之间的过渡类型是什么?古.人是如何向新人飞跃的?是什么力量促使他们变化的?为什么缺少中间类型的化石?
  有人从进化的角度提出疑问:脊椎动物的四肢都着地,这样分散了脊椎骨的压力,这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是合理的。而人却是直立行走的,直立人的脊椎所承受的压力过分集中,反而不如四肢行走的脊椎动物合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进化呢?它是进化还是退化?
  现在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由于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在外形上)就是人能直立行走,而动物则是爬行,因此我们总是想尽办法去解释这种区别,由于人比动物要先进得多,因此在解释时,我们总是首先确定这种区别的合理性,总是将这种区别看成是首尾相接的进化证据,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误区呢?大家都在讨论直立行走的好处,那是因为我们人就是直立行走的,为什么不去分析一下四肢行走的好处呢?
  按照一般观念认为,人类手脚的分工是在劳动过程中形成的,自然环境的变化将古猿赶出丛林,从而使前肢进化为手臂。而东非大裂谷地区的考察已经证实,这个前提条件至少在东非是不存在的,那么促使猿人手脚分工的环境又在哪里呢?同时,我们发现,蓝田猿人和山顶洞人,他们生活的地区并不是大平原或草原,而是植物比较茂密的山区,世界其他地区的猿人生活环境也基本与此相类似。而在这种自然条件之下,用四肢行走难道不比只用后肢行走更为有利一些吗?怎么会发生手脚分化的进化呢?
  再者,用血浆蛋白分子差异程度的定量测定发现,人与现在的大猿、黑猿最为接近,大约在4000万年以前,人与大猿、黑猿分手。可奇怪的是,经过4000万年漫长的岁月,大猿和黑猿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它们永远属于灵长类哺乳动物,照目前的进化程度看,它们再经过4000万年也不会进化成智人和现代人。如果进化论是生物界的普遍规律,那么这个规律应该适合所有生物的进化,既然已经有一支猿类进化为人,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发现正在进化的其他猿类呢?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至今没有发现其他猿类进化成人的趋势?为什么地球上只有人类的进化获得了如此速度?
  如果从整个地球生物界来考虑,动物的进化虽然在体形上会有很大的不同,但在功能和特点上却是应该有同步进化的特点,看一看我们周围的动物吧!哺乳类动物中有许多特点和功能是相同的,从中可以看出它们是沿着一条本质相同的轨迹在进化。而我们人类却是整个动物界的奇迹,我们进化的轨迹与它们根本不同,简直就是两回事,除了人以外,我们再也找不着直立行走的动物。如果说直立行走标志着动物的进化,那么这种进化就不应该单单反映在人类身上,而在其他动物之间也应该有类似的进化发生,这才符合整个地球动物进化的规律。然而在其他动物中,我们看不到一点点直立行走的趋向,这是为什么呢?如此追问下去,我们人类的进化谱系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我们生活在地球,对地球自然界生物的进化是有相当直观的认识,进化是为了更好的生存,而自然界里更好生存的前提条件是什么呢?跑得快,使你可以有更多机会捕捉到食物,逃避攻击;身子灵巧,可以使你巧妙逃避天敌的进攻;目光敏锐,可以更早发现食物或前来进攻的对手;力气大,可以轻易打败对手,保护自己;爪牙锋利,可以具备极其有效的进攻武器。可我们人类是向这些条件进化的吗?不,不是。进化没有给我们飞快的速度、灵巧的身躯、鹰一般的目光、牛一般的力气、猛虎一样的利爪,我们什么都没有。那么,自然界为什么要如此进化人类呢?这种进化有什么合理性呢?一点都看不出来,可以说,我们人类自从产生以来,就与这个自然社会格格不人,要么我们是错误的,要么自然界是错误的。
  时至今日,许多人依然认为,人类的进化是源于自然的压力,这些压力包括洋流、冰川、地轴倾角、气候、生物变化等等。但是人类自从诞生以来就生活在地球上,与地球上许许多多动物同样经历着来自大自然的各种压力,由于这种压力是共同的,因此由压力引起的变异也应该具有趋同性。可人类的进化道路恰恰与其他动物没有丝毫的相同之处,这又是为什么呢?
  如果谈到人类与其他动物的智力问题,达尔文的进化论更是左右碰壁,而智力问题又是人与动物区别的根本所在,没有人能够回避得了。
  人类的智力来得莫名其妙。智力的发展应该有两个条件:第一是相对艰苦的生活环境,为了生存就需要用更多的智力去获取食物;第二是动物的群居性,群居的动物可以形成一定的社会模式,要求以更高的智力来处理。这两个条件都符合我们人类,我们曾经有过相对艰苦的生活环境,我们也是群居动物。但问题在于,这个理论根本没有普遍性,对许多动物而言,目前的生活环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艰苦,人类的捕杀与环境污染就使许多动物快要绝种了,地球上群居动物决不仅仅是人类,连蚂蚁都是群居动物。在这两个条件符合的情况下,其他动物的智力发展水平如何?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人种问题也是进化论不好解释的谜案。现在世界上基本有黄、白、黑、棕色四大人种,这四种人分布在世界各地,就其居住地区来说,黄种人基本在亚洲,白种人基本在欧洲,黑种人基本在非洲,而棕色人种则在澳洲,美洲的印第安人大至属于黄种人系,即蒙古人种。这四色人种的区别不仅仅在肤色上,而且在生理结构方面也有细微的差别。比如说,黑种人血液当中所含红血球就与黄种人不同,它能输送更多的氧气,因而黑种人在运动方面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黄种人的味觉系统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因此中国菜也是五味俱全,花样繁多;而白种人的味觉系统则十分迟钝,只好在吃的方面简单一些了,等等。
  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那么这四个人种应该是由四种猿演变而来。然而,进化论又断言,从猿进化到人是自然界中的偶然现象,地球上只有一支猿类进化成了人,所以它不可能普遍适应灵长类的进化模式。这本身不是很矛盾吗?既然已经有一支猿类进化成了人,那么其他猿类为什么不可以进化成人呢?既然只有一支猿类可以进化成人,那么四色人种又是怎么来的呢?如果说有四支不同颜色的猿遗传进化成了四色人种,这本身是违背进化论的,而且我们也找不到地球上曾经存在过黄猿、白猿、黑猿、棕色猿的证据。
  如果说四色人种的确是由一支猿进化、变异而来,那么这种变异与自然生存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知道,依据进化论的观点,生物的变异只是为了更好地适应自然环境,而且惟有适于生存的变异才可以保留下来。那么这支进化中的猿为什么要发生如此变异呢?非洲基本在赤道两侧,乃属于热带地区,如果非洲黑猿要发生变异的话,也应该变异成白人,这样可以反射一些太阳的光线,在物理学上也说得过去,可是非洲人种恰恰是黑色的,这如何解释呢?问题还有,如果说非洲人是黑色的就是符合自然规律,那么美洲印第安人呢?他们一样生活在赤道附近,所接受的紫外线与非洲人一样多,为什么他们不是黑色的呢?再说白种人,现在白种人的老家欧洲,基本在北纬30°以北,已经过了北回归线,像欧洲北部的一些国家,生活的纬度都很高,黑色皮肤不是更可以吸热保温吗?可他们恰恰都是白色的,像冰雪般的颜色,这又是为什么呢?
  人种问题不解决,进化论就不可能最后深得人心,就会有更多的人起来反对它。而到目前,还没有一种关于人种问题的解释让人看起来有些道理,难怪日本东京大学的养老孟司教授说:“关于人种的差异,至少可以指出这样或那样的不同,至于为什么同,回答是完全不清楚的。”
  近百年来,人们在全世界各地陆陆续续发现了一些十分稀有的人种,而这些人种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达尔文人类起源于古猿的批判。
  1996年5月7日,《北京晚报》援引了新华社和国际电台的报道:美国科学家在南极洲发现2亿年前的人形化石。无独有偶,法国巴黎大学植物学教授拉坦博士在非洲扎伊尔的原始森林中,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人种部落,他们的椎骨都突出体外,有的达几公分,与我们熟知的食肉恐龙的脊椎骨很相似,被称为“恐龙人”。拉坦博士推测,这些人“似乎是从史前爬行动物直接演化而来的”。但她不愿意透露该部落的准确方位,只是说在扎伊尔著名的斯蒂恩莱瀑布西南约480公里的密林中。这些恐龙人的祖先是谁?恐怕不会是猿类吧!因为地球上还没有发现背上长角的猿类。
  1958年,美国国家海洋学会的罗坦博士,在大西洋3英里深的海底,拍摄到了一些类似人的奇妙足迹。1968年,美国迈阿密城的水下摄影师穆尼,在海底看见过一个奇怪的生物,脸像猴子,脖子比人长四倍,眼睛像人但要大得多。本世纪30年代,美国南卡来罗纳州比维市郊的沼泽地区,多次发现过“晰蝎人”,它们高达2米,长着一条大尾巴,每只手仅有三根手指,可以直立行走,力气惊人,;能轻易掀翻汽车。这些生活在水中、沼泽中的类人生物,其祖先又是谁呢?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工学院的生理学家韦西在智利安第斯山脉探险时,曾在澳坎基尔查峰海拔6600米处发现了蓝色皮肤的人种。不但在南美洲,人们在喜马拉雅山也曾发现过蓝色皮肤的人种,在非洲的西部地区也有发现。如果按人种来说的话,这是一个全新的人种。
  在厄瓜多尔境内亚马逊河原始雨林中,人们曾发现过一个原始的部落,他们身体的其他部位与人无异,只是两眼外突,手脚似蛙脚,趾间有短蹼相连,人们称其为“图皮人”。另外,在非洲南部还发现过“鸵鸟人”,他们的脚趾只有两根,形成乃夹角,有趾甲,有的趾中有短蹼。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人类的起源问题,历来都是一个古老的新问题,达尔文的进化论中关于人类起源的假设,并不能最终解决这个人们一直关心的问题。至今,“人类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依然原封未动摆在那里,它与人类初期提出这个问题时还是一样的新鲜。1991年,日本科普期刊《科学朝日》,从当代科学界重大课题中筛选了七大难题,推出了现代科学的世界七谜:
  1.宇宙的形成;
  2.太阳系第十颗行星;
  3.生命的起源;
  4.生物形态的构成;
  5.恐龙的灭绝;
  6.人类的起源;
  7.厄尔尼诺现象。
  事实上,美国科学界也将人类的起源问题列为现代科学六大悬案之一。再往前,早在19世纪,英国的赫胥黎就对达尔文人类起源学说提出了疑问。20世纪即将过去,在进入21世纪之前,我们人类应该有权力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第三节 人类一直在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由于达尔文的人类起源学说不能尽善尽美,不能解释人们心中的疑问,因而这套学说遭到世界上许多人的怀疑,尤其是近十几年来,来自科学界的批判就有很多,反达尔文者找到了越来越多的证据,包括化石、人种、自然环境、基因等证据。近些年来,世界范围内人类起源的讨论又逐渐火热起来,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对人类的起源提出了新的假说。
  人类起源于外星人的假设,是近几年来西方最新的一种假设,它是由西方科学家马蒂斯提出来的,其根据是在圣地亚哥发现的一个头骨化石。他研究了这个头盖骨后认为,这具头盖骨所代表的人种,其智力要远远高于我们今天的人类,从而推测这是一个外星人的遗骨,进而提出人类祖先是外星人的假说。他是这样来描绘这一假设的:大约在5万年前,从宇宙的深处来了一群外星人,他们具有高度的智慧。当他们发现地球引力环境不适合他们居住时,他们就选择了地球智力较高的雌猿进行杂交,生产下的后代就是人类,因此,外星人是人类的祖先。
  还有一些科学家,根据人类体表特征与海洋生物十分接近的证据,提出人类起源于海洋生物的假说。
  近一两年来,还有人主张“大四季”说,他们根据太阳系不停围绕银河运动的事实,假设太阳系围绕银河中心旋转与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一样会出现四季变化,称为“大四季”。人类在大四季交换中,根据自然环境的变化,不断改变生存的方式,比如,当夏季来临时,地球就变成了一颗纯水的星球,人类为适应这种变化,慢慢由陆生动物转变为水生动物,这就是人体体表具有海洋生物特征的原因;当夏季结束,秋季来临的时候,地球的水渐渐退去,人类又从海洋生物转变为陆地生物。这是一个很具想象力的假设。
  无论哪一种关于人类起源的假说,都有致命的弱点,基本不能自圆其说。这样一来,人类起源之谜,真正成了千古不破的谜团。几千年来人们不断地问:我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不难看出,现代人类起源的各种假设,从思维上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将人类起源的原因归结为地球以外的偶然,即人类不是地球生物自身演变的结果,而是由宇宙深处来的高智慧生物创造的,像外星人创造人类说;一类则坚持认为人类的起源只能从地球自身的发展来考虑,不论怎么变化,人类总是地球生物自身进化的结果,像生物进化论。这两种思维互有道理,又互有弱点。平心而论,人类起源于地球生物自身演变的学说更加占有证据(且不论这种证据是否充分),这也难怪,毕竟生物进化论已经发展了100多年,而其他假设只能在夹缝中挣扎,根本没有形成一股参与的势力。
  但是,从历史上而言,人类起源于地球以外的偶然因素的观点更加古老。早在人类的初期,即6000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就在思索起源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个全世界性的假设,那就是,人类是由万能的神、万能的上帝创造的。这个假设,在本质上与外星人创造人类说法相同。由此可见,人类思维的发展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它的历史延续性是不可忽视的。
  然而,上帝创造人的观点,却被现代科学彻底批判了,因为它是宗教的,因为它是唯心的。正统思想认为,神是原始人凭空想象出来的,既然没有神,那么神造人的说法当然是无稽之谈。

          第四节 人可以像机器一样被制造吗

  几乎世界所有民族的史前“创世纪”神话篇章中,在解释人类起源时,都说是神创造了人,基督教说是上帝创造了人类,中国神话说是女娲或黄帝创造了人类……那么,就有一个纯技术性的问题:人是可以被制造的吗?
  创造与发明是现代人的拿手好戏,从60万年以前(关于石器时代开始的时间,学者们多有争论,二三百万年说证据不足,我认为应坚持60万年说),人类发明第一块石器开始,人类就走上了制造业的道路,我们的文明就是以制造业为基础的。随着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人类制造的本领越来越高,我们不但可以制造那些没有生命的东西,像一张床,一部电话机,一台机器,一辆汽车等,我们还可以在生命的基础上再造新的生命。
  植物的杂交在生物学上有特殊的优势,它可以综合双亲植物的特点,同时还可以明显高产。在千百年的农业生产当中,人们早已对杂交有了深刻的认识,比如说,现代农业中,为了解决沉重的吃饭压力,农业科学家在育种上首先考虑的是高产问题,通过一代又一代的培育,将农作物中的高产基因稳定加强,其次才去考虑有关品质的问题。
  苹果有苹果的滋味,梨有梨的味道,千百年来,它们就是以各自的特点生存于地球上。然而,自从有了人类以后,尤其是有了遗传生物学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人们利用先进的遗传技术,把两者的优点集中起来,从此在苹果与梨中间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品种——苹果梨,这就是杂交,在现代农业中,因杂交的后代高产、抗病,而且可以按照人们预想的方式成长、成熟,所以被大力推广。今天我们餐桌上的许多食物都是这样来的,如谷物、瓜果、蔬菜等。现代的农业生物技术让我们吃惊,既能生产像西瓜大小的西红柿,也可以生产像乒乓球大小的甘蓝菜,同时还可以生产带有奶油或巧克力味的各种蔬菜。
  曾有这样一则笑话:说是有一个农业参观团去参观一个农场,那些好吹牛的外国人总是夸自己农场中的苹果如何大,谷物如何茂盛,这家农场主听了有气。刚好参观的人走到了一大堆刚摘下的西瓜面前,聪明的农场主故意惊呼一声:哎呀!先生们请注意脚下,不要踩着我刚摘下的葡萄。这则笑话在遗传学里完全可以变成现实。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蛇并不是爬行动物,虽然传说里没有关于蛇的行走姿势,但想来是十分优美的。可是有一次,蛇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误,它教唆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偷食了善恶果,耶和华知道以后,对蛇说:

    “你既做了这事,必就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禽兽更甚;你必用肚子
  行走,终身吃土。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
  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她的脚后跟。”

  从此以后,可怜的蛇只好用肚子行走,受各种植物的针刺之苦。
  中国也有类似的传说。相传,骡子虽然是驴和马的杂种,但它自己也能生儿育女,宗族也是蛮兴盛的哩。西汉末年,黄巾、赤眉两支起义军相继起兵反抗王莽的暴政,西汉宗室刘秀也参加了起义军。有一次,刘秀兵败,王莽派大将骑着一匹骡子追赶刘秀,那匹骡子的脚程好快,风驰电掣,逼得刘秀没有办法,只好钻进土里躲藏起来。光武帝刘秀在土里把那匹骡子恨得咬牙切齿,心里默默诅咒说:好你个骡子,逼得我钻进了土里,我要让你一辈子断子绝孙,永不生育。刘秀因为是皇帝,金口玉言,诅咒立刻见效,从此以后,骡子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只能以私生子的地位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孤独的死去。
  这些传说里的诅咒,正在当今的现实中渐渐被实现,我们现在要改变一种动物的生育行为那是太平常了。我们正准备利用遗传学的成果让那些讨厌的苍蝇和蚊子断子绝孙。我们还可以剥夺动物两性交配繁殖后代的权力,从而把人工受精的名词塞进科学词典当中。
  当人们从营养学的角度认识到动物脂肪能够导致多种疾病的时候,遗传学使猪的家族增加了“瘦肉型”一族。前几年有一则报道并附有一张照片,照片上赫然就是一个怪物,细细观看才恍然大悟,原来竟是一头猪,这头猪有世人从来没有见过的硕大后臀,使猪完全失去了憨态可掬、温文尔雅的外表,变成了一个奇丑无比的怪物,只因为人们需要猪后臀上的瘦肉。
  1993年6月,美国科学家宣布,他们已将人的某些基因成功地移植到了37头猪的身上,随后,他们繁殖这些猪使其产生不受人体免疫系统排斥的内脏,以供将来人体器官移植。时隔不久,荷兰科学家又成功地将人乳铁素基因植入牛胚胎中,孕育出一头取名为“海尔曼”的转基因公牛,这头公牛的雌性后代具有抗乳腺炎的能力,因而可使乳牛场产生出更受人欢迎的牛奶。
  《侏罗纪公园》这部反映恐龙复活的影片,使世界疯狂,影片是这样幻想的:某一天,科学家发现了一块形成于侏罗纪时代(即恐龙时代)的琥珀,从里面取出了一只曾经吸过恐龙血的蚊子,通过对恐龙血的分析,人们破解了恐龙基因图谱,从而使曾是地球霸主的恐龙复活。在20年以前,这样的幻想无疑是幻想,但今天它基本上已经成了事实。前不久,美国的研究者莫尼卡·博诺其与罗·卡诺成功地从一只包裹在琥珀中的蜜蜂身上发现了距今4000万年左右的细菌,并使其复活。据中国报道,1994年北京大学生物研究者们从尚未完全石化的恐龙蛋化石中分离出了6000多万年以前的恐龙基因片断,使人们真正看到了恐龙复活的希望。
  我们不知道高科技给人带来的是喜还是忧?也不知道随意改变自然规律是好还是坏?从哲学的意义上讲,每一种动物都有维护自己遗传基因、以本来面目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权力,这个权力是大自然千百万年赋予它们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然而人类的出现使这一切都改变了,动物甚至没有权力拒绝进入人类的试验室。这个世界从它产生的那天起就是不公平的。
  现在遗传工程已经发展到相当可怕的地步,有人不但要干涉动物、植物的生命过程,而且已经在打人的主意哩。前苏联科学家将一个人的受精卵,移入一只母猩猩的子宫内,让猩猩代人育儿,9个月以后,这只母猩猩顺利产下一个人类婴儿,体重3600克。1987年,有报道说,新加坡遗传工程学家正在进行让母羊或母牛替人类怀胎的试验。据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遗传学教授查利博士说,有一些人正在做另一项试验:将人类的精子与黑猩猩的卵子结合,然后培育出一种非猿非人的东西。他说:“进行这样的试验,从技术上来说是毫无困难的。”试想,这个胎儿一旦出生,必定是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难怪有些国家,甚至联合国都要下令限制遗传学的某些发展。他们担心什么呢?大约是担心有一天,突然从试验室里跑出一个比人还聪明,比猴子还敏捷,比大象力气还大,比狼还凶残,既能在陆地上行走如飞,也能在水中自由来去,更能像鸟儿在空中飞翔的怪物。这决不是吓唬人。
  既然动物与植物可以被随意制造,那么人是否也可以被制造呢?虽然有许多人站在维护人类尊严的立场上否定制造人的可能性,但从纯技术的角度讲,人也是可以被制造的,而且人造人已经迫在眉睫了。
  人虽然是自然界里的精品,但在身体结构上,我们人与其他动物基本上是相同的。1953年,生物学家华生、物理学家克里克发明了基因科学,并迅速形成了基因工程,通过多年的研究,现在已经大体搞清楚了人的身体构成。我们每一个人体内都有100兆个细胞,每一个细胞都有一个由四种不同核酸构成的细胞核,被称为DNA 分子,它包含了人体的全部遗传信息,科学界把遗传信息量用“毕特”来表示,我们生命百科全书中5×10的九次方毕特的信息量就包含在每一个细胞核中。这样每一个细胞就是一个完整的关于怎样构成身体每一个部分的指令库,当受精卵分裂时,最早两组遗传因子指令按形成人胚胎的发育过程,认真地进行复制。如果用数量来表示的话,一个病毒大约需要10的13次方毕特的信息才能构成,而一个游动的单细胞阿米巴虫则需要4亿毕特的信息量,一个人所需的信息量则高达50亿毕特。
  人的大脑就更为复杂了,它由140亿个神经细胞组成,而每一个细胞又与邻近的细胞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脑皮层中大约有100兆个这样的联系。如果把构成大脑的信息量都记录下来,就有2000万卷图书那么多,相当于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我们之所以指出这些,是想说明,人也是可以被制造的。
  目前,世界上的科学家正以美国为首进行一项规模浩大的工程,以破解人类的遗传基因,准备搞清构成人类的全部基因蓝图,试图破译出决定每个人特点的全部基因信息,它包括绘制人体细胞中15万条左右基因的具体位置,确定构成这些基因的核苷酸的精确次序。这就是人类基因组计划,预计完成期是2005年,投入资金30亿美元。一旦这个工程完成,人类就可以通过DNA重组,就是采取类似工程设计的办法,按照人类的需要从不同种的生物基因中提取出所需部分,进行分离、剪接、组合。拼接,然后可以把重新组合好的基因完整移入一个细胞内,进行大量复制,创造出新的物种。中国在1987年制定的“863计划”中开始设立人类基因组研究课题。1993年7月,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正式决定将“中国人类基因计划”列为国家重大研究项目。
  1973年6月,美国科学家S.科恩在国际核酸研究会议上报告了一个试验:将两个不同的细胞质粒在体外加工后,将两者重新组合起来,然后将这一组合体导人大肠杆菌中进行复制,结果得到了一个具有双亲遗传特征的新细菌。这个试验的成功,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人工创造新物种的时期正在逼近。
  1974年,美国生物学家呼吁全世界停止DNA的研究。1976年,美国卫生研究院公布了“DNA重组分子研究准则”。有消息说,目前德国已有法律规定,如果用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危害生态和人类的怪物,研究者最高可以处以死刑。荷兰议会也只批准科学家用“海尔曼”公牛繁殖母牛,而不准它生公牛,以防“人牛”的蔓延。然而,一种科学技术一旦出现,一旦被人们认为有商业价值,那么无论如何也是不能阻止它发展下去的,人们为了利润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1996年2月,英国科学杂志《自然》上一篇文章一时间轰动了全世界,因为文章宣告了“多利”的诞生。多利是只温顺的小羊,本无奇特之处,问题出在多利的出生上,因为它不是自然繁殖的生物,而是一只完全被人类制造出来的动物,这就是所谓的克隆技术。英国科学家将一只母羊身上的一个活细胞取出,这个活细胞包含了构成这只羊的所有遗传信息,然后再取出一个母羊的卵子,并将卵子的内核挖去,将活细胞核塞入挖空内核的卵子内,再将其送人母羊的子宫使其发育成胚胎。出生后的羊与提供活细胞的那只母羊长得一模一样,就跟放进复印机里复印出来的一样。“克隆”羊的出现,的确让全世界的人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从克隆羊中人们终于看到了克隆人的影子,这项技术一旦推行到人类,世界就混乱了,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便克隆几个或者几十个、上百个自己。
  事实上“克隆”人类已经出现,1994年1月3日,美国《时代周刊》公布了“1993年科技之最”,其中克隆人胚胎一项令全世界震惊。华盛顿大学的霍尔博士和斯蒂尔曼教授,他们在实验室里,利用17个人类显微胚胎进行克隆化实验,总共复制出48个新的人类胚胎。做父母的可以把子女胚胎的复制品冷藏起来,一旦子女发生意外,可以重新得到一个相貌、智力、性格等方面分毫不差的复制人。
  这项技术在1993年10月首次由美国《纽约时报》进行了报道,整个世界为之震惊,法国总统密特朗声称对此“颇感惊诧”。据《时代周刊》的调查显示,有3/4的人反对类似的科学实验。
  将克隆技术与人类基因组计划联系起来,后果是相当可怕的,而且这种可怕正以不可阻挡之势迅猛发展。再过10年,最多30年,我们就可以通过基因工程制造人了,而且是大批量地制造。到那时,所有的妇女都不必再饱受怀孕与分娩的痛苦,如果想要孩子,只要详细向有关制造商提出你的要求,包括长相。身高、气质类型、性格特点、智力商数等有关数据,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得到一个与你设想完全相同的孩子。不但如此,任何人都可以对自己来一番重新设计,拥有一个崭新的自我。
  如果以是否可以制造人类来衡量传说里的神,那么人类马上就要成神了。然而不要忘记,人类的文明史加起来不过6000多年,而在广大的宇宙之中,比我们历史长久的生命是否存在呢?按道理他们是存在的,比如现在天空中时而闪过的UFO的影子,这些东西的制造者可以穿行于浩瀚的宇宙星空,表现出目前我们尚无法企及的技术,那么,像制造我们人类这样的技术,对他们而言,就像是玩儿一样。我们的意思是说,制造人类的技术,只要拥有足够的文明程度,那是不困难的。
  如果按照我们对神话的解释,即我们先民崇拜的神就是来自于宇宙的高级生命,那么神话中创造人的记载恐怕就不再是神话了,而是某种真实的记录。请按照我们的这个思路来假设一下:
  数万年以前,地球正像神话中所描绘的那样,是一个没有人类居住,但却充满勃勃生机的蓝色星球,陆地上长满了各种植物;丛林里自由自在生存着各种动物。乌儿在空中飞翔、枝上鸣叫;海洋生物在大海中嬉戏、畅游;猿猴类灵长目动物在茂密的森林中四处游荡,安然自得地生儿育女。突然,来自某个宇宙空间的高级生命,驾驶着他们的飞行器在这颗星球上降落,出于某种目的,他们采用先进的遗传基因科学,从猿猴、狼及海洋生物身上提取出遗传基因,并将这些基因分离、剪切、组合、拼接,制造出了既具有海洋生物特点,也具有陆地生物特点的新物种,那便是人类。
  这个推论,既符合地球科学发展的趋势,也符合人类的早期记载,更在众多的神话与人类身体上存有不可反驳的证据。所以,我们坚信它的正确性。尽管接受它会使人类的自尊心遭受一次打击,但科学的推论将不会由此而改变。
  美国副总统阿尔·戈尔在《濒临失衡的地球》一书中对人类的出现是这样看待的:“最近从天文学和宇宙学的新发现中得到的线索证明,宇宙确实存在一个开端,因此一些人不再那样强烈地抵制宇宙及作为其中一部分的人类是‘被创造出来’的观点。”我们相信戈尔副总统的话应该是有所指的,它与我们的假设有一点不谋而合的默契。

 

 


Copyright ©2003-2014 飞天文学网 www.ft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