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原创诗歌 原创散文 精品美文 读书经典 神秘文化 星座运势 留言板
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真情故事
 

游思集

泰戈尔  魏得时  译

16 我暂且忘记自己,所以我来了。 但请你抬起双眼,让我察看是否还有一丝往日的阴影仍未飘散,宛若天边残留着一 丝被夺去雨珠的白云。 请暂且容忍我,若是我忘记自己。 玫瑰依然含苞待放,它们却还不知道,今年夏天我们无意采集鲜花。 晨星怀着同样惶恐不安的缄默;晨曦被垂挂在你窗前的树枝缠住,就像在过去的日 子一样。 我暂且忘记了时过境迁,所以我来了。 我不记得我向你袒露心迹时,你是否转过头去,使我羞愧难言。 我只记得你哆嗦的嘴唇上欲言又止的话语;我记得在你乌黑的眸子里热情的影子一 闪即逝;犹如暮色里寻觅归巢的翅膀。 我忘了你已不再记起我,所以我来了。

21 (Ⅰ) 
“为什么你没完没了地作这些准备?”——我问心灵—— “难道有人要来?” 心灵答道:“我忙于采集东西,建造高楼大厦,忙得无暇回答这类问题。” 我温顺地折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当东西已积成一堆,当他那大厦的七座翼殿已经落成,我对心灵说:“难道还不够 吗?” 心灵开口答道:“还不够容纳——”说着便打住话头。 “容纳什么?” 心灵假装没有听见。 我猜想心灵不知道答案,才用无休止的工作来抑制疑问。 他的一句口头禅是:“我必须多作准备。” “你为什么非得这样呢?” “因为这是了不起的。” “什么东西了不起?” 心灵又沉默不语,但我一定要他回答。 带着蔑视和恼怒,心灵说道:“你为什么老追问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去注意那些 就在你眼前的大事情——格斗和战争,军队和武器,砖头和砂浆,还有那不计其数的劳 动者。” 我想:“也许心灵是明智的。” 
(Ⅱ)
 日复一日,他的大厦的翼殿增多了——他的领域的疆界扩展了。 雨季已经结束,乌云变得苍白稀疏;明媚的时光,在雨水冲洗过的天空里流逝,犹 如众多的彩蝶在一朵看不见的鲜花上飞舞。我变得痴痴迷迷,于是逢人便问:“微风中 飘荡着什么音乐?” 一个流浪汉从路上走来,他的衣衫和他的举止一样狂放不羁;他说:“听,那降临 者的音乐!” 我不知怎么的就信了他的话,便脱口而出:“我们用不着久等了。” “就在眼前了。”这个疯子说。 回到工作岗位,我便大胆地对心灵说:“什么都别干了!” 心灵问:“有什么消息吗?” “有,”我答道,“那降临者的消息。”但我不知如何解释。 心灵摇着头说:“没有旌旗,也没有华丽的仪仗!” 
(Ⅲ)
 夜色即将消散,星光在天空中变得惨淡。突然,晨曦的试金石把万物染成一片金色; 一声众人传呼的喊声—— “使者来了!” 我俯首问道:“他来了吗?” 回答仿佛从四野里响起:“来了。” 心灵气恼地说:“我还没有封好大厦的圆顶,一切都杂乱无章。” 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把你的大厦推倒!” “可是,为什么?”心灵问。 “因为今天是降临者的日子,而你的大厦碍手碍脚。” 
(Ⅳ)
 这高耸的大厦倒坍在尘埃里,一切都零乱而且破碎。 心灵四周张望,但是能看见什么呢? 只有启明星和在朝露中沐浴的百合。 此外,还有什么呢?一个孩子离开母亲的怀抱,大声地笑着跑进空旷的晨光里。 “难道仅仅为了这一切,人们就说这是降临者的日子吗?” “是的,就是为了这一切,人们才说空气中飘荡着音乐,天空中闪现着光华。” “难道仅仅为了这一切,人们才要求拥有这个世界吗?” “是的,”传来这样的回答,“心灵,你筑墙自囚,而你的那些仆人们劳碌地奴役 自己;但整个世界和无限的空间,是为这孩子,为这新生而创造的。” “那个孩子给你带来了什么呢?” “整个世界的希望和欢乐。” 心灵问我:“诗人,你理解吗?” “我撇下了我的工作”,我说,“就因为我得有时间来理解。”

27 我正沿着一条绿草丛生的小径行走,突然我听见身后有人呼唤:“瞧,你还认识我 吗?” 我转身看着她并说:“我记不起你的名字了。” 她说:“我是你年轻时遇到的那第一次巨大的悲哀。” 她的眼睛仿佛是那空气中还含着朝露的清晨。 我默默地站立了片刻,便开口说:“你已经卸下了你眼泪的一切重负吗?” 她笑而不答。我感觉到她的眼泪已经从容地学会了微笑的语言。 “有一次你说过,”她喃喃地说,“你要把痛苦永远地铭记在心间。” 我涨红了脸说:“是的,但是岁月流逝,我已把它忘却。” 于是,我握着她的手说:“可是,你已经变了。” “昔日的悲哀,已化成今日的平和。”她说。

23 在森林的深处,这位苦行的修士双目紧闭着进行修炼,他希冀开悟成道,进入天国。 可是那位拾柴的姑娘,却用裙子给他兜来水果,又用绿叶编织的杯子从小溪给他舀 来清水。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他的修炼日趋艰苦,最后,他甚至不吃一个水果,不喝一滴 清水;那拾柴的姑娘悲伤不已。 天国的上帝听说有个凡人竟然希冀成为神灵,虽然上帝曾经一次又一次挫败他的劲 敌——泰坦巨神,并且把他们赶出他的疆域,但是他害怕具有承受磨难的力量的人。 然而他谙熟芸芸众生的秉性,于是便设计诱惑这个凡夫俗子放弃他的冒险。 一阵微风自天国吹来,亲吻着拾柴姑娘的四肢;她的青春由于突然沉浸在美丽之中 而充满渴望,她纷乱的思绪仿佛巢窝受到侵扰的蜜蜂嗡嗡作响。 时辰已经来到,这位苦行的修士该离开森林,到一个山洞去完成苛刻的修行。 当他睁开双眼刚要动身,那位姑娘出现在他的面前,宛若一首熟悉却又难以忆起的 诗歌,由于韵律的增添而显得陌生。苦行的修士缓缓起身,告诉她说他离开森林的时辰 已经来临。 “可是你为什么要夺去我侍候你的机会?”她噙着热泪问道。 他再次坐下,沉思良久,便留在了原来的地方。 那天深夜,悔恨之心搅得姑娘难以入眠;她开始惧怕自己的力量,而且痛恨自己的 胜利,然而她的内心却在骚动不安的欢乐的波浪上摇荡。 清晨,她前来向苦行的修士行礼,并且说她必须离他远去,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他默默地注视着她的脸蛋,然后说:“去吧,祝你如愿。” 年复一年,他独自打坐修炼,直到功德圆满。 众神之王从天上降临,告诉他说他已经真得了天国。 “我不再需要了。”他说。 上帝问他希望得到什么更加丰厚的报酬。 “我要那个拾柴的姑娘。”

26 这个人没有任何实在的工作,只有各种各样的异想天开。 因此,在一生都荒废于琐事之后,他发现自己置身于天堂,这使得他大惑不解。 原来这是引路的天使出了差错,把他错领到一个天堂——一个仅仅容纳善良、忙碌 的灵魂的天堂。 在这个天堂里,我们的这个人在道路上逍遥闲逛,结果却阻塞了正经事儿的畅通。 他站在路旁的田野里,人家便警告他践踏了播下的种子; 推他一把,他惊跳而起;挤他一下,他向前举步。 一个忙碌不停的女郎来到井边汲水,她的双脚在路上疾行,宛如敏捷的手指划过竖 琴的琴弦;她匆促地把头发挽了一个不加任何修饰的发结,而垂挂在她额头的松散的发 绺,正窥视着她的乌黑的眸子。 这个人对她说:“能借我一下你的水罐吗?” “我的水罐,”她问:“去汲水?” “不,给它画上一些图案。” “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她蔑视地拒绝。 现在,一个忙碌的灵魂,无法抗拒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她每天在井栏边遇见他,他每天向她重复那个请求;最后,她终于让步。 我们的这个人在水罐上画下了神秘而错综的线条,涂抹了各种奇异的色彩。 女郎接过水罐,左看右看,并且问:“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他回答。 女郎把水罐带回家里。在各种不同的光线下,她擎着水罐试图找出其中的奥秘。 深夜,她离开睡榻,点亮灯盏,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凝神地审视这个水罐。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遇见没有意义的东西。 第二天,这个人又在井栏边徘徊。 女郎问:“你想要什么?” “再为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她问。 “让我把这缕缕彩线编成一根发带,绾住你的头发。” “有什么必要吗?”她问。 “没有任何必要。”他承认。 发带编好了。从此以后,她在头发上浪费许多时间。 这天堂里,那充分利用的舒展的时间之流,开始显现出不规则的断裂。 长老们感到困惑,他们在枢密院商议。 引路的天使承认自己的渎职,他说他把一个错误的人带错了一个地方。 这误入天堂的人被传唤来了;他的头巾色彩耀眼夺目,这明明白白地昭示出祸闯得 有多大。 长老的首领说:“你必须回到人间去。” 这个人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位头发上束着发带的女郎插话说:“我也准备好了!” 长老的首领第一次遇见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场面。

27 据说在森林里,在河流与湖泊汇合的地方,生活着几个乔装改扮的仙女;只有在她 们飞去以后,她们的真相才能被清楚地看到。 有位王子来到这片森林,当他走近河流与湖泊的交汇处时,他看见一个村姑坐在堤 岸上,正拨弄清水,把水仙花激荡得翩翩起舞。 他悄声问她:“告诉我,你是什么仙女?” 听到这个问题,姑娘放声大笑,笑声响彻整个山坡。 王子心想她是个爱笑的瀑布仙女。 王子娶了仙女的消息传到国王那里,国王便派出人马把他们带回宫里。 王后看见新娘厌恶地转过脸去,公主气得满脸通红,侍女们则询问,难道仙女就是 这种打扮? 王子低声地说:“嘘!我的仙女是乔装改扮来到我们家的。” 一年一度的节日来临了,王后对她的儿子说:“王亲国戚要来看看仙女,告诉你的 新娘,不要在亲戚面前丢我们的脸。” 于是王子对他的新娘说:“看在我对你的爱情份上,请你显露真相让我的王亲们看 一看吧。” 她默默地坐了很久,然而点头允诺,但眼泪却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满月皓洁,王子身着结婚的礼服,走近新娘的房间。 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一缕月光射进窗户,斜照在床上。 王亲们随着国王和王后一涌而进,公主站立在门口。 众人问:“仙女新娘在哪里?” 王子回答说:“为了把真相显露给你们看,她已经永远地消逝了。

37 请赐予我爱的崇高的勇气,这是我的祈求——那种敢说敢行,敢于为了你的意愿而 承受苦难,敢于抛弃万物,敢于寂寞的勇气。请给我力量去完成危险的使命,请用痛苦 给我荣耀,请帮助我征服那每天都向你奉献的艰难的心情。 请赐予我爱的崇高的信念,这是我的祈求——那种生命蛰伏于死亡之中,胜利存在 于失败之中,力量掩藏于娇美之中,尊严寓寄于承受伤害而不屑以怨报怨的痛苦之中的 信念。 

------------------   


Copyright ©2003-2014 飞天文学网 www.ft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