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作品选


茅盾简介

长篇小说

子夜 蚀三部曲 腐蚀
锻炼 霜叶红似二月花
霜叶红似二月花续稿 多角关系

短篇小说

报施 创造 春蚕
大鼻子的故事 林家铺子 色盲
诗与散文 石碣 手的故事
水藻行 小巫 烟云
有志者 自杀

杂文

青年苦闷的分析 欢迎古物 “自杀”与“被杀”
读《词的解放运动专号》后恭感 谈一件历史公案

散文集

卷一 散文小品

五月三十日的下午 "暴 风 雨" 疲倦
严霜下的梦 叩门 卖豆腐的哨子
红叶
速写一 速写二 樱花
光明到来的时候 冬天 雷雨前
戽水 人造丝 全运会印象
车中一瞥 鞭炮声中 谈月亮
黄昏 沙滩上的脚迹 天窗
从半夜到天明 炮火的洗礼 风景谈
白杨礼赞 雾中偶记 大地山河
开荒 让我们时时刻刻记着…… 天安门的礼炮
崇高的使命和庄严的呼声! 可爱的故乡

卷二 乡镇写真

冥屋 故乡杂记 香市
乡村杂景 陌生人 大旱
桑树 旧帐簿

卷三 上海面面观

秋的公园 在公园里 上海
上海大年夜 上海——大都市之一 交易所速写
"佛诞节"所见

卷四 战时生活剪影

第二天 街头一瞥 苏嘉路上
记"孩子剧团" 追记一页 如是我见我闻
风雪华家岭 西京插曲 市场
"战时景气"的宠儿——宝鸡 "拉拉车" 秦岭之夜
某镇 "雾重庆"拾零 最漂亮的生意
司机生活泼断 贵阳巡礼 归途杂拾

卷五 往事自叙

童年 长寿夫妇的悲剧 父亲的三年之病
祖母、陈粟香舅父 学生时代 中学时代
北京大学预科第一类的三年 我的婚姻 中山舰事件前后
创作生涯的开始 《子夜》写作的前前后后 我曾经穿过怎样的紧鞋子
我所见的辛亥革命

卷六 旅踪屐痕

海防风景 新疆风土杂忆 海参崴印象
古列巡礼 梯俾利斯的"地下印刷所" 斯德哥尔摩杂记
延边——塞外江南 海南杂忆 北京话旧
五十年前一个亡命客的回忆
卷七 关于鲁迅
写于悲痛中 为了纪念鲁迅的六十生辰 鲁迅说:“轻伤不下火线!"
我和鲁迅的接触 对《沉沦》和《阿Q正传》的讨论 读《呐喊》
鲁迅论 "阿Q相" 关于鲁迅的历史小说
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一口咬住……" 学习鲁迅先生
研究和学习鲁迅 以实践"鲁迅精神"来纪念鲁迅先生 论鲁迅的《呐喊》和《彷徨》
"最理想的人性" 论鲁迅的小说 鲁迅谈写作
在鲁迅迁葬仪式上的讲话 鲁迅——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 关于阿Q这个典型的一点看法
在鲁迅先生诞生八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报告 学习鲁迅翻译和介绍外国文学的精神 答《鲁迅研究年刊》记者的访问
卷八 杂感随想
佩服与崇拜 恋爱与贞操的关系 恋爱与贞洁
擒,纵 猪仔与妓女 做官秘诀
现代女子的苦闷问题 "自杀"与"被杀" 血战后一周年
欢迎古物 时髦病 谈迷信之类
升学与就业 女人与装饰 苍蝇
论"健康的笑" 《娜拉》的纠纷 狂欢的解剖
知识饥荒 农村来的好音 事实摆在这里
不是恐怖手段所能慑伏的 无题 雨天杂写之一
雨天杂写之二 雨天杂写之三 谈鼠
时间,换取了什么? 闻笑有感 谈排队静候之类
一点回忆和感想 森林中的绅士
偶然记下来的 杂谈 杂感(一)
杂感(二) 对于泰戈尔的希望 进一步退两步
现成的希望 作家和批评家 孩子们要求新鲜
力的表现 花与叶 "媒婆"与"处女"
论所谓"感伤" 能不能再写得好懂些 杂志"潮"里的浪花
关于"差不多" 想到 谨严第一

其他

谈独立思考 盲从和“起哄”
    茅盾生平
    茅盾本名沈德鸿,字雁冰,1896年7月4日生于浙江桐乡县乌镇。这个太湖南部的鱼米之乡,是近代以来中国农业最为发达之区,它紧邻着现代化的上海,又是人文荟萃的地方,这造成了茅盾勇于面向世界的开放的文化心态,以及精致入微的笔风。他十岁丧父。许多中国作家、政治家的“第一教师”是寡母,茅盾即由其母抚养长大。从北京大学预科读毕,无力升学,入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作,改革老牌的《小说月报》,成为文学研究会的首席评论家,就在这时候。接着他参与了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筹建中国共产党,下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任过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秘书,宣传部的代部长是毛泽东。国共合作破裂之后,自武汉流亡上海、日本,开始写作《幻灭》、《动摇》、《追求》和《虹》,遂拿起小说家的笔。这段上层政治斗争的经历铸成他的时代概括力和文学的全社会视野,早期作品的题材也多取于此。左联期间他写出了《子夜》、《林家铺子》、《春蚕》。抗战时期,辗转于香港、新疆、延安、重庆、桂林等地,发表了《腐蚀》和《霜叶红似二月花》、《锻炼》等。文艺界为他庆了五十寿,他的声名日隆。建国之后,他历任文联副主席、文化部长、作协主席,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他已很难分身创作。到了“史无前例”的日月,挨批靠边,稍稍平稳便秘密写作《霜叶红似二月花》的“续稿”和回忆录《我走过的道路》。1981年辞世。
    文学史界近年来公认茅盾是中国社会剖析派小说的坛主。这一派来源于19世纪法国、俄国的现实主义小说,又同中国古典世态小说两相结合。我们从《霜叶红似二月花》的“续稿”里可以看得分明。这部写于70年代并未经最后修饰的草稿,它的巴尔札克、托尔斯泰式的叙事,精细的环境与人物服饰描摹所流露的旧说部的笔趣,是再明显不过了。茅盾代表整整一代的小说,直至80年代现代派的先锋小说兴起,一种更偏于个人内心的新一代叙事风行于世。这并不奇怪,茅盾在本世纪绝大部分时间所充任的,也是这种“新兴”作家的角色。绕开茅盾是不成的,试图把一个大作家推崇到不可逾越的地步,同样不成。另外,每一代的文学承传是“积累”式的,下一代如果只对上一代“狂轰乱炸”,采用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的“阿Q”方式,到头来你会发现手中仅剩熊瞎子劈的一穗苞米,我们永远要为获得现代知识的ABC 而缴纳昂贵的“学费”。实际上,后现代派的作品与评论,并没有把现代派的一切都扫荡干净呀!现代派对写实派也不像人们想的是扫地出门。我们今天读一些青年作家的新作,在感到它们“寓言”式的结构的同时,会觉得故事、环境、人物这些小说的基本因素仍然活泼泼地存在着,它们只会变形,而不会彻底消失。茅盾小说的意义正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