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三十七章 祸福无常
  一个黝黯的洞窟中,燃着堆火,闪动的火焰,更为这洞窟平添了一些幽秘。
  盛大娘、黑星天、白星武,围坐在火堆旁,三个人俱是不言不动,望着火焰呆呆的出
神。
  蓝凤剑客柳栖梧皱着眉,仰着头,也正在凝思——她自是在想雷小雕将她夫婿拉出去,
不知为的什么?
  洞中虽有四人,但却寂无声息。
  只见洞窟一角,堆着些麻袋,似是装的食物干粮,一方凸石上,却放着只鲜红的大酒葫
芦。
  突听一阵脚步声响,盛大娘脱口道:“回来了!”
  柳栖梧眼波凝视着洞口,显然正在企望着她的夫婿,但当先走进来的,却是雷鞭与温黛
黛。
  跟着,云翼、云九霄、云婷婷、铁青树、龙坚石、雷小雕六个人也鱼贯走了进来,六人
俱是面沉如冰。
  盛大娘等人骤然瞧见温黛黛,已是吃了一惊,再见到大旗门门下竟全都来了,更是吓得
魂飞魄散。
  三个人霍然站起,目定口呆,哪里还说得出话。
  大旗门人虽明知他们在这里,但骤然见着不共戴天仇人便在眼前,也不禁热血奔腾,面
目变色。
  云翼胸膛起伏,面目赤涨,双目之中,似有火焰喷出,显然他的确是费了许多气力,才
忍住未曾出手。
  雷鞭目光转动,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盛大娘脱口道:“他们怎会……”
  黑星天脱口道:“这些人……”
  白星武脱口道:“你老人家怎么……”
  三个人抢着说话,乱成一团,结果是三人说的话都无法听清。
  雷鞭怒喝道:“全都给我住口!”
  但目光转向温黛黛,又道:“你说!”
  温黛黛不答反问,道:“你老人家方才说的话,此刻可忘了么?”
  雷鞭怒道:“老夫怎会忘记……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温黛黛微微一笑,伸起手掌,春葱般的指尖,却尖刀般的指着盛大娘等三人,一字字缓
缓道:“他们便是孩儿们的仇人,你老人家为孩儿除去他们吧!”
  这句话说出,众人更是大惊,连大旗门人都不例外、只因他们到此刻还摸不清温黛黛与
雷鞭之间究竟是何关系?
  盛大娘等三人更是面色惨变,齐齐倒退数步。
  雷鞭愣立半晌,道:“他……他们是你的仇人?”
  温黛黛道:“半点不假,你老人家还不动手?”
  雷鞭老人面上已有为难之色,以他之身份,此刻又怎能向这些跟随自己已有多日的人骤
下毒手?
  黑星天颤声呼道:“晚辈跟随你老人家至今,对你老人家事事恭顺,你老人家可万万不
能相助大旗门人。”
  雷鞭霍然回首,凝注云翼,道:“你可是姓云?”
  云翼沉声道:“不错。”
  雷鞭哈哈大笑道:“老夫早已该知道的,普天之下,除了铁血大旗门掌门人外,谁还有
你这样的气概!”
  温黛黛悠悠道:“你老人家可莫要顾左右而言其他,答应了孩儿的事,就该先做,别的
话慢慢再说也不迟。”
  雷鞭老人以手捋须,作难道:“这……”
  突又大笑道:“但你此刻还不是我的媳妇,等你做了我的媳妇,我老人家再为你出气也
不迟,此刻么……老夫还不能出手。”
  温黛黛一怔,想说话,但突然瞧见那葫芦,便又忍住。
  黑星天大喜道:“正该如此,只要你老人家不出手!我等便可……”
  雷鞭厉声道:“老夫不出手,这里的人谁也不准出手!知道么?都给我坐下,且待老夫
与云大旗痛饮几杯。”
  云翼双拳紧握,木然凝立,雷鞭已将葫芦取在手中。
  温黛黛突然道:“这酒喝不得的!”
  雷鞭老人怒道:“这是什么话?”
  温黛黛道:“你老人家若要喝这酒,先得让盛大娘与黑星天喝一口。”她算准盛大娘与
黑星天必定已乘方才人少之时,偷偷做了手脚。
  雷鞭老人微一皱眉,目光霍然望向盛、黑两人。
  盛大娘与黑星天早已骇得面无人色,身子发抖。
  雷鞭老人目光闪动,一步一步向他们走了过去,他脚步十分沉重,十分缓慢,但终于走
到了他们面前。
  这时盛大娘与黑星天身子已站立不住,摇摇欲倒。
  雷鞭老人将葫芦缓缓送了过去,突然大喝道:“喝一口!”
  黑星大汗流满面,道:“哑……哑……”
  他费尽气力,方自张开口,方自说出声音,但却是声不成字,谁也听不出他说的什么?
  只听雷鞭老人一字字道:“喝下去!”
  黑星天“噗”的跌倒,身子还未倒在地上,已被雷鞭老人一把捉住他胸前衣襟,怒叱
道:“你喝不喝?”
  他一连问了两声,黑星天仍未应声,四肢软软的垂下,身子动也不动,他竟已骇得晕死
过去。
  雷鞭老人怒骂道:“无用的狗奴才!”随手一抛,黑星天身子便飞了出去,“砰”的撞
在石壁上,更是不会动了。
  白星武似要过去扶他,但瞧了雷鞭一眼,哪里还敢举步,只见雷鞭老人已将葫芦送到盛
大娘面前,道:“你喝!”
  盛大娘面上亦已全无血色,道:“晚辈不敢……”
  雷鞭老人怒道:“你为何不敢喝?莫非你已知道酒中有毒?莫非酒中的毒便是你下的?
说!快些说话!”
  盛大娘颤声道:“晚辈怎敢在前辈酒中下毒?”
  雷鞭老人道:“酒中既无毒,你且喝一口瞧瞧。”
  盛大娘道:“前辈之酒,晚辈怎敢饮用?”
  雷鞭老人怒骂道:“放屁,这酒今天你是喝定了,不喝也得喝!”将酒葫芦抛在盛大娘
面前,厉声接口道:“数到三字,你若再不喝,老夫要你的命!”
  众人察言观色,却早已断定盛大娘与黑星天两人必定是在酒中下过毒的了,此刻哪里还
有人敢为盛大娘说话。
  盛大娘目光乞怜的望向别人,别人也只好装作未曾瞧见,白星武更早已站得远远的,拼
命的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佯。
  雷鞭老人已叱道:“一……”
  盛大娘目光四射,嘶声道:“老身年迈力衰,烈酒实已不敢入口,坚石、星武,你们瞧
在存孝的面上,替我喝一口吧!”
  龙坚石以已有些不忍,但身子方动,便被柳栖梧一把拉住,她虽是女中丈夫,虽然义气
深重,却也不忍眼见自己心爱的人去喝别人的毒酒,就在这时,但闻衣袂划风,已有一人大
步奔了进来。
  此人紫面浓眉,身材魁伟,正是盛存孝及时赶回来了。
  他显然在洞外便已听得洞中言语,是以全力奔来,此刻犹自气喘未及,便一把抢过酒葫
芦,道:“这酒在下替家母喝了。”
  盛大娘变色大喝道:“你……你喝不得的……”但她语声来了,盛存孝已将葫芦中的酒
一连喝了三口,盛大娘嘶呼一声,也跟着晕了过去。
  这时又有一人自洞外奔来,正是钱大河,但众人俱已奔向盛存孝,谁也不曾留意及他。
  盛存孝身子却仍然站得笔直,面上既无痛苦之容,亦无畏怯之意,却反而有些悲哀惭愧
之色。
  温黛黛望了他半晌,不禁轻叹道:“呆子……呆子……你何苦来喝这酒……”
  雷鞭厉声道:“你为何要喝这酒?”
  盛存孝道:“家母既不愿喝,弟子自当代劳。”
  雷鞭老人道:“但酒中有毒,你可知道?”
  盛存孝惨然一笑,道:“酒中若是有毒,弟子更当喝了,为人子尽孝,为母赎命,本是
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之事。”
  云翼一直凝然卓立,此刻突然长叹道:“人道紫心剑客天性纯孝,今日一见,果然名下
无虚……青树、婷婷,自今日起,你等永远不可难为此人。”
  铁青树道:“但他……他也是……”
  云翼厉叱道:“老夫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我大旗门弟子也绝不许与忠臣孝子为敌,
此点你等切莫忘记!”
  雷鞭老人颔首道:“好……说的好!”
  盛存孝凝目望着云翼,目中似已有泪光晶莹,口中黯然道:“若论‘忠孝’二字,在下
怎比得上铁中棠,只可惜……只可惜在下今生今世只怕已无缘再见着他了。”
  想起了铁中棠,大旗弟子更是黯然神伤。
  雷鞭老人道:“铁中棠?他想必是个英雄。”
  温黛黛道:“不错,你老人家怎会知道他?”
  雷鞭老人道:“老夫虽不知道他,但他若非英雄,怎会连他的敌人都如此赞美于他?却
不知此刻他在哪里?”
  温黛黛黯然无言,大旗弟子俱都垂首。
  雷鞭老人动容道:“莫非他已死了?”
  云翼点了点头,沉声长叹道:“不错!”
  雷鞭老人跺了跺足,又瞧了瞧盛存孝,突然怒喝道:“为何今日江湖中的少年英雄,俱
都不能得享长寿?却偏偏要让一些卑鄙无耻的匹夫,苟且活在世上……”
  他心情显见十分激动,胸膛起伏不已,一时之间,洞窟中但闻他粗重的呼吸之声,再无
别的声响。
  突听柳栖梧轻呼一声,道:“不对!”
  雷鞭老人皱眉道:“什么事不对了?”
  柳栖梧凝目瞧着盛存孝,道:“盛老伯母若是存心要加害雷老前辈,她在酒中下的必定
是极为猛烈的毒药……”
  雷鞭老人狂笑道:“正是如此,毒药若不猛烈,怎害得了老夫?”
  柳栖梧接口道:“那么盛大哥饮了那葫芦中毒酒,毒性便应立刻发作才是,但直到此刻
为止,盛大哥却还是好好的。”
  众人目光俱都往盛存孝瞧了过去,只见他面色仍是紫中带红,目光仍是明锐闪亮,果然
全无中毒现象。
  雷鞭老人动容道:“如此说来,酒中岂非无毒了?”
  他目光霍然移向温黛黛。
  温黛黛自是惊奇交集,呐呐道:“但……但……”
  雷鞭老人怒道:“你还有什么话说?还不退到一边?下次你若再如此胡言乱语,老夫便
得好好的教训你了!”
  他对温黛黛委实与别人不同——若是换做别人,纵然是他儿子,他此刻也早已出手教训
了,又怎会等到下次。
  但即使如此,已足够令温黛黛满怀委屈。
  盛存孝长长松了口气,这才回身去扶起他的母亲,白星武也不再向一旁躲了,也扶起了
黑星天。
  紧张的情势,立刻松弛了下来,雷鞭老人已取过酒葫芦,再次瞧了盛存孝几眼,断定他
确未中毒。
  于是雷鞭老人便将葫芦送到嘴边,自己先大大喝了一口后,才又将葫芦送到云翼面前,
笑道:“如何?”
  云翼也不答话,接过葫芦,满饮一口,眼角一瞥云九霄,云九霄微微一笑,也接过喝了
一口。
  温黛黛虽不信酒中无毒,但见了盛存孝模样,又不得不信,她心里虽然着急,却再也不
敢说话。
  雷小雕笑道:“儿子也有些口渴了。”
  雷鞭老人大笑道:“老子别的本事你未曾学会,这喝酒的本事你却学得半分不差,好,
小馋虫,就让你喝一口。”
  雷小雕含笑接过葫芦,也喝了一口,眨了眨眼睛,将葫芦悄悄送到龙坚石面前,于是龙
坚石也喝了一口。
  武林豪杰,又有谁不好酒?瞧见别人喝酒,又有谁能忍住不喝,等到龙坚石喝完,葫芦
中已滴酒不剩了。
  雷鞭老人笑道:“这些人好大的嘴,只可惜……”
  突然间,柳栖梧又轻呼道:“不好!”
  雷鞭老人皱眉道:“又有什么事不好了?”
  柳栖梧失色道:“钱……钱三哥怎么变成如此模样?”
  众人目光,又不禁向钱大河瞧了过去。只见钱大河身子竟似站立不稳,已斜依在石壁
上,瘦削的面容,竟已变作乌黑颜色,目中更已全无神光。
  众人俱都是久走江湖之人,一眼瞧过,便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盛存孝、龙坚石,俱
都不禁蓦然变色。
  柳栖梧道:“他……他可是中了毒?”
  雷小雕沉声道:“绝无疑问,他必定已中毒了!”
  柳栖梧道:“但……但这是怎么回事,喝过毒酒的未曾中毒,他未喝毒酒,却已中毒
了,这毒是哪里来的?”
  雷鞭老人沉吟半晌,道:“你两人在路上可是遇着了什么事?司徒笑、孙小娇等人,又
为何到此刻还未曾回来?”
  盛存孝道:“弟子们方才在路上确是遇见了件怪事,只是被方才发生之事一扰,弟子竟
险些忘记说了。”
  雷鞭老人道:“此刻还不快些说来?”
  盛存孝道:“弟子平常与小娇等人同回,只因弟子有事与大河切磋,是以便由得小娇与
易氏兄妹前行……”
  雷鞭老人厉叱道:“易氏兄妹是什么人?”
  盛存孝道:“亦是弟子同盟兄弟,只因事迟来……”
  雷鞭老人“哼”了一声,道:“说下去。”
  盛存孝道:“此地唯有弟子先陪前辈来过,而小娇等人却要寻找那路标密记,是以弟子
后走却反而先到了。”
  他语声微顿,温黛黛心头立刻一动,暗暗忖道:“难怪司徒笑、孙小娇等人还未回来,
却不知我早已将那路标方向弄乱了、他们再等一日一夜,只怕也未必能寻着这条秘道。”
  她暗中不免好笑,口中却自然一字不提。
  只听盛存孝接道:“弟子与大河走到半途,突见路旁林中掠出一位红衣头陀,竟无缘无
故的拦住了弟子们之去路……”
  雷鞭老人变色道:“红衣头陀?……他武功可是不弱?”
  盛存孝道:“此人武功之高,确实惊人,弟子与大河连变数种身法,也无法将他闪过,
只得好言问他,为何无故拦路?”
  柳栖梧道:“是啊,他凭什么拦住你们的去路?”
  盛存孝道:“那红衣头陀却只说了句:‘随我来!’弟子们无可奈何,只得跟去,到了
树林里,便发现件奇怪到了极处之事!”
  那件事显然十分奇怪,只因他此刻说来还不禁为之动容,雷小雕、龙坚石,忍不住齐脱
口问道:“什么事那般奇怪?”
  盛存孝长长吐了口气,道:“那件事乃是……”
  原来盛存孝与钱大河两人一入树林,便发现一人被高高吊在树上,周身肌肤,漆黑如
铁,只穿条犊鼻短裤。
  树下站着个披头散发,满面泪痕,看来有些痴狂的少女,手里拿着根藤条,上不停的向
吊在树上的人鞭打。
  奇怪的是,她每抽一鞭,目中便要流出数滴眼泪,心头似乎痛苦已极,但鞭子却绝不停
顿,下手也绝不容情。
  更奇怪的是,被吊在树上的那人,眼睛虽睁得大大的,身子却似已麻本,藤条抽在身
上,也丝毫不觉痛苦。
  盛存孝与钱大河虽然久走江湖,但瞧见这情况,也不禁为之呆住了,两人面面相觑俱都
作声不得。
  过了半晌,盛存孝终于问道:“大师究竟有何见教?将在下等带来此间,究竟为的是什
么?在下等俱有要事在身,委实不得不走了。”
  红衣头陀道:“你两人要走也容易得很,洒家随时都可放行,但你两人首先却必须要答
应洒家一件事。”
  盛存孝道:“什么事、只要……”
  红衣头陀截口道:“此事于你等全无伤损。”
  钱大河道:“既是如此,便请大师吩咐。”
  红衣头陀道:“只要你两人用尽毕生功力,向此刻被吊在树上之人,重重击上一掌,便
立时可以走了。”
  这要求自是大出盛存孝、钱大河两人意料之外。盛存孝道:“但此人与在下等素无冤
仇,在下怎忍出手伤他?何况,他既己被大师制住,大师为何不自己出手?”
  红衣头陀道:“你可知他是洒家的什么人?”
  盛存孝道:“自是大师的仇家。”
  红衣头陀道:“错了,他乃是洒家唯一弟子。”
  盛存孝又是一怔,大奇道:“莫非他犯了大师门规?……若是如此,大师更该自整家
法,却为何定要在下出手?”
  红衣头陀不答反问,又道:“你可知此刻抽打他的少女是谁?”他嘴角始终带着丝诡秘
的笑容,此刻这笑容已更是明显。
  盛存孝道:“这……这在下更猜不出了。”
  红衣头陀一字一字缓缓道:“这少女便是他的女儿。”
  盛存孝与钱大河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两人目定口呆,张口结舌,更是再也无法说出一
个字来。
  红衣头陀微微笑道:“由此可见,洒家要你等出手是绝无恶意的了,你两人还考虑什
么?还不快快动手?”
  钱大河怔了半晌,喃喃道:“连他女儿都在抽打于他,咱们为何不可?”果然纵身掠了
过去,全力一掌拍出。
  他并非徒有虚名之辈,这一掌拍出,力道自是非同小可,那人虽被震得整个人抛了起
来,但果似丝毫不觉痛苦。
  盛存孝见此情况,自然也只得出手了。
  盛存孝简略的说出这段经过,众人自都早已听得动容——这件事情委实充满了悬疑与诡
秘,令人无法猜测。
  只听盛存孝长叹一声,又道:“弟子一掌拍出后,那红衣头陀果然将弟子们放了,
但……但弟子直到此刻,还猜不出他如此的做法,究竟是为的什么?”
  雷鞭老人皱眉沉思,别人自更无法回答他这问题,这时盛大娘与黑星天早已醒转过来,
两人亦都惊得呆住。
  火光闪动之下,但见温黛黛满头汗珠,涔涔而落,嘴唇微微颤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
不敢出口。
  雷鞭老人一眼瞧见她神色,问道:“你想说什么?”
  温黛黛倒抽了口凉气,喃喃道:“毒神之体。”
  雷鞭老人面色突变。一把拉住她衣襟,厉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温黛黛一字字道:“毒神之体。”
  雷鞭老人身子突然为之震慑,缓缓松开了手掌,缓缓倒退三步,双目圆睁,须发皆动,
喃喃道:“毒神之体……不错,毒神之体,老夫本该早已想到。”
  突然转身,面对盛存孝,嘶声接道:“那红衣头陀,可是身高八尺,头大如斗,甚至连
头与双眉,都是血也似的赤血颜色?”
  盛存孝奇道:“不错,但……但前辈怎会知道?”
  雷鞭老人咬牙道:“老夫认得他。”
  盛存孝忍不住又问道:“他是谁?”
  雷鞭老人沉声道:“他便是万毒之尊,飨毒大师。”
  这几个字说出,每个字都似有千钧之重,压得众人面容扭曲,呼吸沉重,都说不出一个
字来。
  雷鞭老人突又顿足道:“但他这毒神之体是几时练成的,老夫却不知道,他毒神之体既
成,这……这怎生是好?”
  众人见到这睥睨一世,全无畏惧的雷鞭老人,此刻竟也对这毒神之体如此震惊,心头不
禁更是骇异不已。
  盛存孝又忍不住脱口道:“毒神之体究竟是什么?”
  雷鞭老人目光四扫,沉声道:“这毒神之体,乃是毒中之神,毒中之极,万人万物,一
沾其体,无形无影,不知不觉间便已中毒。”
  就在这时,柳栖梧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呼。
  龙坚石身子突然一阵痉孪,翻身跌倒。
  雷鞭老人突然飞身而起,出手如电,连点了他爱子雷小雕与龙坚石心脉左近十八处主要
穴道。
  云翼、云九霄,突然盘膝坐下,面容亦已扭曲。
  雷鞭老人翻身掠到他两人面前,左右双手齐出,刹那之间,竟将他两人心脉左近大穴也
一起点中。
  这些事几乎是在同一刹那中发生,洞窟中立时大乱,白星武、黑星天、盛大娘三人已贴
身而立。
  钱大河口吐白沫,早已晕迷不醒,铁青树、云婷婷泪流满面。
  雷鞭老人石像般的木立半晌,缓缓转身,正如火焰般燃烧起来的目光,瞬也不瞬的凝注
着盛大娘等人。
  温黛黛颤声道:“酒中有毒……酒中果然有毒。”
  盛存孝道:‘酒……酒中若有毒,在下为何未被毒倒?”
  温黛黛道:“这我也弄不清楚,只怕是因你体中已有了毒神之毒,饮下毒酒后,以毒攻
毒,毒性互克,一时之间,两种毒性都无法发作,你便因祸而得福,只可惜……”瞧了雷鞭
老人父子与云氏兄弟一眼,黯然住口不语。
  盛存孝呆在地上,满面俱是沉痛之色,喃喃道:“如此说来,反而是我害了他们了。”
  他耳中只听得柳栖梧凄惋的哭声不住传来,眼中只瞧见龙坚石、雷小雕、云翼、云九霄
俱已僵卧不动。
  他顿觉心胸欲裂,大喝一声,道:“我真该死!”
  说到“该”字,一口鲜血随着喷出,亦已晕厥倒地。
  温黛黛转目四望,这洞窟之中,未曾中毒的,只有盛大娘、黑白双星,云婷婷、铁青
树、柳栖梧与她自己七人。
  这七人中,倒有三个是她的强仇大敌,她忖量情势,自己这边三人,无论好狡武功,俱
不是对方三人的敌手。
  何况柳栖梧是敌是友,犹未分明,云婷婷、铁青树悲励之下,神智已晕,武功自也要大
打折扣。
  心头不觉泛起一股寒意,只有在暗中默祷,唯望雷鞭老人能将毒性逼住,唯望他莫要倒
下。
  雷鞭老人果然未曾倒下。
  盛大娘、黑白双星等三人,此刻心中狂喜之情,实非言语所能形容,他们本望能毒倒雷
鞭一人,便已心满意足,哪知阴错阳差,百般凑巧,云氏兄弟,竟也都毒倒了,他们多年来
视为心腹之患的死敌,这驱之不去,铲之不绝,终年有如冤魂般的缠着他们的大旗门,眼见
今日就要被他们连根拔起,他们用尽心饥,用尽力量不能做到的事,今日竟在无意中得来,
而且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是何等幸运之事——这三个人已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但他三人只要瞧见雷鞭老人那犹自站得住的威猛身形,心头的狂喜之意,便立刻消失得
无影无踪。
  他三人几乎跃跃欲动,只因雷鞭老人仍然屹立着,是以迟迟不敢出手,他三人不惜一切
代价,只要雷鞭老人倒下。
  但雷鞭老人非但未曾倒下,反而一步步向他们走了过去。
  盛大娘等三人心头立时泛起一股寒意,三人情不自禁齐齐退后数步,紧紧贴住了那冰冷
的石壁。
  雷鞭老人目眦尽裂,厉声道:“你们在酒中下的是什么毒?”
  盛大娘咯咯笑道:“什么毒?呀!老身已忘却了。”
  她虽想发出得意的笑声,但雷鞭老人余威犹在,她委实笑不出来,只不过发出了一连串
蛙鸣般的怪响。
  但此时此刻,这声响却已足够令人不寒而栗。
  雷鞭老人双拳紧握,嘶声喝道:“你说不说?”
  他雷霆般的语声,此刻竟已有些嘶裂,显见他虽犹能以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功力,将毒性
逼住。
  但剧毒实已侵入他腑脏,他那钢铁般坚强的身子,雷霆般强大的力量,实已在无形无影
中被侵蚀、被削弱。
  盛大娘心胆一壮,道:“不说又怎样?”
  雷鞭老人吼道:“你若不说,就要你的命!”
  盛大娘道:“我说出后,你难道便能放过我么?嘿嘿!这些哄骗小孩的话,你又怎能骗
得过我老人家?”
  温黛黛知道雷鞭老人若是能立刻问出毒性,便可能及时寻得解药,若再拖延,中毒渐
深,更是无救了。
  她空自五内如焚,却也无计可施。
  盛大娘狞笑又道:“何况你此刻以全身功力逼住毒性犹自不及,你哪有力量再向我等出
手?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再妄动真力,便立将毒发身死了。”
  雷鞭厉声道:“纵然如此,但老夫最后一击之威,实可令你三人粉身碎骨!你三人若是
不信,此刻便不妨来试上一试。”
  盛大娘笑道:“我三人若不动手,你敢动手么……嘿嘿!我三人又何苦出手,等着你毒
性发作,岂非好得多。”
  她这话确实切中了人类共同的弱点一一无论是谁,不到山穷水尽之时,都万万不会放弃
求生之希望的。
  雷鞭老人面色倏青倏红,紧握着的双拳,亦已因激动而颤抖,但他委实不敢妄自出手。
只因他此刻一身系着数人的安危,他若是有了三长两短,别的人性命也将跟着不保。
  柳栖梧突然“噗”的一声跪下,颤声道:“盛大娘,求求你,将那毒性说出来吧,我夫
妻与你无冤无仇,你……你何苦定要他死?”
  盛大娘咯咯笑道:“昔日那般孤做的蓝凤剑客,今日怎么也会求人了?你若是早知有今
日,昔日为何不对我老人家客气些?”
  柳栖梧咬了咬牙,忍住了满心的悲愤与委屈——这本是她万万做不到的事,但如今,为
了她心爱的人,她不惜牺牲一切。
  她垂下头,颤声道:“无论如何,都求你老人家快些出手救他一命,我……我今生今
世,永远忘不了你老人家大恩。”
  盛大娘凝目望着她,突然咯咯狞笑起来,她目中突然现出了一种近于疯狂的妒嫉与怨毒
之色。
  她咯咯狞笑着道:“好恩爱的夫妻,你为了他,竟真的什么事都可牺牲么?你真的是全
心全意的爱着他?”
  柳栖梧垂首流泪道:“只要他能活,我……我情愿死!”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委实含蕴着千百句话也叙不尽的情意——就只这一份深挚而强烈
的情感,已足够令山摇地动,河流改道,令铁石人动心。
  但盛大娘目中的妒恨之色却更重,神色更是疯狂,狞笑道:“我本还有心救他,但见了
你两人如此恩爱,我反而不愿救他了……我……我要你在一旁眼睁睁瞧着他痛苦而死。”
  柳栖梧哀呼一声,道:“这……这是为什么?”
  盛大娘怨毒的目光,凝注着远方一点虚空之色。
  她口中嘶声道:“只因我平生最最见不得的,便是人家的恩爱夫妻,我恨……我恨人家
的夫妻为何都能如此恩爱,而我盛家的夫妻,却永无恩爱之时,我……我恨不能将天下的恩
爱夫妻俱都拆散才对心思。”
  柳栖梧身子一震,轻呼着跌倒。
  雷鞭老人怒骂道:“你……你这恶毒的妇人,老天纵然令你粉身碎骨,绝子绝孙,也不
足抵消你的罪孽。”
  盛大娘突然暴怒起来,嘶声道:“不错,我盛家已将绝子绝孙!但你雷家难道就不绝子
绝孙么?你父子两人中了我绝情花毒,难道还想活命?”
  雷鞭老人骇然失声道:“绝情花?”
  盛大娘方才被人触及心中隐痛,激动之下,脱口说出了毒名,此刻再加掩饰,亦已不
及,索性大声道:“不错,绝情花!就是那被人称为梦中仙子的绝情花,这名字你总该知
道,你也该知道世上唯有此花之毒,是绝无解药的。”
  她生怕雷鞭老人生机断绝后,会突然不顾一切的扑将过来与己同归于尽,是以暗中早已
蓄势。
  哪知这打击竟委实太过巨大,竟连雷鞭老人都抵受不住——他竟终于跌坐在地,整个人
都似已呆住了。
  温黛黛更是惊怖欲绝,到了此时此刻,她自己这方,实已一败涂地,普天之下,只怕谁
也救不了他们了。
  威震天下的雷鞭老人,眼见就要在此丧命,声名赫赫的彩虹七剑,眼见便要因此凋零。
最最令她伤心的,自还是历尽艰苦,千锤百炼,任何人都无法将之摧毁的武林铁军——铁血
大旗门,也眼看就要在此全军覆没。
  又有谁料想得到,这小小一葫芦毒酒,竟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又有谁料想得到,这许多
不可一世的英雄,竟会葬送在盛大娘与黑白双皇这三个卑不足道的人物手中——这若是天
意,天意也未免太残酷了些。
  雷鞭老人茫然自语道:“绝情花毒,乃是自然中最毒之物,毒神之毒,却是人为的最毒
之物,一是自然毒中之极,一是人为毒中之极,两种毒性,自能相克,唯有绝情花能克得住
毒神之毒,也唯有毒神之毒,方能克得住绝情花毒,但……但这两种毒物,为何竟如此凑
巧,遇到一起。”
  盛大娘怪笑道:“若非如此凑巧,怎害得到你?”
  雷鞭老人霍然抬头道:“绝情花又号梦中仙子,只因此花生长之地,最是飘忽不定,难
以寻找,你等是如何找到的?”
  盛大娘咯咯笑道:“这‘梦中仙子’四字,当真取得妙到极处,你若有意要梦见仙子,
总是偏偏无梦,你若不着急,仙子却往往会在你梦中出现……绝情花既有梦中仙子之名,自
然亦是如此。”黑星天接道:“但我等弄得此花,却还得感激于你。”
  雷鞭老人喃喃道:“感激于我?”
  黑星天道:“正是得感激于你,只因你定要我等四处搜寻,我等才会闯入那一片幽秘的
沼泽之地,世人梦寐难求的绝情花,便偏偏是生在这片沼泽里。”
  温黛黛心头一动,脱口道:“沼泽?”
  她立时想到了她以繁花埋葬水灵光的那片沼泽,也立时想到了沼泽中那些辉煌而灿烂的
花朵。
  突听黑星天轻叱一声,道:“还跟这老儿噜嗦什么?待我取他命来!也好教天下英雄得
知、雷鞭老人是死在何人掌下。”
  语声未了,已抽出盛存孝腰畔长剑,飞身而起,剑光如惊虹,如闪电,笔直往雷鞭老人
咽喉刺下。
  温黛黛只道雷鞭老人纵有绝世的武功,此刻也已不能闪避招架,惊呼一声,便待飞身扑
将过去。
  哪知身形还未动弹,雷鞭老人突然暴喝一声,挥手而出,只见他衣袖流云般卷起,向剑
光迎去。
  轻飘飘一片衣袖,此刻看来却似重逾千斤。
  黑星天只觉手中一震,胸口一热,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迎胸撞了过来,他身子跟着便被
震得飞了出去。
  青光一闪,长剑竟被震得飞出洞外。
  盛大娘、白星武面容齐变。
  但见黑星天凌空翻了两个筋斗方自落地,又自踉跄退出数步,依着石壁,方自站稳身
形。
  他面上已无一丝血色,掌中长剑,早已不知飞向何处,这还是他始终对雷鞭存有畏惧,
出手之间,犹自留着退路,否则他此刻只怕已无命在,但纵然如此,他也不禁骇得心胆皆
丧,再也不敢动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威震天下的雷鞭老人,果然余威犹在——就只这么一线余威,
已够震慑群丑。
  但雷鞭老人一击之后,已是气喘咻咻。
  盛大娘冷笑道:“你已死到临头,还何苦如此拼命?”
  雷鞭老人嘶声道:“老夫今日纵要丧命此地,却也容不得你们这些无耻的奴才沾着老夫
一片衣袂、一根毛发!”
  盛大娘咯咯笑道:“好,好,我们不沾你,就让你自己死,但你死了之后,我却要将你
尸骨扬灰,碎尸万段,那时你又如何?”那时你还能拦得住我?”狞恶的笑声,有如深山鬼
哭,枭鸟夜啼。
  雷鞭老人激怒之下,连牙关都已颤抖起来,他几乎想不惜一切拼命出手,但却又都忍
住。
  白星武目光闪动,多然冷笑道:“你既已如此愤怒,为何还不肯出手?你还在等什么?
你难道还要等人来救你不成?”
  盛大娘接道:“只可惜此地委实太过隐密,再也无人会寻得着此地,更做梦也休想有人
来救你。”
  白星武接道:“最可笑如此隐密之地,本是他自己选的,你妄自称雄一世,只怕再也未
想到到头来竟作法自毙。”
  盛大娘冷笑接道:“何况绝情花之毒,天下根本无药可解,无人可救,此刻纵然有人前
来,也未必救得了你。,’
  两人一搭一挡,冷嘲热骂,只当雷鞭老人必将更是激动,哪知雷鞭老人此刻竟已垂下眼
睑,对他们完全不理不睬。
  这威震天下的老人,确有不凡之处,在这种生死关头中,才显出了他坚忍不拔的意志之
力。
  不到最后关头,他绝不放弃求生的机会,他纵已心胸欲裂,但仍咬紧牙关挣扎下去,忍
受下去。
  但温黛黛听了那两人的对话,心里却不禁大是后悔。
  她后悔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那指路的标志弄乱,否则易明、易挺兄妹与孙小娇
必定早已回来,他们纵然无法救得这些中毒的人,却至少可以救得铁青树与云婷婷两人的性
命。
  她知道只要雷鞭老人的功力被侵蚀至尽,不支倒下时,盛大娘等人是万万不会放过铁青
树与云婷婷的。
  而雷鞭老人的倒下,已不过只是迟早间事。
  一念至此,温黛黛的目光,便不觉向铁青树与云婷婷两人望了过去,目光中充满了怜
惜,也充满了歉意。
  云停停与铁青树两人,木然跪在早已晕迷了的云翼与云九霄身边,满面俱是泪痕,满面
俱是悲愤怨毒之意。
  他们四只眼睛,狠狠的瞧着盛大娘,目光虽似已将喷出火来,但两人竟也能咬牙忍住,
绝不轻举妄动。
  温黛黛对他两人在怜惜之外,又不觉大是钦佩——年轻的人便已能如此忍耐,的确是件
令人钦佩的事。
  铁血大旗门对门下弟子那寒暑不断,日以继夜的缎炼、折磨、鞭策,为的只是要大旗弟
子学会“坚忍”两字。
  是以铁青树与云婷婷年纪虽轻,却已学会了如何忍受,他们奋斗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
言牺牲。
  白星武目光也移到他两人面上,突又冷笑道:“你两人又在等什么?你两人为何还不出
手?”
  盛大娘冷笑道:“人道大旗门子弟俱是铁血男儿,哪知这两个却是懦夫,你们若怕死,
为何还不跪下?”
  白星武道:“你们若是跪下求饶,我……”
  铁青树突然暴喝一声,道:“住口!”
  盛大娘咯咯笑道:“不住口又怎样?”
  铁青树霍然站起,嘶声道:“我……我……”
  盛大娘冷笑道:“你又怎样?你难道还敢动手么?……来呀……来呀……迟早总是一
死,你还怕什么?”
  铁青树嘴唇已咬出血来,突然紧握着双拳。
  云婷婷哀呼道:“你……你可曾忘了爹爹的教训?”
  铁青树狂呼一声,再次扑地跪下。
  盛大娘狂笑道:“懦夫!无用的懦夫,你还是不敢,反正你是死定了,我老人家就让你
多活片刻又有何妨?”
  白星武目光一闪,突然冷笑道:“要他立时就死,也容易得很。”
  盛大娘瞧了雷鞭一眼,道:“但……他……”
  白星武双眉一轩,做了个手势,温黛黛瞧见了这手势,立刻暗道一声:“不好!要用暗
器了。”
  心念一闪,盛大娘已笑道:“不错,正该如此,我竟险些忘了。”手掌一缩一伸,追魂
夺命的天女针已到了手掌之中。
  就在这时,盛存孝恰巧醒来,恰巧望见了她的动作,顿时和身滚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
的手掌,颤声道:“万万不可。”
  盛大娘狞笑道:“有何不可,大旗子弟要杀我们时,还不是什么手段都做得出么!……
放手,快快放手。”
  但盛存孝却死也不肯放手,道:“求求你老人家……”
  盛大娘怒道:“不孝的畜牲!我将你养到这么大,你却帮起外人来求我了,滚!”飞起
一足,踢在盛存孝身上。
  盛存孝咬牙忍住了痛苦,手掌仍不放松。
  盛大娘更是暴怒,怒骂道:“畜牲,孽子!”
  怒骂声中,又己踢出数足。
  盛存孝既不敢闪避,更不敢回手,嘴角渐渐渗出了鲜血,面色更是苍白,身子也渐渐的
软了下去。
  就连白星武都看不过去了,笑道:“大嫂叫他放手就是,又何苦……”
  盛大娘怒道:“我打死这孽子,也不用人管。”又是两足踢出,手掌一震,盛存孝终于
再也把持不住,踉跄后退,退到墙角,沿着墙滑了下去。
  温黛黛早已掠到铁青树、云婷婷身旁,三人俱都双拳紧握——此刻实已到了最后关头,
他们只有准备拼了。
  盛大娘狞笑道:“小畜牲,拿命来吧!”
  狞笑声中,手掌扬起……
  突然问,风声骤响,一道寒光自洞外飞来,有如青虹经天而过,“叮”的一声,竟钉入
石壁。
  长剑竟能穿石而入,掷剑人是何等功力!
  盛大娘手掌虽扬起,天女针却被惊得忘了发出,黑白双星、盛存孝、温黛黛……满洞中
人,俱都耸然。
  就连雷鞭老人都不禁睁开眼睛,骇然而视。
  一时之间,洞窟中又复静寂如死。
  盛大娘忍不住喝道:“外面是谁?”
  洞窟外寂无应声,但忽然间,一种沉重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得、得、得、得、……自远
而近。
  这单调的脚步声,在此时此刻,却似有着种慑人的魔力,众人心神竟都不由自主为之所
慑。
  得、得、得、得……
  脚步之声更近,更响了。
  众人心房怦怦跳动,也已渐渐加剧,所有人俱都张大了眼睛,瞬也不瞬地望着洞窟入口
处。
  一条魁伟的人影,随着那沉重的脚步声,渐渐在黑暗中出现,渐渐走了过来……脚步之
声突顿,这人影也突然停顿在黑暗中。
  人焰闪动,难及他站立之处,众人谁也瞧不清他的面目,却只觉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慑
人的妖异之气。
  盛大娘张了两次嘴,竟发不出丝毫声音来。
  但这时已有一阵慑人的语声自黑暗中传来。
  只听他缓缓道:“妙极,这里果然有人……妙极,雷鞭果然在这里……这当真是踏破铁
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雷鞭嘶声道:“你……你是谁?”
  那人影笑道:“冠绝江湖的雷鞭老人,如今真的连多年故人的声音都听不出了,这倒是
件怪事。”
  雷鞭嘴角突然·阵扭曲,身子突然一阵震颤,宛如突然被一条冰冷的毒蛇卷住他的身
子。
  良久良久,他方自长长吐出一口气,道:“是你……”
  那人影道:“不错,是我。”
  雷鞭道:“你来作甚?”
  那人影阴森森笑道:“自是来寻你。”
  雷鞭道:“你……你怎会寻来这里的?”
  那人影笑道:“我怎会寻来这里,这经过倒也妙极,我本已知在崂山左近,只是云深不
知其处,虽然寻防多日,也寻不着你,直到方才,我无意中发现两人,鬼鬼祟祟的似是在草
丛中寻找什么……”
  雷鞭忍不住问道:“那两人是何模样?”
  那人影道:“一人四十左右,满面俱是诡笑,一人年纪轻轻,满面俱是奸猾之容,嘿
嘿!两人看来俱不是好东西。”
  他指叙得虽然简单,但众人已俱都知道这两人是谁了。
  雷鞭怒道:“这必是司徒笑与沈杏白两个奴才。”
  那人影笑道:“我虽不知他两人是谁,但见他两人神情,却不觉动了好奇之心,悄然跟
去一看,才发觉草丛中竟藏着几粒棋子,显然是作为指路用的,我见这些人将路标做得如此
隐密,更是要追根究底瞧个究竟。”
  雷鞭道:“你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岂未觉察?”
  那人影笑道:“就凭这两人,也配能听出我的动静、嘿嘿!除你之外,普大之下,又有
谁能觉察出我之行踪?”
  雷鞭怒骂道:“死人!两个死人!”
  那人影道:“我一路跟到外面山壁处,那两人终于停下身形,不问可知,自然是地头到
了,但两人却犹在迟疑,那少年道:‘奇怪,路标怎会指向悬崖之下?’”
  听到这里,雷鞭也不觉大是奇怪——除了移动路标的温黛黛外,洞窟中人,又有谁不在
奇怪,
  那人影已接道:“两人商商量量,到最后还是那满面诡笑的角色说道:‘那老匹夫选择
藏身之地,素来十分隐密,想必就是在这悬崖下,你我好歹也要设法下去。’”
  他大笑数声,接道:“那时我不免奇怪他说的‘老匹夫’是谁,如今我才知道这‘老匹
大’竟说的是你。”
  雷鞭怒道:“你为何不跟他们下去?”
  那人影道:“这个你只得怪那两人未怀好心,在下去之前,竟将那路标换了个方向,指
向这边的山壁。
  “那少年边笑道:‘咱们将路标这一变,那些蠢才们可当真惨了!’两人诡笑着爬了下
去,我不愿行踪被他们发现,便等了一等。”
  温黛黛暗叹忖道:“凡事俱有天定,此话当真不假,我将那路标改变时,又怎会想到竟
还有人将它变回去。”
  只听那人影又接道:“哪知我方自等了半晌,竟突然又有两个女于与个少年咕咕咭咭的
一路说笑而来……”
  温黛黛忍不住脱口道:“孙小娇与易明、易挺兄妹?他三人既己来了,为何还未瞧见?
他……他三人此刻在哪里?”
  那人影也不回答,自管接道:“这三人也在寻找路标,我只当他们必定要找错了,哪知
世事竟是如此奇妙,对的本错了,错的才是对的,他三人找了半晌,才找着那条秘道;若非
他们三人,我怎寻得着这亘古便少人迹的草原,若非那柄长剑斜插在外面,我又怎知草原中
还有这幽秘的洞窟?”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放声狂笑起来。
  众人都不禁听得目定口呆,谁也未曾想到,一两件偶然发生的小事,影响竟有这般重
大,竟能改变一切。
  死寂之中,那人影终于一步迈了进来。
  火光下,只见他红袍如火,面容亦如火。
  众人目光动处,不禁齐声脱口惊呼道:“飨毒大师。”
  唯有温黛黛却大呼道:“你将易明他们三人怎么样了?你既已出手救了他兄妹,便不能
再将他们害死。”
  飨毒大师道:“就凭他们三人,还不配洒家出手取他性命,他三人此刻都还好好的活
着,只是暂时动弹不得而已。”
  目光一转,瞧见了角落中的盛存孝与钱大河两人,突又狞笑道:“不想为洒家毒神之体
出道时试手的两人居然也在这里,只是……你怎么直到此刻还未死?”
  目光再一转,瞧见了四下中毒之人,面色微微一变,俯下身子,翻开了雷小雕的眼皮,
瞧了两眼。
  这两眼瞧过,他面色更是大变,脱口道:“绝情花……绝情花!这里谁有绝情花淬炼的
毒药?姓雷的,莫非你也中了绝情花毒?”
  雷鞭老人“哼”了一声,算作回答。
  飨毒大师突然大喝道:“本门毒神何在?”
  喝声未了,已有一条人影幽灵般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周身如铁,面容木然,两道目光,却像是两柄钩子,随时都可钩出任何人的魂魄。
  他身子似是完全僵木,不能曲折,行动本该十分笨拙,但他来时却是无声无息,只一闪
便已到了众人眼前。
  众人顿觉一股寒意自足底直凉到心底,却恨不得自己方才便已闭起眼睛,莫要瞧看这怪
物一眼。
  但只要瞧上一眼,目光便被吸引,似乎再也移动不开了,盛大娘瞧了半晌,突然打了个
寒颤,颤声道:“冷一枫。”
  飨毒大师狞笑道:“冷一枫已死,假冷一枫之躯壳现身……”倒退半步,一掌拍在毒神
后背之上,大喝道:“毒神听令。”
  他手掌一拍下,那毒神身子便起了一阵奇异之颤抖,显见他这一掌之中,便藏着可以催
动毒神的魔力。
  飨毒大师沉声道:“毒神现体,天下无敌,食毒之门,横行天下……本门毒神,还不快
将洞窟中人全部杀死!不分男女,无论老少,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去!”说话间,他身
形退后七步,毒神双手已缓缓抬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