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三十四章 悲歌断肠
  温黛黛放足奔逃,疯狂般奔逃——她为何奔逃,她逃避什么?这……这连她自己也分不
清。
  她心里一片空白,只因她什么都不愿想,她也不择路途,只是往那最最凄凉荒僻之处奔
去。
  她眼泪渐渐流尽,她双足渐渐麻木……
  地势果然越来越是荒僻——沼泽、恶林、死水、穷谷……忽然间,她眼前出现一片灿烂
的花林。
  鲜红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在阳光照耀下,便是天上庭院,也未必有如此美丽。
  但这辉煌灿烂的花林,却是生在穷谷之中,沼泽之间,仿佛造物者特地要在最丑恶的地
方,才肯生出最美丽的花朵。
  温黛黛也不知道自己怎会奔到这里,但既已奔来这里,她便再也无法举步——她倒了下
去。
  她并未发觉花林深处竟还有一条人影,她也未听到这人在泥地上翻滚时所发的痛苦呻吟
之声。
  但这人却发现了她。
  只因这人衣衫几乎已完全破烂,瘦骨嶙峋的身子上,满沾着泥污,狰狞的面目,已因痛
苦而扭曲。
  他看来有如沼泽中的魔鬼,又仿佛是负伤的恶兽。
  他在泥地上翻滚着,挣扎着,只因唯有这冰冷的湿泥,还可减轻他身心所受的那火烧般
的痛苦。温黛黛若是瞧他一眼,便可发现他正是方才与飨毒大师恶斗之黑衣人——风九幽。
这阴毒凶险的魔头,虽在如此痛苦之中,耳目却仍有如虎狼般的灵敏,一闻人声,便立刻滚
入了花丛。
  过了半晌,他忍不住自花丛中露出脸来,瞧了几眼,终于瞧出了这突然闯入树林的竟是
温黛黛。
  温黛黛两次破坏了他的大事,这份怨毒之深,在别人说来已是非同小可,何况气量偏
窄,含眦必报的风九幽!
  他一眼瞧过,面上立刻满现杀机,咬牙暗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臭
丫头呀,臭丫头,今天你这条小命,还想往哪里逃?”
  此时此刻,温黛黛若是瞧见他这恶魔般的面容,必定要吓得晕了过去,那时风九幽要杀
要剐,她也不能还手。
  哪知风九幽暗骂了两句,突然想起自己正是毒势发作之时,此番出去,未必便是温黛黛
的敌手。
  若是换了别人,见到自己恨之入骨的仇人便在眼前,哪里还忍得住,拼命也要冲出去
的。
  但风九幽性子却与别人大是不同,若非被人逼得不能脱身,他再也不肯去打没有把握的
架。
  心念一转,当下暗暗道:“风九幽呀风九幽,你自己千万要沉得住气,方才那毒物都弄
不死你,此刻死在这臭丫头手中,岂非冤枉,反正你毒势不久便可消解,这臭丫头只要暂时
不走,小命迟早送在你手上的。”
  想到这里,他全身上下,更是连动都不肯动了,瞪着眼睛望着温黛黛,只望她切切莫要
走开。
  温黛黛果然未曾走开,却又伏在水灵光身上啜泣起来,心中反来覆去,只是不住暗问自
己:“那老毒物说的可是真的?我难道真的有些嫉妒她么?”
  是真的?不是真是?……是真的?……不是真的?
  这问题像鞭子般抽打着她,像巨磨般折磨着她,她的心已粉碎,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回
答?
  她忍不住仰天嘶呼道:“温黛黛呀温黛黛,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害死了水灵光,你为
何还活着?你为何还活着?”
  风九幽听得眼睛都直了,心中又惊又喜:“臭丫头只道这里四下无人,竟说出了心中的
秘密,却不想还有老子在这里听得一字不漏。”
  若是他此刻能说话,他一定要说:“是极是极,你本不该活着的,不如死了算了!”只
可惜他不敢说话,温黛黛也不是那种肯随便寻死的软弱女人。
  她若是死,必定是死的极有价值。
  她一面啜泣,一面将树上的鲜花一朵朵摘了下来,一朵朵铺在地上,铺成一面花床。
  然后,她将水灵光的身子轻轻放了下去。
  她口中轻泣着道:“小妹妹,你好生安息吧,世上没有一种泥土配埋葬你这白壁无暇的
身子,我只有将你埋葬在鲜花里。”
  她一面将鲜花盖覆在水灵光身上,一面低位道:“蜜蜂呀,蝴蝶呀,燕子呀,你们都来
陪我这妹妹吧!微风呀,你快把浮云吹来,好教我这妹妹乘着云飞上天去,她身子本不属于
这龌龊的尘世,她本就是来自那神仙居住的地方。”
  轻柔的言词,有如歌曲般美丽——只是世上却又有哪一种歌曲,能唱得出温黛黛心里的
悲伤?
  风九幽暗道:“这臭丫头莫非是疯了么?竟对死人唱起山歌来了,臭丫头,你要唱就唱
个高兴些的嘛,也好为老子解闷。”
  他一面暗暗骂着,一面却又不禁暗暗欢喜,一瞧这臭丫头这副悲伤的模佯,她是万万不
会立时走得了,臭丫头,你在乖乖的等着送死吗?
  哪知温黛黛心里却早已打定了主意。
  她低语道:“小妹妹,你好生耽在这里,让燕子与鲜花来消除你的寂寞,你只管放心,
我不会让你白白死的。”
  她竟突然站起身子,向来路猛奔而去。
  风九幽这下可惊呆住了,眼睁睁的望着她奔出花林,又是气恼,又是着急,却又无计可
施。
  花林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这两个人,一个活着,一个已死,一个是绝顶的丑陋,一个是绝顶的美丽,一个是恶
魔,一个是天使。
  死了的美丽大使,落入活着的丑陋恶魔手掌中,这岂非是一件令人悲伤、令人叹息的
事。
  温黛黛脚步越来越缓,双眉紧皱,似是在苦苦思索。
  她心思本就是千灵百巧,心里若是打起了什么主意,别人便是猜上一生一世,也休想猜
得到。
  但见她也不选路途,只是高一脚低一脚的往前面走,目光茫然凝注在前方,似是想得极
为出神。
  半晌,她面上突然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抬起头来,四面辨了辨方向,然后向东走去。
  此刻日色还未升至中央,她迎着日光而行,仍然走得极慢,又拾了根树枝,在两旁草丛
中拨动。
  在这荒山之中,她竟似在寻着什么珠宝似的,寻找得极是仔细——唉!这位姑娘的举
动,实是教人捉摸不透。
  突然间,她瞧见几根长草被根丝线缚在一起,丝线极细,若不留心瞧,决难发现。
  黑色的丝线,一点也没有什么古怪。
  但温黛黛瞧在眼里,面上却露出了喜色,当即弯下身子,在那堆长草里仔细寻找了起
来。
  长草中果然有些奇怪的东西。
  但她却又怎会知道这长草间有些奇怪的东西?
  易明与易挺终于醒来。
  先醒的是易明,她揉了揉眼睛,转目四望,但见阳光遍地,满山青翠,哪里还是她闭起
眼睛时的光景。
  她模模糊糊记起昨夜的事,她记得自己突然听不见,又瞧不见了,那当真有如噩梦一
般。
  但噩梦中那些恶魔哪里去了,那两个为铁中棠痛哭的女子哪里去了?水姐姐又到哪里去
了?
  她立时吓出一身冷汗,幸好还有她哥哥在身旁,她赶紧拼命去摇易挺的身子,连连叫
道:“醒醒,你醒醒呀!”
  易挺一惊,跳了起来,瞧见易明,方自松了口气,但目光四望一眼,面上不禁露出茫然
之色,吃惊道:“我怎会到了这里?”
  易明恨声道:“你怎会到了这里?你自己都不知道?”
  易挺摇了摇头,道:“我……我记不清……”
  易明顿足道:“你是死人么?昨天晚上……”
  易挺道:“昨天晚上……对了,昨天晚上你与水灵光走后,我等了许久,你们还不回
来,我就忍不住出来找了。”
  易明叹道:“你早就该出来找了。”
  易挺双眉紧皱,似是在拼命思索,口中缓缓道:“我找了好久,也未瞧见你们,突然听
得有人声,我立即赶过去,哪知突然有个满身黑衣,黑中蒙面,只露出双魔鬼般眼睛的人,
自黑暗中一掠而出,张开双手,挡住了我的去路。”
  易明惊呼一声,道:“对了,就是这个人。”
  易挺吃惊道:“莫……莫非你也见到了他?”
  易明着急道:“你先莫管,先说你后来怎样?”
  易挺道:“我大惊之下,厉声一叱,哪知这人只是用那恶魔般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瞧着
我,我被他瞧了半晌,心里不知怎地,竟突然有些害怕起来,想逃,哪知脚竟似已散了,想
避开他的眼睛,哪知却又偏偏忍不住去瞧他。”
  易明失色道:“后……后来怎样?”
  易挺面色更是迷茫,道:“后来我不知不觉间,竟变得迷迷糊糊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说了什么,又怎会到了这里?我全不知道了。”
  易明倒抽一口凉气,骇然道:“摄心术!”
  易挺苦笑道:“不错,想来我必是要走运了,此等别人瞧也未瞧见的功夫,就竟亲自尝
着了它的滋味……”
  目光一转,突又失色道:“水……水灵光哪里去了?”
  一提水灵光,易明大眼睛里就不禁急出了泪水,撇着嘴道:“她……她……”
  说了两个“她”,便扑到易挺身上大哭起来。
  易挺见她如此模样,更是吃惊,颤声道:“……她莫非已……”
  易明终于哭哭啼啼将自己经过之事说了出来。
  易挺还未听完,手足冰冰冷冷的,整个人却似被人抛入冷水里,不住的发起抖来。
  两人猜未猜去,也猜不出自己怎会晕迷?更猜不出自己晕迷后究竟又发生了一些什么
事。
  此刻两人在荒山之间,既辨不出方向,身子还是虚软得很,这从来不知着急的兄妹两
人,如今当真是着急得要发起疯来。
  易挺搓手道:“无论如何,咱们也得找着她。”
  易明流着眼泪道:“但……但到哪里去找呢?”
  易挺苦着脸,也是想不出办法,两人垂首发了半天愁,终于还是易明心中灵机一动,脱
口道:“有了,咱们先去找着盛人哥他们,再请他们帮着咱们找,人多势众,总是要好得多
的。”
  这总算是没有主意中的好主意,但那崂山山阴上清道观究竟在哪个方向,他们还是不知
道。
  两人只望能遇见个人问问路,鼓足气力,大步向前,转来转去,也不知走出了多远,却
哪里遇得见人。
  直走得易明眼花脚软,心里也有些失望了。
  突然间,只听一声厉叱,自前面山拗后传了过来,一人怒骂道:“我早就想找你了,你
也知道,还装什么糊涂。”
  另一人却笑道:“在下实不知前辈寻找在下为的是什么?”
  后面一人说话的声音,易明、易挺虽听不出,但前面那人尖厉的语声,他两人一听便知
道是钱大河的。
  两人正自走投无路时,突闻故人之声,心中自是狂喜,当下再不迟疑,放足狂奔而去。
  只听钱大河厉声喝道:“就算你不知道,我今日也要将你这小淫贼废了,看你以后还敢
不敢胡乱寻花问柳?”
  接着,便是兵刃相击声,呼喝叱咤声。
  易明、易挺更是听得满心惊喜,加紧脚步赶去,只见山拗中,一片林木间,正有纵横之
剑气,满天飞舞。
  直到两人走近,钱大河仍然全未发觉。
  他迅急辛辣的剑法,此刻施展的每一着都是杀手,竟似与对方有着极深的仇恨,恨不得
一剑便将之伤在剑下。
  对方却是个易明、易挺素不相识的锦衣少年。
  这少年武功虽不弱,但显见并非这彩虹剑客的敌手,掌中一柄剑,已渐渐只有招架,不
能还击。
  易氏兄妹既不便出手,也不能拦阻,只有在一旁瞧着,那两人正自拼命中,根本未瞧见
有人进来。
  钱大河越打越是愤怒,眼睛都红了。
  易明、易挺与他相识颇久,也时常见他与人交手,但却从未见过他剑法使得有今日这般
辛捷狠辣。
  他实已将本身剑法使至巅峰,但见剑势有如飞虹,四下木叶,在森森剑气中漫天飞舞,
那景象当真是惊心动魄,眩人眼目。
  突然,钱大河剑光颤动间,分心一剑刺出。
  那少年闪避不及,肩头立刻被划一条血口。
  他惊痛之下,破口大骂道:“钱大河,你鬼鬼祟祟的拦住我去路,就逼着我动手,你如
此欺负个后辈,算什么英雄?”
  钱大河厉声叱道:“今日若不废了你这淫贼,我黄冠剑客一生的英名,才真是要葬送在
你这畜牲手里。”
  语声中快刺七剑,那少年左胸上又多了条伤口,鲜红的血迹,立刻在他织锦的衣衫上画
出了点点桃花。
  他骇极之下,放声大呼道:“师父!师叔!快来救救徒儿的命呀!这钱大河不知发了什
么疯,竟要胡乱杀人了……”
  钱大河狞笑道:“你喊吧!只管喊吧!嘿嘿!你纵然喊破喉咙,黑星天与司徒笑却也万
万不会听得到的。”
  易明、易挺兄妹两人这才知道这锦衣少年竟是黑星天与司徒笑的徒儿,两人对望一眼,
不觉更是奇怪道:“沈杏白岂非已与黑星天、司徒笑等人一路的么,却为何又似与这少年仇
深如海,竟定要取他性命?”
  心念一转,突听一声轻叱:“住手!”
  三条人影闪电般掠入林来,剑光一闪,“当”的一声,挡住了钱大河手中长剑,一人厉
声道:“大弟,你疯了么?”
  语声沉猛,正是紫心剑客盛存孝。
  还有两人,一个目光闪动,嘴角带笑,护住了那少年,一个身材娇小,满面惊惶,勾住
了钱大河的手臂。
  目光闪动的自是司徒笑,身材娇小的却是孙小娇。
  钱大河面色已气得赤红,嘶声道:“小娇,你放手!大哥,你也莫要管我,说什么我今
日也要宰了这小淫贼,这小畜牲!”
  司徒笑微微笑道:“钱兄但请息怒,沈杏白若有什么无礼之处,钱兄只要说出来,小弟
必定重重责罚于他,钱兄又何苦定要取他性命?”
  他满面俱是微笑,钱大河却已气得说不出活来。
  司徒笑转向那少年,轻叱道:“你怎的得罪了钱大叔,还不从实说来。”
  那少年正是沈杏白,见到有人来了,胆子立刻大了,眼珠子一转,装出十分委屈的模
样,道:“徒儿也不知哪里得罪了钱大叔,钱大叔口口声声骂我淫贼,徒儿更不知是为了什
么?”
  盛存孝面色凝重,沉声道:“大弟你究竟为了什么,但说无妨。”哪知钱大河身子只是
发抖,还是说不出这是为什么。
  司徒笑面色突然一沉,冷笑道:“沈杏白小小年纪,来日在江湖中还要混的,今日若是
被钱兄胡乱杀死,倒也罢了,但这‘淫贼’两字,却教他如何担当得起,存孝,你乃彩虹七
剑之首,此事钱兄若不说个明白,我只得来问你了。”
  易厌兄妹虽是初次见到司徒笑,但见他如此神情,两人不禁齐的暗道一声:“好厉害的
人物。”
  盛存孝果然被他那咄咄逼人的话锋,逼得说不出话来,干咳一声,凝注着钱大河,呐呐
道:“大弟你……”
  语声方出,钱大河已嘶声大呼道:“好!我说,司徒笑你听着,你这无耻的徒儿,竟与
我老婆不三不四,你说我是否该宰了他?”
  盛存孝、司徒笑齐都一怔。
  易明、易挺恍然忖道:“原来是这种事,难怪钱大河说不出口。”
  孙小娇本自呆在那里,此刻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司徒笑厉叱道:“杏白,此事可是真的?”
  沈杏白眼珠子又转了转,垂首道:“此事怎会是真的,徒儿纵然有心要勾引钱夫人,但
钱夫人玉洁冰清,怎会与徒儿做出不三不四的事?”
  钱大河怒喝道:“放屁,你这小畜牲,还想赖……”
  他这“赖”还只说到一半,面上却已被孙小娇着着实实打了一掌,他又惊又怒,还未说
话,孙小娇却大哭着滚在地上。
  她一手撕着衣裳,一手捶着胸膛,放声大哭道:“我不要活了……不要活了……你杀了
我吧……你若不杀我,你就是活王八,活畜牲。……”
  钱大河平日倒也自命是个英雄人物,但见到老婆撤泼,也和天下的男人一样,半点主意
也没有了。
  刹那之间,他身子已被孙小娇打了三拳,踢了五脚,踢得他满面通红,只得连连顿足
道:“起来起来,有什么话好好说。”
  孙小娇边打、边哭、边骂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别人说你老婆玉洁冰清,你却要说你
老婆与别人不三不四,别人都信得过你老婆,你却偏偏信不过……各位,你们倒说说看,天
下还有这种硬把绿帽子往自己头上戴的人么?”
  盛存孝满面尴尬,拉也不是,劝也不是。
  司徒笑背负双手,仰面向天,不住冷笑,沈杏白却已悄悄偏过头去,似乎忍不住要笑出
声来。
  孙小娇一跃而起,撕扯着钱大河的衣襟,大骂道:“好,你说我让你当活王八,你怎么
不宰了我?你……你动手呀……有种的就快动手呀……”
  钱大河面红耳赤,身上衣衫已被老婆扯得七零八落,推也推不开,避也避不过,只得呼
道:“盛大哥,快拉住她!”
  盛存孝顿足道:“唉!你糊涂了,我怎能拉她?”
  这时幸好易明再也忍不住了,终于一掠而出,拦腰抱住了孙小娇,拍着她的肩头,半哄
半劝道:“好嫂子,歇歇吧!”
  孙小娇反手要打,瞧见是易明,手才放下,一把搂住了易明的脖子放声痛哭道:“好妹
子,幸好你来了,你可知你嫂子被人如何冤枉么?天呀……天呀……叫我往后怎么做人
呀!”
  易明呐呐道:”钱大哥说错了话,本是不该的。”
  这一来孙小娇可是哭得更伤心了:“好妹子,还是你知道我……姓钱的,你可听到易家
妹子的话了么,你这没良心的,你这畜牲!”
  钱大河见易明来了,暗中松了口气,早已远远的避到一旁,此刻易明向他使了个眼色,
道:“钱大哥,你冤枉了大嫂,还不快过来陪个不是。”
  钱大河委实是想过来的,但瞧了沈杏白一用良,却又顿住了脚。
  司徒笑突然干咳一声,道:“此事既属误会,也就罢了,存孝,你且陪各位在此聊聊,
我与杏白却要先行一步。”
  他实已看出了沈杏白与孙小娇确有不三不四的勾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当下与沈杏
白打了个眼色,匆匆而去。
  钱大河这才走了过来,左打恭,右作揖的,也不知陪了多少个不是,才总算将孙小娇哄
得停住了哭声。
  但孙小娇最后还是打了他一掌,道:“你以后还敢冤枉人么?”
  钱大河垂手道:“不敢了。”
  孙小娇这才噗哧一笑,道:“你这王八,瞧在易妹妹的面上,这次饶了你。”
  盛存孝在一旁瞧得连连摇头连连叹息,他委实不忍也不愿再看,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易
挺。
  易挺躬身道:“小弟正在寻找大哥,又不知道那上清道观究竟在哪里,却不想误打误撞
的在此遇着了。”
  盛存孝叹道:“你们来得倒是凑巧,否则你们纵然寻着上清道观,也未见能寻着我等,
只因我等早已离去了。”
  易挺奇道:“离去了?去了哪里?”
  盛存孝道:“此刻我等之居处,有时当真可说是一日三迁,幸好我等俱是身无长物,他
说要走……唉:立时便可走。”
  易挺更是奇怪,忍不住又问道:“那却是为了什么?”
  盛存孝仰天长长叹息,久久说不出话来。
  孙小娇却抢先道:“你不知道那位雷鞭老人可真难伺候,他唯恐暗中随时有人在窥探着
他的秘密,是以无时无刻不在移换居处,而且每日都逼着我们四下查访,有时等我们回去
时,他又已撤走了。”
  她面上泪渍未干,口中却已咕咭咕咕说个不停。
  易挺皱眉道:“不想雷鞭老人如此声名,如此地位,竟然也会疑神疑鬼……他如此脾
气,你等怎能容忍?”
  孙小娇道:“不能容忍也没法子呀,盛大哥的母亲定是……”瞧了盛存孝一眼,终于未
将下面的话说出口来。
  盛存孝面色更是悲怆沉重,仰面向天,不住长叹,易挺见了他如此神情,也只有黯然垂
首。
  易明突然问道:“咱们此刻回去时,他若又已搬了,却教咱们如何去找?”
  孙小娇笑道:“这倒无妨,司徒笑他们昔日本有暗中联络的标志,此番咱们出来寻访,
也用他们的暗记互相联络,互相呼应,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咱们都可找得到的,妹子,来,
我这带你去瞧瞧。”
  她不由分说,便拉着易明走了,盛存孝等人也只有随后跟去,钱大河这才知道他们方才
必是随着沈杏白留下的暗记寻来的,他痴痴的望着孙小娇那娇小婀娜的背影,心里也不知究
竟是何滋味——司徒笑的五福连盟与盛存孝的彩虹七剑,从此便埋下一粒不祥的种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