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二十八章 斯人独憔悴
  但铁中棠却未死,幸好未死!
  他此刻正坐在海边山岩上,下面急流澎湃海浪汹涌,重列着千百块怪兽般的礁石,正是
他落水处。
  海边山岩,亦是怪石嵯峨,峥嵘险恶。
  岩高不止百丈,铁中棠显然体力大是不支,未能一口气爬上去,是以坐在半岩略作歇
息。
  他方才被一拳击落海中,云铮拳势虽重,但铁中棠是何等武功,身子随着拳势飞起,所
受内伤虽不重,只是他身子落下后,险些一头撞上海水中礁石,幸好他应变奇迅,反手一掌
拍在石上,衣衫虽被礁石尖齿扯下一角,身子却堪堪自礁石边滑了下去,而掌石相击,他身
子又正在坠落之际,这一震之下,竟使他晕在海水中,衣衫又被海底礁石勾住,身子不能浮
起。是以云铮与温黛黛在上面只能看到石上那一角飘扬的衣袂,却看不到他身子浮起,只当
他已葬身海底、
  海水冰凉,过了半晌,铁中棠便已醒来。他体力全失,只有攀着海中礁石爬向岸边。
  这时云铮与温黛黛已又乘着阴素的渡船寻来,铁中棠一时不愿与他们相见,便隐身躲在
礁石后。
  等到云铮、温黛黛苦寻不着,失望而返,铁中棠又费了不知多少气力,方自层层礁石间
爬到岸边。
  此刻铁中棠胸膛不住起伏,喘息仍剧,目光动处,突见一艘船笔直向自己存身之处驶
来。
  这渔船顺风破流,来势快得异乎寻常。
  铁中棠虽还猜不出这艘船来历,但他行事素来仔细,何况此刻体力如此不支,凡事更应
谨慎小心。
  他见那渔船方向来势丝毫未变,身形一闪,寻了个石隙躲了进去,石隙前还有方怪石遮
挡,正是天生绝妙的藏身之地。
  渔船驶到近前,竟在那星罗密布的礁石外缓缓打住,铁中棠又发现船上掌舵的竟是那与
温黛黛同来寻找自己的白发婆婆,她年迈苍苍,一人操舟往来海上,已是十分令人惊奇之
事,更令铁中棠奇怪的是这老婆婆竟然去而复返,却又不知是为的什么?
  她俯身抬起一团绳索,打了活结,脱手抛去,那绳团便不偏不倚套在一方礁石上。
  老婆子将长索另一端系在船上,紧紧拴住了渔船,身形突然横飞而起,掠上了礁石。
  她左右双手各都提着只青竹篮,身形飞掠在峰峙险恶滑不留足的礁石上,却是稳健迅
急。
  礁石间恶浪汹涌澎湃,雪白的流花,飞激四溅。
  这老婆子身形兔起鹘落,看来直如自发龙婆凌波飞渡一般,竟是直扑铁中棠藏身之山
岩。
  铁中棠又自吃了一惊:“莫非她已发现了我?”
  刹那之间,那老婆子便已掠上山岩,但她却未接连扑上,反而沿着岩麓走了几步,突然
放下竹篮,伸出双手,抓住了一方尖锐的岩石,用力一扳。
  那方无论是谁看来都必定以为是在山岩上生了根的石笋,赫然竟在她双手一扳之下缓缓
滑了开去。
  铁中棠自上面瞧将下去,恰巧瞧得清清楚楚。那滑开了的石笋下,乃是一块铁板,白发
老婆子俯身掀开了铁板,便露出个两尺方圆的洞穴。洞里黝黯无光,深不见底。
  那老婆子俯在洞口,呼道:“饭来了。”
  呼声落处,突有一阵铁链曳地之声自洞穴传了出来,无底洞中响起铁链之声,令人不禁
大生幽秘恐怖之感。
  铁中棠越瞧越是惊奇,他无心去窥破别人隐秘,当下更是屏息静气,不敢动弹。
  那老婆子听得铁链一响,立刻自竹篮中取出两只纸袋,轻叱道:“接住。”随手抛入洞
穴之中。
  她似乎对洞中之人深怀畏惧之心,纸袋抛下,立刻将铁板紧紧盖起,翻转身子,推动岩
石。
  洞穴中一个嘶哑的声音道:“回去告诉日后,她……”但石笋已然阖起,语声也立被隔
断。
  那老婆子松了口气,喃喃叹道:“可怜!可怜!一世英雄,竟……自作自受……今生无
望了!”
  隐约听来,可猜出这老婆子似在为洞中之人惋惜。但她虽在惋惜这洞中人本是一世英
雄,却又说他落到如此地位,全是自作自受,要想逃出来,更是今生无望了。
  铁中棠目送船影消失,暗忖道:“这老婆子定是常春岛上之人,是以洞中人才会提起日
后两字。”
  他想到云铮与温黛黛也曾坐这艘船来寻找自己,便更断定这老婆子必是来自常春岛的。
  只因那黑衣圣女要温黛黛以哨声呼唤渡船之事,铁中棠也曾听在耳里,如此说来,则温
黛黛与云铮必定已在常春岛上,再也不怕有人加害了,他们既脱离险境,铁中棠自也大是放
心。
  但被囚在这神秘的洞穴中的,究竟是谁?
  此人竟敢直呼日后之名,那老婆子看来虽然对他那般怀有戒心,却仍称他乃是“一世英
雄”,他的身份来历,想必自是十分惊人!日后将她囚禁在如此阴黝潮湿的洞穴中,显见对
他痛恨极深,却又为何不索性将他杀了?而能被日后怀疑之人,却也断然必非寻常之辈。
  铁中棠反来复去,左思右想,越想越觉此事诡秘已极,这洞中人的身世,必也充满了神
秘的色彩。
  一念至此,他那好奇之心,实是再难遏止,接连几个纵身,掠到石笋前,推开石笋,掀
起铁板。
  但他行事从不鲁莽,生怕洞中人乘机脱逃,此人若非恶徒倒也罢了,若是凶恶之徒,自
己却又制他不住,岂非要闯大祸?是以他只是将铁板掀开了一线,万一情况不对,再将铁板
关上也来得及。
  要知那石笋重逾于斤,只可向旁推动,却无法向上掀起,中间隔着块铁板,洞中人便休
想将石笋移开。何况那铁板厚达七寸,份量亦是极为沉重,纵有绝高之掌力,亦是决计无法
将之震裂。
  是以洞外之人虽可进去,洞中之人却万难出来。而山岩上千石万笋,若非眼见,又有谁
会知道这石笋下藏有秘密?筑建这秘窟之人,端的是独具匠心,令人可佩。
  铁中棠自钢板空隙中瞧了下去,天光照射下,他这才瞧见山洞中乃是条曲折幽秘的地
道。
  突听那铁链拖地之声又自地道中摇曳而来,一条人影随着铁链曳地声自阴影中缓缓现
出,厉声道:“是什么人在外面又来扰人清梦?”
  铁中棠也瞧不清他形貌,只觉此人虽是铁链在身被人囚禁,但语气之间。竟仍隐隐带有
帝王之威。
  纵是帝王,身在囚禁之中,也常会失去威严。
  此人自然万万不会真乃帝王之尊,但在如此情况下,仍有如此气概,一种豪雄威风,侵
侵然直逼铁中棠眉睫。铁中棠心念一闪,口中未说话,却将铁板完全掀开。
  那人抬头望了一眼,怒道:“何方狂奴?怎不回话?”
  他发譬蓬乱,须长过胸,形状果然十分潦倒,但那种英雄落拓之气,却更是令人心醉。
  铁中棠紧抓铁板,心想只要他身形一动,立将铁板阖起,口中却道:“地穴已开,你为
何还不乘机逃出?”
  那人再也未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句后来,也不禁一怔。
  但瞬息之间便自仰天狂笑道:“朱某一生几时逃走过,无知小辈,你竟将咱家瞧成了何
等人物?”
  狂笑之声,震人耳鼓,正是神龙遭困浅滩,余威仍足惊人!铁中棠心念一动,大声道:
“你可认得朱藻?”
  那人身子似乎一震,道:“朱……朱藻?”
  铁中棠道:“不错,夜帝之子朱藻。”
  那人喃喃道:“朱藻……朱藻……”竞仍茫茫然有些痴了,过了半晌,突然大喝一声,
道:“你认得他?”
  铁中棠道:“认得。”
  那人道:“他……他在哪里?……他此刻也……也来了么?”语声竟已颤抖,显然心中
大是激动。
  铁中棠暗暗叹息一声,已猜出此人是谁了。
  他无竟中遇着此人,心中虽是又惊又喜,但见到此人竟落得如此模样,却又不禁感慨丛
生,泫然欲泪。
  那入却是满心焦急,厉声道:“快说,他可是来了?”
  铁中棠叹息一声,道:“他虽未来,却时时刻刻在想念着你老人家,只是……只是不知
道你老人家的去处。”
  那人身子又一震,道:“你……你怎知他在想念着我?”
  铁中棠黯然一笑,突然掀开铁板,纵身跃了下去。
  那人厉声道:“你要作甚?”
  话犹未了,铁中棠竟已恭恭敬敬跪倒在他面前,垂首道:“小侄铁中棠,叩问你老人家
福安。”
  那人双目圆睁,神情更是惊诧,厉声道:“你究竟是谁?你可知我又是谁?为何要向我
跪拜?”
  铁中棠道:“小侄乃是朱藻大哥之结义兄弟,见了你老人家,自当跪拜。”突觉肩头一
阵剧疼,已被那人一把抓住,铁中棠只觉这只手掌犹如钢铁一般,劲力之强,竟是自己生平
未遇。
  何况武功练到铁中棠这种地步,对任何人之出手,已都有种本能之反应,无论是谁,都
难将他抓住的。
  但此人却能无影无踪般伸出手来,直到抓住铁中棠后,铁中棠方始觉察,这出手之快,
又是何等惊人!
  铁中棠虽然是铜筋铁骨,此刻竟似也有些受不了此人一抓之力,但他却仍咬牙忍住,绝
不皱一皱眉头。
  那人手掌不放,目光的的凝注着铁中棠。
  铁中棠也抬起头来,回望着他。
  他身上一件宽袍,已是千缝百补,满头长发披散,双目虽仍灼灼有光,看来却仍是潦倒
已极。
  尤其是那锁在他身上的一副巨大之铁链镣铐,更令铁中棠满心感慨,既是怜悯,又觉悲
痛。
  那人缓缓道:“你已知道我是谁了?”
  铁中棠道:“小侄已知道你老人家是谁了。”
  那人喃喃道:“不错,不错,倒也可配作朱藻的兄弟。”
  突然松开手掌,竟自仰天大笑道:“你既已知道我老人家是谁,便该称我一声老伯才
是!”
  铁中棠这才完全确定自己猜的果然不错,这人赫然满身镣铐,几乎连手足都难动弹的老
人,上是名动天下,无人能与之抗衡之夜帝。刹时间,铁中棠更是惊喜交集,伏地再拜,恭
声道:“老伯……”
  夜帝哈哈笑道:“藻儿为人一向目中无人,能与他结为兄弟的,老天早已知道不会错
了。”
  铁中棠道:“多谢老伯夸奖。”
  夜帝道:“你一时便能猜出我是谁来,倒也不奇,不想你竟能受得了我那一抓之力,面
不改色,端的有几根硬骨头!”
  铁中棠见他落到此种地步,心胸仍如此开朗,若非人中之杰,焉能如此,心下不禁更是
佩服。
  夜帝道:“想不到藻儿竟还记着我!他可好么?我那住处,如今想必已被他整治得更是
宽敞了。”
  铁中棠心头一阵黯然,过了半晌,方自勉强忍住了悲痛,垂首问道:“不知老伯已有多
久未曾回家了?”
  夜帝道:“谁耐烦去记那日子,只怕有十来年了吧!”
  铁中棠暗叹忖道:“别人若是过他这种日子,必定是度日如年,连多少天都记得清清楚
楚,而他竟然连多少年都记不得了,这又是何等胸襟!”口中黯然道:“沧海桑田,这十余
年来,世间变化已有不少。”
  夜帝笑道:“但我那住处远离红尘,想必不致有……”
  铁中棠叹道:“那……那地方……已……”
  他实是不忍将夜帝地方已被焚毁之事说出口来。
  夜帝变色道:“已怎样了?”
  铁中棠却也终是不敢隐瞒,垂首道:“已……已被焚毁了。”
  他生怕这老人家听得这惊人之变故太过悲痛,竞是深垂着头,再也不敢仰首去望一眼。
  哪知夜帝又自仰天笑道:“烧了么……烧了也好,远在十余年前,老夫便想将它烧了
的。”
  铁中棠道:“为……为何……”
  夜帝道:“藻儿自小便喜欢享受,那地方若是烧了,他必定要设法再造一处,这也好激
发他一些争强要好之心,免得他只知享受,却不知如何耕耘……这孩子本来什么都好,就是
有点太过懒了。”
  铁中棠叹道:“老伯见解,果非凡人能及。”
  夜帝笑道:“你既与朱家人结为兄弟,便该知道我朱家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享
受,却不能吃苦的。”
  铁中棠道:“是……”
  夜帝道:“但无论任何享受,都定必要奋斗才能得来,你若喜欢比别人享受的好,你能
力就必须比别人高些。”
  铁中棠肃然道:“此点小侄定必永记在心。”
  夜帝笑道:“我相信藻儿之能,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他也必能改造,是以我对他一向放
心得很,只是……”
  笑容突然消失,叹道:“只是不知她的娘如今怎样了?”
  铁中棠心头一颤,头垂得更低。
  夜帝叹道:“她委实太过好强,一心想要胜过我,但像她那样去练武功,却太苦了,不
知她那痛苦已结束了么?”
  铁中棠不敢抬头,道:“她老人家痛苦已结束了……”
  夜帝苦颜笑道:“好极好极,她也该享享福了。”
  铁中棠只觉心头一阵剧痛,更是不敢抬头。
  夜帝道:“里面有些好酒好菜,你既然来了,便该陪我谈谈,莫急着要走,知道么,快
进去痛饮几杯。”
  铁中棠又惊又奇,几乎奇怪得说不出话来,呆了半晌,方自讷讷道:“老……老伯还要
进去么?”
  夜帝道:“自然要进去的。”
  铁中棠道:“小侄既已将秘门打开,老伯为何还不走?不如待小侄先将老伯身上的……
的东西弄去后……”
  夜帝道:“原来你要救我出去。”
  铁中棠道:“小侄……小侄是……”
  夜帝又仰天大笑道:“我若是要走,早就走了,还用得着等你来么?孩子,你未免太小
瞧了你朱老伯了。”
  铁中棠道:“老……老伯为……为何不走?”
  夜帝笑道:“这其中有道理,你慢慢会知道了。”拉起铁中棠,转身向那曲折的岩洞里
走去。
  铁中棠又惊又叹,忖道:“这老人当真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到如此年纪,还是如此
倔强,到如此地步,还是绝不肯接受任何人丝毫帮助,看来只有慢慢设法劝他,他才会走的
了。”
  但他怎敢将这番话说出口来,只得相随而行。
  这山岩下的秘洞,竟是曲折深遂,有如诸葛武侯之八卦迷阵一般,幽秘繁复处尤有过
之。
  两人走了半晌,铁中棠更是发觉自己若非有老人领路,便再也休想自这曲折的道路间走
回原地。
  越是深入,越是阴湿黝黯,到后来竟已伸手难见五指。
  铁中棠想到自己结义兄弟之爹爹竟在这种地方度过了十余年的日子,更是决心要将老人
说服,劝他出去。
  也不知转了多久,夜帝方自停下脚步。
  忽然间,铁中棠只听“叮”的一声轻响,火光一闪,眼前竟突然大放光明,原来秘道中
竟已亮起了灯光。
  前面岩壁,已被凿成石灯的模佯,灯蕊竟有十余条之多,互相连结,夜帝火石一敲,刹
那间灯蕊便一起燃着,有如魔法一般。
  铁中棠瞧得内心惊奇,目定口呆。
  他奇怪的倒不是这石灯制作之巧,只是再也想不出这灯中满贴的灯油究竟是哪里来的,
但更令他奇怪的事,还在后面。
  秘道中一直是阴湿而黝黯,这里却是干燥宽畅,左面一张石床,右面一张石桌,几张石
凳。
  石桌边竟还有个石盆,盆沿雕成双龙抢珠之势,一缕清泉,潺潺不绝,自龙口中流了出
来,又自盆底流了出去,盆中却始终保持着满盆清水,在一旁的洗梳用具,也无一样不是干
干净净。
  夜帝笑道:“这地方还好么?”
  铁中棠道:“此处虽好,却非久留之地。”
  夜帝哈哈笑道:“说的好……说的好……”一面大笑,一面已自将哪两只纸袋拆了开
来。
  纸袋中食物倒也丰盛,铁中棠只道他要劝自己吃了,哪知夜帝提起纸袋,竟将袋中食物
部倒入盆下水沟里。
  铁中棠大骇道:“老伯这……这是作甚?”
  夜帝道:“你莫非当我要绝食自尽不成?”
  铁中棠道:“这……这……”
  夜帝大笑道:“你只管放心,老夫纵然要死,也要寻个舒服的法子,万万不会被生生饿
死的。”
  铁中棠更是诧异,忍不往道:“但老伯为何要将吃食倒了?”
  夜帝笑道:“这些东西只配给马吃,老夫这里既无驴,亦无马,不将它倒了,留着它作
甚?”
  铁中棠只听得呆呆的怔了半晌,还是忍不住问道:“不……不知老伯平日是吃些什
么?”
  夜帝且不作答,反而问道:“方才老大曾说,苦是要走,多年前便已走了,你可是有些
不信?”
  铁中棠讷讷道:“小侄确是有些不信。”
  夜帝大笑道:“你倒老实得很……好!你且忍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中,你无论见着什
么,都莫要说话。”
  铁中棠更是满腹狐疑,勉强道:“小侄遵命便是。”
  夜帝大笑道:“好!”
  笑声中双臂一震,身形暴长,满身铁链镣铐突然四散而开,哗啦啦,啷呛呛,落满了一
地。
  铁中棠骇然道:“这……”
  夜帝笑道:“莫忘了不准说话!”
  铁中棠只得将满心惊讶压了下去。
  夜帝转身走到水盆前,略为梳洗,脱下宽袍,里面竟是件柔丝所织轻柔华丽的花衫。
  等他转过身来,哪里还是方才那落拓潦倒的老人?哪里还有一丝一毫落拓潦倒的模样?
  只见他容光焕发,须发有如衣衫般轻柔,看来虽是潇洒飘逸,却又带着种不可抗拒之威
严。
  这谦洒与威严之奇异混合,便混合成一种不可抗拒之男性魅力,令人顿时忘却了他的年
纪。
  铁中棠又待惊呼,虽然忍住,但张开了的嘴,却再也合不拢来。
  夜帝微微一笑,缓步走到石床前,伸手一扳。
  那石床竟赫然应手而开了,露出了个洞穴,但洞穴之中却是光亮异常,洞中秘道,亦是
异常平整光洁。
  夜帝道:“随我来。”
  铁中棠有如身在梦境,呆呆的跟着走了下去。
  他天赋机智,平日别人所行所为,他事先便可料中十之八九,但今日夜帝所做的每一件
事,却无一不大出他意料之外。
  秘道两旁,每隔十步,便有盏石灯,走了数十步,便是道月牙石门,低垂着淡青长帘。
  夜帝回首笑道:“闭起眼睛,要你张开时再张开。”
  铁中棠此刻对他已是五体投地,立刻闭起了眼睛。
  夜帝将他引入了垂帘,又走了几步,鼻端便飘来一阵淡淡的香气,令人心神俱醉。
  香气浓浓,室中也渐渐温暖。
  又过了半晌,夜帝方自笑道:“好!张开!”
  铁中棠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张开了眼睛……
  他眼睛不张还罢,这一张开了眼睛,几乎吓得跌倒在地。
  此刻他立现之地,竟是个圆形石洞,虽说是石洞,但四面满悬长缀之锦帐,珍贵之毛
皮……
  纵是大富之家的厅堂,也不过如此,何况洞中一桌一几,俱都是青石雕刻而成,花色不
同,各具匠心。
  有的石桌形如楼房,有的卧椅形如长桥,有的低几形如农舍,更有张圆桌竟是雕成那夜
帝之宫的模样。
  石桌上一杯一盏,亦是花巧奇丽,有的形如乌雀,有的形如牛马,有的形如武士,有的
形如裸女。
  每样东西,俱是手制而成,但是匠心独运,栩栩如生,这已是任何巨室富家万难及得上
之事。
  更何况——
  锦帐下,石桌旁,低几前,竟站着十余个绝美少女。
  她们有的身披轻纱,有的穿着锦袍,有的正在谈笑,有的正在下棋,也有的正在梳妆,
还有的正在作图。
  此刻,每个人都停住了手,痴痴的望着铁中棠,每个人面上都充满了惊讶之色,不知这
少年自何处来的。
  铁中棠几乎眼也花了,他平生所遇之人,可惊可奇之事虽然不少,但却当真要以此事为
最!
  一时之间,他整个人都呆住了,莫说夜帝令他莫要说话,便是要他说话,他也说不出一
个字来。
  夜帝道:“此地又如何?”
  铁中棠还是说不出话来。
  夜帝笑道:“此刻你不妨说话了。”
  铁中棠长长叹了口气,道:“小侄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夜帝大笑道:“好!好!”
  转身面向少女,笑道:”这便是我那藻儿的结义兄弟,你们不妨过来相见。”
  少女们掩唇轻笑,有的还不禁垂下头去。
  夜帝大笑道:“此地久无外客,这些丫头倒也不免都变得小家气了,贤侄你可莫要见
笑。”
  铁中棠也不禁垂下了头,哪敢回话。
  夜帝道:“呆望什么?还不整治些酒菜来,与我这贤侄接风?”
  少女们一阵娇笑,一起走了。
  夜帝道:“坐下。”
  铁中棠坐了下来。
  夜帝道:“到了这里,你感觉如何?”
  铁中棠抬起了头,只见四面珠帘仍不住轻轻摇荡,一阵阵银铃般的轻悦笑声自摇荡的珠
帘中飘了过来。
  他又自长长叹息一声,讷讷道:“小侄直到此刻为止,还有些不甚相信,不知道究竟是
真是幻?”
  夜帝哈哈笑道:“老夫早已说过,朱家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会得设法好好享
受。”
  铁中棠叹道:“老伯实有过人之能,但小侄心里有许多事无法了解,不知老伯能否见
告?”
  夜帝道:“有什么事,你只管问吧!”
  铁中棠道:“不知老伯怎会到了这里,又怎会……怎会如此?”
  他实在找不出话来形容心中的惊异,只有苦笑着四面指了指,只因日后既然将他囚禁此
间,此间便必是绝地,而夜帝却能将此绝地变为仙境,岂非大是不可思议。
  夜帝含笑道:“你问的虽然只有两句话,但要我解释起来,却委实是说来话长,不知你
可有耐心听么?”
  铁中棠道:“小侄洗耳恭听。”
  夜帝微徽一笑,寻了张舒服的卧榻倒身坐下,开始叙说那一段神奇的故事:“我一生行
事,自信绝无有愧天疚地之处,却只有件事被人骂得体无完肤,你可知是什么?
  “好!瞧你微笑不语,想必心里已知道,只是未便说出口来,其实你纵然说出,又有何
妨?
  “要知风流亦非见不得人的事,只要你居心未存下流,纵然对天下女子钟情又有何妨?
  “我一生之中,最最倾倒的,便是那些秀外慧中,才貌双全的女子,只因唯有她们,方
是天地间灵气之所钟,你且看有些女子粗头与恶俗,有些女子却是清雅如仙,这其间差别为
何如此之大,便是因为上天喜恶有所不同。
  “苍天既将灵气钟于某些女子之身,便是要人多加爱护,这正如好花好草,灵山秀水,
亦是要人欣赏之理相同。
  “若有人对这些苍天垂爱之事,不知欣赏,不知爱惜,此人不是俗物,便是暴殄天物的
呆子。”
  他仰天大笑数声,接着说:“幸好我既非俗物,亦非呆子,从来不敢暴殄天物,只要是
上天眷爱之女子,我必定爱护有加,视如无上之珍宝。
  “更幸好我那妻子也非俗物,知道我之所为,不过是要将天下好女子好生护着,莫教她
们受了恶人欺负而已。
  “更令人庆幸的是,只要是好女子,便能知我之心,其实,也唯有好女子,方能知我之
心,我平生最大之愿望,便是与大下的女子结为知己,更愿天下好女子,也俱都将我视为知
己,则人生便已庶近无憾了。”
  他显然已将铁中棠视如子侄,是以说话毫无顾忌,铁中棠却已听得呆了,唯有连连苦
笑。
  只因他这番言语,说的无一不是铁中棠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道理,铁中棠实不知他所
说的是对还是错。
  转眼瞧去,只见少女们已将酒菜端来,悄悄坐在四周,一个个俱是面带微笑,早已听得
入神。
  这番话她们显然已不知听过多少次了,但此刻仍听得如此入神,可见夜帝言语间,实是
大有令人动情处。
  酒菜果然精致,夜帝举杯在手,突然长长叹息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方自接着往后
说了下去:“但天下好女子中,却有个最最好的女子,非但未曾将我视为知己,而且根本对
我不理不睬。这实是我平生最大之恨事,为了此事,我接连七日七夜几乎全然未进饮食,几
个月里,食而不知其味,睡更不能安枕,只要一想及她来,心头便有如针刺般痛了起来,不
知你可想得出我那时之心境?
  “好,你还是微笑不语,我那时心境,想必你也是懂的。
  “唉,与你这样聪明的孩子说话,也是人生一件乐事,否则与那些俗物言谈,倒不如对
牛弹琴还可少生些闷气。”
  他说来说去,尽是说些似通非通玄之又玄的道理,此刻又将话题错开,又忽而要铁中棠
饮些美酒,用些酒菜,铁中棠忍不住要将方才的话再问一次道:“不知前辈怎会来到这
里?”
  夜帝这才说及正题,叹息着道:“你且莫着急,只因方才那些话,听来似乎与此事并无
关系,其实却是我为何会到这里最大的原因。
  “你可知那对我不理不睬之人是谁么?她便是……
  “好,只怕你又猜中了,她便是常春岛之日后,她若是对我不睬,倒也罢了,我最多不
过生些闷气。
  “哪知到了后来,她竟想尽办法,将我身边的女子俱都说动,十人倒有九人离我而去。
  “她说我用情不专,自命风流,却不过只是好色之徒,她哪里知道我之深情,她哪里知
道我的深意。
  “你可见到爱花之人,家里只种一株花的么,家里唯有一株花的,那断然必非爱花之
人。
  “这道理正与我相同,我若对女子漠不关心,又何苦用尽千万百计要她们陪伴在我身
旁,辛辛苦苦的维护着她们,绝不会使她们受到丝毫伤害,爱花之人必常护花,将花移入温
室,冬日培火,夏日施水,好教那鲜花莫被狂蜂所戏,野鸟所欺,唉……不是爱花人,又怎
知护花者的一片苦心!”
  这番话更是听得铁中棠目定口呆,啼笑皆非,虽觉这道理大是不通,却又说不出他的不
通之处在哪里。
  那些少女们却听得如醉如痴,有的甚至已在偷偷落泪,铁中棠赶紧插口道:“是以老伯
便赶去常春岛。”
  夜帝道:“不错,那时藻儿年纪已不小,你那伯母又已坐关,我忍无可忍,便赶去常春
岛。
  “而日后却早已算定我这一着,她终究不敢与我独斗,竟已集全岛百余高手之力,摆下
了大周天绝神阵,在岸边等候于我,我方自踏上常春岛,她便与我立下誓约,只要我能破了
那绝神阵,她便听凭我来处置,我若在三个时辰中破不了此阵,便得完全听凭她发落了。
  “那日海上风浪极大,我下船时已是疲累不堪,而且三个时辰,又嫌太少,但我虽明知
这誓约立得极不公道,却又被好这条件所诱,无法拒绝,一战之下……唉,我便到了这
里。”
  铁中棠也不禁为之长叹一声,沉吟着道:“不知老伯临去之际,可曾将去向说给朱大哥
知道?”
  夜帝道:“未曾,但你那伯母,素来深知我心意,我纵然不说,她必也知道我要去哪
里。”
  铁中棠黯然道:“她老人家的确知道的,只是……”
  他要说的是:“只是她老人家未及说出,便已死了。”但却将这句话又忍在心里。
  夜帝道:“只是什么?”
  铁中棠强笑道:“只是她老人家并未告诉小侄。”
  夜帝举杯在手,呆呆的出了会儿神,缓缓叹道:“我十余年未曾回去,她自也不愿藻儿
来找我。”
  铁中棠暗暗叹道:“这次你却错了。”
  过了半晌,夜帝方自接着说了下去:“我到了这里,不过半年,便将这岩间中的秘路全
部摸熟了,但约莫十个月后,才发觉此地并非绝地,除了那入口外,还另有一条石隙可通向
外面,那时我若要走,便可走了。”
  铁中棠道:“老伯为何不走?”
  夜帝正色道:“男子汉立身处世,虽可不拘小节,但于大节,有关忠、孝、信、义之
处,却断不可亏。”
  铁中棠肃然道:“是。”
  夜帝道:“我只要留在此间不走,便不算失信于人,至于我在此地如何过活,便要看我
是否有自求安逸之能力,只要我有此能力,纵然日日享乐,也无亏于心,非我定要在此地受
苦,才算守信。”
  这番话却是说得义正词严,无懈可击。
  铁中棠道:“小侄明白。”心中却不禁暗叹忖道:“我这伯父虽然生性风流,立论有时
也不免失干偏激,但胸怀间自有一种恢宏之气,果自下失为武林第一名侠之风范。”一念至
此,面上不禁露出敬重之色。
  夜帝微微一笑,道:“珊珊,下面的事,你都已经知道了,不如由你按着往下说吧,也
可说得动听些。”
  一个鹅蛋脸,柳叶眉,高挑身材,肤色微黑,年纪虽已二十七、八,但却仍充满青春健
康之活力的少女,秋波一转,嫣然笑道:“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我却永远也忘不
了。”
  她笑容间满含对往事甜蜜的回忆,开始叙说她的故事,轻柔的语声,令铁中棠更是听得
入神。
  她阖起眼睑,说的很慢:“那时正是暮春时节,我和翠儿每天要赶着羊群出来,找个有
水有草的地方。一面读些书,一面牧羊。
  “有一大,已是黄昏时分,我正要回去,忽然听得山下面有吟诗的声音传出来,念的是
白居易的琵琶行。
  “山下面会有人吟诗,我自然吓了一跳。
  “但那吟诗声是那么优雅,念的又是我熟悉的诗句,我听了两句,竟不知不觉间听得呆
了。
  “那时我心里想,山下面的纵然是鬼,也是个雅鬼,于是我和翠儿就壮起胆子去找这声
音是自何处发出来的。”
  她笑容更是动人,接着说:“你知道少女们的幻想总是比别人多些,所以我们才一心要
找那雅鬼,若是换了现在,只怕我们就不敢了。
  “我们找了半天,才发现乱草间的那块山石竟有条袭隙,有双眼睛正在这袭隙中呆呆的
望着我们。
  “这双眼睛的目光,也是那么温柔,绝没有丝毫恶意,我们就壮起胆子和他说起话来。
  “从那天之后,我们每天都要去听他说话,只因他说的全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我们
都不禁听得着了迷。
  “我们每天挤羊乳给他喝,他也时常用石头雕些东西送给我们,到后来,我和翠儿就都
对他……都对他……”
  说到这里,她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红霞,容光更是照人,垂下了头,嫣然一笑,才接着
道:“到后来我们都觉得再也不能离开他了,就带着些纸笔、丹青和一些衣物,也住进那地
洞里。
  “那时这地洞虽还没有这样的规模,但已是很干净了,我们每天陪着他吟诗、下棋、作
画。
  “有一天他突然要我们将画好的画拿出去卖,再换些有用的东西回来,但他却又要我答
应,一定要将画卖给女孩子。
  “但闺秀少女会到街上来买画的极少,幸好我们也是女人,可以在别人闺房里走动,很
容易就将七、八张画全都卖了出去,而且卖得价钱很高,我们就买了些丝网、纸笔、珊瑚、
象牙一类的东西回来。
  “这次他不但画了画,还刻了些图章和珊瑚、象牙人一类的小玩意,于是我们又拿出去
卖。
  “那时我们到了街市上,先前买我们画的几个女孩子,竟都派了她们使唤的丫头,天天
在街上等着我们。
  “原来她们已对那几幅画着了迷,整日茶不思,饭不想,只是呆呆的望着那画儿出
神。”
  说到这里,旁边也有三四个少女面上泛起了嫣红,珊珊含笑瞧了她们一眼,含笑说了下
去:“她们见了我,简直高兴得发狂,一定要求我们带她们来找这画画的人,否则就不放我
们走。我们被逼得没法于,也实在瞧她们可怜……”
  突听一个杏衣少女笑啐道:“谁可怜?你才可怜哩!”
  珊珊娇笑道:“你还不可怜?那时候连眼睛都哭红了,我若再不带你们来,只怕你们真
要活活急死了。”
  那杏衫少女瞧了另几个少女一眼,格格娇笑道:“就算我们着急,可总比她们要好些
吧!”
  珊珊笑道:“这倒是真话。”
  少女们又笑又啐闹成一团,你说我着急,我说你可怜,但瞧了铁中棠一眼,又都红着脸
垂下了头。
  夜帝仰天笑道:“好!好!你们都不着急,着急的是我……”
  听到这里,铁中棠不必再听,也已猜到此中究竟。
  这些少女们想必是见着夜帝画的图画后,便自心醉神痴,忍不住想要瞧瞧这作画的才
子。
  等她们见着夜帝后,更不禁要被他这绝世之丰神,优美的谈吐所醉,留在这里,再也不
肯走了。
  于是大家同心协力,再加上夜帝胸中之丘壑,经过十数年的辛苦经营,终于将这阴森的
岩洞变成了仙境。
  由此可见,夜帝不但武功绝世,而且文采风流,妙手丹青,亦非他人能及,否则又怎能
迷得了这些少女?
  珊珊笑道:“只要是见着他图画雕刻的女孩子,十个中倒有九个会被迷住,而且想尽法
子,也要赶来。
  “到后来我们真怕若照这样下去,连这岩洞都要被女孩了们挤塌,是以再也不敢将他的
图画雕刻拿出去卖了。”
  夜帝微笑道:“不是不敢,只怕是不愿吧!”
  珊珊粉脸微微一红,笑啐了一口,道:“我不说了。”
  夜帝大笑道:“我也该歇歇了,翠儿,你说。”
  另一个模祥与珊珊生得同样标致,年纪又轻些的少女笑道:“好!我说,珊姐要是吃
醋,先前也不会将别的女孩子带来了,她只是知道。凡是要买这些图画雕刻的女孩子,必定
都是才女,才女瞧见才子的手笔,怎会不心动?但人来的大多,也不行呀!”
  珊珊笑道:“还是翠儿知道我。”
  翠儿笑道:“不但珊姐,别的姐妹们,也说莫要将图画往外卖了,留着自己看,总比让
别人看好得多。”
  她笑容更是明媚,言语更是爽朗,比起珊珊的婉转娇柔,却又另有一番动人心魄之处,
令人见之神醉。
  只听她接着道:“我和珊姐虽是穷人家的子女,但别的姐妹们,却都是大富人家的千金
小姐。她们来的时候,就不知带来了多少珠宝,尤其是敏儿,几乎把她家全都给偷搬了
来。”
  那杏衫少女笑骂道:“我可没惹你,你穷嚼什么舌头!”
  翠儿笑道:“我又没说假话。”
  珊珊娇笑道:“我证明,敏丫头来的时候,足足装了三大车东西,就只她一个人带来
的,已足够大家吃一辈子了。”
  翠儿道:“所以虽然不卖图画,也没关系,大家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想尽法子将这里布
置起来。”
  夜帝微微笑道:“好了……中棠,你也该全明白了。”
  铁中棠叹道:“小侄若非眼见,真不敢相信这故事竟会是真的……唉!若非老伯此等奇
人,又怎会有此奇遇!”
  翠儿笑道:“是呀,他若不会吟诗作画,哪有这段事?”
  夜帝笑道:“但我也不愿那日后知道此事,是以每日算准时间,知道有人送饭来了,我
便打扮个落魄模样出去。”
  铁中棠也不禁失笑道:“却连小侄也骗倒了。”
  洞中无昼夜,众人谈谈笑笑,也不知过了多久。
  珊珊忽然笑道:“他们男人,想必总有许多不愿被咱们女孩听到的话要说的,咱们何必
留着惹厌,走吧!”
  翠儿笑道:“累了一天,也该睡了。”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少女们俱都嫣然一笑,
陆续走了出去。
  夜帝瞧着她们身影,微笑道:“你瞧这些女子,是否天地间灵气所钟,不用你说话,她
们先已知道了你的心意。”
  铁中棠道:“果然善体人意……”突然长长叹息了一声,接道:“小侄委实有句不愿被
人听到的话要求老伯回答。”
  夜帝道:“有什么话?你只管问吧!”
  铁中棠沉吟半晌,似乎甚是为难,不知该如何问出口来。
  转眼四望,几上纸笔犹在.他方自走了过去,提笔写了几个字,双手送到夜帝面前。
  夜帝瞧了一眼,面上神色突然改变。
  但他默然良久,也终于说出一番话来,铁中棠听了这番话,神情竟也大变,也不知是惊
是喜。
  他刹那间便已热泪盈眶,口中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灵光……朱大哥……
你们……太好了!”
  铁中棠究竟写的是什么?夜帝究竟说了什么?铁中棠又为何突然提出水灵光与朱藻两人
的名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