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二十七章 生死两茫茫
  云铮上得峰巅,上了石台,第一眼便瞧见个身形纤弱的青衣妇人背负双手,面对着大
海。
  这妇人身材既不高大,体形亦不奇特,衣着更非鲜艳夺目,全身上下,可说绝无丝毫抢
眼之处。
  但山峰上如许多人,云铮却偏第一眼便瞧见了她,这平平凡凡的妇人身上,竟似含蕴一
股无比强大的吸引之力,站在她身旁的纵然都是貌美如花的绝色少女,但她却只要个背影,
便已足够将天下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再也不会瞧到别人身上,云铮虽然瞧不见她面貌,却
也已断定她便是常春岛之主日后娘娘。
  这被武林传说犹如神话般的人物,如今已活生生站在他面前,云铮心里不觉泛起一阵难
言之激动。
  她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十指互绞,根根指节全都苍白,心中竟似也充满了激动之情,却
不知为了什么?
  云铮躬身抱拳:“大旗弟子参见日后娘娘。”
  日后娘娘道:“你是奉谁之命来的?”
  语声虽是冰冰冷冷,怎奈已在双手之动作中无意间泄露了心中的激动,是以连语声听来
都似有些颤抖。
  云铮道:“弟子乃是奉少林无色大师之命前来。”
  日后娘娘突然厉声道:“你既奉无色大师之令前来,便该以少林弟子身份觐见,知道
么?”
  云铮怔了一怔,也不知她为何暴怒,只得称是。
  日后娘娘道:“无色大师令你前来,是为何事?”
  云铮道:“无色大师令弟子转禀娘娘,说是江湖动乱已久,也该让武林朋友稍得安歇,
那件纠缠数十年几乎将天下武林高手全都牵涉在其中的公案,此时也该作一了结了,望娘娘
上体苍天好生之德,下体无辜遭劫之苦,更该念此一公案中人俱已被积年仇杀逼得流离颠沛
苦不堪言,有时连亲人尸首都难收葬,惩罚也该够了,是以但请娘娘得放手时且放手,早些
将此公案……”
  突听日后娘娘大喝一声:“住口!”
  她双手互绞得更紧,甚至连身子都已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厉声道:“你也想教训我
么?”
  云铮道:“这番话全属无色大师所言,弟子只是将之一字不漏转禀娘娘,至于所说的为
何公案,弟子毫不知情。”
  日后娘娘哼了一声,仍似薄怒未歇,厉声道:“无色也未免将自己看得过高了,凭什么
他来管这闲事!”
  云铮瞧她如此模样,心里既惊且奇,垂首不敢言语。
  又过了半晌,日后娘娘激怒方始渐渐平息,但仍未回过头来,只是徐徐道:“他要你前
来,只是说这几句话么?”
  云铮道:“就是这些话。”
  日后娘娘道:“你不妨回去告诉他,此事既非我种因,亦非我能了结,我一向只是袖手
不问,以后还是袖手不问。”
  说着说着,她语声又自激动起来:“无色若想将此公案了结,不妨自己设法,莫再寻着
我。”
  云铮道:“是。”
  云铮这才转首瞧了温黛黛一眼,见她满面惊惶悲痛之色,目中泪痕未干,也正在偷偷瞧
着他。
  两人目光相遇,温黛黛目中突又流下了两行晶莹泪珠。
  她眼波中竟充满惜别之情,也充满了悲痛,似是在哀求着云铮:“你快走吧,莫要管
我……”
  两人心有灵犀,情意互通,云铮一眼瞧过,便知日后娘娘拒绝了温黛黛之请求,心里只
觉一股悲愤之气直涌上来。
  温黛黛见他面色突变,目中似又闪亮了火光,大骇之下,颤声道:“你……你万万不可
在……在此地……”
  但云铮性子一犯,便是神仙也拦他不住。
  温黛黛一句话还未说完,云铮已挺胸大喝道:“铁血大旗门下弟子云铮,还有一事想要
请教!”
  日后娘娘怒道:“你竟敢又称大旗弟子!”
  云铮狂笑道:“云某已将少林门之事交待,自当还我本来面目,云铮生为大旗门下人,
死为大旗门下鬼,为何不敢自称大旗门下弟子,大旗门武功纵不如你,但这铁血大旗四字说
将出去,无论在何处都要比常春岛响亮得多!”
  日后娘娘更是怒极,嘶声道:“你……你敢……”
  温黛黛痛哭着扑到她足下,泪流满面的道:“娘……娘娘,他……他还是孩子,娘娘莫
和他一般见识。”
  日后娘娘冷笑道:“我还犯不上为他动怒……好吧!大旗门下,你还有什么事要请教
的?”
  云铮大声道:“我且问你,温黛黛既不愿留在此处,你凭什么要强迫于她,难道这也算
是救苦救难么?”
  日后娘娘道:“谁要强迫她留在此处!”
  云铮不禁怔了一怔,心气顿时平了,他知道自己猜错,反觉有些讪汕的难以为情,讷讷
道:“既是如此,黛黛,咱们走吧!
  日后娘娘道:“谁答应你带她走的?”
  云铮又是一怔,瞬即暴怒道:“你方才明明说不留她,此刻又不放她,莫非是故意消遣
于我?”
  日后娘娘冷冷道:“她无论要去何处,我都不会留她,但要和你同走,却是万万不
可!”
  云铮怒道:“为什么?”
  日后娘娘道:“她若要寻个归宿,纵是嫁于市井无赖,贩夫走卒,俱无不可,却万万不
能嫁给大旗门下!”
  云铮怒喝之声更大:“为什么?”
  日后娘娘道:“只因大旗门男子俱是无情无义的畜牲!”
  云铮一跃而起,怒骂道:“放……谁说的?”
  他虽然终是不敢骂出“放屁”两字,但敢在日后娘娘面前如此暴跳如雷之人,普天之
下,可说绝无仅有。
  四下少女都已花容失色,知道娘娘绝不会再放过他。
  哪知日后娘娘非但未曾动手,竟连头也未回,却向温黛黛道:“你此刻若是要走,我也
不留你。”
  温黛黛轻泣道:“娘娘,我……”
  日后娘娘道:“但你临走之前,却要发下重誓,今生今世绝不和大旗门弟子交谈一言半
语:”
  温黛黛道:“我……我……”突然放声痛哭起来。
  日后娘娘道:“你不能么?”·
  温黛黛痛哭着道:“我……我留在这里。”
  日后娘娘道:“你若要留在这里,也得发下重誓,从今往后永不再对大旗弟子有所思
念。”
  温黛黛身子一震,颤声道:“这……这……”突又伏地痛哭,道:“我不能不想他,我
实在不能不想他!”
  日后娘娘冷冷道:“常春岛上,俱是心如止水之人,你若要想他,便不能待在这常春岛
上!”
  说到这里,不但云铮悲愤交集,热泪盈眶,便是常春岛上的少女们也觉日后娘娘今日所
行委实太过不近人情,都不禁对温黛黛生出了同情怜悯之心,有的甚至已悄悄垂下泪来。
  温黛黛以手捶地,嘶声道:“娘娘,你怎么能令人做不能做的事,你……你不如让我
死!”
  日后娘娘冷冷道:“看来你只有死了!”
  云铮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厉喝道:“我大旗门与你有何仇恨……”喝声中竟已飞身扑
上,一掌击向日后娘娘后背。
  少女们齐齐惊呼,花容大变。
  日后娘娘冷冷道:“你也敢无礼!”反手一挥,背后竟如生了眼睛般,袍袖直拂云铮胸
膛。
  云铮一拳还未击出,便觉一股大力涌了过来,竟是不能抵挡,狂呼一声,凌空跌出三丈
开外。
  温黛黛惊呼着便待扑上去,但日后娘娘长袖轻垂,便已拂了她肩井穴,刹时她已无法动
弹。
  云铮武功虽不如人,但那股剽悍勇猛的冲劲,却是天下无双,方自跌倒在地,立又翻身
掠起,和身扑上。
  日后娘娘袍袖再展,云铮再跌再起,但三五次过后,他连一招都未递出,便远远跌了开
去,一次比一次跌得重。
  他这才知道这号称武林中第一奇人日后娘娘,武功确是神奇不可思议,自己纵然再练十
年,也未见敌得过人家。
  一量之间,云铮但觉万念俱灰,仰天长叹一声,目中流下泪来,日后冷冷道:“凭你这
样的武力,若想救她性命,除非一死,你若死了,她才可定下心来,只看你有没有决心一死
的勇气?”
  云铮突然仰天狂笑,道:“原来你只是要我死么?那还不容易,云某已活得不耐烦
了!”
  铁中棠死后,他便早已心灰意冷,此刻悲愤化作失望,更觉了无生趣,要知云铮性情激
烈,冲动时从来不顾生死,此刻又怎会将生死之事放在心上,狂笑声中,一掠而起,竟要投
身那万丈绝壑之下。
  哪知日后娘娘袍袖拂处,竟又拦住了他。
  云铮怒道:“你连死都不让我死么?”
  日后娘娘道:“这面崖下,俱是海水,你跃下也未必会死,若是决心想死的人,往那边
跳去。”
  她竟未回头,云铮狂笑道:“温黛黛,我生不能陪你,死后却再也无人能阻我与你相见
了,二哥,你也慢走一步……”狂笑未了,他身子已落入那万丈绝壑下,只有那充满悲愤的
狂笑声却仍在人们耳中激荡。
  半日前云铮将铁中棠击下断崖,半日后他自己投身断崖下,他知道这一死不但可救得温
黛黛性命,还可洗清他的罪疚,临死前心里想必十分安然,但他却未想到他这一死,可叫活
着的人如何忍受?
  何况,这铁血大旗门下的两大弟子,江湖后起一代中最富朝气、最有前途的两大高手。
  他们的性情虽是极端不同,但一个是机智百变,临危不乱,一个是热情充沛,临难不
苟。
  这两人正都是下一代热情少年的典范,铁血男儿的楷模,江湖中正不知有多少事等着他
们负担。
  但如今,他两人竟在一日中相继死去,这对江湖而言,又是何等巨大的损失,何等深沉
的悲痛!
  温黛黛身子虽然不能动弹,但心却已碎了,含泪的眼睛,望着日后娘娘,那目光中的悲
痛怨恨,谁也指叙不出。
  日后娘娘竟霍然回过头来,那苍白的面容上,竟也满是泪痕,缓缓道:“将温黛黛送入
留云馆,好生看着她。”
  语声中竟是充满关怀亲切之意。
  温黛黛却真想破口大骂:“你既将他逼死,为何还要流泪?”怎奈身不能动,口不能
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两个少女走过来抱起了她,她无助的被抱下了山。
  日后娘娘目送她们身形消失,突然仰天苦叹,轻轻道:“不想大旗门下,竟终于有了个
为情而死的男子……”
  她面上泪痕未干,嘴角却已泛起了笑容,竟不知是悲?是喜?普天之下,只怕也再无人
能猜得出她的心意。
  山麓,留云馆,窗明几净。
  这时正有四条人影飘然而出,掠向海滨。
  海滨,渔船上,静寂无声。
  那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盘膝而坐,仰望苍天。
  她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只是寂然静坐,苍天、碧海,衬着萧萧的自发,当真有
如吴道子彩笔下的绝妙图画。
  留云馆中掠出的四条人影,远远便顿住身形,瞬也不瞬的瞧着她,四人身法均极轻灵,
谁也未曾发出丝毫声息。
  那老婆婆虽未回首,却已觉察,突然沉声道:“过来。”
  四条人影齐都一紧,对望一眼,终于掠了过去,却原来正是鬼母阴仪、阴嫔、易冰梅与
冷青萍。
  这时阴仪那经常阴沉的面容,竟又现出激动之色,阴嫔嘴角常带的娇笑,也已无影无
踪。
  老婆子缓缓转身面对着她们,三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目光瞬也不瞬,谁也没有说
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
  阴嫔突然颤声道:“大姐……”
  老婆子缓缓道:“三妹。”
  阴嫔身子一震,突然疯狂般掠上船头,站在那老婆子面前,眼睁睁瞪着她,道:“大
姐,真……真的是你?”
  老婆子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缓缓道:“不是我是谁?”
  阴嫔轻呼一声,双膝一软,扑的跪在船板上。
  阴仪整个人却似已呆愣了,一步步走上船头,口中喃喃呼道:“大姐,真的是你……大
姐,真的是你……”
  老婆子也似呆了,喃喃道:“二妹,……二妹……”
  阴仪道:“三十年不见,不想终是还能见着大姐一面。”
  多年来艰辛岁月,似已将她心肠炼成如铁石,虽在如此激动之心情下,身子仍是站得笔
直。
  老婆子喃喃道:“三十年……三十年了,唉!日子过得有时是那么慢,但有时又觉得三
十年只是一转眼的事。”
  阴仪道:“是……”
  老婆子道:“你可忘了么?我临走的时候,还替你们梳次头发,想不到……现在……你
的头发都白了。”
  阴仪垂首道:“大姐头发也白了!”
  老婆子惨笑一下,道:“白了自了!二十年前就白了,唉……想不到一转眼间,我竟已
有三十年未替你梳头了!”
  缓缓自怀中掏出把破旧的梳子,梳子上还嵌着粒珍珠,想必昔日一定是十分鲜艳而时
髦。
  但如今,这梳子也正和她们姐妹一样,虽还残留着一丝动人的痕迹.却早已失去了昔日
的光彩,珠光也已发黄了。
  老婆子目光凝注着梳子,半晌半晌,才惨然笑道:“你还记得么?这梳子就是昔日我为
你梳头的那把。”
  阴仪目光也凝注着梳子,颤声道:“记得!”
  老婆子道:“你瞧你的头发又乱了,过来……让我再替你梳次头。”
  她似乎将她这二妹还当作昔日闺中的少女,却忘了她的二妹已是名震武林垂二十年的女
魔头。
  阴仪双目之中。泪珠突然夺眶而出,悄悄转过头,竟真的坐到老婆子身前,让她为自己
梳这早已斑白的头发。
  梳着梳着,老婆子嘴角泛起笑容,目中却也流下泪珠,晶莹的泪珠,一滴滴落在阴仪头
发上。
  易冰梅与冷青萍在一旁静静的瞧着,瞧着这一幕动人却又令人心碎的图画,早已瞧得痴
了。
  阴嫔更是满面泪痕,突然大呼一声扑了过去,勾住了她两个姊姊的脖子,阴仪再也忍耐
不住,也翻身扑入了她大姊怀里,那老婆子张开双臂,拥抱着她这两个可爱却又可恨的妹
妹。
  一时之间,二人竟似都忘却了自己的年纪,忘却了那一段辉煌而又艰苦的岁月,忘却了
自己一生中的得意与不幸……
  她二人实已全然忘却了一切,似乎又回到昔日那可以随时大哭,也可以随意大笑的日
子。
  又不知过了多久……”
  那老婆子终于缓缓抬起头来,喃喃道:“无可怜见,天可怜见,让我阴氏三姊妹,终于
又回到一处了。”
  阴仪缓缓坐起,拭干了泪痕,淡笑道:“可笑我第一次坐上大姊这艘船,竟不认得大
姐。”
  阴嫔亦自坐起,道:“可不是么,若不是我坚持着再回来瞧瞧,大姊只怕已气得不理我
们了。”
  老婆子苦笑道:“大姊怎会怪你们,我若不说,你们又怎会想到这船上的可怜老太婆便
是昔日的异人阴素。”
  她无意中说出这句话来,却犹如千钧铁锤般在她三人心上同时重重打了一记——昔日光
耀武林的伟人,如今已变作无情海上的渡婆,昔日春花般的容貌,今日已变作丑恶的鸠荼。
  三十年,三十年的岁月,毕竟是不饶人的。
  热血己冷,激情也化作悲痛。
  三人面面相望,虽然瞧不见自己容貌,但却已从对方面上的皱纹中映出了自己苍老的痕
迹。
  三个人这才顿然领悟,逝去的岁月,是永远也无法挽回了,逝去的欢乐,也只有留待追
忆。
  世上万物都有可欺时,唯有时间却是明察秋毫的证人,谁也无法自她那里骗回半分青
春。
  世间万物都有动情时,唯有时间心肠如铁,无论你怎样哀求,她也不会赐给你丝毫逝去
的欢乐。
  唯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你想磨也磨不去,想忘也忘不了,三人面面相坐,谁也不再能说
得出话来。只因她们发觉阴氏三姊妹虽又终于回到一处,却已和往昔大不一样了。
  终于还是阴素一声强笑打破了这难堪的静寂,她便站起,强笑道:“你们坐着,大姊去
替你们倒碗糖水吃。”
  阴嫔缓缓一拭泪痕,亦自强笑道:“大姊还真的把我们当小孩子么,我们现在是只喝
酒,不吃糖水了。”
  阴素道:“你们不吃,那边两个小孩儿总要吃的。”
  易冰梅、冷青萍对望一眼,互相一笑,似乎在说:“我们也已是大人,只喝酒不喝糖水
了。”
  她们毕竟是年轻,还未曾领悟到岁月的无情,否则此时此刻她们又怎么能笑得出来。
  阴素终于还是端出了两碗糖水,冷青萍也终于喝了下去,易冰悔却乘她没瞧见悄悄泼到
海水中。
  阴嫔轻叹一声,道:“说真的,这三十年来,大姊你究竟到哪儿去了,大旗门那姓云
的……”
  阴仪突然干咳一声,似是要她莫要再说下去。
  阴素却苦笑道:“无妨,让她说吧,近年来,我早已麻木了,往事早已不能再折磨
我。”
  阴嫔道:“那姓云的可死了么?”
  阴素叹道:“他还好好的活着。”
  阴嫔恨声道:“好个没良心的,竟抛下姊姊一个人在这里,若不是姊姊救他,他还能活
到现在!”
  易冰梅与冷青萍都睁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满了惊诧与好奇,她们显然是想听听这一段武
林前辈幽秘的故事,却又不敢说出口来。
  阴嫔却已瞥见她们面上的神色,猜破了她们的心意,笑骂道:“你们两个小丫头,可是
想听听这段故事?”
  易冰梅、冷青萍对望一眼,含笑垂首。
  阴嫔长长叹息了一声,道:“说给你们听听也好,好教你们日后小心些,莫要再上了那
些臭男人的当。”
  她轻轻闭起眼睑,缓缓道:“那时我年纪还小,我们三姊妹,住在一栋有着大花园的房
子。花园很大,种满各种鲜花,四时不断……”
  她轻叹一声,嘴角泛起一丝甜蜜的笑容,接着说:“那时的日子过得真妙,我们姊妹练
完了武功,就在花园里修花、剪草、捉蜻蜒、扑蝴蝶,但是……
  “有一天,花园里突然闯入个满身鲜血的男人,他受的伤极重,一进花园,就扑的晕倒
了。
  “我们三姊妹跑过去,只见这男人虽然满身鲜血,显得有些怕人,但模样生得可是真
俊。
  “尤其是,他脸色苍自得不带一丝血色,更显得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看了真教人心
动。
  “但那时我不过只觉得他生得很俊而已,却不知我大姊仅只瞧了他一眼,就已……就已
偷偷的爱上他了。”
  说到这里,阴素枯老的面容似也泛起一丝红霞,但瞬即便没有了,仰望苍天,又呆呆的
出神。
  阴嫔接着往后说了下去:“我们瞧他神色,就知道他必定是被极厉害的仇家追赶,惊惶
之中,才会闯入我们的花园。
  “二姊那时就似乎已猜着了大姊的心意,故意说:“此人又不知是什么来历,我们何必
为他惹麻烦,不如送他走吧!
  “大姊心里虽不愿,但到底年轻面薄,也不好怎么说话。
  “就在那时,墙外已响起呼喝叱咤之声,显然是追兵已来了,而且追来的人人数还不
少。
  “大姊虽未说话,却突然抱起那男人,将他藏了起来,然后行若无事的修花剪草,竟不
瞧我和二姊一眼。
  “追兵终于追进了花园,大姊非但没有说出那男人的事,反而说他们擅闯私宅,硬是将
他们痛骂了一顿。
  “那时我们姊妹在武林中已有些名气,那些追兵虽然也都是厉害角色,却也犯不上得罪
我们。
  “何况,我姊妹在江湖中是出名不管别人闲事的角色,平日就算别人死在我们眼前,我
们也不会伸一伸手。
  “那些追兵想来想去,也觉得我姊妹不会将那男子藏起,竟再三向我们道歉,一个个走
了。
  “从那天之后,大姊花也不修了,草也不剪了,整天去服侍那男人,替他治伤,弄出各
式各样好东西给他吃。
  “过了一个多月,那男人伤势总算是好了,大姊整日守候在病榻旁,日久情生,更是对
他着了迷,哪知……”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又苦苦叹息一声,嘴角笑容早已消失,转目望去,阴素却已悄悄流
下了眼泪。
  易冰梅听得入神,忍不住道:“哪知怎样?”
  阴嫔叹道:“哪知那男人伤好了之后,竟悄悄走了,只留下张字条,说是要大姊永远忘
记他。但大姊怎么忘得了他,大姊知道我们反对,竟说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就悄悄的追了
去。”
  她又自停住了语声,连连叹息。
  易冰悔忍不住又间道:“后来怎样?”
  阴嫔苦笑道:“后来我也不知道了,我也要问大姊。”
  易冰悔与冷青萍的目光,立刻转到阴素身上。
  阴素泪流满面,轻轻道:“后来我终于追着了他。”
  易冰悔、冷青萍齐的松了口气,似在为她欢喜。
  阴素仰望苍大,又呆呆出了半晌神,嘴角竟也泛起一丝微笑,笑容是那么甜蜜,似乎使
得她苍老的面容都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她轻轻道:“那一段日子,我们过得真是美,我们从早到晚整天在一起,就连他都似乎
将一切事给忘记了。”
  “但是……但是有些事却是忘不了的。”
  说到这里,她微笑已化作哀伤。
  “他们门户为了复仇,要远远赴塞外,而他们门户的规矩,是绝对不许带女子同行
的。”
  易冰梅接道:“就是妻子也不行么?”
  阴素惨然笑道:“妻子也不行。”
  易冰梅睁大了眼睛,喃喃道:“好狠!好狠!”
  阴素道:“他们离别了妻子,为的只是不愿练武时分神,更不愿他们下一代受到丝毫母
爱。他们在冰天雪地里训练自己,训练他门的儿女,训练的严格与残忍,真是教人看了动
心。
  “他们要将儿女训练成铁一般身子,还要将儿女训练成铁一般心肠,若有母亲在那里,
就不会狠得下这个心来。
  “只因我后来不顾一切,还是追到塞外,所以看到了这些,我虽然心狠,却也不禁看得
流泪。”
  阴嫔诧声道:“大姊竟追到塞外去了么?”
  阴素垂下头来,眼泪又是们汩汩流出,道:“我”共去了七次,每一次都被他们掌门人
赶了回来,只因我总是不死心,无论吃多么大的苦,受多么大的罪,有时甚至被打得遍体都
是伤。
  但只要我伤一好,我还是追了去。
  “他们的食粮本来就少,有好的都给了孩子吃,要孩子长得快,我在冰天雪地里追他
们,更是寻不着吃的。
  “有时我一饿就是一两天,饿得连藏在雪地里的老鼠、毒蛇,都被我挖了出来,用火烤
了吃。
  “我求他们,只要让我跟着,什么苦我都愿意,我用尽了各种法子,说尽了各种好话,
甚至……甚至下跪。
  “但……但他们还……还不动心,还是要赶我……”
  易冰悔、冷青萍再也想不到面前这老婆子,昔日竟有如此伟大的爱情,如此强烈的情
感,早已听得泪流满面。
  阴嫔更是泣不成声,颤声道:“难……难怪大姊你……你如今竟变得……变得如此苍
老……”
  阴仪流泪道:“我知道……我知道以大姊你的性子,在向别人下跪时,那……那当真比
什么都要痛苦。”
  阴嫔突然大声道:“大姊你既是受了这么多的苦,就应该一直追到底,除非……除非他
们真把你杀了!”
  阴素悲泣道:“他们虽未杀我,但最后一次,却对我说,若是我再纠缠下去,他们就
要……将他杀死!”
  阴嫔道:“你就从此不追了么?”
  阴素默然点厂点头,说不出话来。
  阴嫔顿足道:“大姊你真是,那姓云的既然忍心见你受苦,不管你,你又何必再管他的
生死。”
  阴素流泪道:“他……他也没法子,除非他敢背叛门户。”
  冷青萍心念一动,突然颤声道:“那姓云的……的老前辈,是否铁血大旗门的弟子?”
  阴素道:“你……你怎会知道?”
  冷青萍流泪道:“我……我大姊的遭遇,也……也和老前辈的完全一样,只怕还……还
要惨些。”
  阴素道:“真……真的?”
  冷青萍道:“我大姊也是在堡中救了个姓云的大旗弟子,也是悄悄的爱上了他,而且还
为他生了个孩子……”
  阴素道:“后来怎样?”
  冷青萍流泪道:“后……后来此事被大旗门的掌门人知道,我姊夫就……就被他们五马
分尸了!”
  她吸了口冷气,道:“那大旗掌门,就是我姊夫的亲生爹爹!”
  阴素身子一颤,久久说不出话来。
  阴嫔恨声道:“那大旗掌门,真是个没有心肝的人,我若见了他,定要他胸膛剖开,瞧
瞧他心是什么做的!’、
  阴素缓缓说道:“他的遭遇,昔日本也一样,他也爱上了个女人,但是,这女子却和他
仇家有些关系……”
  她骤然间说出了这个从来无人言及之武林隐密中的隐密时,众人都不觉吃了一惊,脱口
问道:“真的?”
  阴素凄然一笑,道:“此事自也被他爹爹知道,但他却真狠得下心,将那女子活生生推
落绝崖之下!”
  冷青萍忍不住问道:“你……你那……”
  阴素道:“我的丈夫云九霄,就是他亲生弟弟。”
  冷青萍又是一惊,颤声道:“他……他既然自己也受过这样的苦,为什么还要对他亲生
的弟弟和儿子如此狠心?”
  阴素仰天叹道:“这就是铁血大旗无情的传统,他们代代相传,都是如此,而且……”
  她突然幽秘的惨然一笑,接道:“而且,据说大旗门的每一代弟于,都有过我这些差不
多的悲惨的事!”
  这又是件惊人的秘事,众人更是惊得呆了。
  过了半晌,阴嫔又忍不住问道:“这些事我从来未曾听人提起,大姊你……你却又怎会
知道?”
  阴素神情更是幽秘,缓缓道:“我自然知道……想来你们日后自也会知道的,而且知道
得比现在还多。”
  阴嫔诧声道:“为什么?”
  阴素一字字缓缓道:“只因这常春岛,便是……”
  突然间,山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钟声,响彻云霄。
  两个乌衫少女,手提青竹篮,自袅娜四逸的钟声余韵中踏着碎步奔来,遥遥便呼道:
“婆婆,又要劳你送饭了。”
  阴仪大奇道:“给谁送饭去?”
  阴素还未及回答,乌衫少女已然轻轻跃在船上,嫣然一笑,道:“你们才来,怎么就跟
婆婆这么熟了?”
  她两人自不知她们原来就是姊妹,阴素也未说出,她面容又恢复冷漠,只是淡淡道:
“我要送饭,你们也该走了。”
  少女笑道:“对了,你们先让婆婆送饭去,回来我们再一块儿聊,否则若是让人饿着
了,那可真不好。”
  另一少女也笑道:“你们才来没多久,我们也正好闲着,等吃过了饭,让我们陪你们到
各处看看好么?”
  阴仪、阴嫔只有含笑称谢。
  她四人心中虽还有无数疑问,这常春岛便是……便是什么?又和大旗门幽秘的历史有何
关系?阴素如此急着送饭,究竟是为谁送饭去?
  但此时此刻,她们四人纵有满腹疑问,也只有留待阴素回来后再寻解答,四人打过招
呼,便径自去了。
  骄阳仍盛,波平如镜,海面一片黄金般光彩。
  忽然间,冷青萍又奔回海岸,高声唤道:“婆婆,婆婆……”
  阴素回应道:“什么事呀?”
  冷青萍道:“那边若是有个叫铁中棠的人要到这里来,求婆婆好歹载他一程,莫要忘
了。”
  在那蜂女香舟上,她本当铁中棠已落水而死,但后来她随鬼母同赴帝宫,虽然在宫外留
守,没有瞧见铁中棠,但却已得到铁中棠的消息,等到黑衣圣女与鬼母与她姊妹一起带回常
春岛后,她又辗转听得铁中棠要到常春岛来。
  阴素皱了皱眉,道:“他是什么人?”
  冷青萍呼道:“他……他也是大旗门下。”
  阴素眉头皱得更紧,道:“他可是那姓云的小子的二哥?”
  冷青萍惊喜道:“不错,婆婆你怎会认得他?”
  阴素哼了一声,道:“他已不会来了!”
  冷青萍大奇道:“他为何不会来了?”
  阴素道:“他已落入海中,连尸首都寻不着了!”
  冷青萍大骇道:“你……你说什么?”
  阴素大呼道:“他已死了!”
  冷青萍身子一震,再也立足不住立时晕倒在海岸上。
  阴素看着冷青萍身影倒下,不禁长叹一声,道:“幸好铁中棠已死了,不然这孩子受罪
的日子可就多了!”
  过了半晌,喃喃又道:“这孩子明知大旗弟子都是无情无义的人,方才嘴里也还在骂大
旗弟子没有良心,但转眼之间,为何自己也对大旗弟子如此关心?莫非那姓铁的也和云九霄
少年时一样,真有令少女着迷的地方……唉!幸好铁中棠死了……幸好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