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二十六章 无语问苍天
  车行半晌,大海忽在眼前,但见朝日宛如金钲,海波亦如涂金,金波浩瀚千里,端的令
人眼界为之一宽。
  铁中棠一眼望去,却瞧不见海滩陆地,心头不觉一怔,再看前面岩石嵯峨,竟是一道断
崖。
  原来方才健马无人驾驶,放蹄狂奔之下,便失却方向,此刻若非已有铁中棠赶车,车马
只怕便要笔直冲入海里。
  铁中棠大惊之下,硬生生挫腕勒住缰绳,但车马兀自冲出丈余方自停顿,只要再进三
尺,车马若想停顿亦是有所不能了。
  俯首下望,但见断崖之下怪石林列,石色如铁,海浪汹涌打上岩石,飞激四溅,人马若
是跌下,哪里还有命在?
  车厢中的云铮与温黛黛,虽已忘却天地万物,但车马骤停,两人心念一转,也不禁惊出
一身冷汗。
  温黛黛惶声道:“该死!该死!咱们竟忘了无人赶车!”
  云铮道:“我去瞧瞧,这是怎么回事……”
  话声未了,人已掠出,却见一条黑衣汉子端坐在马车前座上,云挣更是惊奇意外,脱口
轻叱一声:“什么人?”
  铁中棠惊魂未定,掌心犹自捏着冷汗,听得这一声轻叱,也未及思索便转过头来。
  云铮目光动处,面色大变,狂吼道:“原来是你!”
  吼声中突然一掌直击而出。
  铁中棠也不知是不及闪避还是不愿闪避,竟被这一掌着着实实击在左胁之上,只听
“砰”的一声,他身子已自马车上飞了出去远远跌入断崖下,只留下半声惊呼,缥缥缈缈飘
荡在海风中。
  温黛黛听得这一声惊呼,方自抢掠而出,云铮左掌握着右拳正站在地上呆呆的发怔。
  他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双目之中却布满了红丝,温黛黛又是惊诧,又是着急,惶声问
道:“什么事?”
  云铮道:“铁中棠……铁中棠……”
  温黛黛更惊,失声道:“铁中棠?铁中棠在哪里?”
  云铮伸手向断崖下一指,道:“被我一拳打下去了!”
  温黛黛惊呼一声,颜色惨变,身子也似站立不住,摇了两摇,终于“噗”的一声跌坐在
地。
  云铮面上忽然泛起一丝笑容,喃喃道:“打下去了!一拳就打下去了……”那笑容极是
古怪,也不知是悲哀还是欢喜。
  温黛黛身子发抖,指尖冰冷,道:“你……你好……”
  其实她喉头哽咽,一个字也未说出口,挣扎着站起身子,跌跌撞撞狂奔到断崖边缘。
  断崖下浪涛击石,泡沫四溅,哪里还瞧得见铁中棠人影,唯见一方黑色衣袂挂在岩石上
犹未被海浪打湿仍在迎风招展,看来却似铁中棠的一只手掌还攀在岩石上,想挣扎着自海水
中爬起。
  温黛黛这一眼瞧下,心中悲痛哪里还能忍耐,双手紧抓着崖边岩石立时放声痛哭起来。
  云铮见她竟为了铁中棠如此悲痛,又嫉又恨,忍不住大怒道:“铁中棠背师叛友,人人
得而诛之,你哭什么!”
  温黛黛霍然转身,痛哭着道:“他……他有哪点对不起你?你若不是他,今日哪里还有
命在!”
  云铮冷笑道:“如此说来,我反应感激他不成?”
  温黛黛道:“自……自然!”
  云铮大怒嘶喝道:“你不知道他害了我多少次,第一次在那迷林中,他便将我送入司徒
笑手中,若非我挣扎着逃出来,又……又遇见了你,早已要被他们非刑拷打而死,我还应感
激他、感激什么?”
  温黛黛流泪道:“错了……错了……”
  云铮大声道:“此乃我亲身经历之事,怎会错了?”
  温黛黛嘶声道:“你可知那次他非但未曾害你,且是拚了性命救你,他为了救你,假意
向司徒笑跪拜,又乘机将司徒笑击伤,那时他若将你放下不顾,本可逃生,但他死也不肯放
下你,终又落入别人手中,幸好遇见个存心向大旗门报恩的赵奇刚,赵奇刚也只能救出一个
人而已,在那种选择之下,他仍是选择了救你,便令赵奇刚负你逃走,自己却落入百丈绝壑
之下!”
  这些话她本是自司徒笑、铁中棠等人口中零碎听来,隐忍了多时,此刻终于一口气说
出。
  云铮听得面上阵青阵白,道:“但……”
  温黛黛道:“赵奇刚舍命将你送到安全之处,而你却偏要疑心那是别人要用刑拷打你,
竟然逃了出来。”
  她惨然一笑,又自接道:“但你却不知真要害你的,是我不是他,若非司徒笑定要我将
你诱回大旗门的老家,他好在暗中跟踪,要你大旗门一网打尽,你伤势未愈时便已将你杀
了!”
  云铮头上冷汗交迸,道:“但到了洛阳,他为何……”
  温黛黛道:“我自以事机做得极是隐密,到了洛阳李宅,便被铁中棠看破了真相,但你
那时已恨他入骨,不可理喻,他只有以钱财将我诱感,好教你对我死心,哪知你非但不知此
意,反而更恨他了!”
  云铮颤声道:“但……但他为何又跟司徒笑……”
  温黛黛道:“那只是他金蝉脱壳之计,他要胁潘乘风易了那老人的容貌,令司徒笑等人
将之当做铁中棠,他自己便好专心志意在暗中对付他们,他智计万方,又岂是别人所能猜
出!”
  云铮双膝发软,“噗”的跌倒在地。
  温黛黛道:“那时我对你本无丝毫好感,只是铁中棠时时刻刻劝我莫要害你,是以在荒
祠之中,我才会那般说话。”
  云铮黯然垂下了头。
  温黛黛道:“那日在铁匠村中,也是他将艾天蝠诱开的,他为了要救你的性命,自己险
些死在艾天蝠掌下!”
  一阵风吹来,云铮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温黛黛道:“那时你已负伤,我将你抱回居处,却被司徒笑等人追踪而来,又多亏了铁
中棠救了你也救了我!”
  云铮流泪道:“原来你……你是喜欢他的……”
  温黛黛亦是满面痛泪颤声道:“不错,有一阵我是喜欢他的,但他为了你,到处避着
我,直到……直到……”
  她垂首啜泣了一阵,方自接道:“直到那日你负伤时,我抱着你满山狂奔,那时我才发
现,我整个心都已被你打动,我宁可自己死上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能让你死,但……但若
不是他,我们又怎有今天……”一面说话,一面流泪,话未说完,眼泪已湿透了衣襟。
  云铮呆在那里,已不知动弹。
  恩恩怨怨,前因后果,他终于全都恍然。
  但这恍然,却已迟了些,这激动也未免太大了些。
  云铮但觉心胸中一片浑浑噩噩,似已完全失去了主宰,他似乎什么都已不知道,只知自
己纵然死上百次,也不能恕罪。
  温黛黛流泪道:“这些话,我怕你伤心,本来永远也不想对你说的,但为了洗刷铁中棠
的冤名,只得对你说了。”
  云铮茫然点了点头,泪珠洒满胸前。
  温黛黛啜泣道:“不说别的,就说今天,若不是他及时勒住了缰绳,我们岂非早已粉身
碎骨……”
  云铮突然长身而起,仰天痛嘶道:“铁中棠!铁二哥!小弟……云铮……太……太对不
起你……”
  狂奔着冲向断崖,便待一头撞将下去。
  温黛黛惊呼一声滚了过去,抱住他双足。
  两人一起滚在地上,云铮惨呼道:“放手!求求你放开手……我若不死,你叫我如何活
得下去!”
  温黛黛痛哭着道:“你不能死,你怎么能抛下我一人,莫非……莫非你已忘了,天长地
久,永不相弃……”
  她紧抱着云铮,再也不肯放手。
  云铮道:“但……但我哪里还有脸活下去!我活在世上又是何等痛苦!求求你,还是让
我死吧……我……我……”
  温黛黛嘶道:“但大旗门的血仇还未报,我们的誓言犹在耳,你怎么能死!怎么能
死!”
  她拼命捶着云铮的胸膛,悲嘶着道:“你要死也要死得像个英雄!你要死也不能死在今
日!”
  云铮心头一凛,又是一身冷汗,道:“但我……”
  温黛黛却越说越是悲愤,打得更重,骂得更凶:“你此刻若是死了,不但抛下大旗门血
仇不顾,也抛下我一个人孤零零无依无助,你……你若再说一个死字,你便是混账,便是懦
夫!”
  她哀求虽然无用,但这番痛打,却打得云铮又惊又愧,这番痛骂,更是字字句句都骂入
云铮内心深处。
  温黛黛打得手软无力,骂得声嘶力竭,自己实也心灰意冷,突又伏在云铮身上痛哭着
道:“你要死就死吧!我也陪着你死……大家一起死了……大家眼前……眼前都落得个干
净!”
  云铮长叹一声,道:“我不死了!”
  温黛黛怔了一怔,道:“你……你说什么?”
  云铮道:“我活着固然痛苦,但我若死了,又怎能真的安心?你说的不错,我纵然要
死,也不该死在今日。”
  温黛黛又惊又喜,道:“真……真的?”
  云铮道:“我几时骗过你?”
  朝日虽已升起,但海上却起了浓雾,突然一阵尖锐的哨声响自岸边,划破了天地间的静
寂,传达到远方。
  过了半晌,一艘渔船自浓雾中荡出,船上卓立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款款摇橹。
  她年龄虽已老迈,但站立在动荡的船头上,强劲的海风间,身子却仍挺得笔直,似是一
生中从未曾弯曲过。
  云铮面容早已麻木,与温黛黛等候在岸边,渔船渐渐靠岸,那老婆子目光一转,忽然锐
声道:“死人在哪里?”
  温黛黛道:“老婆婆,死人就是我。”
  老婆子瞪了云铮一眼道:“他是谁?”
  她面容被岁月侵蚀,风雨吹打,划出了千百条皱纹,显得那么衰老不堪,但一双眼睛,
却仍亮如闪电,似是只要一眼瞧过去,任何人的秘密,却再也休想瞒得过她。
  温黛黛赔笑道:“他也是要去常春岛的。”
  老婆子哼了一声,道:“你上来,他留下!”
  温黛黛惶声道:“为……为什么?”
  老婆子怒道:“他凭什么能到常春岛去?”
  温黛黛道:“他……他……”
  云铮突然厉喝道:“你莫要求她,云某要到常春岛去,也未见得非坐她的这艘船不
可!”
  哪知这老婆子听了这句话,如见鬼魅般,面容突然大变,颤声道:“你……你说你姓什
么?”
  云铮大声道:“云!”
  老婆子颤抖着伸出手指,指着他道:“你可是大旗门下?”
  云铮道:“不错,你要怎样?”
  老婆子身躯摇了两摇,突然回过头去,道:“你也上来吧!”
  温黛黛大喜道:“多谢婆婆。”
  云铮心中却大是惊诧:“为何我一说出姓名来历,这老婆子立刻就变了颜色?这其中难
道又有何隐秘?”
  温黛黛道:“快上来呀!”一把将他拉上船去。
  两人上船入舱,那老婆子始终背对着他们,再也不瞧云铮一眼,长篙一点,渔舟便离开
了海岸。
  温黛黛道:“还要相烦婆婆一件事,不知婆婆可答应?”
  老婆子道:“说吧!”
  温黛黛黯然道:“晚辈们有个朋友,失足落在左面的岩石下,请婆婆荡船过去瞧瞧
他……他的尸身还在不在。”
  老婆子也不说话,却将渔舟荡向左方。
  温黛黛心里也不觉奇怪、暗道:“这老婆子先前什么事都不肯答应,如今却是有求必
应,这是为什么?”
  海浪汹涌,雾更重,哪里还寻得着铁中棠的尸身?云铮、温黛黛相视一眼,又不禁潸然
泪下。
  老婆子虽未回头,却似将他们举动瞧得清清楚楚,锐声问道:“这尸身是你们的什么
人?你们竟为他如此伤心。”
  温黛黛流泪道:“是……是他的二哥。”
  老婆子身躯似乎又一震,道:“他的二哥,姓云还是姓铁?”这句话问将出来,可见她
对大旗门竟是知之颇深。
  温黛黛瞧着她背影,迟疑着道:“姓铁……”忍不住又问道:“婆婆你莫非也知道大旗
门?”
  老婆子却不答话,也不再说话,双手紧紧握橹,用力将渔船荡向浓雾深处,但闻水声荡
荡,海天俱寂。
  她似是对这条海路极是熟悉,虽在浓雾之中,也不致迷失方向,温黛黛瞧着她身影,不
觉竟已瞧得出神。
  却未想到那老婆子突然叹息了一声,伸手在她面上轻轻抚了~下,道:“孩子,你为什
么要对大旗门……”
  她似是有许多话要说,但只说了半句,便戛然而止。
  温黛黛只觉她的手掌比任何砂石都要粗糙,摸在脸上犹如挫子一般,不禁问道:“婆婆
在海上已有多久了?”
  老婆子默然了半晌,缓缓道:“我在这海上……一个人……荡来荡去……已有十九年八
个月零三天了!”
  她将时日记得如此清楚,显见这一天天孤寂的岁月是如何难以打破,温黛黛只觉心头一
阵凄楚。
  老婆子又道:“将近二十年的岁月……唉!过去得真是慢,但有许多事,再过二十年,
还是忘不了的!”
  她也不知是对人倾诉,还是自言自语。
  温黛黛茫然,更不知该如何对答,但她已隐隐猜出这老婆子必定有什么伤心事,而且还
必定与大旗门有关。
  三个人各各俱是心事重重,谁也不再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老婆子自舱中取出几个馍
馍,三人分来吃了。
  那馍馍又粗又干,温黛黛若非早已饿了,实是难以下咽,便不禁又自叹道:“海上如此
困苦,婆婆你为何不歇歇?”
  老婆子道:“困苦?……歇歇?……”突然纵声大笑起来道:“若非这种困苦的日子,
又怎能磨得去我心头的恨事!”
  笑声中充满了怨毒,也充满了诡异。
  温黛黛只听得一阵寒气自心底升起,再也不敢说话。
  船行约莫三个时辰,方自靠岸,云铮道:“多谢!”一掠而去,他只觉自己留在这老婆
子身旁,心里便有种说不出的别扭,真是越早离开此地越好,但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自己
心里也是一片茫然,不得其解。
  温黛黛也说:“多谢婆婆……”方待转身。
  哪知老婆子却一把拉住了她,轻叹道:“傻孩子,千万莫要为大旗门子弟伤心,大旗子
弟是从来不为女人伤心的。”
  她终于将先前那句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温黛黛呆了一呆,还想再问,老婆子却已将她
推开,径自摇船去了。
  岸上雾已淡去,极目望去,但见岛上椰林高耸,四下佳木葱笼,果然不愧为常春之岛。
  温黛黛迎面瞧不见人影,忍不住呼道:“弟子温黛黛,奉命前来……”呼声来了,已有
两条人影一掠而至。
  这两人轻功俱都不弱,身材却极是窈窕,面貌也极是娟秀,在淡雾中看来,更是风姿绰
约,貌美如花。
  温黛黛本当这岛上之人不是头蒙黑中,便是容貌怪丑,神情生冷,如今见了这两个少
女,心情不觉一松。
  那两个少女瞧了他两人一眼,面上却不禁露出惊诧之色,左面一人道:“这位公子,怎
会也来到岛上?”
  云铮暗叹一声,道:“在下奉命而来的。”
  那少女道:“奉谁的命?”
  “少林掌门,无色大师。”
  少女们对望了一眼,右面一人道:“无色大师,位尊武林,他老人家派来的人,娘娘想
必不会不见的。”
  左面一人道:“我去通知。”转身一掠而出。
  右面那少女面带浅笑,柔声说道:“两位请稍候……”眼波转向温黛黛,道:“不知这
位姐姐是不是……”
  温黛黛不等她说完,便已抢着道:“我也是死人。”
  少女嫣然一笑,道:“那些死人、活人、上天使者一类的话,都是在外面说的,到了岛
上,便用不着了。”
  温黛黛本当这岛上之人必定甚是矫情做作,不近人情,听了这话,暗中又不禁松了口
气。
  那少女道:“武林中人,大半奸计百出……”转首向云铮一笑,道:“我可不是说
你。”
  云铮见她笑语温柔,也不禁对她甚有好感。道:“无妨。”
  那少女这才接道:“对付奸诈之人,咱们也只有用些手段,好叫他们心生惧怕,才敢对
咱们使坏心思,所以咱们一出此岛,便以黑巾蒙面,言语诡异,但回到岛上,大家却都像似
姐妹一般,你想娘娘就是为了天下女子们多不幸,才将咱们救上这岛来,对咱们自然温柔得
很。”
  她咕咭咕咕,又说又笑,温黛黛也不禁染上了几分喜气,暗暗道:“岛上之人,若都像
她一样就好了。”
  但心念一转,又不禁忖道:“但瞧那几个救我之人,言语冰冷,语气间似有重忧,又不
似故意做作出的,莫不是她们才是真正的伤心人,而这少女却没有什么伤心事,却不知她怎
会来到这里?”
  当下忍不住问道:“岛上的人,莫不都像姐姐这般和气?”
  那少女微一笑道:“岛上虽然有些人平日不太说话,但心地都是好的,姐姐在岛上多住
几日,就知道了。”
  温黛黛暗道:“这就是了。”
  只听少女又笑道:“我姓姚,别人都唤我姚四妹,姐妹你以后也叫我姚四妹最好,莫再
以姐姐相称了。”
  温黛黛道:“我姓温。”
  姚四妹咯咯笑道:“姐姐虽不认得我,我却认得姐姐……不但认得姐姐,还认得他。”
  温黛黛、云铮俱都一怔,定睛向她瞧去,看了半晌,两人心头突然一动,齐声道:“原
来你是……横……”
  姚四妹咯咯笑道:“对了,妹子昔日就是横江一窝女王蜂,在洛阳李家,咱们早就见过
面了。”
  温黛黛这才恍然:“难怪她对我如此亲热,想不到原来竟是昔日相识,却不知这些女王
蜂怎会来到这里?”
  姚四妹似已知她心意,轻叹道:“昔日那一窝蜂,如今早已星散了,只有我与方才走的
那杨八妹最是幸运,被娘娘救到这里,其余的姐妹们,如今却已都不知下落,也不知是生是
死。”
  说到这里,她容色也不禁甚是悲戚,但瞬即便又泛起笑容,道:“在这里,姐姐会遇着
些想不到的人。”
  温黛黛道:“谁?”
  姚四妹道:“鬼母门下的七鬼女,姐姐可认得?”
  温黛黛骇然道:“她们也在这里?”
  姚四妹笑道:“前两天才来的,鬼母也一起来了,还有一位听说是鬼母妹子,年纪虽
大,人却美极了,手里还抱着白猫,唉!我年纪大了时,若能也有她那样美的风姿,也就心
满意足了。”
  温黛黛更是惊奇,脱口道:“阴嫔?”
  姚四妹道:“对了,阴嫔,最可笑是鬼母门下,昔日本来和我们打得你死我活,但到了
这里,却和我们亲密得跟什么似的。”
  温黛黛又是惊奇,又是感叹,还想再问她一切有关岛上之事,但这时已有一阵钟声自岛
上山巅传了下来。
  姚四妹道:“娘娘己在召见,咱们快走吧!”
  一条小路,曲曲折折返向山峰,三个人相继而行,一路上但见青翠的山林中,种满了五
彩缤纷的花朵。
  林木间,花光里,不时可瞧见亭台楼阁,翩翩人影,当真犹如一群仙女徜徉在这世外仙
山中。
  四面鸟语啁啾,却听不见人声、天地间到处都弥漫着一种祥和安适之气,令人不觉顿时
忘却红尘劳苦。
  姚四妹轻轻笑道:“姐姐你瞧瞧这里,就是天上仙境也不过如此,咱们女人能到这里,
也真该知足了。”
  温黛黛长叹道:“谁说不是……”瞧了云铮一眼,住口不语,云铮茫然而行,却似全然
未曾听见她们的说话一般。
  上山数百丈,突见一道长阶直达峰巅,也不知有几千几百层,阶石打扫得干干净净,仿
佛玉石。
  到了这里,姚四妹神色突然变得十分恭谨,悄声说道:“上面摘星峰,观月顶,便是娘
娘视事之地了。”
  温黛黛悄悄点了点头,在这似可直通天上的长阶下,她只觉得那位娘娘实是高不可攀,
自身却渺小无比。
  三人抬级而上,纵是脚步轻健,也走了顿饭时分,方自堪堪将达尽头,道旁一角小亭,
绿石朱栏,玲珑可观。
  那杨八妹正自倚栏相候,见了三人,轻轻招手。
  三人转身走了过去,杨八妹悄声道:“这位公子还请在此少候……妹子先陪这位姐姐上
去。”
  温黛黛瞧了云铮一眼,眼色中满是安慰之情,似是要他放心,但云铮瞪眼望着远方,竟
是不闻不见一般。
  这时杨八妹已在亭外招手,温黛黛只得叹息一声随她走上,只觉心里战战兢兢,怔忡难
安。
  距离峰巅越近,她心中这惊惶之情也就越深,到后来竟已垂下了头,再也不敢向峰巅观
望。
  峰巅一方青石平台,四面围着青玉栏杆,雾气留在山顶,阳光直射,将这平台玉栏映得
更是辉煌灿烂。
  十七八个青衣少女围坐在栏杆旁,中央是一方淡黄色的凉席,看来微闪金光,也不知是
什么织成。
  一个青衣妇人,斜倚在席上,远眺着海洋——极目望去,但见白云悠悠,大海与苍天连
接成一片青碧。
  温黛黛随着杨八妹走上平台,她目光始终不离开杨八妹足跟,到了台上,还是不敢抬起
头来。
  她只觉许多道目光都在瞧着她,她却不敢回望一眼,也不知栏杆旁的少女部长得什么模
样,更不知这位名动天下,已可算当今武林第一人的日后娘娘究竟是不是大仙般人物。
  耳畔只听一阵和婉的语声缓缓道:“你叫什么名字?”
  温黛黛伏地拜道:“温黛黛。”她话不敢多说,只觉足下的玉石被阳光映闪得她眼睛都
快花了。
  那和婉的语声道:“谁带你来的?起来说话。”
  温黛黛遵命站起,恭恭谨谨将经过始未说了出来。
  那语声更是和悦,轻叹道:“你也吃了不少苦了。”
  这话声既和婉,又温柔,但却总是有着种愁苦之意,似乎这说话的人昔年终日都在悲惨
之中,是以连语声都变得愁苦。
  这温和的声音却使温黛黛减去了畏惧之心,情不自禁抬起头来悄悄望了一眼。
  但这时斜倚在席上的日后娘娘正转首望着他方,温黛黛终是只能看见她小巧的身子,纤
纤的玉手,而瞧不见她的面容。
  温黛黛有心再瞧几眼,却又情不自禁的垂下了头。
  日后娘娘缓缓道:“你既然已到了这里,什么苦都不必吃了,若是没有别的事,让八妹
先陪你歇去吧!”
  这言语是那么体贴而温柔,温黛黛心头当真充满了感激,深知自己若是留在这里,定必
十分幸福,只是云铮……
  她只要一想起云铮,心胸间便似立刻燃烧起来,也说不出是甜蜜,还是痛苦,垂首道:
“但……但弟子还有下情上禀。”
  日后娘娘道:“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吧!”
  温黛黛惶声道:“弟子一心想留在这里,只是……只是……”
  日后娘娘道:“莫非你还有什么牵挂?”
  语声中已微带诧异之情,温黛黛更是惶急,目中不知不觉已有泪珠夺眶而出,口中也讷
讷的不知应如何说话。
  日后娘娘道:“来到这里的孩子,必定是都已隔绝尘世,但你若有什么为难的事,说出
来我也不会怪你。”
  温黛黛更惭愧,更惶急,更感激,哽咽着道:“我……他……我又遇见了他……他……
我……”
  她说得断断续续,简直词不达意,实是令人难懂。
  但四面的女子,多是久历沧桑,听了这断断续续几个字,便已将她言下之意了解于胸,
却不禁发出轻轻一声叹息。
  日后娘娘柔声叹道:“你本当那男子对你无情,是以心灰意冷,但后来却又偏偏遇见了
他,又发觉他并非无情,于是两人山盟海誓,再难相弃,是么?”她娓娓道来,无一句不是
说入温黛黛心底。
  温黛黛红生双颊,悄然颔首。
  日后娘娘道:“我这里尽收容天下不幸女子,但却绝不希望天下女子俱都不幸,你若能
幸福,我更高兴。”
  温黛黛情不自禁再次拜倒在地,道:“多谢娘娘,娘娘天高地厚之恩,小女子永生绝不
忘记。”
  日后娘娘道:“照你如此欢喜,那男子必定是个多情人……唉!多情虽然烦恼,但世上
多几个多情人总是好的。”
  过了半晌,又道:“他在哪里等你?”
  温黛黛道:“就在山下小亭。”
  日后娘娘道:“便是那无色大师派来的弟子?”
  语声中显见有惊诧之意,温黛黛道:“他……那男子虽因无色大师之命而来,却非少林
子弟。”
  他说出了“他”字,又觉甚是难以为情,急忙改口,四下却已传出一阵轻轻的笑声。
  温黛黛与日后娘娘说了这一席话,已知这位武林前辈实在是善体世情,放任自然,既温
和,又慈祥的妇人,绝非她昔日想象中那种愤世嫉俗,矫情做作之辈,是以听得少女们敢在
她面前笑出声来,倒也不觉惊异,只是觉得难为情,面上红晕直透耳根。
  日后娘娘道:“他既非少林弟子,是何人门下?唉!你莫怪我问得噜苏,但你既来此一
趟,我便不免对你多加关心。”
  温黛黛道:“是大旗……”
  “大旗”两字方自出口,日后娘娘突然厉吼一声:“什么?”
  语声森严凌厉,与方才竟已判如两人!
  温黛黛心头一震,颤声道:“他……他是大旗门下……”
  突听“咚”的一声,半截如意“当”的落在她面前,想是日后娘娘盛怒之下竟将手中如
意折断了。
  温黛黛伏在地上,身子已吓得籁籁的发抖,再也想不出日后娘娘听了大旗门三字,为何
如此发怒?
  只听日后娘娘盛怒之下,竟是不住喘息,过了半晌,突又厉声道:“大旗门下!你怎能
对大旗门下如此痴情?天下的男子纵然死光了,你也不能对大旗弟子瞧上一眼,你知道
么?”
  温黛黛又惊又疑,这同样的话,她已自那摇篙的老妇人口中听过一次,语句纵然不同,
意思却完全一样。
  她实不知这常春岛上之人,为何对大旗弟子如何愤恨,那老婆子听了云铮乃大旗门下,
却又如何不再拒他上船?
  这爱恨之间,关系竟是如此微妙,实是令人不解,只是温黛黛心中虽有千万疑团,却一
个字也不敢问出口来。
  日后娘娘似已长身而起,在四下走来走去,一阵阵脚步声围着温黛黛打转,每一脚都似
踩在温黛黛心上。
  良久良久,脚步之声才自停顿,日后娘娘厉声道:“带那大旗弟子上来!”杨八妹恭应
一声,转身掠下。
  温黛黛更是说不出的惊惶,说不出的关心,不知她们将云铮带上来后,要将他如何处
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