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二十四章 重重隐秘
  车辚马嘶,征尘滚滚,车厢中突然传出一阵低沉之人语,居然早已有人守候在车厢之
中。
  铁中棠连忙以耳朵贴在车壁,凝神听去,只听那语声道:“嗯!这件事你办得很好,一
点都未着痕迹。”
  ··
  听了这一句,铁中棠已知说话的人竟是寒枫堡主冷一枫,此人多时未闻消息,此刻突然
如此神秘的现身,显见大有图谋,铁中棠心念方一动,冷一枫已接着道:“你暗中弃了黑星
武,投靠老夫,足见你目光明确,选择得当,此事若是成了,老夫必不致亏待了你!”
  沈杏白道:“多仗老爷子栽培!
  冷一枫道:“今日之江湖,高手屡出,似黑星天那样的武功,已只能跑跑龙套,哪里能
成大事!”
  “那时梨园中跑龙套一词方自通用,极为新颖,冷一枫想是觉得自己名词引用得妙,忍
不住哈哈大笑数声。
  沈杏白也陪着笑了几声,道:“老爷子说的是,不但他们不成,就连风九幽,又怎能比
得上你老人家神功绝世!”
  冷一枫笑骂道:“小孩子不要乱拍马屁,嘿嘿,只要你老实卖力,老夫又何尝不能将那
神功传授于你。”
  沈杏白知他口中虽骂,心里其实得意,赶紧又道:“晚辈只要能学着你老人家一成武
功,就已心满意足了!”
  冷一枫正是被他马屁拍得受用已极,大笑道:“好,好,好,你连日辛苦,此刻不妨歇
歇,明天好打起精神做事。”
  沈杏白道:“是,多谢你老人家。”
  这番话只听得铁中棠更是惊奇意外,冷一枫居然和黑星天等人拆伙,而且还在暗中与之
对立,此乃第一件意外之事。
  沈杏白又背叛了他师父,投向冷一枫,以沈杏白之精明阴险,冷一枫这方的势力,若非
己远胜黑星天等人,沈杏白怎会投向他?
  而黑星天等人有风九幽为之撑腰,力量已大是不弱,但冷一枫居然还较他们为强,此事
岂非更是可怪。
  铁中棠暗奇忖道:“莫非冷一枫真的身怀什么绝世之神功,只是平日不肯显露……不对
不对,瞧他的眼神手法,武功纵较黑、白等人较强,也强不到哪里去,更绝对比不上风九
幽,那么沈杏白又为何要弃强投弱?……哦,是了,冷一枫背后必定也有个极厉害的人物撑
腰,却不知此人是谁?……”他心念数转,便已将情况分析得清清楚楚,自信绝不致距离事
实太远。
  车马片刻不停,向前奔驰,铁中棠提了口气,附在车后调息,气达四梢,顿觉心头一片
莹澈,身子轻如无物。
  到了忘人忘我之境时,他身子更似已非附在奔行的车马后,而似卧在柔软的云层中,丝
毫也不觉得疲累。
  车马不停,直奔了三个多时辰,天上星辰已渐渐疏落,两匹健马嘴角已流出浓浓的白
沫。
  铁中棠知道此刻已过了他与恶魔所约的时间,但是他为了云铮的安全,只好将任何事都
暂且抛开再说。
  突听冷一枫叱道:“停车!”车马停住后,冷一枫又道:“沈杏白,你在这里守住姓云
的小子,切切不可疏忽。”
  沈杏白道:“你老人家只管放心就是。”
  冷一枫道:“等我走后,你再拍开他的穴道,将他稳住。”
  沈杏白笑道:“他醉得糊里糊涂,怎会知道被人点过穴道,弟子只要三言两语,包管将
他制得服服贴贴。”
  冷一枫道:“好,你留意我烟花火号,只要烟花一起,你便带着姓云的赶去,不起烟
花,不得下车走动。”
  沈杏白道:“是!”
  铁中棠身子一缩,藏入车底,一双足自车上踏下,穿着多耳麻鞋,打着赤足,看来甚是
古怪。
  这双脚下来后,便再无别人下车,铁中棠暗奇忖道:“莫非这就是冷一枫,怎么如此打
扮?”
  他自地上拾起几块石子,挥手弹向马腹,两匹马负痛之下,突然扬蹄长嘶,蠢动了起
来。
  沈杏白在车厢中问道:“怎么回事?”
  赶车的道:“这两匹马想是疯了,不妨事的!”
  说话间铁中棠早已乘着这一阵惊乱一溜烟窜了出来,暗笑道:“幸好沈杏白听话不敢下
车走动,却方便了我。”
  前面一条身影,身穿短短的麻衣宽袍,头上乌簪高譬,脚下赤足芒鞋,手里提着个竹
篓。
  铁中棠见此人竟是个道士,更是惊诧,不知是自己听错了人的口音,还是冷一枫已真的
出家做了道士。
  他不敢走得太近,远远缀在这道士身后,道人脚步轻健,奔行极迅,果然身手不俗。
  但铁中棠此刻己是何等内力,他虽然还未练得绝好轻功身法,但真气运行,自然身轻,
不急不缓跟在道人身后,又奔行了约莫盏茶时分,风中已传来海涛声,夜色中也可见到海上
渔火。
  海上渔人艰苦,天色未亮便出海捕鱼,此时点点渔火,将一片碧海点缀得瑰丽无方,令
人见之目眩神迷。
  那麻衣人脚步不停,走到海边,铁中棠也毫不迟疑跟了过去,他知道云铮此时绝无危
险,是以放心跟来。
  道人直奔一艘桅上悬有两红一绿三盏灯的大船,那船距离海岸还有两丈远近,道人提气
纵身,一跃而上。
  船板轻轻一响,舱里立刻有人道:“什么人?”
  那道人道:“冷一枫!”
  铁中棠暗道:“想不到冷一枫居然出家做了道士!”
  只是换了别人,必当冷一枫因为两个女儿都已离家出走,是以看破世情,便出家皈依了
三清教下。
  但铁中棠却深知冷一枫必非此等多情人,立刻连想到冷一枫身后撑腰的厉害人物,必是
个道士,是以他才会出家。
  舱门开了一线,灯火射出,冷一枫立刻闪身而入。
  铁中棠不知自己上船时能否不发声音,是以迟疑了半晌,方自伏身掠到岸边,静静调息
半晌,终于飞身跃了过去。
  只因他若是潜水而过,身上必会湿透,必然留下水迹,反不如一跃而上来得安全,而他
跃上船舷竟然一无声息,轻功显然比冷一枫高出许多,铁中棠虽松了口气,仍不禁暗奇忖
道:“冷一枫这种功夫,也不过与黑星天在伯仲之间,但他说话口气却那般托大,岂非怪
事?”
  冷一枫平日若是喜欢自吹自擂之人,铁中棠此刻便不会奇怪,但冷一枫素来阴沉,铁中
棠才觉得此中必定另有原因。
  那船舱四周本无藏身之处,只是此刻中帆未起横亘在船舱顶上,帆底竿边,挂着一盘粗
大的绳索,再加上那卷巨帆的阴影,恰好挡住了他身子,若非极为留意查看,便是自他身子
下走过,也不会发觉他藏在那里。
  铁中棠只要向前一凑,便可自船舱短檐下一排气窗的空隙中,将舱里情景看得清清楚
楚。
  舱中早已摆起了一桌酒筵,冷一枫已坐了上首,四面陪的,果然是黑、白双星与司徒
笑、盛大娘母子。
  盛存孝似是有些坐立不安,浓眉紧紧皱在一处,司徒笑等人却是满面虚情假意,频向冷
一枫劝酒。
  冷一枫面色较昔日更是深沉,丝毫不形喜怒。
  铁中棠瞧的清楚,但见他枯瘦的面容上似是笼罩着一层黑气,在灯光下看来,显得好生
怕人!
  冷一枫道:“各位果然守信,准时在此相候于我。”
  司徒笑含笑道:”小弟接得冷兄相约之柬,怎敢有误?”
  冷一枫冰冰笑了笑,道:“好说好说……各位可知道我邀请各位在此相候,为的是什
么!”
  司徒笑举箸笑道:“冷兄远来,先用些酒菜点点心腹,再说正事也不迟。”挟起一箸
菜,便要送入冷一枫面前碗里。
  哪知冷一枫却一手推开,冷冷道:“我近来已不食人间烟火,自家带得有下酒物,不劳
你费心。”
  提起那竹篓,放在面前。
  黑星天诡笑道:“不知冷兄带的是什么仙家下酒物?小弟可有这份口福也分一杯尝
么?”
  他说的虽然客气,但言词间显然带着讥讽之意。
  冷一枫格格一笑,道:“自然有的。”揭开盖子,自竹篓中提起一条五色斑烂的花蛇,
送到黑星天面前。
  黑星天这一惊却是非同小可,身子向后一仰,几乎连人带椅跌到地上,只是那花蛇被冷
一枫提在手里,虽已有气无力,仍在蠕蠕而动,黑星天胸口直犯恶心,几乎连隔夜酒菜都吐
了出来。
  冷一枫阴恻恻笑道:“这便是我的下酒物,黑兄既要分一杯羹,就请莫要客气,只管用
吧,请……请……”将那五花蛇一直送到黑星天面前。
  盛大娘等人群相变色,黑星天更是面色如上,只有强笑道:“小……小弟无福消受,冷
兄只……只管自用吧!”
  冷一枫干笑道:“既是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左手一拧,将蛇头活生生拧了下来,泡在酒杯里,右手提着尾巴一抖,蛇皮立刻蝉衣般
褪下,血淋淋的蛇肉,脱壳而出,冷一枫仰着脖子,竟将那一尺多长的蛇肉一口口吃了下
去。
  众人瞧得目定口呆,作声不得,只听冷一枫连连道:“不错,美味……”
  窗外的铁中棠,也不禁毛骨悚然。
  突见盛大娘长身而起,飞也似的奔出舱外,铁中棠心里一惊,只当盛大娘已发现了自己
行藏。
  哪知盛大娘方自出舱,便“哇”的一口吐了出来,她究竟是女流之辈,瞧见别人生吃活
蛇,那恶心再也忍耐不住。
  直到冷一枫将一条蛇吃得干干净净,盛大娘才敢回坐。
  冷一枫直作未曾瞧见,行所无事的抹了抹嘴,干笑道:“我已点过心,咱们不妨谈谈正
事了。”
  司徒笑陪笑道:“自然自然……”
  瞧了白星武一眼,白星武忽然道:“不知那蛇头可吃得么?”
  冷一枫横了他一眼,也不答话,举起酒杯,连蛇头带血酒一起倒人口里,咬得“格吱格
吱”作响,有如吃蚕豆一般。
  铁中棠悚然忖道:“冷一枫近来必定是学来了一种诡异的外门毒功,平日便以各种毒物
增长自身毒性,是以练得脸上也发出黑气,这种功夫当真是邪门得紧,却不知他从哪里学来
的。”
  席上五个人,瞧见冷一枫如此吃相,所有四个侧过了脸,不敢去瞧,只有盛存孝仍是端
坐不动。
  冷一枫狞笑道:“蛇头是否吃得,白兄现在总知道了吧?”
  白星武道:“知……知道了。”
  冷一枫道:“既是如此,那么咱们就……”
  话未说完,司徒笑已在桌子下推了黑星天一把,黑星天立刻道:“不……不知冷……冷
兄的竹篓里还……还有什么?”
  他直到此刻,犹未会过神来,说话也说不清楚了。
  冷一枫诡笑道:“怎么?黑兄又想分一杯羹了么?”
  黑星天忙道:“不是不是……小弟只是问问。”
  冷一枫仰天大笑道:“好,问问就问问。”
  虽在仰天大笑,面上却无一丝笑容,铁中棠自上望下去,自然瞧得清楚。
  原来司徒笑方才那一推,冷一枫未必瞧见,铁中棠却也瞧得清清楚楚,立刻恍然忖道:
“司徒笑等人,竟是在拖延时间,不教冷一枫想起正事。”他本当冷一枫未必知道,但此刻
瞧见冷一枫的神情,便知冷一枫心里也必定早已有数,铁中棠在一旁见他们勾心斗角,大起
内哄,暗中不觉大是得意。
  冷一枫仰首哈哈大笑,司徒笑等人便隔着桌子互打眼色,冷一枫笑声一顿,司徒笑等人
便立刻正襟危坐。
  冷一枫目光在司徒笑等人面上冷冰冰的扫了一遍,突然问道:“各位打算拖到什么时候
才肯让我说到正事?”
  司徒笑干笑道:“小弟们根本不知道冷兄要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怎会有故意拖延时候之
心?”
  冷一枫狞笑道:“真不知道?”
  司徒笑道:“小弟怎敢相欺……”
  冷一枫仰天大笑道:“我冷一枫走南闯北数十年,大小身经数百战,却不想今日竟有人
将我当做呆子!”
  司徒笑忍不住面色微微一变,道:“冷兄未免言重了,小弟对冷兄一向尊敬有加,冷兄
怎能如此说话!”
  冷一枫笑声突顿,拍案道:“不如此说话,却该怎样说话?寒枫堡窖藏的万两黄金,莫
非不是你们盗去的么?”
  司徒笑故作茫然道:“什么黄金?”目光左右瞧了一眼,道:“黑兄、白兄、盛大娘,
你们可曾瞧见冷兄的黄金?、,
  黑星天、白星武、盛大娘一起摇头道:“什么黄金?”
  他们虽也想学司徒笑的神情语气,但终是不如司徒笑那般奸狡,学得非但不像,而且令
人只觉有些可笑。
  冷一枫缓缓道:“有群不开眼的贼于,乘我不在堡中之时,偷去了堡中万两黄金,我只
当是各位所为……”
  司徒笑干笑道:“冷兄必定是误会了。”
  冷一枫故意皱眉道:“若不是各位,却是谁呢?莫非是那些不孝不义、禽兽不如、见不
得人的无耻小贼不成?”
  始终木然呆坐的紫心剑客盛存孝,突然长身而起,大声道:“不用骂了,那黄金是我盛
存孝取来用了!”
  盛大娘变色道:“孝儿,你……你疯了么?”
  冷一枫却已大笑道:“到底是盛存孝敢作敢为,但却未免太呆了,明明是别人主谋,却
偏要扯到自己头上。”
  盛存孝沉声道:“全是我一人所为,自应一人担当。”
  冷一枫面色一沉,道:“真是你一人盗的?”
  盛存孝昂然道:“不错!”
  冷一枫道:“既是如此,老夫少不得要教训教训你了!”霍然长身而起,缓缓伸出了那
枯竹般的手掌。
  他掌心颜色乌黑,双掌一捏,掌心之中突然泛起了一阵几乎目力难见的淡淡黑气。
  众人一见,便知他已将这双手掌练得内含剧毒,盛存孝虽然昂然不惧,但盛大娘已然变
色道:“慢来!”
  冷一枫侧目笑道:“怎样?莫非还有你一份么?”
  盛大娘嘶声道:“司徒笑、黑星天、白星武,你们眼见我儿子挺身而出,还好意思坐在
那里么?”
  窗外的铁中棠不禁暗叹忖道:“盛大娘对别人虽然狠毒,对自己的儿子却的确不错,
唉,这也是她儿子委实太好了。”
  司徒笑等人果然坐不住了,一个个干笑道:“盛大娘着急什么,咱们迟早还不是要对冷
兄说的。”
  冷一枫哈哈笑道:“原来你们也不愧是条男子汉!”
  言下之意,自是骂别人却不是男子汉了。
  司徒笑道:“咱们未经允许,便取了冷兄黄金,只因咱们都知道,若是说出理由,冷兄
一定会答应的。”
  瞧了黑星天一眼,黑星天立刻接口道:“咱们心想冷兄反正是会答应的,先拿后拿岂非
一样!”
  白星武道:“是以咱们就先拿了。”
  冷一枫仰天笑道:“呵呵,可笑呀可笑,想不到三位对老夫的心思倒比老夫自己还要了
解!”
  笑声又顿,厉声道:“是什么理由?且说来听听!”
  司徒笑干咳一声,道:“数十年来,大旗门虽屡次向我五家报仇,但屡次都是大败而
返,这原因为了什么,冷兄可知道?”
  冷一枫道:“自是咱们武功高强,将他们打败了。”
  司徒笑嘿嘿干笑道:“冷兄取笑了,其实冷兄必也知道,咱们五家的武功,实比不上大
旗门的。”
  冷一枫道:“这话也不错,尤其是咱们五家,多的是贪生怕死之徙,怎比得上人家那种
悍栗勇敢之气!”
  司徒笑只作未闻,接道:“弱能胜强,这原因小弟本也不知,直至此次大旗门重出之
后,小弟遵先父遗命,开拆了他老人家一封遗书,才知道其中究竟……说到此点,冷兄必然
要奇怪,为何五福连盟只有我司徒家有遗书叙述其中原因,别人家却没有……”
  冷一枫冷冷道:“不错,老夫正在奇怪。”
  司徒笑道:“今日我五家虽以冷兄马首是瞻,但昔日的五福连盟,却是由先父知人公主
盟。”
  冷一枫笑道:“你说的太客气了,各位什么事都将我冷一枫蒙在鼓里,这便是唯我马首
是瞻么?”
  司徒笑只作不闻,接道:“昔日五福连盟一切退敌之行动,大多由先父知人公策划,是
以事后自由先父留下遗书,而先父这封遗书,却命小弟定要等到大旗门重来后方能开拆,里
面便说的是如何退敌之计!”
  黑星天叹道:“司徒前辈行事之周密小心,当真非常人能及,他老人家生怕别人知道此
中的隐秘,是以只由他一人留下遗书,又定要大旗门重来之日才能开拆,这一切为的只是避
免事机不密,泄露了出去。”他生怕冷一枫不了解如此做法的好处,是以故意叹着气说了出
来。
  哪知冷一枫笑道:“咱们的退敌之计,为何要如此保守隐密,难道这些妙计都是见不得
人的么?”
  司徒笑却答得更妙,只听他长叹道:“不瞒冷兄说,你我五家先人的退敌之计,委实有
些见不得人的。”
  这“你我五家先人”六字,无异将冷一枫的祖宗也算了进去,冷一枫无法发怒,只因
“见不得人”本是他自家说出的。
  铁中棠暗中听得不觉好笑,却又不禁惊奇:“想不到他五家屡次胜得大旗门,竟非武功
取胜,却不知又用了什么奸计?”
  当下自是听得更是留意。
  司徒笑道:“原来我五家数代以来,每逢大旗门寻仇之时,必定要去求人相助,以常理
忖来,大旗门既将仇恨看得那般严重,不顾性命的报复,大旗门传人性情又都那般剽悍,武
功那般高强,而我五家平日与别人却又极少来往,武林中想必不会有人来助我五家与大旗门
为敌。
  “但天下事每每不能以常理衡度,武林中就偏偏有一门派中人,专门助我五家与大旗门
为敌,此一门派中人,不但行踪诡异,武功高绝,而且代代相传,俱是如此,只要大旗门一
来我五家寻仇,我五家随时都可去求他们相助,从来不会遭受拒绝,最难得的是此一门派中
从,行事从来不肯居功求名,派出来相助我等之弟子,竟不惜自降身份,混入我五家门下弟
子群中。
  数十年来,每一次大旗门前来寻仇之时,俱是此一门派中人将之击退的,但莫说武林中
无人得知此中隐秘,便是大旗门人,也只当击退他们的人必是我家之弟子,因此将我五家之
武功,也高估了许多,是以大旗门此番重来,见到我五家全力迎击,便立刻退走!”
  司徒笑一口气说到这里,语声方自微顿。
  冷一枫道:“如此说来,那日大旗门若不退走,一番血战下来,我五家莫非便要全军覆
没不成?”
  司徒笑道:“说来虽惭愧,但事实却的确如此。”
  长叹一声,又自接道:“非但如此,就连我五家在武林中的声名威信,也大多是那一门
派中之弟子为我等建立的,是以我五家先人一直将此事保守隐秘,虽然亲如子侄,但不到紧
要关头,也不愿泄露,而此一门派中人,事先懵然而来,功成倍然而去,也从未向他人透露
半句口风。”
  黑星天忽也说道:“此事说来实在是有些见不得人,但虽然见不得人,也不得不做,冷
兄,你说是谁?”
  冷一枫“哼”了一声,算做答复。
  司徒笑道:“先父之遗书之中,已将此一门派的联络之处详细叙出,要小弟前去访寻于
他。但此一门派虽不居功求名,却最是贪利,若要求他们出手,必须先以万两黄金作为敬
礼。”
  冷一枫道:“所以你就算计了我的黄金,去送给他们。”
  司徒笑叹道:“小弟为了我五家之身家性命,不得不如此做法,实是情非而已,还请冷
兄见谅,何况……”
  苦笑一声,接道:“何况冷兄那时并未在堡中,小弟纵要告知冷兄,也无地可寻冷兄之
侠驾。”
  黑星天嘎声道:“而当时事已急不待缓,我等情急商议之下,才只得不告而取,想来冷
兄反正不会吝惜此区区黄金的。”
  冷一枫嘿嘿笑道:“各位也未免将冷一枫说得太慷慨了,其实冷某也和各位一样,是最
最吝惜黄金的!”
  黑星天干笑道:“冷兄取笑了!”
  冷一枫面色一沉,道:“我且问你,当时既已急不待缓,各位为何不将自家的黄金送
去,反来盗用老夫的?”“黑星天怔了一怔,道:“这……这……”
  司徒笑连忙接道:“小弟们实是没有黄金可送。”
  冷一枫道:“哈哈,可笑呀可笑,若说盛家堡积无余财,老夫还可相信,只因存孝委实
手面太大,当真可说是仗义疏财,挥手千金,盛大娘家业再大,也被他连送带借花的差不多
了,但……”
  仰天冷笑一声,接道:“但若说良马万头的落日马场,以及生意鼎盛的天武镖局也穷得
那般模样,嘿嘿,实是令人难信!”
  司徒笑苦笑道:“小弟们家业看来虽好,其实……”
  冷一枫厉声,道:“莫要说了,老夫平生最见不得哭穷。”
  司徒笑神色不变道:“冷兄若能体谅,那是再好不过。”
  冷一枫道:“我再问你,此事理由既然如此光明正,你等事后为何也未向老夫提起,而
且百般狡赖,竟想胡乱混过去便算了么?哼哼,若非孝存沉不住气,只怕你等到此刻还不肯
承认!”
  司徒笑道:“这……这……”他虽然千灵百巧,能言善辩,但此刻也被冷一枫问得张口
结舌,无言可对。
  冷一枫道:“你既无法回答,不如老夫代你回答了吧!
  “第一,你说那神秘门派,这一代的主脑之人,便是那名列碧落赋中的风梭风九幽。
  “第二,你们盗了我万两黄金前去求他相助之时,他并未亲自出马,只派了他门下两个
弟子随你们而来。
  “第三,那人名唤苏环,平日喜做少年秀上打扮,自命潇洒风流,将你们这些人全都未
瞧在眼里。”
  他一口气说了三点,司徒笑等人己是微微变色。
  司徒笑拊掌笑道:“想不到冷兄耳目竟如此灵便,嘿嘿,哈哈,当真教小弟们佩服,”
  虽然敞声大笑,那笑声却是难听已极。
  冷一枫哼了一声,接道:“你等见风九幽未曾亲出,心中本极失望,但见了那苏环露了
两手武功,实是超凡绝俗,又不禁暗中窃喜,只道此番就凭苏环一人,就足够要大旗门好看
的了。
  “哪知苏环未与大旗门正式交手,但先已败在铁匠村一个无名少女的手下,而且败得现
眼己极。
  “于是又着了慌,这时苏环便只有自拍胸脯,说他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师父风九幽请出山
来。
  “他此话果然不是吹嘘,风九幽果然挺身而出。
  “这时那大旗门的赤足奔汉,不知为了何故,又到了中原,他外貌实是太过引人注意,
微一露面,便被天武镖局的镖客发现,你等也随即得到这消息,正在商议该如何对付,哪知
风九幽听了,单身匹马便把他擒了回来,而且更以九幽阴功,摄魂大法,迷去了他的本性,
竟使那铁铮铮的汉子,变做了奴隶,无条件的服从风九幽之令!
  “于是你们对风九幽,自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苏环去请他师父出山之时,你等曾在无意中擒住了水灵光,要想以水灵光要胁铁中棠
听命于你。
  “眼见铁中棠便要屈服,哪知却有个武功绝高的麻衣客闯了出来,将你等一起赶走,带
回了水灵光。
  “于是你等便将此事告诉了风九幽,风九幽自是知道那麻衣客的来历,而却一直未曾对
你等说出。
  “只因他对那麻衣客亦有所图谋,明为你等做事,暗中却在为己,只恨那时你们谁也不
知道那麻衣客的去向。
  “哪知凡事都有巧合,那九子鬼母姐妹,竟偏偏在此刻假麻衣客之名,发出了帖子,你
们恰巧也有一份。
  “风九幽大喜之下,便带着你们浩浩荡荡闯了去,你们只当凭风九幽的武功自是无往不
利。
  “又谁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风九幽武功虽高,武功比他更高的人,更不知还有多
少。
  “在那里,你们总算是开了眼界,瞧见了夜帝之后,夜帝之子、闪电卓三娘等平日一个
也难见到的人物。
  “尤其是那些自命为上天使者的黑衣圣女们,行事更令你们莫测高深,你们见到卓三
娘、风九幽这些角色,都对她们有些畏惧,自更不敢去招惹她们,眼睁睁瞧着她们救了铁中
棠,也无可奈何。
  “而铁中棠武功进境之速,更是你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他本是你们手下败将,但那日
竟将你们五人打得狼狈不堪。
  “崂山那一役的结果是,卓三娘与风九幽被骇走,苏环死在那里,尸骨无存,鬼母姐妹
与她门下全都被黑衣圣女们带回常春岛。
  “而你们走得自然更是狼狈,但你们见到铁中棠等人还在山上,便还不死心,死等在山
下。
  “一日之后,风九幽竟又回到崂山,他这次似在暗中约了帮手,是以有恃无恐,大骂叫
阵。
  “哪知夜帝之后、夜敌之子,以及铁中棠、水灵光等人,竟全都藏入了秘室,风九幽骂
的话,他们根本未曾听见。
  “你们遍寻不着,只有放一把火,将那天宫般的地方烧得干干净净,宫里的珠宝,却被
你们早已偷走了。
  “这事你们将风九幽都瞒在鼓里,自更不肯给旁人知道,只因多一人知道,便有多一人
分那珍宝。
  “你们偷盗老夫的黄金时,本想事后再告诉老夫的,那理由既然正大,想必老夫也无话
可说。
  “但得到这批珠宝后,你们便立刻改变了主意,只因若被老夫知道了此事,你们自先要
将那批黄金归还。
  “是以你等便百般狡赖,一心想蒙混过去,却不知老夫早已将一切事情的真相都调查得
详详细细,清清楚楚了。”
  滔滔不绝说到这里,仰天狂笑道:“司徒笑、黑星天,老夫说的这番话,可有一字虚言
么?”
  司徒笑等人,面色早已听得阵青阵白,此刻更是面如土色、目定口呆,你望着我,我望
着你,说不出一个字来。
  冷一枫竟将这绝大的隐秘一口气全部揭穿,有如当时眼见一般,那是他们做梦也未想到
的事。
  舱外的铁中棠听完了这一番话,更几乎自藏身处跌了下来。
  司徒笑听叙之事,已是令他大出意外,数十年来,大旗门屡战屡败,竟非武功不敌五福
连盟,而是败在风九幽那一门派中人手下,这实在是个惊人的隐秘,可怜大旗门竟生生被骗
了数十年。
  铁中棠虽觉悲愤交集,莫可名状,却又不禁窃窃欢喜,只因这许多惊人的隐密,竟被他
在无意中听得。
  冷一枫说的那一番话,经过之事,铁中棠虽然大多在场,却也从未想到其中还有这许多
曲折。
  尤其是赤足汉之被擒,九子鬼母师徒之去向,风九幽之为何要与大旗门作对,崂山夜宫
之被焚……
  这些更都是他情愿牺牲一切代价去换取真相的秘密,不想此刻冷一枫毫无代价的告诉了
他。
  这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真是应该感激冷一枫,也该感激沈杏
白。
  只因他已猜到这些秘密必定俱都是沈杏白告诉冷一枫的,也只有沈杏白如此贴身的人,
才能知道司徒笑等人这许多隐秘。
  此刻铁中棠心中唯一惊疑之事,只是不知风九幽暗中所约的帮手是谁,此人武功之高
绝,却已是绝无疑问的事。
  黑星天颤声道:“这……这些事是谁告……告诉你的?”
  冷一枫嘿嘿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黑星天道:“但……但此事……”
  司徒笑沉声道:“黑兄不必问了,此中隐情是谁告诉冷兄的,莫非黑兄到此刻还不知
道?”
  黑星天变色道:“是谁?”
  司徒笑冷冷道:“除了令高足还有谁!”
  黑星天大怒道:“原来是这……”瞧了冷一枫一眼,突又咯咯笑道:“杏白,好孩子,
说的好,小弟们正不知该如何向冷兄措词,却不知这孩子竟善体为师之意,而先将此事告诉
冷兄了,哈哈哈,好,好……”司徒笑心思灵敏,固是胜人一筹,但黑星天面色之转变,也
是快得骇人。
  冷一枫仰天狂笑道:“黑星天!直到此刻,你还在这里自欺欺人,莫非当真将冷一枫视
为三岁童子么?”
  黑星天恼羞成怒,拍案道:“冷兄,你真当黑星天真的怕了你,我不过只是念在昔日之
情,是以让你一筹!”
  冷一枫神色不变,冷冷道:“不让又怎样?”
  司徒笑缓缓接口道:“黑兄此话倒也说的不错,否则……哈哈,十只拳头怎会怕了双
手!”
  冷一枫狂笑道:“好个十只拳头……”
  一条黑衣大汉垂首捧入一壶酒来,走过冷一枫身侧时,冷一枫突然伸手在他肩上轻轻一
拍,笑道:“你好?”
  那大汉莫名其妙,怔怔答道:“好……”
  一个字方自出口,身子突然颤抖起来,“砰”的一声,他手捧之酒壶跌落在地,摔得粉
碎。
  这大汉乃是天武镖局的镖伙,黑星天见他如此慌张,霍然长身而起,怒道:“该死的奴
才,还不扫干净,再……”
  那大汉缓缓转过了身子,灯光下面目竟已变为紫黑颜色,眉目也已扭曲在一处,那模佯
实在狰狞可怖。
  黑星天大骇道:“你……你怎样了?”
  那大汉挥得满头汗珠迸落,却只是说出了一个字。
  他手指着冷一枫,嘶声道:“他……”仰天跌倒在地上,魁伟的身躯竟成了一团。
  众人这才知道他竟是中了冷一枫掌上剧毒。
  而冷一枫方才只不过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掌,竟能使这样一条彪形大汉在霎眼间毒发身
死,其手段之狠,掌力之毒,当真是骇人听闻之事,黑星天“噗”的跌坐椅上,怒气再也发
作不出。
  白星武不等冷一枫开口,便抢先说道:“此事既已瞒不过冷兄,咱们还是开诚布公的与
冷兄商量为是!”
  他对方才黑星天反脸,司徒笑示威,冷一枫毒掌伤人……这种种情事,竟都不提一句,
生像这些事全都未发生过一般,而且说得言词恳切,态度坦白,生似他早就有意与冷一枫开
诚布公的谈话一般。
  铁中棠瞧在眼里,暗叹忖道:“这些人武功虽不可怕,但却无一不是奸恶已极之人,那
当真比什么武功都要可怕。”
  冷一枫道:“阁下早就该与冷某开诚布公的谈谈了,却等到此刻才说话,不嫌太晚了
些?”
  白星武对他这冷嘲之言似是一个字也未听见,自管接道:“那万两黄金,咱们自是该还
给冷兄的,但望冷兄体谅大局,莫对小弟们生了嫌弃之心,咱们还是精诚合作,与风老前辈
携手共灭大旗门……”他先以还金打动冷一枫,再以大旗门引起冷一枫敌忾之心,这番话果
真说得厉害已极。
  哪知冷一枫却冷笑道:“那万两黄金,身外之物,老夫纵不要,也算不得什么,但与风
九幽携手,却是万万不可!”
  白星武呆了一呆,道:“莫非冷兄瞧不起他的武功?”
  冷一枫道:“风九幽武功之高,已可列入天下十大高手之林,冷一枫怎敢有瞧不起他之
心?”
  白星武道:“我方若有风老前辈为助,声势向上倍增,却不知冷兄不愿与他携手是为了
何故?”
  冷一枫缓缓道:“大旗门与五福连盟两派之事,表面看来,虽然简单,其实内情之复
杂,却绝非你我所能想象!”
  白星武大奇道:“冷兄如此说来,莫非此事除了风老前辈之外,还另有他人牵涉在其中
不成?”
  冷一枫道:“非但另有他人,而且牵涉之人,还俱都是久已退隐世外咱们仅在江湖传说
中听过他们名姓的高人!”
  这简简单单两句话,便已将铁中棠一颗心又悬空提了起来,白星武等人,更不禁为之耸
然动容。
  司徒笑轻笑道:“此事居然还有隐秘,连小弟都不知情,冷兄却又不知是如何得知的?
小弟愿闻其详。”
  冷一枫道:“你不知道的事多哩!”
  白星武连忙接道:“小弟们都在洗耳恭听,但请冷兄道来。”提起酒壶,为冷一枫斟了
杯酒。
  冷一枫举杯一干而尽,道:“司徒前辈有书信遗留给司徒笑,先父又何尝没有书信遗交
给我!”
  司徒笑变色脱口道:“那信中说的是什么?”
  冷一枫望也不望他一眼,接道:“司徒笑所获那封遗书虽然内藏隐密,但先父的遗书所
叙隐秘却是更多……”
  说到这里,他那紫黑的面容突然变为煞白,额角之上也突然泛出了一粒粒汗珠。
  司徒笑暗中一笑,故作失色道:“冷兄怎么了?”
  冷一枫身子颤抖,似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也无暇答话,伸手自那竹篓中抓出条蝎子,
活生生放进嘴里大嚼起来。
  直将这条蝎于吃得干干净净,冷一枫方自舒了口气,神情渐渐平定,面容也恢复了那种
诡异的紫黑之色。
  司徒笑等人都是老走江湖的,一瞧这光景,已知冷一枫必是因为求功心急,不顾利害的
来练这种邪魔功夫。
  功夫虽练成,但他经络血脉之中,也满含剧毒,时时刻刻都要吞吃些奇毒之物以毒攻
毒,去克制血脉中之毒性,否则便要痛苦不堪,但他每服一种毒物,体中之毒性便加深一
分,如此他掌力虽将越来越毒,但下次毒性发作便越是剧烈,发作的时间也越快。
  于是他服食毒物,势必要更多,这样恶性循环下去,实不知要到何地步才止,那情况当
真与饮鸩止渴一般无二。
  司徒笑暗喜忖道:“冷一枫呀冷一枫,我此刻纵然畏惧于你,但终有一日,要眼见你死
在你自家所练的毒掌之下!”
  冷一枫又自干了杯酒,道:“先父留下的那封遗书之中,开宗明义,第一件事便是要我
不可倚仗风九幽那一门派之力,只因若要倚仗他们之力,便永远休想灭去大旗门,大旗门不
灭,我们世代子孙终是后患无穷,是以要绝后患,便须去求另一异人,千万寻不得风九
幽!”
  只听耳畔有人道:“为什么?”
  冷一枫道:“这原因牵涉甚广,其中最大之关键,便是常春岛,日后座下的黑衣圣女,
风九幽那一门派之不敢灭去……”
  说到这里,忽然发觉司徒笑、黑星天、白星武、盛大娘等人面上,都露出了一种诡异之
神色。
  而方才那“为什么”三字,亦似绝非这五人说的!
  冷一枫大惊之下,霍然回身道:“什么人?”目光瞪视的方向,正是铁中棠隐身在外之
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