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十章 寒水香舟
  黎明前的黑夜,分外寂静、寒冷。
  燃烧着的火焰,映得四下景物都变作了惨淡的紫色。
  沈杏白紧抱着铁中棠,放足狂奔。黎明前,他撞入了荒林中那座荒祠,而云铮与温黛黛
却已恰巧在他到达前离去。
  苍天对铁中棠的安排,竟是如此奇妙而残酷。云铮与温黛黛若是迟走一步,铁中棠一生
的命运或将改变。
  此刻,在荒祠,空寂而寒冷。
  曦微的曙色,影映着尘封的布幔,檐下的蛛丝,院中荒草凄凄,大地呈现着一种说不出
来的苍凉景色。
  沈杏白拔出了胸前的匕首,包扎好刀口的创痕,将染血的僧袍抛去,却换了身湛蓝的道
袍。
  原来他为了逃避黑星天的耳目,包袱中早已预备了各种身份的衣饰,今日扮成和尚,明
日就变成道士。
  然后,他屈指点了铁中棠四肢关节处的穴道,使得铁中棠口中能言,神志仍清,四肢却
丝毫不能动弹。
  铁中棠冷冷的看着他,缓缓道:“你染下满手血腥,不过是为了要我说出宝藏的去处,
是么?”
  沈杏白大笑道:“不错,你倒聪明得很!”
  铁中棠道:“那么我劝你赶快死了心吧!”
  沈杏白道:“莫非你敢说你也不知道宝藏的下落么?”
  铁中棠道:“我自然知道,却永远不会告诉你!”
  沈杏白俊秀的面容上,泛起一丝歹毒的狞笑,缓缓道:“你不怕死,淡淡四个字中,却
包含着无比凶恶之意。
  铁中棠道:“你不敢杀死我的!”
  沈杏白厉声狂笑道:“你说得倒有把握,我为何不敢杀你?”
  铁中棠道:“我活在世上,你心里总还有可令我说出宝藏下落的希望,你若杀了我,便
永远不会知道宝藏在何处了。”
  沈杏白笑容立敛,铁中棠那份出奇的冷静,已断然慑服了他,使得他一时之间竟说不出
话来。
  铁中棠道:“你自然可用各种酷刑逼我说出宝藏的下落,但你却休想自我口中逼出半个
字来,只要我能活在世上,终有一日我必要逃脱你的手掌,到那时我必以十倍的酷刑来报复
你,你若不信,不妨试试!”
  他语声仍是从容平静,便这平静的语声,却使他言语更为可信而可怖。
  沈杏白纵声狂笑,道:“你这话便能骇得倒我么?我自然要试试的,也要看看你如何能
逃出我的手掌!”
  铁中棠道:“你若不怕,为何要以狂笑来掩饰心中的害怕?”
  沈杏白反手一掌掴在铁中棠面上,顺手又是一掌,狞笑道:“我打了你,你能怎么
样?”
  铁中棠动也不动,道:“你打得越重,便表示你心里越害怕。”
  沈杏白飞起一足,将铁中棠踢得横飞三尺,蹲下身来一把拧住铁中棠臂膀,道:“铁中
棠,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我也要逼你说出宝藏的下落,任何事,都拦阻不了我,今日日落
前你若还不说,我便砍下你这条臂膀,我倒要看看是你强还是我强!”
  铁中棠冷冷一笑,阖起眼来,不再言语。
  沈杏白霍然站了起来,将铁中棠背在背上,乘着凄迷的晨雾,窜出了荒凉的祠堂,向北
而行。
  走了段路途,听得水声奔腾,已是横断豫省的黄河南岸。
  河边迷雾更重,长长的芦苇,在雾中摇曳,沙沙作响。
  沈杏白似乎要寻船乘渡,伫立河岸边,大声呼唤,清亮的呼声,似乎也冲不开沉重的迷
雾。
  过了很久,才听到“吱乃”一声,雾中荡来一叶扁舟。
  沈杏白唤道:“船家可愿渡我到孟城渡头?”
  舟头的渔翁蓑衣笠帽,挥手道:“来了!”
  语声之中,渡船已至,沈杏白轻轻跃上船尾,将铁中棠放了下来,道:“我朋友有急病
在身,船家划快些好么?”
  那船家忽然笑道:“快,快得很。”
  笑声清脆,语声娇嫩,竟仿佛是女子口音。
  沈杏白心中一动,变色道:“你是个女人?”
  船家笑道:“怎么,女子就不能摆渡么?”回过头去,长篙轻轻一点,扁舟便已到了河
心。
  黄河水势湍急,绝不适行驶这种轻舟。
  沈杏白立在舟上,波浪翻涌,水声奔腾,他仿佛立在云中,雷声起于足底,寒气迫于眉
睫。
  他双眉暗皱,忍不住又问道:“这船到得了孟城渡头?”
  那船娘道:“到不了!”
  沈杏白变色道:“到不了你为何要我上来?”
  船娘咯咯笑道:“你自己要上来,谁请你上来了!”
  沈杏白叱道:?”快渡回去!”
  笑声清脆的船娘缓缓回过头来,柔声笑道:“这船虽不能渡你去孟城渡头,可是还有别
的船呀!”
  沈杏白只见她露在竹笠下的一双眼睛,明媚有如秋水,笑靥如花,琼鼻樱唇,在雾中望
去,仿佛绝美。
  他生长在北方,不识水性,此刻立在船上,头脑已有些晕眩起来,心中虽起疑云,却也
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问:“可以渡我去孟城的船在哪里?”
  那船娘左手摇橹,右手一指水面,道:“那不是么?”
  迷雾中果然现出一帆船影,船上灯火将雾色照得一片金黄。
  那船娘摇手唤道:“三姐,有摆渡的客人来了!”
  大船上也有个娇美的声音应道:“快请过来!”
  船娘回首道:“准备好,我要靠上那艘船了。”
  沈杏白心中虽然更是惊疑,但却沉住了气,俯身抱起了铁中棠,却暗暗又点了铁中棠胸
前晕穴。
  那船娘喃喃道:“今天好大的雾,三姐,放条绳子下来。”
  船上已有条索影抛下,却是道绳梯。
  船娘笑道:“客官,你爬得上去么?”
  沈杏白道:“不劳费心!”
  他足尖轻轻一点,身子已凌空翻起,他有心卖弄功夫,好教船家不敢随便动他,是以身
上虽背着一人,但身法仍极轻灵,一跃之势,几达两丈,双足微微后踢,飘飘落在大船的船
头。
  船头上果然有人娇笑道:“好俊的功夫!”
  一个轻衣窄袖的女子,正含笑望着他,莹白的肌肤,窈窕的身段,望来竟也绝美。
  船舱中的陈设,居然十分精致华丽。
  亮晶晶的铜灯中所散发的灯光,映照着织锦的椅帔,流苏帘幔,翠玉花瓶,竟仿佛是世
家厅堂,哪里似水上人家。
  轻衣窄袖的少女,仿佛已看出了沈杏白心中的疑惑,但却不容他问话,轻笑道:“客官
在此歇息,我去端茶来。”
  笑声犹在荡漾,她身影已翩然入了后舱。
  沈杏白觉得自己仿佛已落入个神秘的陷阶中,在这华丽的船舱四周充满了危机。
  这船上的女子,笑语如驾,肌肤如玉,分明不会是以打渔摆渡为生,在水上漂泊的人
家。
  这华丽的大船,便是在西湖、秦淮也极为少见,更绝不像是水势湍急的黄河上应有之
物。
  他心中又惊又疑,不知道这些女子究竟要对他怎样。
  这时,后舱舱中又传出了一声娇柔的轻笑,一个身材高挑,腰肢有如风中柳丝的素衣女
子,手里端个碧玉茶盘,随着笑声婀娜行出。
  玉盘上翠壶玉盏,都是极为珍贵之物。
  这素衣女子明媚的眼波,在沈杏白身上轻轻一转,柔声道:“请用茶!”放下茶盘,扭
转腰肢,又走了回去。
  沈杏白霍然站起,大声道:“姑娘慢走!”
  素衣女子道:“有何吩咐?”
  沈杏白道:“在下本要到孟城渡头,寻船东渡……”
  素衣女子道:“我知道。”
  沈杏白道:“但……但这里……”
  素衣女子笑道:“这里有什么不好?”望着他嫣然一笑,身子又隐人后舱,却有一缕悠
扬的乐声自后舱传出。
  沈杏白心中大是急躁,他明知此间有凶险,却不知凶险在何处,更不知这凶险究竟何时
到来。
  而在这凶险尚未发生之前,他却又不敢妄动,要知他心机凶狡深沉,没有把握打的仗,
他是万万不会打的。
  船舱四面,苇幔低垂,沈杏白觉得仿佛有许多眼睛正在幔后窥望着他,使他浑身说不出
的不自在。
  他举起茶壶,斟了杯茶,茶色浅碧,清香扑鼻。
  但是他刚将这杯茶举到唇边,便又立刻放落了下来。
  后舱中有人曼声道:“客官但请放心好了,这壶茶里,万万不会有毒的。”
  帘幔启处,沈杏白顿觉眼前一亮,一个宫髻华服、仪态万千的绝美妇人,手掀帘幔,含
笑而出。
  她神情举止间,那似乎带着种说不出的魅力,让人无法注意她的
年纪,也根本看不出她的年纪。
  沈杏白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只听她柔声笑道:“妹子们将相公请
来,相公若如此拘束,贱妾实在过意不去。”
  沈杏白嗫嚅的说道:“夫人切莫对出家人如此客气,贫道只求夫
人送至孟城渡头,别的万万不敢打扰。”
  华服美妇眼波凝睇,望了沈杏白好半晌,轻轻笑道:“相公若是出
家人,贱妾岂非也要以贫尼自称了!”
  沈杏白面色微变,华服美妇已在他身旁椅上缓缓坐了下来,笑道:“相公切莫多疑,贱
妾等实无相害之心。”
  她又自斟了杯茶,浅浅啜了一口,笑道:“这茶中没有毒的,贱妾等更从未想到要以毒
药害人。实是在江河上摆渡,只不过费用要比别的渡船贵一点而已。”
  她眼波荡漾,面上又泛起了那魅人的笑容,望着沈杏白缓缓道:“虽然贵些,但贱妾等
却必定会教客人们花的银子值得的!”
  沈杏白心中微微一荡,展颜笑道:“夫人怎知在下有银子花呢,说不定在下身无分文,
夫人又当如何?”
  华服美妇咯咯娇笑道:“我那八妹眼睛最毒,看人贫富,万无一失。”
  沈杏白心立刻定了:“看来我艳福不浅,这里原来只不过是个变相的艳窟而已,我既已
来了,何不乐上一乐?”
  当下取出锭银子,当的放在茶盘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斜眼望着美妇笑道:“既是
如此,就请夫人教在下看看究竟是如何值得?”
  他自觉极为慷慨,抛出了锭十两重的银子,自然想捞回本钱来。
  华服美妇却连瞧也不瞧这锭银子一眼,淡淡笑道:“香茗本是奉赠,相公既有恩赐,贱
妾也只有代丫环们拜谢了。”
  双掌轻轻一拍,便有个十二、三岁的青衣小鬟,憨笑着走了出来,华服美妇道:“撤下
茶盘,多谢相公。”
  青衣小置万福道:“多谢相公喜银。”端着茶盘跑回去了。
  沈杏白看得不禁呆了一呆,作声不得。只见那华服美妇转过头来,轻笑道:“贱妾这渡
船上各色享受俱备,妹子们虽然姿色平庸,但还通晓歌舞。”
  她望着沈杏白,笑得更是令人心动。
  沈杏白暗中冷笑:“这女子想必是要狠狠敲我一记了,我好歹只管叫她开上酒菜歌舞
来,少时到了岸上,哼哼!”
  华服美妇秋波微转,手掌轻轻拍了三记。
  帘幔后环佩叮当,伴着一阵笑语莺声,隔帘传来,七八个身穿各色锦衣的绝色少女娇笑
而出。
  方才摆渡、垂绳、端茶来的三个少女,此刻换过了一身织锦的衣衫,夹杂在这一群少女
中。
  迷人的娇笑,迷人的眼波,还有一阵阵迷人的香气——沈杏白不觉痴了,连何时开上酒
菜都不知道了。
  华服美妇转动秋波,笑道:“相公你看这值得么?”
  沈杏白眼睛望着那许多双迷人的眼睛,随口道:“值得什么?”
  华服美妇轻轻道:“壹千两银子!”
  沈杏白纵声笑道:“什么?壹干两银子?夫人莫非是开玩笑?”
  他心里也知道这并非开玩笑,便再也笑不下去。
  华服美妇淡淡道:“这里一切都出于自愿,你若认为这不值,尽可教我妹子们将东西都
撤下去。”
  沈杏白呆了半晌,舱外水声滔滔,转目望去,那一双双迷人的眼睛也变得冷如秋霜。
  他只得干笑几声,道:“在下并无此意。”
  华服美妇道:“无此意,便请相公先将银子见赐。”
  沈杏白道:“只是在下出门在外,身边哪有许多银子?”
  华服美妇淡淡笑道:“八妹,他说他身边未曾带得银子。”
  方才那摆渡的少女,此刻已换了套浅紫衣裙含笑走了过来,双瞳翦水,目光微微一转,
便仿佛已能看破别人心事。
  “你年纪虽轻,但目光敏锐,步履轻健,显见武功不弱,必是久经名师指点的名门高
足。你神情举止之间,常在无意中流露出一种自满之态,想必你家世也必定不错。但你却不
但乔扮道士,而且行色仓惶,显见是在逃避追踪,准备流浪江湖。以你的家世和师承,既然
逃亡在外,又不愿受苦,逃亡前必定设法搜罗了批银子带在身畔,是么?”
  她简简单单几句话,便揭破了沈杏白的隐秘,只说得沈杏白木然呆在地上,良久作声不
得。
  但紫衫少女那双仿佛是能洞悉入微的眼睛,却仍在瞬也不瞬的凝注着他,嘴角含笑,不
住轻轻的问道:“是么……是么……”
  沈杏白终于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夫人请将酒莱都撤回去,在下只要渡到孟城,于愿
已足。”
  紫衫少女咯咯笑道:“好小气的人……什么事我都看出来了,却实在没看出你竟如此小
气!”
  她左手自桌上取起银壶,右手自壶边取起只银筷,面上笑容未敛,手掌却已将银筷轻轻
插入了银壶中:“姐姐们,人家既然看不上咱们,咱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还是走吧!”
  少女们嫣然一笑,竟都转身走入了帘幔,华服美妇也轻笑道:“相公只管用茶,贱妾们
告退了!”
  客客气气的走了出去,霎那间便只剩下沈杏白木立在地上,心中更是惊奇交集。
  他见紫衫少女显露了那手惊人的武功,心里以为她必有下文,哪知她们竟都如此客气的
走了,不但没有丝毫威迫之意,甚至连丝毫不满之色都没有,他一面惊奇,却又不禁暗中松
了口气。
  转目望去,那一桌丰盛的酒菜仍端端正正放在他面前,一阵阵诱人的香气迎面扑鼻而
来。
  沈杏自暗中告诉自己:“你们既不动手相强,我便绝不动这酒菜,看你们如何能自食其
言,来抢我的银子。”
  转念又忖道:“这些女子必定是看我出身名门,是以不敢随便难为我,唉!你们这些如
花似玉的美人儿呀!此刻我若非有要事在身,怎会随意放过你们?”
  他看看身边椅上的铁中棠,又忖道:“到了孟城,我便要买艘江船,顺流东下,到船上
再好生收拾他,还怕他不说出宝藏的下落?”
  他脑海中胡思乱想,想到自己得到宝藏之后的乐事,不禁越想越是得意,也不知过了多
久,突听腹中“咕”的叫了一声,他这才想起自己已有许久未曾有食物下肚了,这念头不想
则已,越想越觉腹饥难忍,到后来简直无法忍受:“平日我纵然日夜不食,也不致如此,今
日怎么如此奇怪?”
  望着眼前那一桌丰盛的酒菜,脑海中只觉晕晕沉沉的,别的什么事都想不起了。
  他努力想将目光望向别处,但眼睛却偏偏不听他的话,时时刻刻不忘在桌上那翡翠全
鸡、罗汉扒翅上去扫上几眼。
  但望梅虽可止渴,观翅却难充饥,他越看越觉饥肠辗辘,肚子都仿佛快要被磨穿了。
  他口里咽着唾沫,心里忍不住暗暗忖道:“我若悄悄在每样菜中挟一筷子,谅你们也不
会发觉。”当下忍不住悄悄伸出手去。
  突听帘幔后有人轻笑道:“这厮的银子,当真是都用药水煮过的么、饿成了这个样子,
还不肯掏出来。”
  另一个少女的口音笑道:“我只望他忍不住时,悄悄去偷吃两筷,到那时他纵有天大的
本事,也不得不拿出银子来了。”
  沈杏白心头一凉,立刻缩回了手。
  先前那少女接道:“我别的都不奇怪,就奇怪这厮年纪轻轻,居然也会如此小气。”
  第二个少女笑道:“他喝了咱们清肠洗胃的焚心茶,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支持得下去,我
真想看着他拿出银子时的样子。”
  沈杏白咬牙切齿,暗恨忖道:“难怪我腹饥如此难忍,原来就是那杯茶在我肚子里作
祟。”
  帘幔外笑语声越来越多,越来越细碎,仿佛有人笑道:“姚四妹,你那欧阳老三还不回
来,你着急不着急呀?”
  又一个最是娇嫩的声音笑道:“你先莫要说我,先问问你自己着急不着急就是了,我们
要看看他到底会替你带些什么宝贝来?”
  另一个较为沉重的声音道:“你两个一个为人一个为钱,动心动得最快了,还是我们杨
八妹好,她无论遇着什么人,见到什么事,都不会动心的。”
  沈杏白前面的话还可听清,到后来他简直饿得头晕脑胀,连话都无法听了,忍不住大喝
道:“算你们赢了!”喝声未了,那一群少女嘻笑着奔了进来,拍掌笑道:“好极,这只铁
公鸡还是拔了毛了!”
  那摆渡的紫衫少女杨八妹,笑着伸出手掌,道:“拿来!”
  沈杏白有气无力的自怀中掏出个丝囊,解开丝囊,取出张银票交给了她,苦笑道:“算
你们的焚心茶厉害。”
  一个面如银盘的绯衣少女拍掌笑道:“看他,看他,他的手都抖了,心里不知有多么痛
哟!”
  杨八妹笑道:“武林中人像你这么小气的,倒真还少见得很。”转手拍掌道:“秋姑,
将酒菜取去热热。”
  沈杏白道:“不热也罢。”
  但就在这时已有个面容苍白、鬓发蓬乱、手里拿着个托盘、腰间围了条粗布围裙的厨
娘,垂首走了出来。
  她缓缓将酒菜一样样放在托盘里,又垂首走了进去,自始至终,始终未曾抬起过头来,
只是不住轻轻咳嗽。
  沈杏白目送酒菜,忍不住长叹了一声,那绯衣少女笑道:“你花了银子,让我唱首歌给
你听听!”取了个琵琶,轻轻调弄了两下,曼声唱道:“三更天里冷难挨,红着脸儿不开
怀,情郎呀情郎,你为什么还不乘着此刻爬过墙来……”
  歌声中,她扭动着腰肢,坐进了沈杏白怀里。
  她面上的笑容,永远都仿佛是那么纯洁而天真,但神情举止,却又偏偏是那么妖冶而淫
荡。
  当着许多双眼睛,她居然投怀送抱,作尽百般媚态,似乎觉得这本是顺理成章,极为正
常而自然的事。
  其余的少女,也都围在沈杏白的四周吃吃娇笑,她们以最天真纯洁的姿态,作出最荒唐
淫荡的事,非但不觉羞涩,反觉理所当然,仔细一想,还当真是可怕得很。
  一个腰肢纤弱,肤白如玉,看来文文静静的杏衫少女,突然轻轻
  道:“姚四妹,你琵琶弹快些!”
  那绯衣少女姚四妹咯咯笑道:“李二姐又要表演了,你眼福倒真不小!”五指一抡,琵
琶之声立刻由缓转急。
  杏衫少女双臂骤然一分,扯开了胸前衣的襟,纤弱的腰肢,随着急速的琵琶声炽然的扭
动了起来。
  她面上的神情,仍然是那么高雅而文静,甚至没有一丝笑容,但身躯的扭动,却是炽
热、急剧而淫荡。
  这圣女的面容,荡妇的身子,最易挑逗起男子的情欲,沈杏白看得目定口呆,仿佛痴
了!
  突听船舱外“砰”的一声巨响,舱门的帘幔突然被人扯开,一个身躯威猛的虬髯大汉狂
笑而入。
  少女们惊呼一声,歌舞骤然停顿。
  这虬髯大汉火般的目光四下一扫,纵声狂笑道:“好高兴的场合,看来俺这不速之客正
来的颇是时候。”
  那绯衣少女姚四妹霍然自沈杏白怀抱中站了起来,瞪起眼睛,大声道:“天杀星,你来
作什么?”
  海大少大步走了进来,在当中的椅上坐了下去,跷起左腿,道:“你们怎么还不回
去?”
  绯衣少女心里永远记得被这大胡子推倒的羞辱,冷笑道:“我们不回去了,你管得
着!”
  海大少哈哈大笑道:“横行长江的一窝野马蜂,怎么搬到黄河来了,难道你们真被苏州
的那个小娃儿赶得无地容身了?”
  姚四妹大声道:“这也用不着你管!”
  海大少笑道:“俺不要你,你也用不着对俺如此怀恨呀,乖乖的学温柔些,说不定俺又
要你了。”
  别的女工蜂笑得花枝乱颤,姚四妹跺脚道:“骚胡子,你要死了。”举起手中的琵琶正
要掷向海大少的头上。
  哪知旁边突然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姚四妹跺足道:“大姐,你不知道
这骚胡子有多么可恨,大姐,你就帮我出出气吧!”
  华服美妇淡淡一笑,也不理她,轻轻放下琵琶,转过头来面向海大少笑道:“多年不
见,想不到你还是这样子。”
  海大少微微变色,那豪迈的笑声亦不再闻,缓缓道:“人人都道‘横江一窝女王蜂’中
的大姐是个神秘的女子,俺也久闻大名了,却想不到是你!”他语声极为平静,一个粗豪的
汉子突然说出如此冷静的言语,反倒有些可怖。
  那些少女们面面相觑,都不禁呆住了,谁也未曾想到她们的大姐竟和这天杀星海大少不
但认识,而且还是故友。
  沈杏白到现在才知道她们便是横江一窝女王蜂,心里不禁暗暗叫苦,这番当真是捣着蜂
窝了。
  一个青衣厨娘托着几碟香气四逸的菜肴,垂首走了出来。
  她轻轻放下菜盘,转身就走,连眼皮都未曾抬过,船舱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未放
在心上。
  海大少巨掌一伸,将菜桌拉到自己面前,狼吞虎咽大嚼起来。
  沈杏白虽然腹饥如火,但在此时此刻,也不能出手和他争夺,只看得他心里暗流唾沫,
眼里直冒火星,但他涵养颇深,口中绝不说话。
  华服美妇也在静静的望着他,她既然无声,别人自更不会言语,顷刻之间,海大少便已
将一桌菜吃得杯盘狼藉。
  沈杏白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华服美妇轻轻笑道:“你若是来看我的,此刻总该说话了
吧?”
  海大少伸手抹了抹嘴,仰天狂笑道:“俺来看你,俺为何要来看你……”
  笑声顿处,他霍然长身而起,厉声道:“俺来这里,只是要告诉你们,江南欧阳世家虽
然有不肖子弟,但这家族以忠厚传家,主人欧阳礼,更是位淳淳长者,你们切莫伤害了欧阳
兄弟。”
  姚四妹冷笑道:“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与我们何干?”
  海大少道:“纵是他们色迷心窍,你们也该适可而止呀,得了人家的银子,就不该还要
害人家的性命!”
  华服美妇微微笑道:“想不到近年来江湖中最最著名的大盗天杀星,如今也如此慈悲了
起来。”
  海大少怒道:“你若不听俺良言相劝,迟早必要后悔,至于你我之间,恩义早已断绝,
别的话都不必说了!”:”
  他霍然旋身,刚毅的面容上也仿佛泛起了黯然的神色。
  沈杏白突然站起身来,道:“慢走!”
  海大少回转头来,道:“少年人,你胡乱唤俺作什么?”
  沈杏白陪笑道:“在下也要跟海大侠的船走。”
  海大少道:“走吧!”
  华服美妇身子突然轻轻一转,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便已挡住了舱门,柔声笑道:“谁
要走?”
  海大少瞪起眼睛,厉声道:“你要怎样?”
  华服美妇微笑道:“我姐妹的客人,谁也不能带走的,何况,你既然来了,我也想留你
谈谈!”
  海大少怒道:“俺要带走的人谁也拦不住!”
  华服美妇声音越来越是柔媚,娇笑道:“我若不闪开呢,难道你真忍心向我动手么?”
  海大少仔细望了她半晌,忽然狂笑道:“你那一套,早已对俺无用了!”挥手一掌,切
向华服美妇的咽喉。
  华服美妇面容丝毫不变,仿佛早已料到有这一着,纤腰微扭,便将这凌厉迅急的一掌避
了开去。
  海大少双掌连绵,暴雨般攻出七掌,掌势之轻灵迅快,竟根本不像是如此粗豪的汉子使
出来的。
  华服美妇笑道:“你武功走的路子怎么变了?”
  语声之中,她纤纤腰肢,窈窕身形,蛇一般在海大少掌影中闪动,脚下寸步不移,便已
避开了这七掌。
  沈杏白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那绯衣少女姚四妹在他耳畔轻轻道:“你走不了的,还是
乖乖坐下来吧!”
  突听海大少暴喝一声,双掌齐出。
  他掌势突变如拳,招式也突然大变,这双拳击出,当真有石破天惊之势,强劲拳风,震
得四下帘幔不住飘舞。
  华服美妇道:“哎哟,你真的舍得打我?”
  身子随着拳风退出了舱门,海大少方待抢步追出,只见眼前微花,她又已如落叶般翻了
进来,娇笑道:“多年不见,你好像胖了些嘛!”玉手轻出,仿佛要去拧海大少的面颊。
  海大少招式本已引满待发,但他此刻手掌若是击出,部位正好击在华服美妇丰满的胸膛
上。
  他手下微一迟疑,魁伟的身形向后暴退而回,忽听身后有人娇笑道:“喂,你怎么要倒
进我怀里来了?”
  另两双手掌已闪电般左右挥来,正是姚四妹与杨八妹夹击而至,两人招式虽快,掌力却
轻,像是和他闹着玩的。
  天杀星海大少凤凰展翅,露出双臂,飞起一足,踢向了华服美妇的左胯,姚四妹身子微
动,闪身后掠。
  海大少却反掌抓了起来,一阵“乒乓”之声,桌上的杯盘碗碟四下飞出,撞得粉碎,残
余的酒菜汤水,也雨点般飞激了出去,身穿彩衣的峰女们,虽然娇呼着四散走避,但在这并
不十分宽敞的船舱中,身上仍不免沾上几点污渍。
  姚四妹尖声呼道:“他弄脏咱们衣裳,要他赔!”
  七、八个彩衣少女,竟都一起飞扑了过来。
  海大少右掌震出,击落了一盏明灯,左掌将桌子飞车般抡起,口中厉喝道:“少年人,
你想逃走,怎么不随着俺动手?”
  沈杏白呆了一呆,杨八妹冷冷道:“你乖乖站在一旁观战还好,你若胡乱动手,只怕永
远也下不了此船了!”
  沈杏白脚步方动,立刻又乖乖退了回去。
  海大少双眉轩动,怒骂道:“混帐,兔崽子,俺在此为你打架,你却孙子般缩在壳
里。”
  沈杏白负手立在一旁,守护着卧在椅上的铁中棠微笑旁观,仿佛这话不是骂他似的。
  此刻,舱房中人影闪动,宛如缤纷落花,七色并呈。
  那华服美妇仍然不动声色的守住舱门,微微含笑道:“妹子们,你们切莫伤了他,反正
他迟早要倒下的。”
  海大少心头一凛:“莫非菜中有毒!”狂吼一声,冲开蜂女们的包围,向那华服美妇扑
了过去。
  华服美妇道:“你要拼命?”
  海大少厉叱道:“今日你若将俺命害在这里……”
  华服美妇轻笑道:“害在这里又怎样?”
  海大少虽在奋力而攻,但早已觉得了一阵阵不可抗拒的疲倦之
  华服美妇与他游斗了十数招,突然轻笑道:“妹子们,他药性已将发了,你们来吧!”
  横江蜂女们娇呼一声,嘻笑着扑了来,竟将海大少那庞大的身体生生的压倒在地上。
  四妹咯咯娇笑道:“大胡子,骚胡子,这次看你还凶得起来么?我非将你胡子拔光不
可!”
  华服美妇突然敛去了面上笑容,道:“妹子们,莫要动他,先将他送到下面我的舱房里
去吧。”
  姚四妹与杨八妹互相使了个眼色,别的蜂女也在旁偷偷眨着眼睛,不知是谁在轻笑道:
“原来大姐看上这骚胡子了!”
  华服美妇笑骂道:“小鬼……”移步向后舱,忽然又指着沈杏白道:“八妹,你猜猜这
位相公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
  杨八妹转了转眼波,缓缓道:“他说他带了病人,但这病人却分明是被他点中穴道的,
而他却时时刻刻不忘瞧这病人几眼,好像生怕这病人会突然站起来逃了似的,所以我
说……”
  她指了指已渐变色的沈杏白,又指了指晕卧椅上的铁中棠,接口笑道:“他带的最有价
值之物便是他。”
  华服美妇咯咯笑道:“八妹,你真聪明。”
  此刻已有许多人将海大少抬入了后舱,她也娇笑着随之而去。
  凌乱的房舱,突然寂静下来,只剩下杨八妹与姚四妹两人。
  姚四妹瞧瞧沈杏白,又看看铁中棠——沈杏白早已情不自禁的挡在铁中棠身前,铁青的
脸上满是强笑。
  杨八妹悠悠道:“你为了避仇而浪迹江湖,却又将这病人看得如此重要,到底是为了什
么呢?”
  沈杏白呆了一呆,讷讷道:“这个……这个……”
  杨八妹突然娇笑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的,我姐妹绝不过问他的事,四姐,你
说是么?”
  姚四妹道:“对了,你现在已属于咱们姐妹两个人了,就必须要听咱们姐妹两人的
话。”
  杨八妹笑道:“这里房舱已乱,我也带你到下面去吧!”
  沈杏白道:“但……但……孟城渡头可是快到了?”
  姚四妹道:“这船不去孟城渡头。”
  沈杏白变色道:“这船要去哪里?”
  姚四妹道:“哪里也不去。”
  沈杏白心头打鼓,强笑道:“姑娘莫非是开玩笑?”
  姚四妹笑道:“谁和你开玩笑?这船远看是条船,近看也是条船,船虽是船,就是走不
了半尺。”
  杨八妹已笑得花枝乱颤,沈杏白也想笑上一笑,却再也笑不出来,讷讷道:“此话怎
讲?”
  杨八妹道:“黄河水流湍急,唯有小船可以摆渡,但这样的巨舟,走不上几丈便要搁
浅。”
  姚四妹道:“所以这船根本就是摆摆样子,就好像是水上盖成的房子,哪里是船!”
  沈杏白忍不住问道:“这船既然行走不得,却是如何走到这里来的?”
  姚四妹道:“这船乃是我们姐妹在长江上的老家,我们姐妹由长江撇到黄河来,也舍不
得丢下它,就想尽法子由陆上给运来了。”
  沈杏白大奇道:“为何不依样再建一船,却辛苦将它运来?”
  杨八妹笑道:这船岂是随便就造得起来的。”
  姚四妹道:“你下去瞧瞧就知道了。”
  沈杏白己是身不由主,只得抱起铁中棠,被这两个嘻嘻笑笑、满不在乎的女孩子,一左
一右,挟下了后舱。
  这后舱看来竟像是间书房,四壁书架上,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俱有。
  杨八妹轻轻在左壁的书架上推了两下,这书架竟悄然滑转了开去,露出了一道整洁的地
道。
  地道下便是一间间蜂房般的舱房,也不知有多少间,建筑得曲折精妙,绝没有浪费半分
空隙。舱房的门,都是紧闭着的,房舱中不时隐隐传出娇笑之声,最是引人动心。
  姚四妹拉着沈杏白的衣袖,人了第四间舱门。
  那是间极为小巧而又精致的舱房,牙床、圆几、锦墩……许多件华丽的家具安排在一间
窄小的舱门里,而丝毫不显拥挤。
  沈杏白晕晕的在这舱房里渡过了半个时辰,一阵清脆的铃声由壁间传来。
  姚四妹、杨八妹面色突变,同时匆匆奔出了舱门,姚四妹回首道:“你好生等着,莫要
乱动。”
  话还没说完,她两人已走得无影无踪。
  舱门重又关起,沈杏白这才又想起了腹中的饥饿,却又不禁大奇忖道:“她们如此惊惶
匆忙,莫非出了什么事?”
  但这疑念仅在他心中闪了一闪,立刻便被他对自身的忧虑代替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突
听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沈杏白也猜不到是谁敲门,但却应声道:“进来。”
  方才那沉默的厨娘,又垂首走了进来,手中托了盘酒菜,垂首放到圆几上,垂首走了出
去。
  沈杏白大是欣喜感激,暗暗忖道:“只可惜我未看清厨娘的面目,不知她是美是丑,她
若是美,我倒真要好好报答于她。”
  于是,片刻间,他便将菜肴吃了个干净,一壶酒却丝豪未动,他平生最引为自豪的事,
便是滴酒不沾。
  第一、他认为喝酒足以乱性。
  第二、他认为酒没有果汁的美味。
  但是,他虽滴酒未沾,但筷子放下未久,便觉头脑一阵奇异的晕眩,他发觉不对,大惊
站起,但方自站起,便又扑地倒了下去,倒下去后,便不再动弹,到如此情况,菜中竟还会
下迷药,实是他再也未曾想到的事。
  他晕倒还未到盏茶时分,那沉默的厨娘便又悄悄推开了舱门,悄悄内望一区,悄悄走了
进来。
  她此刻终于抬起了头,房舱里看不到日色,只有灯光,幽雅的灯光映着她的面容,竟是
惊人的美,但在那美丽而年轻的面上,却笼罩着一种惊人的羞色和惊人的忧郁。
  她仿佛曾经在一刹那苍老了许多,她的心,仿佛曾经为一件事而碎了,所以她虽年轻,
却已学会忧郁。
  走入舱房,她立刻毫无迟疑的快步走到铁中棠身前,为他解开了穴道。
  被人点中穴道的感觉,的确是一奇妙的经历。
  那和长久昏睡后醒未完全不同,昏睡后醒来还有段时间头脑不清,穴道被解开后头脑却
立刻清醒。
  铁中棠张开眼来,自己眼前是一张美丽而熟悉的面孔,竟是冷青萍。
  他突然震惊,翻身掠起,呆呆的望着冷青萍,却说不出话。
  冷青萍望着他微微一笑,也不说话,立刻拉起铁中棠的衣袖,毫不停留地掠出了卧房。
  下舱中的笑声已不复再闻,冷青萍极快的穿过静寂而曲折的窄廊,掠入了船尾那巧而干
净的厨房。
  炉灶旁有扇暗门,那本是到秽水与垃圾的,开了门,距离水面已极近,有条小舟被长绳
牵在水面。
  这时已是午后,天上郁云掩日,江上浊浪滔天。
  铁中棠跃上船头,宛如跃上云端——自跛足童子挥手施出迷药将他迷倒后,所有事的发
生,都有如做梦一般。
  冷青萍挥手切断绳索,轻舟随浪而起,随浪而去。她取起舟上两只木桨,奋力划向对
岸。
  她仿佛无话可说,又仿佛不愿说话,背对着木然坐在船头的铁中棠,无言的划动着双
桨。
  双桨激起水花,水花激在铁中棠身上,铁中棠呆呆的望着她消瘦的背影,半晌,才轻轻
道:“冷姑娘,你好。”
  冷青萍也不回身,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铁中棠望着这曾经救过自己两次的痴情女子,想到她对自己的浓情深意,却又不禁想到
冷家与自己的累代仇恨。
  船身在浪头上起伏颠沛,他心头也正如这轻舟一般,把持不定,又过了半晌,忍不住黯
然道:“姑娘怎会做起这般事来?”
  冷青萍仍未回头,道:“我已经是被世人遗弃了的人,不做这事,叫我去做什么?”
  她是自愿来做个低三下四的人,借身体的苦役,来减轻心头的悲痛,但却又不愿被男子
所奴役。
  是以,自从那日她逃出了荒寺,离别了铁中棠,便四处流浪,遇着蜂女姐妹,她便投靠
了她们。
  蜂女们对男子虽然心很,但对这孤苦伶仃的女孩子却甚是怜悯,她若不再遇见铁中棠,
只怕便会如此凄苦的度过一生。
  此刻她不愿回头,也不敢回头,只因她面上已泪珠纵横。
  铁中棠想到这娇纵的少女,如今为了自己竟这般落魄,心头更是悲伦,黯然道:“冷姑
娘,你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冷青萍黯然道:“你放心,我知道你的苦衷,绝不会跟着你,拖累你的。”
  铁中棠心头一阵激动,忍不住颤抖着伸出了手,要去扳她的肩头,他手掌若是触及了她
的肩头,她定会翻身扑进他怀里。
  但是他手掌方自伸出,便又叹息着放了下来。
  抬眼望去,浊浪滔天,还看不到岸。
  铁中棠突然探手入怀,自一串钥匙中取下了一枚,缓缓的道:“在开封广源银号里,在
下存着只铁箱,那铁箱便是在下要奉赠给令姐的,此刻我将这钥匙交给你,你取出那铁箱,
便毋庸再流浪了。”
  冷青萍垂首道:“你为何不交给她?我也有许久未见她了。”
  铁中棠心头又是一阵悲沧,讷讷道:“令姐……令姐她……”
  冷青萍霍然回首,变色道:“她怎样了?”
  铁中棠长叹一声,还未答话,突见远处浪头上一条舟影星丸跳跃般如飞驶了过来。
  这舟影乃是条羊皮筏子,本是水流湍急的黄河之上最轻便的行舟之物,刹那间便追上了
冷青萍的木舟。
  冷青萍倏然变色,只见那皮筏之上有三五条人影,仿佛都是女人。
  云沉水急,两舟霎眼间便又近了一些。
  冷青萍道:“你快弃舟逃走吧,我来挡着她们。”
  铁中棠暗道:“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要你为我受难了!”口中也不答话,霍然长
身而起。
  皮筏来到近前,他才看出这几个锦衣女子竟是那横江一窝女王蜂中之人,蜂女们却不认
得他。
  听姚四妹在筏上戟指大骂道:“秋姑,我姐妹看你孤苦可怜,好心收留了你,你竟敢背
着我们带人私逃,你不要命了?”
  那圣女面容,荡妇身材的李二姐,面容冰冷,一言不发,抖手抛出了一条长索,索头乃
是个小小银锚。
  “叮”的一声,银锚便已钉在木舟上,皮筏乘势急荡了过来,姚四妹振腕击出三道寒
芒,直取冷青萍。
  冷青萍白腕挥出木桨去挡光芒,寒芒却早已被铁中棠掌风震得歪了,斜斜落入河水中。
  杨八妹飘然自这李二姐身后掠出,手掌快如闪电,接住了冷青萍的木桨,“叭”的一
声,木桨竟应手一折为二,原来杨八妹纤手之上,竟戴着双银光闪闪仿佛是银丝织成的手
套。
  冷青萍身躯骤然失去了重心,在这惊涛骇浪的轻舟上便再也站不稳身形,奋身一跃,跃
起数尺。
  杨八妹冷笑叱道:“你这是找死!”袖中突也飞出一条长索,矢矫如蛇,去缠冷青萍双
足。
  冷青萍禀赋虚弱,喜静恶动,既没有练武的身子,也不是练武的性格,虽然生长在武林
世家,武功却不甚高。
  此刻她凌空而起,真力不济,见到长索缠来,心里已慌了,蹴足一摔,堪堪躲过了飞
索。但俯首下望,河水滔滔,却已无落足之处。
  这时铁中棠和姚四妹各备接了十数招之多。
  水急浪猛,一舟一筏,在浪头上起伏翻滚,他两人一个立在舟头,一个立在筏上,身子
自也随着舟筏,高低起落,招式部位,更也拿捏不准,尤其是生长在边漠的铁中棠,根本不
通水性,此刻只觉头晕目眩,本有十成的武功,此刻竟三成也使不出来。
  李二姐以银锚长索搭住木舟,不使舟丧飘离,口中道:“四妹,你看这厮好快的手脚,
可要我来助你?”
  姚四妹笑道:“用不着了。”又道:“喂,小伙子,咱们对你又没有恶意,你为何不乖
乖跟咱们回去?”
  铁中棠还未答话,突听一声惊呼,接着“扑通”一响,原来冷青萍寻不着落足处,竟已
落入水中。
  铁中棠大惊之下,顾不得眼前对手,正待翻身去救。
  哪知他身形方动,便有两道银光迎面击来,光芒闪动,来势奇急,带起尖锐风声,宛如
裂帛一般。
  铁中棠不顾闪避,迎掌去接,哪知这两道银光,竟是活的,突然变了个方向,斜击铁中
棠下腹。
  铁中棠前后受敌,又不敢跃起,左掌自胁下穿出,掌心凝力,硬接身后姚四妹的招式。
  这一招他虽然后发,却较姚四妹先至。
  姚四妹再也想不到他手腕竟如此灵活,变招竟有如此之快,撤招已不及,只得硬生生和
他拼了这一掌。
  她娇躯便也立足不稳,斜斜向后倒去,幸好还有李二姐在她身后,伸臂扶住了她的身
子。
  但铁中棠去抓前面银光的右掌,却慢了些。
  他手掌方出,“叮”的一声,两道银光互击,斜岔分飞,却又各各画了半个弧,左右夹
击而来。
  这银光之飞灵迅快的变化,竞使人看不出是何兵刃。
  原来这竟是杨八妹掌中的长索,而长索两端,各带者一截形如判官双笔,又似点钢枪头
般的兵刃。
  这两截兵刃,既可分持在掌中,又可以用“流星锤”、“练子飞抓”等这些外门兵刃和
招式飞出伤人。
  铁中棠本已头晕目眩,此刻眼前银光闪动,眼睛更是有些发花,是以举掌出招,便慢了
一些。
  忽然两道银光左右交击而来,分击他左右双颊的太阳双穴,他弓腰仰面,双臂乍分。
  哪知他招式骤变,这两道银光招式竟也变了,突然由两变一,“白虹贯日”满带劲气,
直击而下。
  铁中棠临危不变,双掌急收,“童子拜观音”,他竟然敢以这招粗浅的招式,以一双铁
掌去抓那银光。
  但他却忘了,自己身在舟上,与陆地动手迥然而异,一个浪头抛来,轻舟急荡而前,他
身子也跟着被抛上,整个胸膛,使全身在那银光带起的劲风之下,倒仿佛是他自己送上去挨
打似的,眼见再已无法闪避。
  他几番出招变招,甚至比双目交睫还快几分,此刻距离冷青萍落水,不过仅有一句话功
夫。
  而姚四妹正跌人李二姐的怀抱,李二姐左臂接住了她,右臂气力便弱了些,长索一松,
舟筏便被浪头打得分开数尺。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
  银光击向铁中棠,浪头抛来,铁中棠身子迎向银光,舟筏乍分,银光触及铁中棠,杨八
妹身子也被抛开。
  她掌中“亮银双飞叉”,虽然扫及铁中棠衣衫,但气力已被消去,仅只将铁中棠惊得出
了身冷汗。
  水流湍急,冷青萍身子还载浮的飘在水面,原来她也不识水性,自然被浪头打得离舟更
远了。
  她举起双臂,挣扎着要搭上船舷,但却力不从心:
  风声激荡,水声激荡,她不由自主所发出的一阵阵挣扎呼救之声,夹杂在水声风声中,
闻之更是凄厉哀恻。
  铁中棠避开银撅,再也顾不得别的,又待翻身去救。
  但李二姐左臂一紧,皮筏又自急荡而来,杨八妹、姚四妹,又困住他,使得他抽身不
得。
  铁中棠眼看这蜂女的武功,实在不是自己的敌手,他算来算去,三五招之。内便可将她
们击落水中。
  但这些招式,他却偏偏使不出来,纵然使出来了,也仅是徒具形式,精神、部位、时
间、气力都差得远了!
  要知力能举千钧之人,若是晕了船,便是十斤也难举起。
  铁中棠力不从心,又急又怒。
  姚四妹冷冷笑道:“你若发誓答应我们,乖乖的随我们回去,我姐妹就将她救起来!”
  铁中棠咬紧牙关,奋力击出三招。
  风声水声中,呼救之声已渐渐微弱。
  杨八妹冷冷道:“这可不是我姐妹见死不救,而是你见死不救了!”双腕动处,银镢急
攻五招。
  姚四妹轻笑道:“对了,只要你答应,杨八妹一伸手,就可将她收回来了,其实,我姐
妹对你又没有……”
  铁中棠突然大喝一声:“罢了!”
  姚四妹扬肩道:“你答应了?”
  铁中棠道:“答应了。”
  语声中他垂下双掌,杨八妹掌中亮银双飞镢便已轻轻点中了他胸前乳泉、将台、期门三
处穴道。
  他为了要救冷青萍,那蜂女们纵然立刻要将他带回杀死,他也认了,要知他头脑冷静,
心智深沉,所做的决定,绝不是为了一时冲动,是以他若是下了决心,所有的后果便都不再
顾及了。
  却听姚四妹眼波转处,冷笑道:“这秋姑吃里扒外,咱们为何还要救她?不如让她淹死
算了”
  杨八妹道:“但咱们已答应了他!”
  姚四妹道:“答应了也不救,他又能怎样?”转目望去,只见铁中棠双目紧闭,面上冷
冷冰冰。
  那坚毅的面容,宛如石雕的神像般带着一种冷漠的魅力!
  姚四妹尚未想到这少年到了此刻,面上竟无怒容——她怎知铁中棠竟是从不对无能为力
之事空自激怒的。
  她转了转眼波,突又笑道:“算了,救起她吧,我只是闹着玩的,咱们答应别人的话,
怎能说了不算!”
  话犹未了,杨八妹长索已自抛出。
  此刻冷青萍的身子已几乎要完全沉落,只剩下两截肘还露在水面上,十指屈伸,惨不忍
睹。
  杨八妹飞索下去,竟不偏不倚的缠住了她手腕,她手腕一翻,便死死的抓着了那银撅,
再也不肯放松。
  于是杨八妹挫力收索,便自河水中将冷青萍提了起来。
  她此刻早已晕迷不省人事,牙关紧闭,面如黄纸。杨八妹将她放在皮筏上,姚四妹却也
已将铁中棠搬了过来。
  李二姐纤足微抬,踢起了银锚,三人各自筏上扎起只奇形木桨。这三个少女,水性俱都
无比精熟,竟将这皮筏在急湍的河水上划得逆波而上。
  那姚四妹手中划桨,眼睛却痴痴的望着铁中棠,到后来忍不住轻笑道:“喂,你这人,
叫什么名字呀?”
  铁中棠紧闭着眼睛,也不答话。
  姚四妹又道:“喂,你怎么不说话呀?我又没有点住你的哑穴,你怎么就变成了哑
巴!”
  姚四妹纤细的眉尖,突然斜斜飞了起来,冷冷道:“你不理我,莫非是看不起我,你再
不说话,我就将她一脚踢到河里去!”
  铁中棠霍然张开眼来,目中怒火,暴射而出。
  姚四妹冷笑道:“你要怎样?你能怎样?”
  铁中棠终于只是长长叹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着道:“在下铁中棠,姑娘你还要怎
样?”
  姚四妹两只圆圆的眼睛,突然眯成一线,瞅着铁中棠轻轻道:“我呀,我要你……”噗
嗤一笑,住口不语。
  李二姐也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呻道:“老四,我看你呀,你还是少说些话,多卖些力
吧,大姐还在等着哩!”
  姚四妹掌中木桨果然划得快些了,但眼睛仍瞬也不瞬的瞅着铁中棠,突然伸出玉趾,在
铁中棠身上轻轻踢了一下。
  李二姐笑道:“鬼丫头,你看你这爱俏的毛病,到何时才改得了哟!”姚四妹银牙咬着
朱唇,只管嗤嗤的笑。
  杨八妹始终沉着脸,目注着前方,她年纪虽最轻,但别的蜂女却似乎都有些畏惧于她。
  此刻她忽然回过头,沉声道:“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