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九章 荒祠冷语
  丛林中仿佛有座祠堂,温黛黛与跛足童子已远远停在祠堂外。
  温黛黛轻声道:“好弟弟,你要记着,有些女人身子虽然脏,但一颗心却还是干净的;
她虽然害了人,也是因为那些人自己差劲,还不够资格做男人,所以你将来无论如何,也要
做个真正的男人,知道么?”
  跛足童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温黛黛又道:“我住定了,便会设法通知你,现在你快走吧!”
  跛足童子温顺的转过身,突又回首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我实在想不通,你肯告
诉我吗?”
  温黛黛笑道:“只因为你是真正的喜欢我,没有别的心思,所以我也喜欢你。”
  跛足童子呆了半晌,才欢呼着飞奔而去。
  温黛黛望着他身影消失,呆了半响,放下箱子,整了整衣衫,又提起箱子,呼出口气,
大步走向祠堂。
  祠堂早已荒废了,外面两扇木门,已不知被谁偷去了砍作柴烧,庭院中蔓生着荒草,草
丛中落叶片片,被夜风吹着,发出阵阵萧索的沙沙声响,伴着吹动残窗的哗剥声,便混合成
一阕凄凉的夜曲。
  踏过落叶荒草的庭园,走上满生苔藓的石阶,穿过蛛网四结的门媚,便是那阴森破落的
祠堂。
  温黛黛立刻觉得一股霉腐的气味扑鼻而来。这小小的祠堂中,布幔破落,神桌颓败,已
不知有多久未有香火了。”
  夜风中寒意甚重,风吹入户,布幔飘飞,祠堂中竟空无人迹,温黛黛不禁怀疑:“莫非
是那小鬼骗了我?”
  但她这念头尚未转完,便听得有轻微的鼻息声,自那颓毁腐朽的神案下一阵阵传了出
来。
  她微微迟疑,悄然而入,轻轻掀开那神案前的布幔——云铮竟蜷曲着身子睡在这里。
  温黛黛忍不住暗暗叹息:“师兄那般的谨慎,师弟却是如此大意,你纵然倦极了,也不
该睡在这里呀!”
  她实在想不出同门的师兄弟,性格上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异,铁中棠机警谨慎,无论
在任何危急的情况下,不但能自保自救,还能救人,而云铮却是如此激动,如此大意,他空
有满腔热血,要管尽人间的不平之事,但他却偏偏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照顾自己。
  但她却不知道这师兄弟两人,实在有个最大的相同之处——这两人都有颗侠义而正直的
心,两人做事所用的手段与方法虽然不同,但目标却都是一样的。
  此刻已隐身在颓檐下暗暗偷窥的铁中棠心中更是感慨万端:“二弟呀二弟,你纵有铁中
棠的胆量,天大的武功,但如此这般性情,孤身在外面闯荡江湖,又怎能教人放心得下!”
  温黛黛叹息了一声,俯下头去拍了拍云铮的肩头,云铮自睡梦中惊醒,大喝道:“什么
人?”
  喝声之中,他已翻身掠起,却忘了自己乃是睡倒在神案下,直将那神案撞倒飞起跌下,
震得四散。
  温黛黛退了一步,默然凝望着他。
  云铮看到她,颜色立刻大变,厉声道:“原来是你!”
  温黛黛道:“不错,是我!”
  云铮怒道:“你来作什么?”
  温黛黛道:“我来找你。”
  云铮仰天狂笑道:“好呀,想不到你还有脸来见我。”
  温黛黛凝目看了他半晌,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而行。
  云铮望着她走到门口,突然纵身一跃,挡住了她的去路,大声道:“你忽来忽去,难道
疯了。”
  温黛黛冷冷道:“我只当你对我完全没有感情,才来找你,但见了你这副样子,显见得
对我还没忘情,我只有走了。”
  云铮怒道:“谁说我对你未能忘情,我只是恨透了你。”
  温黛黛缓缓道:“爱恨之间的距离,实在差得大少了,你此刻纵然恨我,不久又会爱上
我的。”
  云铮道:“你自以为能猜得到我的心事?”
  温黛黛轻轻叹息道:“你可愿意听听我的身世。”
  云铮冷笑道:“你究竟是怎样的人?”
  温黛黛道:“坐下来听我告诉你。”
  云铮虽是满面怒容,却仍然坐了下来。
  温黛黛放下箱子,坐到箱子上,缓缓道:“我自幼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自幼跟着我的
养父,他是个良心极好的人,却有满腹牢骚,认为天下人都对不起他,于是天天喝酒,而且
天天喝得烂醉。”
  “其实天下人又何曾亏负了他,他只是自己虐待自己,终于将自己的家业,虐待得干干
净净。”
  她闭起眼睛,长长叹息了一声,才接着说了下去:“他全无谋生的技能,武功也不高,
什么事都不愿做,只是整天自己对自己说:“凭我这样的人,怎能做低三下四的事,要做就
要做一番大事业。”于是他整日东流西荡,要去做那大事业,但究竟是什么大事业,却连他
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告诉我,总有一天会发财的。
  那时我年纪还小,跟着他实在吃尽了苦,不但住在破庙里,饭吃不饱,直到十五岁的时
候,还穿着十岁的破衣服。
  十五岁的女孩子,有的已和妇人差不多了,那些无赖少年,整天盯着我瞧,我掩得了这
里,掩不了那里,索性就让他们瞧个饱,于是……就在那一年,有几个无赖,灌醉了我义父
的酒,就把我奸污了,第二天我哭着告诉义父,他大怒之下就拿着刀子去找那些无赖,自然
毫无结果。
  我那义父,自然还是天天喝酒,喝得更多,更醉,他不再照顾扶养我,终于走得不知去
向了。
  后来,我认识落日马场中的一个马师,他会武功,在当地也算个有钱有势的人,我就迷
惑住他。
  当然,他也迷上了我,只要我说的话,他没有不听的,于是我就叫他将最先欺负我的人
都在暗中杀了!”
  云铮恨声道:“那些人还是杀了的好!”
  温黛黛淡淡笑了笑,接道:“但等到我看到落日马场的主人司徒笑时,我又下了决心,
要钓到这条大鱼。
  我用尽各种方法去接近他,等到他终于开始注意我,引诱我时,我却流着眼泪对他说,
我不能背叛马师。
  于是,第二天,司徒笑便令那马师陪着他去牧马,两人同时去的,回来的时候,却只剩
下司徒笑一人。
  司徒笑对我说,那马师大意落马,已被乱蹄踏死,我心里自然有数,但表面上却作出十
分悲伤的样子。
  于是,我就在悲哀中做了司徒笑的外室。
  我发誓以后不能让自己再穷了,我用尽一切手法,去博取司徒笑的欢心,我渐渐有了高
贵的庭园,华丽的衣衫和各种珍奇的珠宝,我已由贱女变为贵妇,由泥淖飞上高楼,我终于
成功了。”
  她缓缓顿住语声,云铮也说不出话来。
  风吹窗根,这难堪的寂静延续了许久,温黛黛苍白的面容上,又泛起一丝冷漠的笑容,
接着叙说:“自从那时之后,我就尽量充实自己,念书、学武,我再也不愿自高处落下去,
我还要飞得更高。
  等到我自觉自己已足够坚强,我便开始报复,我诱惑男人,玩弄男人,然后再杀了他
们。
  两三年来,凡是经不起我诱惑的男人,也不知被我毁了多少,但我却丝毫不觉后悔。”
  云铮突然大吼一声,道:“不要说了!”
  温黛黛冷冷道:“我对你这样说,只是要你知道我是个怎样的女人,对男人,我已知道
得大多了,你这样的男孩子,我是永远不会爱上你的,我要你完全对我绝望、灰心。”
  云铮握拳道:“我不但已对你绝望,而且……而且……”
  温黛黛淡淡笑道:“你若对我卑贱、轻视,就更好了。”
  云铮霍然站起,厉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来找我?”
  温黛黛缓缓道:“现在,司徒笑已和你那师兄铁中棠勾结到一处,司徒笑恨透了我,他
是绝不肯放过我的,我只有先杀了他,而我,我却恨透了铁中棠,更一心要将他杀死。”
  云铮恨声道:“这两人也是我决心要杀的人。”
  温黛黛轻轻一笑,道:“对了。”
  云铮霍然抬头,道:“你想与我联手对付他们?”
  温黛黛道:“不错,只回凭你我两人单独的力量,决难胜过他们,你只有与我联手,才
能有制胜的机会。”
  云铮道:“我怎能与你联手?”
  温黛黛冷冷说道:“你为何不能与我联手,你大可利用我的机智和狡猾,我也要利用你
的力量和武功。你只要牢牢记着,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绝没有丝毫情感,等到事情过了,你
只管走你的路,我只管走我的路。”
  云铮又愣了半晌,显见心中仍在犹豫未决。
  温黛黛哈哈冷笑道:“你还在想什么,难道你不敢?”
  云铮道:“我怕什么!”
  温黛黛冷冷道:“我怎知你怕什么?”
  云铮厉声道:“只要能杀死司徒笑,再将那大旗门的叛徒生擒活捉,让我看看他身受本
门的惨刑而死,就……就像我那大哥一样,我便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做。”
  他始终忘不了他大哥云铿身受五马分尸之刑而死时的惨痛,对亲手执行的铁中棠,更是
永远痛恨在心。
  温黛黛展颜微笑,道:“这样才是个有胆量的男子汉。”
  云铮道:“你要我怎样去做?”
  温黛黛道:“机会总要来的,机会来了,还怕无事可做?”
  隐身在窗外的铁中棠听到这里,暗中不禁泛起微笑。
  首先他已确定了自己对温黛黛所作的投资没有白费——温黛黛将不惜心力来与司徒笑成
仇为敌。
  其次,他不禁有心感激温黛黛对云铮所表明的态度,冲动的云铮有了狡黠的温黛黛在旁
相助,已可令人放心。
  至于温黛黛对他的情感,铁中棠却已不愿深思,他悄然掠下屋檐,突见角落里有人影轻
轻一闪。
  他大惊之下,只怕这情况已为司徒笑的党羽窥破,当下引臂纵身,轻烟般飞掠了过去,
暗影中那人也霍然转过身来,却又是九子鬼母门下那跛足童子。
  铁中棠不禁皱了皱眉头,暗暗忖道:“这小鬼原来也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微一招手,
转身而退。
  他刚掠出荒饲墙外,那跛足童子也箭一般跟窜出来,瞪起眼睛道:“你皱什么眉头,找
我作甚?”
  铁中棠叹道:“你既已答应了温黛黛,就不该再来窥探。”
  跛足童子呆了呆,忽然轻轻挥了挥手。铁中棠只觉一阵异香扑鼻而来,头脑立刻晕眩,
立刻就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跛足童子极快的解下了腰带,将铁中棠紧紧捆了起来,口中道:“你莫怪我对你如此,
只怪你知道的大多了些。”他捆好了铁中棠,扛在肩上,喃喃又道:“你若是告诉温黛黛我
又来窥看,她就不会再喜欢我,我总要想个办法,让你不敢说出来。”但他也猜不出,这铁
中棠究竟是何来历,为何会知道这么多事情,是以也不敢下煞手,当下扛着铁中棠软绵绵的
身子飞掠而去。
  此处已是城郊,林外吁陌纵横,乃是一片麦田。
  跛足童子身上扛着一人,也不敢回去师父那里,只是在心中想着主意,脚步也渐渐放缓
了下来。
  走了许久,他心里越来越是急躁,放眼望去,麦田边,小道旁,有三间小小茅屋。
  茅屋里不但有灯火,还有一阵阵推磨之声隐隐传来,似乎是北方常见贩豆腐豆汁的荒村
小店。
  跛足童子脚步微一迟疑,暗道:“也罢,我先去喝碗豆汁,吃两块热豆腐再做生意。”
  放开大步,走了过去。
  茅屋前搭着个简陋的竹棚,摆着三两张破烂桌椅。
  一盏半明不灭的孤灯下,正有个老态龙钟、白发苍苍、披着件粗布棉袄的老人,在有气
无力的磨着豆腐。
  跛足童子大声道:“可有早点卖么?”
  那老人道:“好香的豆汁,好热的豆腐,要多少有多少。”
  跛足童子笑道:“有就拿来。”砰的将铁中棠放到地上,故意自言自语道:“好重的小
偷,回到衙门,非多打几板才行。”
  那老人眯起满是皱纹的眼睛笑道:“原来小客官是位公差大人。”
  跛足童子连忙笑道:“不错不错,你猜对了!”
  那老人转首唤道:“大娘,有办案的公差大人来喝豆汁,你快些端个干净的碗出来。”
  茅屋内轻脆的应了一声,一个青帕包头、青衣布裙的少妇,怀里抱个初生婴儿,垂首走
了出来。
  她拿个青瓷汤碗,舀了碗豆汁,端到跛足童子面前。
  跛足童子见她又要抱孩子,又要作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刚想站起来帮忙,忽然想到
自己是个“公差”,似乎不应太客气,又大模大样的坐下来。
  青衣妇人见了公差,更仿佛骇得头也不敢抬起,垂首站在跛足童子面前,轻轻道:“大
人还有什么吩咐?”
  跛足童子沉着声音道:“有豆腐再来两块。”
  青衣妇人应声走了过去,在老人耳边轻轻说了两句话。
  那老人笑道:“我家大娘说官人办案辛苦,理应特别招待,叫老汉再去加些特别的私房
作料。”
  跛足童子暗笑:“想不到做公差还有这些好处。”
  那老人端了碗豆腐,蹒跚着走了进去,又蹒跚着走了出来,谄笑道:“官人尝尝这碗
豆腐怎样?”双手将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送到跛足童子面前,豆腐果然加了些香油作料,一
阵阵香气四溢。
  跛足童子心里好笑,暗暗忖道:“他们如此怕我,索性连钱都不付了。”端起豆腐狼吞
虎咽的吃了个干净。
  那老人眯起眼睛笑道:“滋味如何?”
  跛足童子笑道:“不错不错。”
  老人笑道:“这豆腐样样都好,只是一样不好。”
  跛足童子道:“什么不好?”
  老人道:“吃了豆腐的人,都要没命了。”
  跛足童子面色突变,推案而起,刷的窜到老人身前,揪住了老人衣襟,厉声道:“这里
莫非是个黑店?”
  那老人笑哈哈的望着他,也不说话。
  跛足童子顿觉头脑晕眩,四肢也渐渐发软,心里已知道不好,大怒举掌,向老人面前拍
了过去。
  但那老人只是轻轻一推,跛足童子便松手倒下,心里暗恨:“想不到九子鬼母门下竟会
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一念尚未转完,便晕沉沉昏了过去。
  那老人抚掌笑道:“倒也倒也——”却又回首问:“姑娘,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人,你为
何要将他迷倒?”
  青衣妇人道:“这孩子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捆来的这人,却是我认得的,你快将他
两人抬进去吧!”
  昏黄的灯光下,只见她淡扫蛾眉,不着脂粉,虽然是布衣布裙,却也掩不住她姿色之美
丽,气质之清雅。
  那老人神色之间,也对她极是恭顺,当下不敢再问,将铁中棠与那跛足童子都抬进了茅
屋。
  他虽是满面皱纹,年近古稀,但两膀却仍有许多力气,同时抬起两人,看来竟不费吹灰
之力。
  茅屋内陈设甚是简陋,却打扫得一尘不染。
  青衣妇人抱着婴儿,随着她走进茅屋,手指铁中棠道:“你看看他是否被人点了穴道,
还是被药物迷倒。”
  那老人道:“这位相公四肢软如棉花,看来是被迷倒的模样。”此刻他目光不再朦胧,
炯炯射出犀利的光芒。
  青衣妇人将婴儿轻轻放在摇篮里,舀了碗冷水,去喂铁中棠,哪知铁中棠仍是晕迷不
醒,甚至冷水淋头也淋不醒他。
  那老人皱眉道:“好厉害的迷药!”
  青衣妇人叹道:“他行事一向最是谨慎,武功又十分高强,却不知怎会着了这小小童子
的道儿?”
  老人道:“这位相公究竟是谁?姑娘为何对他如此关心?”
  青衣妇人轻轻叹道:“他便是大旗门中的铁中棠。”
  老人变色道:“他……莫非他是二姑娘的……”
  青衣妇人摇了摇手,道:“住口,又有人来了。”
  语声方落,一阵脚步之声自远而近传来,有人沉声值:“阿弥陀佛,出家人前来向施主
讨碗豆汁解渴。”
  青衣妇人悄悄道:“你在这里照顾着,我出去瞧瞧。”
  语声中她已闪身出了茅屋,随手掩上柴门。
  凄迷的夜色中,一个头戴竹笠、芒鞋白袜、车上穿着件灰色僧袍的行脚僧人,双手合
什,立在石磨边。
  他似是远道而来,满身风尘,头上竹笠压到眉际,颔下青渗渗的长着短髭,垂首道:
“女檀越可愿布施出家人么?”
  青衣妇人心想早早打发了他,舀了碗豆汁,截了块豆腐,送了过去,含笑道:“大师只
管自用!”
  行脚僧人笑道:“女檀越善心善举,菩萨必定保佑。”
  青衣妇人道:“多承大师吉言,大师还是乘热吃吧!”
  行脚僧人缓缓坐了下来,口中却接着说道:“菩萨必定保佑女檀越大吉大利,永远不会
被人发现行踪。”
  青衣妇人面色突变道:“大师说什么?我实在不懂。”
  行脚僧人头也不回,缓缓道:“冷姑娘,你当真不懂么?”
  青衣妇人身子一震,面上更是惨然变色,口中却强笑道:“谁是冷姑娘,大师莫非认错
人了!”
  行脚僧人笑道:“冷青霜,冷姑娘,自从你出走之后,谁也寻你不着,人人都只当你己
隐身在深山大泽之中,又有谁想得到你这位自幼娇生惯养的千金,竟会隐身市井,卖起豆汁
来了。”
  青衣妇人大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行脚僧缓缓转过头来,缓缓摘下了头上竹笠,露出了两道浓眉,一双锐目和那微带鹰钩
的鼻子。
  他颔下虽生着短髭,但年纪却极轻,惨白的面容,虽极英俊,但却仍带着一种阴森冷削
之意。
  青衣妇人冷青霜目光动处,脚下情不自禁的退了两步。
  行脚僧微微笑道:“冷姑娘,你认得小弟么?”
  冷青霜面上忽然也泛起了一丝甜美的娇笑,轻轻笑说道:“你不是我那沈大弟么?我怎
么会不认得你!”
  笑语声中,她一双玉手,突然闪电般扫了出去,十指尖尖,有如利剑,急扫那行脚僧人
的双目、咽喉,裙中飞起一足,踢向那行脚僧人丹田要穴,招式更是奇诡狠辣,双方距离如
此迫近,只要被她指尖足端扫中一些,立时便是杀身之祸。
  哪知这行脚僧人却似早有防范之心,哈哈大笑道:“幸好小弟早知姑娘笑中必有藏刀,
否则岂非此刻便要丧命了。”
  笑声方起,他已翻身掠了开去。
  冷青霜冷笑道:“你此刻还是活不了的!”如影随形,随之扑上,一双纤掌,化做了漫
天掌影。
  行脚僧人虚虚迎了几招,大声道:“姑娘且慢动手,小弟此来并无恶意。”凌空一个
“死人提”,落到两丈开外。
  冷青霜道:“既无恶意,为何要如此鬼鬼祟祟乔装改扮,难道你还想姑娘我放你去报讯
么?”
  行脚僧人苦叹道:“冷姑娘,你可知道小弟此刻也和姑娘一样,变成个见不得人的黑人
了,只得改扮成这般模样。”
  冷青霜脚步微一迟疑,上下打量着他,冷冷笑道:“沈杏白,你说的话,也能让我相信
么?”
  行脚僧人叹道:“冷老前辈若是见着姑娘,最多也不过令姑娘回去而已,但家师若是见
着我,就会要我的命了!”
  冷青霜道:“黑星天只有你这个徒弟,怎舍得杀你?”
  行脚僧人苦笑道:“小弟已背叛了家师!”
  原来行脚僧人,正是随黑星天入了那死神宝窟,却在危急之时,背叛了黑星天逃去的少
年,名唤沈杏白。
  他听得黑星天未曾丧命于死神宝窟中,便知道黑星天必定不会放过她,吓得他再也不敢
现身江湖,便扮成个行脚僧人,东藏西躲,到处流浪,不想竟恰巧遇到了冷青霜,他对冷青
霜早有图谋,此刻更有机可乘,为了讨好于她,便编造了个动听的故事说了出来,他口舌灵
便,说得当真头头是道。
  然后,他长叹一声,又缓缓说道:“是以家师更再容不得小弟活下去,小弟才只得乔装
改扮,亡命江湖……”
  冷青霜冷冷道:“你纵然说得天花乱坠,也难令我相信。”她终究是个女子,见他说的
可怜,口中虽说不信,其实已有几分信了。
  沈杏白扑的跪下,道:“在下如有虚言,必遭天诛地灭。”
  冷青霜冷笑道:“发誓又有何用?”
  沈杏白惨笑道:“小弟既已背叛师门,见弃江湖,姑娘若再疑惑,小弟就索性死在姑娘
面前,也免得姑娘担心。”
  冷青霜冷笑一声,仰首望天。
  沈杏白道:“小弟只要能洗清冤枉,一死又有何妨,只望姑娘证实小弟所言非虚后,在
小弟坟上洒两杯苦酒。”
  冷青霜道:“你要死就死吧,绝对没人劝你。”
  沈杏白长叹着自袖底抽出一柄双锋匕首,长叹一声,反腕向自己咽喉刺了下去。
  他似乎早已摸透了冷青霜面冷心热的脾气,知道她绝不会眼见自己横刀自刎,是以这一
刀刺下,竟真用了全力。
  冷青霜见他拔出匕首,面上已为之动容,此刻轻叱着飞身而起,出手如电,斜击沈杏白
的手腕。
  “叮”,的一声,匕首落地,但那锋利的匕首,却已在沈杏白颈旁划破了一道浅浅的血
口。
  热血鲜红,滴滴溅落到沈杏白灰色的僧袍上,沈杏白黯然叹道:“小弟既不能取信于姑
娘,姑娘还是让我死了吧!”
  冷青霜似乎生怕他还要再寻自尽,举足将地上的匕首远远踢了开去,轻轻道:“我相信
你了!”
  沈杏白大喜道:“真的么?”
  冷青霜叹道:“你伤的不妨事么?快随我进屋去,我为你包扎伤口。”
  沈杏白道:“小弟自愿以一死表明心迹,只要姑娘能相信小弟,小弟便是死了亦无妨,
何况这区区伤势。”
  冷青霜眨了眨眼睛,显见心头颇为感动。要知沈杏自对她早已怀有爱慕之心,从来见着
她时俱是言语承欢,态度恭顺,冷青霜多年来颠沛流离,受尽寂寞困苦,此刻见着了他,实
如见了亲人一般,他的装作极是逼真,便不禁轻易的相信了他。
  沈杏白随着她走出茅屋,心头暗喜:“她如此寂寞,又起了与我同病相怜之心,只要我
稍化功夫,还怕她不乖乖的投入我的怀抱。”
  目光转处,突见一双锐利的眼神正凝注着他,眼神中充满了老练的世故,以及对人们的
怀疑不信。
  沈杏白认得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昔年寒枫堡的内宅管家冷全福,立刻谄笑道:“老管
家还认得我么?”
  冷全福缓缓点了点头,目光炯炯的望向冷青霜,他其实隐约听得外面的言语动静,只是
仍不十分清楚。
  冷青霜便简略说了,又道:“那日我离开寒枫堡时,便被福爹发觉了,但他并没有拦阻
我,反随着我逃了出来。”
  她深深叹息,又道:“这许多日子来,若不是他,我只怕也活不到现在了。”
  她想到自己逃避追踪时的恐惧,求生存的挣扎,对亡夫的思念,考虑安身之地时的疑
惑,以及生产时那最难忍受的痛苦,又不禁泪光晶莹泫然欲涕。
  而此刻沈杏白却已发觉了仍自晕迷在地上的铁中棠与跛足童子,立刻问道:“这两人是
谁?”
  冷青霜道:“一个是大旗门下的铁中棠,还有一个……”
  冷全福突然干咳一声,显见是在阻止冷青霜的言语。
  冷青霜却凄然笑道:“杏白此后便是咱们一家人了,我们无论什么事,都不该再瞒住
他。”
  冷全福皱眉道:“但……”
  冷青霜面色一沉,道:“莫再多说了。”
  冷全福只有垂下了头,缓缓转过身去,这老人锐利的目光,似乎已看破了沈杏白的奸
狡,只是无法证明而已。
  他缓缓走到摇篮边,垂首去瞧摇篮中的孩子。
  沈杏白强笑道:“福爹的话,说的也是……”
  冷青霜叹道:“但是人活在世上,总不能什么人都不信任的。”
  她这句话与其说是说给沈杏白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冷全福听的好,但冷全福却仍未回
过头来。
  冷青霜望着他那苍老的背影,心中又不禁有些歉然,轻轻道:“福爹,今日咱们莫要再
做生意了好么?”
  冷全福垂首应了。
  沈杏白强笑又道:“姑娘能隐身在这里,而且居然还开店做生意,这想法当真是好,是
谁都猜不到的。”
  冷青霜叹道:“这也是福爹的主意。”突见沈杏白口中虽在对她说话,但目光却出神的
望着晕迷的铁中棠,不禁问道:“你瞧什么,莫非你也认得他?”
  沈杏白立刻收回目光,强笑道:“小弟怎会认得他?”
  就在这一瞥间,他已发现铁中棠袖中露出一角污中,赫然竟仿佛是他在死神宝窟中所见
过的血旗。这血旗,铁中棠本拟交给云铮,却被云铮所拒,他便又纳在袖中,而此刻却偏偏
被这心怀叵测的沈杏白发现了。
  沈杏白心弦一阵震动:“这姓铁的既已得到此旗,必定也得到了那批宝藏。”他装作无
意,俯身下去,在昏黄的灯光下凝视半晌,断定了这角污中必定便是大旗门宝藏中的血旗。
  就在此刻,铁中棠也张开眼来。
  在他还未及忆起一切事以后,他眼前便出现一张脸,他认得这张脸,仿佛是……仿佛
是……
  忽然间,他忆起了这张脸,正是在山窟中叛师而逃的少年!
  “原来是你!”
  也就在此刻,就在铁中棠思索的刹那之间,沈杏白心里己下了决定,他绝不能容铁中棠
说话,说穿他假冒的故事,而最重要的是,他下定了决心,要得到铁中棠所得的宝藏。
  为了那惊人的宝藏,他不再顾及冷青霜美色。刹那间,沈杏白左指前点,右臂反抡,左
指点中了铁中棠右胸的穴道,右臂反抡,匕首挥出。
  一道寒光,闪电般插中了冷青霜的胸膛。
  她惊呼一声,双手紧按着胸前的伤口,颤声呼道:“福爹……”脚步却已踉跄退到摇篮
边。
  那崇高的母爱,使得她虽在重伤之下,仍不忘保护爱子的安全——惊呼之声,已使婴儿
放声啼哭起来。
  沈杏白狞笑着翻身跃起,一步步逼近摇篮。
  冷全福手提灯笼,砰的撞进了门,目毗尽裂,随手抛去灯笼,飞身向沈杏白扑了上来。
  沈杏白身躯半拧,双手乍分,“凤凰双展翅”,左掌推倒了冷青霜,右掌震退了冷全
福。
  冷全福踉跄后退,白发翻飞,厉声大骂道:“好贼子,我家姑娘对你那样,你竟忍心下
得了手?”
  沈杏白狞笑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冷老匹夫,今日就教你瞧瞧沈大丈夫的手
段!”
  狞笑声中,脚步逼向冷全福。
  冷全福仰天狂笑道:“退下去,老夫不要你来动手!”
  他白发撩乱,眼角流血,那种刚烈的忠义之气,使得沈杏白不由自主顿住脚步。
  冷全福厉声惨呼道:“姑娘,老汉无能,不能保护你了。”反身撞上土墙,“砰”的一
声,鲜血四溅,老人的尸身,无助的倒在墙角。
  冷青霜挣扎着站起,胸前鲜血淋漓,匕首已没至刀柄,颤声道:“福爹……孩子……孩
子……”
  孩子的啼哭之声更大了。
  沈杏白笑道:“什么孩子,难道是姓云的孽种?”
  突然一步窜到摇篮边,狞笑着道:“好,让大爷也打发他走,好教他在黄泉路上陪着
你!”
  五指如钩,向摇篮中的婴儿抓了下去。
  一声尖厉的呼声,冷青霜亡命的扑了过来,以染血的身子,护卫着摇篮中的婴儿。
  昏黄的灯光下,她面色青白,目光却散发着火一般的怨毒,愤恨的光芒,嘶声道:“你
敢动他,我做鬼也不饶你!”
  沈杏白虽然凶狠,但此刻心头却也不禁泛起一股寒意。
  冷青霜颤声悲泣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杀了我,也就罢了,求求你饶了这无辜的孩
子吧!”
  位声哀婉,令人断肠!
  沈杏白仰天狂笑道:“饶了他,嘿嘿,斩草不除根,终必成大患,这本是你爹教我的
话,却不想今日应在你身上!”
  哪知他笑声未了,冷青霜却己飞身扑了上来,反腕拔出了胸前的匕首,一股鲜血飞激而
出,俱都溅在沈杏白面上。
  沈杏白顿觉双目之间,一阵热疼,宛如被沸水所溅一般,大惊之下,以手护目,而冷青
霜手中匕首亦已刺来。
  在这刹那之间,沈杏白实未想到重伤下的冷青霜犹有拼命的气力,竟被冷青霜飞身扑到
地上,锋利的匕首,虽未插中他心房,但那利刃穿肌的痛苦,猝不及防的惊吓,却已使他心
胆皆丧。
  冷青霜自己也不知道这气力是从何而来,她母爱化作勇气,悲愤化作力量,一刀刺中了
沈杏白,左掌向沈杏白咽喉横切而下。
  沈杏白厉吼一声,双臂振起,将冷青霜震得凌空飞起,但他自己也使出了所有的力量,
当场晕厥过去。
  本已伤重力竭的冷青霜,此刻自更晕迷不醒,这其中只有铁中棠虽被点中穴道,神智却
仍很清醒。
  他眼望着这幕惨剧在眼前发生,却丝毫没有阻止的力量,心中的悲哀与愤怒,可想而
知。
  这时,被那老人家抛在地上的灯笼,已燃烧起来,火苗延及了木桌、木椅、墙壁、屋
檐。
  终于,整个茅屋都燃烧了起来。
  婴儿的哭声,渐渐声嘶力竭,渐渐暗哑无声……
  铁中棠心中更是痛如刀割,他知道这是云家的骨血,这婴儿的命运竟是这般悲惨,他未
出世前,便引起了许多风波,使得他母亲流浪,父亲惨死,而出世之后,又立刻遇着了如此
残酷的遭遇。
  铁中棠目中热泪盈眶,胸中悲愤填膺,眼望着火越烧越大,眼看着这茅屋中所有的人都
要葬身在这火窟之中。
  他只望冷青霜还能苏醒,能救出那云家的骨血,他甚至希望那跛足童子能及时醒过来,
但是,他的愿望终成泡影。
  最先醒来的,竟是沈杏白。
  沈杏白朦胧张开眼来,火势似乎已迫在眉睫。
  他大惊之下,翻身掠起,惊惶中已无暇去顾及其他的事。
  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仅是那宗巨大的宝藏,无论任何人得到这宗惊人的宝藏,都将会改
变一生的命运。
  婴儿哭声已竭,火势劈拍作响,沈杏白一把抱起了铁中棠,自火焰中飞身而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