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旗英雄传》
第四章 空谷幽兰
  在这同样的一段时光里,铁中棠的生命中却充满了不平静的风波,充满了惊隐、动荡、
刺激。
  铁中棠坠下悬崖,经过一段短暂的晕眩后,耳畔忽然响起一阵歌声。
  歌声娇美清悦,反反复复的唱着:“你姓甚名谁?是哪里人?为什么一直晕沉沉,但望
你快些醒一醒,要知道我等呀等,等的是多么急人!”
  一个长发少女,盘膝坐在铁中棠身畔,仰首望着壑上的青天,曼声而歌,仿佛已唱得出
神。
  铁中棠从下望上瞧,看不到她的面目,只看到她身上穿的竟是麻布衣衫,已破烂污秽不
堪,而且自己竟然枕在她的膝盖上。
  他大惊之下,立刻侧身滚下这少女的膝盖。
  那少女也顿住了歌声,俯下头来。
  她歌声虽然娇柔甜美,但面容却脏得出奇,直似已久久未曾洗过,只有一对眼睛,倒还
黑白分明。
  铁中棠觉得奇怪极了,谁知那少女又唱了起来:“你姓甚名谁是哪里人?”
  铁中棠更是惊奇,不禁望着那少女发起呆来。
  那少女黑黑的眼珠子一转,嘟起嘴唱道:“我问你的话呀,你为什么不回答,难道你这
个人不会说话吗,难道你这个人是个小哑巴?”
  铁中棠心里又是惊奇,又是好笑:“姑娘是在说话,抑或是在唱歌,在下实在分不
清。”
  那少女娇声一笑,唱道:“我的话就是歌唱,你不回答不应当!你要是再不答我的话,
我就把你吊回山壁上去。”
  银铃般的娇笑声中,她竟然真又将铁中棠抱起。
  铁中棠看她疯疯癫癫,满面调皮的样子,深信她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下大声道:
“在下姓唐名中。”
  他生性谨慎,此时此刻,纵是对这样的少女,也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
  那少女咯咯笑着唱道:“我叫做水灵光,从小生在这地方。”
  这是绝壑之底,四下俱是枯藤野草,积水沼泽,他们此刻的存身之地,是一方青色山
石,哪里有人类可以留居之地?
  那少女目光又现出一阵幽怨之色,轻轻唱道:“我整天站在这山石上,不知道上面的世
界怎么样,我若是能上去看一看,死了我也不心伤。”
  歌声哀怨,凄楚动人。
  铁中棠只觉心头一阵侧然,不知道这少女在如此荒凉困苦的地方,是怎么样生活下去
的。
  物质上的欠缺固是难受,精神上的寂寞更是悲哀。
  “过了十余年这样悲哀困苦的生活,难怪她是要变得有些呆了,与人说话,也要唱起歌
来。”
  铁中棠忍不住问:“姑娘只有一个人?”
  那少女悲哀的轻叹一声,轻轻唱道:“我自小没有爹爹只有娘,也不知怎会来到这地
方?”一句未曾唱完,目中已流下晶莹的泪珠。
  铁中棠仰面极目望去,只见两旁山岩高有百十丈,下面一段满生薛苔,当真是飞鸟难
渡。
  ——此间当真无路可上,难道我也要像她一样,一辈子终老在这里?
  一念至此,铁中棠只觉心中突然升起一阵寒意。
  只见水灵光却站了起来,半长的及膝麻衣下,露出了半截满是泥污的小腿。
  她仰天伸了个懒腰,悲哀的神色,立刻换为笑容,拍掌高歌:
  “整只的肥猪穿在铁架上,
  下面的松枝烧得吱吱的响。
  那淌着油的猪皮哟!
  已烤得黄金黄,
  我割下一块大猪肉哟!
  请你尝一尝。”
  她咯咯娇笑着,比了个手式,递到铁中棠嘴边,又唱着道:“请你呀,尝一尝。”
  她忽而悲伤,忽而欢笑,铁中棠心里虽然奇怪,自己也笑了。
  水灵光见他笑了,觉得更是开心,又笑着唱:“我妈妈曾经对我讲,一个人不能大悲
伤,我每天只许自己伤心一刻,过了这一刻,我就要歌唱!”
  她围着铁中棠的身子跳跃着。
  “肥猪肉我虽然没吃过,可是我每天都能享受阳光,在阳光下幻想着猪肉,你的心就永
远不会再悲伤!”
  铁中棠暗暗叹息:“在这里生活的人,若不能学会苦中作乐,日子当真无法忍受,但是
她和她的母亲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呢?”
  他知道这少女和她的母亲,必定怀有一身武功。
  因为没有武功的人,必定无法在这种地方生活下去,那么,她们是否为了避仇才藏身此
地的?
  她们的仇家究竟是谁?她们究竟是什么来历?
  这些问题,刚在铁中棠心头闪过,远远己有人在呼唤:“灵儿,还不回来做饭么?”
  语声沉凝,铁中棠听来只觉说话的人像在耳侧。
  这种高深的内功,使得铁中棠心头大为一惊,水灵光己俯下身对他说:“走……走,
带……带你……你去……去见……妈妈!”
  短短一句话,她竟结结巴巴的说了许久才说出来。
  铁中棠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个结巴,难怪她不愿说话,总是唱歌,我常听人说十个结
巴,其中有九个唱歌时就不结已了,如今看来,果然不错。”转念之间,身子已被那少女抱
了起来。
  “我……我很少有……有人……陪我……我……说……说话,所以……不……不会……
会说……你……你笑……笑我……么?”
  “我怎会笑你,以后我一定要常常陪着你说话,你的毛病一定会好的。”
  水灵光展颜一笑,道:“你……你真好!”
  她身法之轻灵,有如凌波海燕一般,铁中棠见她母女俱有如此高深的武功,不禁更是奇
怪她们的来历。
  那少女接连几个起落,已飞掠十数丈之远。
  他飞掠在乱草沼泽之间,竟丝毫不觉吃力,铁中棠自念自己纵是未受重伤,轻功也远不
及她。
  大旗训练弟子极是严厉,铁中棠自幼练武,天份绝顶,名师高徒,他武功在江湖中已可
称得上是一流身手。
  但这少女小小年纪,武功竟比铁中棠还高,这自是令人惊异之事,想不出她武功是如何
学来的。
  只见一面高有四丈的山石,壁立眼前,石上干干净净,仿佛常经洗擦,与四下情况大不
相称。
  到了这里,水灵光才放缓了脚步,深一脚,浅一脚,在乱草泥沼下奔跑了起来,活像她
的武功突然减弱了九成。
  走到青石前丈余处,她竟又剧烈的喘息起来。
  铁中棠大奇:“莫非她一直将自己身怀绝技之事瞒着她母亲?那么她武功又是从哪里学
来的?”
  他越想越奇怪,忍不住轻轻问道:“难道你的武功……”
  话声未了,水灵光已伸手掩住了他的嘴,目中满现惊慌之色,轻轻摇了摇头,附耳道:
“不……不要说!”
  铁中棠满腹惊奇,疑团难解,只见她喘息着绕过青石,青石后便是一个洞窟,这青石是
用来做这洞窟的屏风。
  狭长的洞窟,虽然阴森黝暗,但打扫得却甚是清洁。
  水灵光在洞口一团山麻上,擦了擦她那双山麻编成的鞋子,毕恭毕敬,一步步的走了进
去。
  走了二十余步,洞势向左一折,便豁然开朗。
  一个四、五丈方圆的洞窟中,四面堆着一些山麻、枯藤以及野生的黄精山药。
  一条麻索上,吊着三只风干的死鸟。
  洞角边有一具水槽,承接着由山隙间滴下的水珠,一滴一滴的水声,击破了洞窟中的阴
森静寂。
  水槽旁,有一具石砌的火炉。
  微弱的光线中,一张铺着山麻被褥的床上,盘膝端坐着一个满头自发、身披麻衣的枯瘦
妇人。
  她浑身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面上颧骨高耸,一双眼睛,大而深陷,散发着野兽般的
光芒,正阴森森的望着铁中棠,仿佛是方自地狱中逃出的恶魔幽灵一样。
  最可怕的是,她目光中充满了一种对人世的仇恨与怨毒,忽然厉吼:“这人是哪里来
的?”
  铁中棠心头一震,再也想不到这枯瘦的身子里,竟然能发出如此巨大的吼声,直震得四
下洞窟嗡然作响。
  水灵光更是已骇得全身颤抖了起来:“他……他……是……是从……山……山上……
上……上……”
  她本已口吃结巴,此刻在这自发老妇面前,更是结巴得厉害,虽已说得满头大汗,一句
话还是说不出来。
  铁中棠又不禁暗暗在心里叹息:“想不到她竟对自己的母亲如此畏惧,难怪她这口吃之
病,无法痊愈。”一念至此,就挺身而出:“在下身受重伤,由山壁上坠落下来,多蒙这位
姑娘相救,才得保全性命。”
  白发老妇从头到脚瞧了铁中棠一遍。
  “你是什么人,怎会受了伤?”
  “在下唐中,被仇家所逼,寡不敌众……”
  “唐中,你可是四川唐家的门徒弟子,你的仇家都是些什么人?”
  铁中棠立刻否认:“在下乃是形意门下弟子,在下的仇家,乃是西河道上的恶贼五毒
帮。”
  他料定这老妇久困壑底,必定不闻江湖中事,是以随意编出了五毒帮这名字,随意编造
了自己的来历。
  白发老妇森寒的目光,四下闪动,冷冷的问:“你既已到这里,以后究竟有什么打算,
不妨说来听听。”
  “在下被仇家所乘,伤势颇重,纵有什么打算,也要等伤势好了再说。”
  活声未了,自发老妇忽然厉声狂笑起来。
  “此地食粮,供我母女两人已是不够,这里的清水更是珍贵已极,哪里有你疗伤之地,
你岂非是在做梦!”
  铁中棠心头一寒,水灵光亦不禁神色大变。
  她抢先一步,挡在铁中棠身前。
  “我……我的给……给他……”
  她天真未混,心中并无爱欲之情,她只知道这男孩子是她救下来的,应该保护着他——
这也许是一种女子潜在的母性本能。
  白发老妇冷笑,厉声道:“你要将你那一份食物和清水让给他是么?”
  水灵光瞪大着眼睛,点了点头。
  白发老妇反掌一拍石壁,怒道:“那么你呢?”
  水灵光道:“我……我不……不要紧。”
  话声未了,白发老妇已自石床上飞掠而起,闪电般在水灵光面上正反拍了两掌,掌声未
落,她又已掠回床上。
  水灵光仍然动也不动的垂首而立。
  只听白发老妇骂道:“好呀,你不吃不喝,难道情愿为他饿死渴死,那么你叫我这残废
的老太婆怎么办呢?”
  这个身手如风的老妇人,竟是个残废。
  白发老妇霍然转首,目光森森,逼视着铁中棠。
  “我女儿要将食物让给你,她自己情愿饿死,你听到了么?”
  “水姑娘的好意,在下虽感激,却万万不能接受的。”
  “既然不能接受,就快些去死!”
  水灵光惊唤一声:“娘,你……忍……忍心……”
  白发老妇厉声道:“我为何不忍心?这世上兄弟相残,婆媳相杀的事,多得很,何况他
与我们素不相识,他死了,和我们有何关系?”
  水灵光满面惊惶,方待说话,铁中棠已大声道:“在下伤势并不甚重,只是太过疲累,
只要稍微休息两日,便能工作了,到那时在下必定会去寻找一些食物、清水,拿来加倍还给
前辈。”
  “加倍还给我,你说得倒容易得很,你可知道这里的京物,比黄金还要珍贵么?”白发
老妇说:“食物还不去说它,尤其是水……水……你看这一滴滴的水……”
  她指着水槽:“除了这里之外,此间什么地方都没有水了,这里的水,能够三个人喝
么?”
  那水槽的滴水,当真有如眼泪一般,甚至比眼泪还少。
  “雨水呢?”
  “没有雨水。”
  铁中棠叹息着瞧了水灵光一眼,这才知道她为何如此污脏。
  “既是如此,也就罢了!”
  水灵光却大声说:“娘……只……只要你……将……将洗脸的……的……水……让
给……让他一点……”
  白发老妇怒道:“好呀,你这死丫头,你叫老娘不要洗脸,将水让给这臭小子?你……
你……好个不孝顺的臭丫头,你怎么不学你爹爹,他为了他妈,宁可叫自己的妻子去死!”
  就在刹那之间,铁中棠心中忽然闪过一串灵光。
  吉光片羽,便立刻在他心中连缀着一个形象,他不暇再多思索,忽然大喝:“盛大哥,
你错了!”
  白发者妇果然身子一震,颤声问:“你说什么?”
  铁中棠心头暗喜,知道自己的猜想已有些对了,却故意摇了摇头:“没有什么。”
  “你说不说?”
  “在下只是胡乱猜测而已,也许不对。”
  “决说快说,对不对都无妨。”
  “在下口干舌燥,已将不能说话了。”
  “水,给他水!”
  水灵光看得甚是惊异,不知道少年怎能一句话便打动了母亲。
  她走到水槽前,舀了一勺水,捧到铁中棠面前。
  铁中棠微微一笑,道:“水姑娘,你先请。”
  水灵光怔了一怔,回首望了她母亲。
  自发老妇道:“喝吧!”
  水灵光将一勺水全都喝了,又舀起一勺交给铁中棠,她口中虽未言语,但眼波中却已不
禁流露出对铁中棠的情意。
  直待铁中棠喝完了水,白发老妇立刻又说:“再给他一些吃的东西,免得他又要多
事。”
  铁中棠胡乱吃下一些黄精山粮,精神立刻为之一振。
  白发老妇盯着他:“此刻你总可说了吧?”
  “前辈生性本来最是温柔和婉,如今变得如此,必定是曾经遇着一些十分伤心之事。”
  “你怎会知道我以前的事?”
  “在下虽是揣测,但……”
  “揣测?老实说,你是否那老太婆派来搜寻我母女的人?”
  语声沉厉,有如雷鸣。
  铁中棠声音不变,道:“前辈口中的老太婆,可是盛大娘么?”
  白发老妇神情大变,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她一听“盛大娘”三字,便仿佛生出畏
惧之心,身子竟微微颤抖起来。
  铁中棠道:“前辈只管放心,在下亦是盛大娘的仇人,而且对前辈的遭遇同情得很。”
  “我有什么遭遇,你怎会知道我的遭遇?”
  “昔年武林中,曾经有一位名传江湖的女剑客,‘柔情手’水柔颂,想必就是前辈
了。”
  自发老妇身子一震,道:“水柔颂……水柔颂……”忽然双掌一撑,自床上飞掠而起。
  铁中棠只觉眼前一花,衣襟已被她一把拉住。
  水灵光一直不知道他们在说的什么,此刻神情大变,颤声叫道:“娘,你……你……
老……老……”
  她已被惊得呆在地上,半步动弹不得。
  只听白发老妇厉声道:“说!你怎会知道我是水柔颂?”她双腿动弹不得,此刻己跌坐
在地,但掌力之惊人,已将铁中棠衣襟捏破。食、中、无名三指的指节,紧紧抓在铁中棠前
胸骨上,只要手掌向前一送,铁中棠便要胸穿骨袭。
  哪知铁中棠神色仍是丝毫不变:“前辈如此相逼,在下呼吸都难以畅通,话更说不出来
了。”
  “你知道我十分想听,是以便故意要胁,是么?”
  “前辈果然有知人之明。”
  白发老妇恨恨凝注了他半晌,终于松开了手掌:“快说!你若不说得清清楚楚,我更要
将你生袭成八块。”
  铁中棠道:“在下心情不适时,也不会说话的。”
  白发老妇胸膛起伏,显见在勉强压制着胸中的怒火,也勉强压低了声音,道:“好好,
你快说好么?”
  水灵光在一旁看得更是惊奇。
  她从未想到自己的妈妈竟会有一日对人如此忍气,一时之间,她不禁对这少年更觉神
奇。
  铁中棠却已经在说了:“此事说来,其实并无玄妙之处,紫心剑客盛存孝,自十六岁
起,先后娶了三房妻室,却都相继而死,据盛大娘在江湖散布之言,说是三位盛夫人都是死
在我大旗门人手中,但家师却十分惊奇愤怒,只因他老人家深知大旗门弟子绝未向这三位夫
人下手。”
  自发老妇面容一阵扭曲:“钱立珊、华向明两人,难道也不是大旗门下杀死的么?”
  “大旗门数入中原,深仇来得偿雪,却替武林中一些不肖之徒背了不少黑锅,他们深知
大旗门一击不中,便要全身而退,是以便将许多笔难算的帐,转到大旗门的头上。”铁中棠
说:“那时家师便十分怀疑这些事都是盛大娘弄的手脚,她生怕媳妇夺去儿子之爱,竟下毒
手杀死自己的媳妇,只是她手段毒辣好狡,不但瞒过天下耳目,更将盛存孝瞒得风雨不
透。”
  “你只当盛存孝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只是在装糊涂而已。”
  “难怪他直到今日,还不敢续弦娶亲。唉!此人倒当真不愧是位孝子!”
  白发者妇默默垂首:“他原来还没有续弦……”忽然又厉声问道:“但你怎么会知道我
便是水柔颂?”
  “这位姑娘姓水,在下又看出前辈你必有隐痛,所以灵机一动,便试探着唤了一声‘盛
大哥’,前辈果然面色大变,那时在下便知道揣得已不远了,唯一还有些怀疑之事,便是觉
得前辈似乎比应有的年龄要老得多了,但后来一想,艰苦的岁月,忧愤的心情,自然易催人
老,是以在下才敢断言,前辈必定就是将近二十年前被盛大娘暗害的柔情手水柔颂!”
  凄清黯淡的光线里,只见这柔情手水柔颂幽灵般坐在地上,满面俱是悲愤哀伤,显已落
入往事沉痛的回忆中。
  水灵光睁大了眼睛,一会儿望向铁中棠,一会儿望向她母亲,忽也坐到地上,轻轻啜泣
了起来。
  良久良久,水柔颂方自缓缓道:“想不到你的思想竟如此敏锐,你……你揣得全都不
错。”
  她咬一咬牙,恨声接道:“约在二十年前,我五家在这山上与大旗门人苦斗数日,终于
稍稍占了上风,但我已精疲力竭,又有了身孕,便悄悄去求盛大娘,让我早些回去,哪知她
听了我的话,竟忽然狞笑了起来,她说绝不许我再生儿女,夺去她儿子的爱,我才自一惊,
她已将我推下了悬崖,我虽能侥幸不死,但两条腿却已……”她面容又是一阵扭曲,忽然顿
住了话声,目光中立刻充满悲哀与仇恨。
  铁中棠叹道:“前辈你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仍然生存了下来,晚辈实在自心里佩服得
很!”
  水柔颂恨声道:“那一段非人所能忍受的日子,将我折磨成这般模样,但我毕竟还是活
下来了!”
  她那充满仇恨的目光,缓缓移向铁中棠,接道:“那时,我正和你此刻一样,疲劳、悲
哀,而又重伤。”
  她面上慢慢起了一丝狠毒的笑容,望向铁中棠道:“但我是女子,既有身孕,又成残
废,情况还远比你绝望的多,我还能在这种环境中单独生存下来,你一个男子汉,为什么不
能?”
  铁中棠心头一寒,道:“前辈的意思……”
  水柔颂厉声道:“我虽不杀你,但也不能养着你,你快些给我滚出去,否则……哼哼,
说不得我只有动手了!”
  她手掌一撑,掠回床上,再也不看铁中棠一眼,水灵光伏在地上,低低啜泣,也没有劝
阻之意。
  铁中棠木然呆愣了半晌,他已用尽所有的智慧,要想打动水柔颂的心意,但此刻,他自
知已完全绝望。
  他紧握双拳,抬起目光,挣扎着站起来,挣扎着走出去,但方出洞外,他便立刻倒在地
上。
  为了有用的生命,他愿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与智慧挣扎奋斗。
  但是,他却绝不乞怜,更不哀求。
  食水与山粮,已使他略为恢复了些许精力,但自洞内走出的一段路,却又使他全身脱
力。
  他四肢舒展,仰卧在地,尽量松懈了全身的肌肉与神经,然后,他尽力集中精神,默默
调息起来。
  仰首望着天色,暮色已将降临,一场更艰苦的奋斗也已将开始——生存的奋斗,不但艰
苦,而且残酷。
  他知道在黑夜未来之前,他必须先要找一处栖身之地,才能躲避蛇虫与蛟蚁的袭击。
  太阳落山后,沼泽间便散发出一阵阵白雾般的臭气。
  他寻了些枯藤绑在腿上,屏住呼吸,仔细选择着道路。他行事谨慎仔细,绝不走失一
步。
  仰首望去,暗蓝色的苍穹,已现出一弯淡白色的月痕。
  雾气弥漫,天色更黑,前面已渐渐不能分辨道路。
  铁中棠仰天叹息一声在泥泽中坐了下来,他已实在无法支持,当真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
步。
  突听一阵风声,自身后掠来,水灵光已悄然到了他面前,一言不发轻轻扶起了他的身
子。
  刹那之间,铁中棠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道:“水姑娘,你……”
  水灵光摇了摇头,铁中棠只得顿住话声。
  在山穷水尽之时,遇着一个帮助自己的人,那时他心中的情绪,绝非任何一个没有身历
其境的人所能了解。
  他只当柔情手水柔颂已改变了心意,哪知水灵光竟扶着他走向另一个方向,他忍不住问
道:“到哪里去?”
  水灵光微微一笑,伸手盖起了他的眼睛,轻轻唱道:“我让你猜上一猜,想上一想,但
你却永远也想不到,我现在带你去的是什么地方。”
  此时此刻,铁中棠只觉这歌声是如此甜美,再也不觉得如以歌声来代替言语是件愚蠢的
事了。
  他只觉身子轻飘飘的,只因水灵光已负担了他全身重量。
  走了片刻,水灵光终于轻轻抱起了他,但一手仍轻掩着他的眼睛,轻巧的移动着脚步,
曼声道:“不要看,不要想,我一定会带你去个神奇的好地方!”
  亲切的歌声,在铁中棠心中的苦涩里,渗入了一丝甜味,但这一丝淡淡的甜味中,却又
含着一些痛苦。
  因为铁中棠知道在这绝壑之底,荒凉之地,绝不会有什么神奇的好地方,他只觉四下气
息越来越是阴湿,地形也仿佛越来越奇特,到后来又走入了洞窟之中,满洞风声,呼啸作
响。
  风声渐渐轻微时,水灵光终于移开了手掌。
  但铁中棠仍然不敢张开眼来,只听水灵光带着笑声唱道:“你睁开眼睛看一看,看一看
这是什么地方?”
  铁中棠双目一张,心头不禁骤然为之大惊。
  只因他目光所及之处,竟然全都是人间难见的奇珍异宝,许多粒夜光之珠照得他满眼生
花。
  每个角落里,都堆放着十余株高达数尺的珊瑚。
  珊瑚枝上,挂满了一串串红的玛瑙、绿的翡翠、白的珍珠,以及一些铁中棠见所未见的
宝物。
  最远的一个角落里,竟有一张锦塌,虽然陈旧,却极美丽,锦榻旁竟还堆放着十余坛泥
封未除的美酒。
  刹那之间,铁中棠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他双目圆睁,目定口呆,他再也不会想到,在这地狱般的沼泽壑底,竟真的有这样天堂
般的神奇地方。
  水灵光眼波中闪动着喜悦而得意的光芒,将铁中棠轻轻放到锦榻上,笑道:“奇……奇
怪么?”
  铁中棠愣了许久,方自长叹道:“实在有些奇怪!”
  水灵光轻轻一笑,忽然转身奔了出去,原来在这宝窖之后,竟还有外洞窟万籁俱寂中,
那洞窟中竟隐隐传来一阵阵悦耳的流水声。
  铁中棠发愣的斜倚在锦榻,此时此刻,一切都使他觉得此身如在梦中,自己都难以相
信。
  但等到他惊诧的情绪平静之后,他立刻对这所有的情况下了个判断,当下暗暗忖道:
“这必定就是水灵光学武之地。水柔颂必定不准她女儿学武,而水灵光也不敢反抗母亲,是
以不敢将自己学武之事和这地方说出来。”
  但还有些事,却是铁中棠永远猜测不到的。
  这地方究竟是何人所属?此人是生是死?这些珠宝究竟是从何而来、水灵光究竟是因何
因缘来到此地?
  心念数转间,只听水灵光在那边的洞窟中曼声唱道:“你快些闭起眼睛来,还有件事;
我要让你惊奇。”
  铁中棠忍不住立刻闭起眼睛——世上唯一能打动他的事,便是亲切的情感,纯真的感
情。他只觉一阵香气扑鼻而来,然后是水灵光娇笑着的声音:“好啦!”
  铁中棠缓缓张开眼睛,突觉眼前一亮。
  满洞珠光辉映中,站在眼前的,竟是个容光绝代,肌肤胜雪,有如莹玉塑成般的美人。
  她穿的是一身缀有明珠的宫绢罗衣,在珠光宝气中,更显得绰约有如仙子,她面上的笑
容是如此明亮焕发,使得铁中棠再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无法相信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美人,便是方才满身泥污的水灵光,但事实却又令他不
能不信。
  他仿佛是一粒沉溷于泥污中的明珠,虽然长久被污泥掩去了光芒,但泥一去,光芒更倍
觉照人。
  铁中棠呆了半晌,只见水灵光轻轻旋了个身,轻轻道:“比……比起别人,我……我丑
不丑?”
  铁中棠长叹道:“你难道自己不知道?”
  水灵光摇了摇头,道:“我……现在的……的样子,从来都没有人看……看过,直……
直到今天。”
  铁中棠默然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暗暗忖道:“空谷幽兰,以空谷幽兰这四字来形容于
她,当真再也恰当不过。”
  抬头望处,只见水灵光面上满是幽怨之色。
  他终究是个男子,是以无法了解少女的心情——少女们若是连自己是美是丑都不知道,
那种心情之苦,怎会是男子所能了解?
  良久良久,他方自忍不住叹道:“美……”
  水灵光面上忽然飞起了一片欣喜的笑容,举起双臂,又轻轻转了个身,娇笑道:“我真
的美?”
  铁中棠又点了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水灵光娇笑着扑到铁中棠身上,道:“谢谢你,你真好!”这句话说得清清爽爽,流流
利利,哪里还有口吃之病?
  铁中棠心头一动,大喜道:“你的毛病好了!”
  水灵光呆了一呆,睁大着眼睛道:“真……真的?”
  她心情紧张,立刻又口吃起来。
  铁中棠叹道:“水姑娘,你只要心里没有畏惧,不再紧张,我确信你的毛病必定会好
的!”
  水灵光嫣然一笑在榻边坐了下来,垂首半晌,忽然长叹道:“娘若……能……能看……
我这样子,就……就好了。”
  铁中棠道:“你为何不愿被她看到?这里究竟是什么人的地方?”
  水灵光轻轻叹息一声,甜美的笑容,立刻笼上一层淡淡的悲哀之色:“在我很小很小的
时候,有个明月如水的晚上……”
  铁中棠打断了她的歌声:“我要你将这段事说出来告诉我,不要唱,好么?”
  “我……我说……说得不……不好。”
  “慢些说,不要怕,没有人会笑你的。”
  水灵光抬起眼,只见铁中棠目中充满了了解与鼓励,这种眼色,使得她心中渐渐有了自
信。
  ——只有别人的鼓励和自己的信心,才是治愈口吃的良药。
  于是她开始叙说这神奇的故事。
  她先天不足,后天又失调,幼时极不健康,脑筋在母体中便受了震荡,一直到七、八岁
时还不能说话。
  水柔颂满心都是对盛大娘的仇恨,对这盛家的后代,自然不会爱护。她不但恨盛大娘,
恨这孩子,也恨自己,甚至恨上整个人类。
  在冷漠、艰苦与仇恨中长大的水灵光,从小便学会了忍受孤独,她常常去寻找最冷僻与
最阴森的地方去独自流泪。那时她才七岁,就在这时,她有了奇遇。
  有一天晚上,月明如水,她正独自藏在枯藤掩盖下的洞窟中哭泣,却不知正有一双如闪
电般的眼睛在偷偷望着她。
  自此之后,她每到这小小的避难处来哭泣时,这双眼睛总会在暗处望着她,直到一天,
她赫然发现有一个残废的老人已在她面前。
  这老人右腿已齐根锯断,左腿已只剩下半截,左臂更已残废,全身只剩下一只左手仍然
健全。
  他形容虽然可怖,态度却很慈蔼,于是水灵光便渐渐消失异惧之心,反对这残废的老人
怜悯起来。
  自此以后,她每天都要抽出一段时间来陪伴这残废的老人,十几天后,这老人才将她带
到这神奇的宝窖中来。
  她遵从这老人的命令,永远没有将这一段事告诉她母亲,只因这老人对她是那么慈爱。
  他尽心的传授她武功和知识,也教她识字,她母亲严格的控制她的食物和水,但她却在
这里获得了补偿。
  只是她生怕被母亲发现,是以绝不敢用这里的清水洗涤身子——这里的水源富足,但食
物仍是贫乏的。
  三年多之后,这残废的老人终于结束了他痛苦的生命,临死前,他仿佛有许多话要对她
说。
  但是他却只说出半句话。
  “灾祸之箱里,是我的……”便断气而死。
  他死时的痛苦和遗憾,水灵光年纪虽小,但也看得出来,她知道这老人必定有一段充满
痛苦与仇恨的往事,但是他却始终未曾向她说出——也许他认为她年纪还小,要等她长大些
再告诉她,但是他自己却等不及了。
  说完了这段话,水灵光已是泪痕满面。
  铁中棠面色沉肃,垂首沉思,良久良久,沉声问:“那老人是什么姓名?”
  “我……我不知!”
  “那‘灾祸之箱’四字又是什么意思?你当然也不会知道的。”
  想不到水灵光展颜一笑,居然说:“我知道!”
  她轻盈的飞身而出,片刻后便捧来两口小小的箱子,高约一尺,两尺见方,像是女子的
梳妆匣。
  两口箱子,大小完全一样,装饰颜色却大不相同。
  其中一口,满缀着碧绿的翡翠、鲜红的宝石,以及夺目的明珠,闪闪的发着绚烂的光
彩。
  另一口箱子,却是黝黑色的,箱上没有任何装饰,也看不出是何物制成,却沉重异常。
  水灵光将这两口箱子轻轻放到锦榻上,立刻打开了那满口缀着珍宝的箱子,铁中棠忍不
住问:“这就是灾祸之箱么?”。
  水灵光摇了摇头:“七色宝石发彩光,这是幸运之宝箱。”
  箱子里放着几本绢书,四只玉瓶,以及一只几乎已成人形的千年参果。
  他知道这些绢书与玉瓶必定是武林豪士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笈与灵药,那千年参果更是并
世难寻的宝物。
  但是他对那口漆黑的箱子,却更充满了神秘的好奇,他断定这箱子里必定隐藏着那残废
老人一生的秘密。
  “这一定就是灾祸之箱了!”
  他想打开这漆黑而神秘的箱子,水灵光却用力握住他的手掌。
  “动……动不得的!”
  “这箱子难道从未曾打开过么?”
  “洞中珍宝俱可动,唯有此箱莫试尝,此箱一开灾祸降,你我谁也不能当,整整十三年
过去,我从未开过此宝箱。”
  她面色惊惶,歌声更是慎重异常。
  铁中棠只得缩回手掌,她才展颜而笑。
  “幸运箱中有灵药,可治人间百般伤,千年参果更神妙,益神补气是奇效,你赶紧服下
去,伤病便无妨!”
  铁中棠还没有推辞,水灵光己掩住他的嘴,她目光中的情意,使得铁中棠再也不愿拒
绝。
  于是她便为铁中棠洗涤了伤口,服下灵药,又将那一只千年参果捣碎成浆,强迫铁中棠
服下。
  铁中棠很快就沉沉睡去,水灵光立在榻边呆呆看着他,忽然俯下身子,在他颊上轻轻一
吻。
  然后又换过那件褴楼破烂的麻衣,在身上涂满污泥,带着满足的笑容走了。
  铁中棠一觉醒来时,水灵光已不在他的身边,他只觉全身振奋,精神满足,宛如换了一
个人似的。
  那灾祸之箱已被取走,幸运之箱却仍留在锦榻上,箱盖中夹着一片白纱,上面用焦木写
着:
  “你已睡了两日两夜,我也为你换过药了,现在我去侍候娘,你醒来如觉无聊,可以看
看箱子里的书。”
  字迹虽不甚美,但却一笔不苟,每笔每划之中,看来都仿佛注满了她浓浓的关切与情
意。
  情意是如此真实,字迹是如此真实,四下的珍宝,也依然真实的发着光,但铁中棠却觉
自己如在梦中。
  在重重危难九死一生的流血与惊险之后,接着而来的竟全都是常人梦寐难求之物——秘
笈、灵药、美人、财富。
  生命的变迁是如此巨大,遇合竟是如此神奇,他不禁暗暗叹息,不知道上苍对他今后的
生命将如何安排?
  他取起第一册绢书,在珠光下翻阅着,前面记载的,自然都是些内家正宗浅易的入门功
夫。
  但是他越看越心惊,看到后来,竟不觉汗流泱背。
  这绢书上记载的武功,赫然竟与大旗门传授的武功道路完全一样,只是更为精妙而已。
  许多种他平日练功时遇着的疑难之处,即使他师父也不能解释,然而在这里却有了答
案。
  “莫非那残废的老人与我大旗门有什么渊源?莫非他就是我大旗门中的前辈先人?”
  他虽然想起师父们曾经说过,大旗门曾经称雄武林时,有极大的珍宝财富遗留在中原。
  但是大旗门被仇家所害时,当时的掌门人以及执事弟子全都死得干干净净。这宗财富所
在之地,便成了个极大的秘密,数十年来,大旗门弟子一直在不断寻找,但却始终未曾找
到。
  他又想起师父曾经对他说过“你爹爹绝代奇才,曾经说起他已将这宝藏的下落查出一些
眉目,只可惜他也不幸被害死!”
  这些想法,在铁中棠心头闪过,他只觉热血奔腾,不能自己,立刻自榻上跃下,要去寻
找那灾祸之箱。
  他深信这精秘的箱子里,必定有为他解释所有秘蜜的答案,纵有任何灾祸发生,他也要
看上一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