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 >> 言情小说 >> 内容

一触即发 张勇(4)

时间:2013-5-10 22:27:58 点击:14894


  丽水来了。她给死气沉沉的阁楼带来了勃勃生气,也给阿初带来了麻烦。首先是她无休无止的对阿初呼来唤去,其次,是她大手大脚的花费金钱,令阿初不能忍受。阿初的出诊费几乎被她挥霍尽了,丽水还觉得理所当然。不过,阿初对丽水还是心存感谢,至少,她坚定了阿初离开的决心。荣升身边有人照顾,阿初也不必背负忘恩负义的恶名,他甚至感激苍天的安排,总要自己走得心安理得。
  阿初决定和丛惠远走高飞。
  阿初和丛惠买了去巴黎的船票,他们购置了新衣物,出发前一天,他们请丛锋、夏跃春等人吃了一席酒,阿初执意由自己付钱。
  阿初给荣升写了一封信,并将自己存在银行里的一笔款子取出来,连同信一起放进了一个大信封。他把这封厚厚的信放进了书房的抽屉里。他希望自己走后,丽水和荣升好好利用这笔钱,或者是,尽快回国。
  为了不引起丽水的怀疑,阿初提前把整理好的行李放到了房东太太的屋里,这样,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可以不引人注目的离开。
  可是,正当他一切都安排好以后,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章 朝生春晖暮留霭(7)
荣升病了。病得很严重。
  荣升连续发烧,可能是因为父亲的死,使他感到内疚和痛苦,他曾连续在风雨中一整夜一整夜地吹箫,直到他倒下。
  丽水为荣升的病焦虑不安,阿初却没有时间再纠缠下去了。
  “我已经给少爷打了退烧针,等他醒了,你给他熬点粥喝。明天,夏先生会来复诊。我跟他讲好了,他不收你费用。”阿初穿上外套,准备离开。
  丽水冲到门口,挡住门。“不行!今天你哪里都不许去。”
  “没事的。”阿初并不想和她发生争执。
  “我说不行就不行!他在发高烧,你居然要出去。”
  “这里又不是监狱,我为什么不能出去。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少爷不会有事的。我是医生,我向你保证。”
  “你能保证什么?”
  突然,院子里传来奔跑声。
  “chew! chew! maria is feeling bad ,she is dying!come on ,let,s go to see what,s happening!”房东太太涨红了脸大喊大叫。
  “玛丽亚要生了。”阿初马上反应过来。
  “谁?谁要生了?” 就在丽水一愣神之际,阿初推开她,走出房门,此时,天上下起了小雨,房东太太为阿初披上一件雨衣,他们一起走进了玛丽亚的房间。
  “help!help me!i,m dying!”玛丽亚脸色苍白,在床上痛苦地呻吟。血从褥子里渗出来,阿初什么杂念都没有了,打开行李箱,拿出医疗器械,戴上消毒手套,为玛丽亚接生。
  当新生婴儿的啼哭声划破夜空时,阿初开始在雨地里拼命地狂奔——他甚至连玛丽亚一句感谢的话也没听,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他需要时间停下来,哪怕是一分一秒,自己的世界都会被改变。
  阿初还没有跑到港口,就已经听到了海轮起航的汽笛声。他没有因此停止奔跑的速度,他需要这艘船,他需要丛惠,他需要离开这里,他需要获得自由的新生。
  他跑得精疲力竭,最后摔倒在泥水中,他感到自己永远爬不起来了。
  “初先生,你很不守时。” 丛锋提着一盏马灯,出现在阿初面前。
  “丛惠呢?”阿初站起来,用手抹去脸上的水。
  “她走了,她是一个讲信用,守时间的人。” 丛锋说。
  阿初突然觉得丛惠和丛锋的冷酷。“为什么不等我?今天走不了,还有明天。”
  “是我要她走的。”
  “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不爱她!”
  “不!我爱她!”阿初大声地吼叫。
  “不,你不爱她!” 丛锋的音频在提高。
  “我爱她!!” 阿初几乎疯狂地喊叫。
  “你不爱她!” 丛锋的眼睛里透着寒光。“你不爱她,你爱的是平等和自由!不是吗?尊敬的初先生,我没有说错吧。”
  阿初被彻底打哑了。
  丛锋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而是,再次发动攻击。“初先生,您能告诉我,您贵姓吗?”
  初不回答。
  “如果我没有记错,您应该姓荣。可是为什么你不肯让人称呼你荣先生呢?因为你自卑!你是荣家的家奴!”
  “不!”阿初此刻想逃。
  “你虽然受过高等教育,却无法摆脱寄人篱下的阴影。极度的自卑造成你极度的自尊!你骨子里恨透了自己的地位和出身,所以,你不愿意让人称呼你真实的姓氏,你更愿意让人称呼你为初先生。表面上你对我们这些贵族子弟谦虚和蔼,心底下不知道怎样地嘲笑和轻蔑我们。你很自私!你之所以‘爱’上丛惠,是因为丛惠给了你平等的观念,丛惠给了你自由的空间,丛惠让你感受到了幸福。她把一切都给了你,可是,你为她做过什么?你守着那行尸走肉的少爷,过着清教徒一样的生活,你困守在该死的感恩报恩的儒家思想里,断送掉自己的宝贵的青春。你还想让丛惠也陪着你消耗掉她的一生吗?”
  初流泪了。“您无权指责我,尊贵的先生。我承认,我爱自由!爱平等!我也爱丛惠!丛惠给了我许多美丽的幻想,我在她的身上,甚至看到了未来家庭的和睦,个人奋斗的目标。但是,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坦率地讲,我在国外待了八年,这八年来,我所接受的教育,带给了我思想上的光明,这不是一时一刻能做到的。也不是令妹所赐予的!我之所以有所彷徨、有所顾虑,是因为我觉得,人在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还需要——有他必须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也许,有一点您说对了,我的确是一个家奴,我的出身,使我今生无法和丛惠真正的结合。”
  丛锋说:“你错了,丛惠和我,从来没有轻视过你。”
  “这句话就说对了。”阿初平静了。“为什么说‘从来没有轻视过我’,难道我应该被人轻视吗?如果我不是这样的出身,您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轻视我的念头。你们有意无意地淡化彼此的阶级,但是,无形的压力无所不在。”
  雨还在下,人却已经麻木了。
  “阿初,如果我刚才的话,对你造成了伤害,请您原谅我。” 丛锋将马灯递到了阿初手上,“她会给你写信的。” 丛锋说,“如果你们真正相爱,海是隔不断恋人的。”
  天快亮了。
  被荣升的病折腾了一宿的丽水,恨不得把阿初千刀万剐了。敲门声响起来,丽水怕是夏医生来复诊了。她急急忙忙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搽搽口红,整理整理衣襟,幽幽雅雅地去把门打开。“是夏先生吗?”
  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三章 同林春鸟各自飞(1)
门开了。阿初一脸憔悴的站在门口。湿漉漉的头发撂在他笔直的鼻尖上,手里拎着一盏半明不灭的马灯,裤筒里浸泡的雨往鞋底里灌,鞋底里积存的水往外冒,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
  本来疲惫不堪的丽水,一看见阿初,就像看见了五百年前的冤家,郁积在她胸中的火星团子一下子被点燃了,她“噌”的一声窜起来,冲到门口,对准阿初的面孔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水花四溅。
  阿初一动不动,连最基本的本能反应都没有,只是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丽水,眼光里闪动着与生俱来得倔强,以至于丽水不得不心怯。阿初面无表情地径直从丽水身边走过去,等丽水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到屋子中间,丽水紧跟着他身后。
  “你知道回来了?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阿初毫不理会地扯开了拖泥带水的外套扣子,把脱下来得外套扔在脚下。
  “他今天晚上要死了,你怎么办?”
  阿初毫不理睬,继续解开黑色绒衣领扣。
  “你回答我!” 丽水一把拽住阿初的衣领。
  “放手。” 阿初冷冰冰地说。
  丽水不放。
  “放手啊!” 阿初粗暴地大吼。
  丽水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由于过度气愤,丽水的脸庞变得青紫。阿初却突然之间想到自己留给少爷的那封信,心想:“糟糕!”不假思索,飞快地向书房跑去。
  丽水瞬间回过神来,追着他,两个人几乎同时闯进书房。阿初迅速地打开抽屉,脸色陡变,回过头来质问丽水。“你拿了我东西?”
  丽水汽得瞠目结舌。“你混账!”
  “你把东西还我。” 阿初的口气强硬。
  丽水汽得说不出话,两只手捂着胸喘气。
  “把东西还我。” 阿初说。
  “你说我偷你东西?” 丽水的自尊心受到有生以来最大的打击,而施行这种打击的仅仅是荣家的一个家奴,这是丽水最不能容忍的事。丽水勃然大怒。“混账奴才!你给我跪下!跪下!”
  阿初冷笑,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 丽水直冲过来。“你以为现在你身份不同了,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主子了!” 丽水扬起手来就要打,阿初一伸手捏紧她手腕,对着她的脸,咬金嚼铁地说:“你再打我,我就要还手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阿初猛地一松手,把丽水闪了一个踉跄。
  “把东西还我。” 阿初还是那句话。
  丽水蔑视地看了他一眼。“你说,这家里哪一样东西是你的?你说!”
  “这里哪一样东西是你的?你以为你来度假?你从伦敦到卡迪芙,连车马费都没有了。到了这,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是你自己掏的钱?少爷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坐吃山空。我的出诊费、代课费还不够这的房钱、饭钱、你的衣服钱、少爷的药钱……”
  “原来我们姐弟一直靠初先生养活。”一句冷冰冰地话直直抛过来,荣升咳嗽了两声扶着扶梯站在楼梯口。丽水“哎呀”了一声,顾不得和阿初恶吵,慌不迭地上去扶他下楼。阿初没敢抬头,往后退了几步,虽然隔着楼梯,阿初低着头也能看见少爷手中拿着那沉甸甸的信。荣升走下楼,回头看了阿初一眼,说:“跪下。”
  阿初跪下了。
  荣升由于身体虚弱,扶着椅子坐下,轻言细语地对丽水说:“表姐,你大呼小叫的,不怕人笑话。” 丽水不吭声了。“表姐,我想喝杯咖啡。麻烦你。”
  丽水赶紧地说好,端着咖啡器具到外面厨房去了。支开丽水,荣升的态度开始缓和。
  “知道为什么要你跪?”
  “是我说错话。”

第三章 同林春鸟各自飞(2)
“不,你没说错话,你说的都是事实。你不满意、不开心,可以跟我讲。丽水到底是姑娘家,远来是客。你明不明白?”
  阿初点头。“你明白就好。”荣升向阿初指了指紧闭的落地窗帘。阿初立即去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窗外的花枝在阳光的浸润下,显得生机盎然。
  荣升不说话,靠在椅子上,感觉到惬意。阿初了解荣升,彼此之间默契很深。他知道荣升等他开口解释,可是这一次自己没法开口辩解,因为自己抛下病中的荣升,总觉得自己理亏。
  “到底什么事?你不想解释?那好,也许我看了这封信,就用不着听你解释了。” 荣升动手去拆信。
  “please trust me!” 阿初情急。
  荣升隐隐约约的猜到这封信里装的是什么了。
  “少爷,请你相信我。如果我们之间的信任还在,请你把信还给我。” 阿初走近荣升,恳切地说:“我现在站在这里,这封信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请相信我!” 阿初伸出手去。
  荣升淡淡一笑,握着信的手舒展开来。
  “别信他!”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丽水费劲地拖着一口打开的黑皮箱进来,双手一放一掀,皮箱里装的阿初的随身衣物、医疗器械、书本等东西杂乱无章地洒了一地。荣升看了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 上一篇:藏海花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