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 >> 言情小说 >> 内容

一触即发 张勇(17)

时间:2013-5-10 22:27:58 点击:14894


  “阿初少爷,反正少爷的画我们都看不懂,你画几张我们一眼就能看懂的画好吗?”蝉儿说。
  “好啊,我就画你们。就画一样,看看,你们认不认得?”阿初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短而细的羊毫,笔尖饱蘸了红色的染料,滴在雪白的宣纸上,勾画出一张微微上翘,“桀骜不驯”的红色嘴唇。
  “这是杏儿。”丫鬟们异口同声地指认。
  “嗬,这样都看得出来啊。”阿初笑盈盈地把宣纸递给杏儿。“送给你。”
  “谢谢阿初少爷。”杏儿乐滋滋地接了过来。
  阿初又画了一双灵巧活泼的手。问:“这是谁?”没等丫鬟们讲话,蝉儿满脸绯红地抢了画,说:“阿初少爷,你什么时候盯着人家的手看,没正经。”
  丫鬟们哄笑起来。
  “再画一个。”阿初画上了瘾,他换了支又长又粗的毛笔,画了一条油松松的麻花辫子,在辫梢上,系了一条蝴蝶丝带。
  “这是谁啊?”丫鬟们开始猜。
  阿初笑而不答。
  “是谁啊?”杏儿不依,要阿初说出来。
  “是不是阿初少爷的相好啊?”红儿促狭地问。
  阿初说:“猜不到吧,再添几样。”他又画了红色的指甲、涂了金粉的唇、蓝色的眼睫等等,各具姿态,异常招摇。

第十一章 平生际遇似萍飘(3)
“到底是谁啊?”丫鬟们的好奇心全被勾上来,一起逼阿初讲出来。阿初忍着笑说:“这是大光明电影院门口招揽生意的姑娘。”一句话出口,险遭丫鬟们“群殴”。大家不依不饶,要他再正正经经画一张。
  “画什么呢?”阿初广泛征求丫鬟们的意见,一副礼贤下士的诚恳样子。
  “画一下那位和小姐吧。”蝉儿说。“我们都还没见过这位未来得少奶奶呢。”
  “是呀。”杏儿附和。“人家说,看看眉眼就知道人怎么样了。”
  阿初说,服从各位姐姐的命令,不过要保密,少爷最不喜欢别人谈论自己的私生活。他拿起笔,画了雅淑的眉毛和僵硬的鼻子、苍白无力的嘴唇。
  “为什么没有眼睛啊?”杏儿问。
  “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没有读懂她心灵的人,是画不出她的眼睛的。”
  “少爷呢?”蝉儿说。“少爷应该读得懂她的心,应该留给少爷画。”
  大家一致叫好。
  只有阿初淡然一笑,说:“那也未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话音未落,“墨菊斋”书房的门被重重地撞开了。
  他们看见了冷脸寒颜的荣升。空气一下沉静了。
  “少爷,您怎么回来了?我正打算九点钟去接你。”阿初替他接过礼帽。
  “不必了。”荣升脱了外套,走到书桌前,看了看画。说:“画得不错。拿我的精神世界做故事背景,不错啊……不过,选题不佳!”他把宣纸抓起来揉成团,顺手丢进废纸篓。回头对丫鬟们说:“都出去。”
  丫鬟们屏声敛气纷纷退下。
  阿初察言观色,觉得少爷情绪异常。他想把话题岔开,故而他对少爷的冷漠,有意“视而不见”。
  “您吃晚饭了吗?”阿初问。“要不要我通知厨房……”
  “不必了,我今天吃得很饱,估计一个星期都不想再吃。”
  “你和雅淑小姐,没什么吧?”
  “我们会有什么?哦,我们去看了一部电影,故事很精彩,大家都看得很投入。”荣升说。
  “什么电影?”
  “片名不记得了。不过,都是一些看客和记者们‘喜闻乐见’的场面,富有创意的台词,自作多情的表演。爱情、阴谋、中伤、谣言。”荣升一口气说下来,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他长舒了一口憋在胸中的闷气。说:“她真是太傻了,傻得令人难过,不,不是难过,是好笑,真好笑。一个恋爱中的女人傻到要把自己的灵魂、内心深处的隐私,都全部裸露在一个历尽沧桑的男人眼里。这个男人虚伪、自私、阴险,这个男人其实不爱她,只是想解脱,想用她的‘爱’解脱自己的‘痛’。所以这个男人注定得不到女人的‘爱’,不过,这个女人不仅傻、而且蠢,她依然想留住这个男人的眷恋。”
  阿初很紧张,很久没有看到荣升这样狂躁了。
  “结局呢?”
  “结局通常都是悲剧。往往只有悲剧才能打动人的心灵,引发人们的共鸣。‘但愿墓门旁边,活跃青春的生命。’”荣升喃喃吟诵着普希金的名句。“本来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少爷,你?你和雅淑小姐到底怎么了?”阿初问。
  “你问我们怎么了?谢幕了。”荣升笑起来,笑得有几许无奈和苍凉。“我很投入地演出,是因为我原以为自己是一个大主角,一个多情才子。演到中途,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与剧情毫不相关的小配角,一个跳梁小丑。我这个人不喜欢做配角,不喜欢被别人嘲笑,所以,我提前谢幕了。”bookbao.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下载网

第十一章 平生际遇似萍飘(4)
“雅淑小姐一定很难过。”阿初可以想像到雅淑的失望和伤心,当然,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为了“生计”。
  “你好像很同情这位小姐?”荣升终于开始进攻主题了。
  “没有。”阿初答。
  “没有?那么,你是很讨厌这位小姐?”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阿初觉得自己必须分辩一句了。
  “没有任何关系?她的镯子怎么会出现在我的书房?”荣升问。
  “这无关紧要。”
  “对我很重要。”
  “和小姐怎么说?”
  “我想听你怎么说?”
  “我没话说。”阿初不想在继续这种无谓的话题。“她怎么说怎么是。”
  “她说你偷的。”
  “如果她是这样认为的,我就承认。”阿初终于知道荣升为什么火药味十足了。
  “你很喜欢替女孩子背黑锅吗?”
  “我以为少爷会对这只镯子感兴趣……”
  “你为什么总是让我生活在谎言里?”荣升的气势咄咄逼人。“为什么?你看不起雅淑,对不对?你也看不起我。”
  “少爷?”
  “我们这些所谓的社会名流、绅士淑女,在你眼里一钱不值。俗不可耐?”
  “少爷,感情是不能勉强的,遭受失恋痛苦的不止你一人,也许雅淑小姐比您更痛苦。”
  “你指责我?明知道是一场游戏,还要大惊小怪?”
  “不是一场游戏。”阿初说。“您爱上她了,少爷。不然,何必生气呢?你起初只是想捞一根救命稻草,可是,你不知道,感情是在不知不觉中培养起来得,你为此付出了时间、精力。爱情,不是游戏,在里面做游戏的人,很可能被游戏束缚。雅淑小姐很聪明,很实际,她知道一个女人应该怎样去面对残酷的生活。她无非是想多一些选择而已。无可厚非。”
  “你很得意是吧?他选择了你,而不是我。”
  “她谁也没有选。少爷。你已经剥夺了她选择的权利。你有浓烈的怀旧情结,你允许你自己的心灵同时拥有两个女人的精神世界。但是,你不允许雅淑小姐的行为有任何偏差,这本身也是不公平的。”
  “你暗示我歧视女性?”荣升忍无可忍地往前逼近了一步。
  阿初不自觉地往后退却,他低下头,说:“我对事不对人。”
  “你教训我?”荣升冷笑。“我已经放弃了做一个寂寞的智者,选择做一个平凡的庸人。你却轻而易举地把我美好的梦想给打破了,当我变成一个歧路徘徊的懦夫时,你就来振振有词地教训我。你以为你是谁?荣家的主人?”荣升狂怒地砸翻了砚台和笔架,满地狼藉。
  荣升最后一句话严重的伤害到阿初的自尊。阿初很难过,他在不断克制自己的心绪,调整自己的心态,因为“争论”不能升级,他要顾及到荣家的颜面。
  他选择“沉默”。“沉默”代表无声的抗议。
  殊不知这种简单而又直接的防御手段,像一根尖锐的刺扎在荣升眼睛里,有一种不除不快的感觉。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应该继续发表你的高论啊。你不是字玑句珠吗?你的浅德幽光足可以照亮整个荣家大院了。你不屑跟我讲话是吧?巧得很,我也不想再聆听你的‘教诲’。”荣升转过头去,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突然又指向阿初说:“掌嘴。”
  荣升发难了。
  “少爷?”阿初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要跟我讲平等、自由是吧?我不跟你讲。我跟你讲〖屏蔽***〗、讲身份。”荣升的话异常刻薄起来。“我歧视雅淑这类女人,我讨厌你虚伪的宽容和忍让,我憎恨情感,厌恶你这种看上去委屈,实际上张狂的眼光。你无非就是用‘沉默’来告诉我……你很阳光,我很阴暗。”

第十一章 平生际遇似萍飘(5)
阿初对荣升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始料不及。
  “我叫你掌嘴!你没听见吗?打呀!”荣升像一头受了伤的猎豹,他想撕裂一切他可以撕裂的面具。
  不是第一次,忍受“家法”;但是,阿初第一次感到难过和难堪。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有平等。一个是高高在上施恩的人,一个是感激涕零受人恩丛惠的人,怎么可能平等?平等只是偶然的,不平等是必然的。
  阿初仿佛回到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国度。荣升的面庞此刻变得十分陌生,不,不是陌生,而是逐渐清晰,逐渐熟悉。这八年来,荣升并没有丝毫的改变。改变的是自己!自己的思维和心灵已经改变,这种改变促使他不愿意回到从前。像少爷手中的标尺一样,任意由人调整刻度、拉伸卷曲。
  如果大家不能安然共处,那么,夺门而去,拂袖就走,并非难事。
  可是,四太太怎么办呢?自己走得爽快,要回头也就难了。四太太的家庭地位,二十年来得殷殷期盼,化为乌有。自己在大太太面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报荣家的栽培之恩吗?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荣升的居高临下,是因为他坚实的家长地位。就算他自己放弃荣氏家族的权利,他也不会丧失家人的尊重。他的只言片语,也同样可以撼动荣氏家族的地基。而自己只是一个赝品,就算自己拥有了社会地位、金钱、名誉,在荣家他依然没有自我。表面上自己是驶在海上的一艘豪华游艇,实际上这只是从水中看到的“倒影”罢了,自己的人生犹如水中一叶浮萍。阿初强迫自己用现实地位和感恩的情感去遮蔽住自由的思想,平等的观念,尽量减低自己内心所承受的被奴役的痛苦感觉。
  想着雅淑的眼泪、四太太的恩情……他扬起手狠狠地打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却在近乎自虐中释放出来。他打的极重,没有停手,他想着自己平生的际遇,犹似萍飘,眼前甚至出现父母双亲的幻影,这来自天外的模糊幻影,不断地重叠放映。他流泪了,血从嘴角处缓缓渗出。
  阿初听见了哭声。不是幻觉,真的有人在哭泣。是为我哭吗?阿初想。
  的确不是阿初的幻觉,荣升也听见了哭声。
  “呜呜咽咽”的声音是从窗外传来得,是杏儿和蝉儿等人在用她们特殊的方式为阿初抱屈,她们觉得大少爷太过无情,“量刑过重”了。
  她们的哭声削弱了荣升强硬的态度和“病态”的心理。同时,也减轻了阿初心中的愤怨,他感到了人与人之间平等的关怀,所谓贤愚冷暖,尽在这哭声中融化了。
  “够了!”荣升喝住阿初的同时,也给了自己台阶下。“以后做人做事,中规中矩。不要再给我擅作威福的借口。”荣升说完,摔门而去。
  丫鬟们不提防他突然冲出来,怯怯然纷纷后退。
  “哭什么?”荣升冷若冰霜地说。“该怜悯的人,得不到怜悯!珍贵的眼泪,应该留给你们将来所爱的人。而不是轻狂地、廉价地、抛售给一个在你们爱情旅程里毫不相关的路人。”
  丫鬟们听不懂。一味地低头退让少爷。
  阿初懂了。
  他可怜荣升对“爱”的狭隘和自私;他也怜悯荣升在爱情旅途里不幸的遭遇。他想到了丛惠,自己回国,对丛惠也许是一种伤害。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 上一篇:藏海花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