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文化中国 >> 红楼涅盘 >> 内容

化妆红楼梦

作者:风露清愁 时间:2010-3-27 23:43:57 点击:6300


    张爱玲说红楼梦以一奉十,再对也没有的,除了吃穿住度,一草一纸,学问太大,这边厢专看美容护肤化妆加香的内容,竟也俯仰皆是。
 
    宝玉在香料提取、彩妆配制诸方面都是资深专家。凤姐泼醋、宝玉劝慰平儿那一章:“宝玉一旁笑劝道:‘姐姐还该擦上些脂粉,不然倒象是和凤姐姐赌气了似的。 况且又是他的好日子,而且老太太又打发了人来安慰你。’平儿听了有理,便去找粉,只不见粉。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拈了一根递与平儿。又笑向他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肌肤,不似别的粉青重涩滞。”
 
    公元前11世纪的商代就有关于铅粉的记载,“纣烧铅作粉”。周文王时女人敷铅粉。《神农本草经》中提到了制造铅粉的铅丹和粉锡。铅粉敷面后附着力很强,但保管不当容易硫化变黑,又有毒性,所以后常掺加米粉或用米粉代替。用茉莉种子代替铅粉,应该〖屏蔽***〗用米粉原料的工艺类似。野茉莉的种子,被当作油料作物,可以榨油,味道类似板栗,如果加工成粉,对皮肤无害,油分含量高,涂布性能强,当然受欢迎程度超过重金属。平姑娘的化妆理念在怡红院经受了绿色革 . 命。
 
    “然后看见胭脂也不是成张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面盛着一盒,如玫瑰膏子一样。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
 
    胭脂算是古代最常用的彩妆之一,并非源自汉族,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中原。焉之山盛产胭脂的原料作物——红蓝草,因此最早胭脂作“焉之”,南北朝、隋唐时又分别作“燕之”“燕脂”,也有用苏木为原料的,唐以后用石榴花代替。古代胭脂提取后需要阴干,附着在载体上,经过裁剪后市售,因此自然都是“成张的”。宝二爷的精加工工艺采用“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显然是经过提取及过滤的,那拧出的汁子是经反复提取得到的浓缩液,花露是花草提取物,被宝二爷用作香料,能够加香并防腐,“蒸叠”是经煎煮工艺后,反复加热蒸去部分或全部溶剂得到浸膏,便于储存,并且浓度高,颜色重,化妆效果浓艳。“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
 
    宝黛初会时就说起,“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哪有现在复杂色系的有机染料,都是用无机矿物颜料,并不都是舶来品。大观园画眉想来用墨,松烟墨或者油烟墨。
 
    平儿的化妆是简化步骤,象韩非子里“脂以染唇,泽以染发,粉以敷面,黛以画眉”,搞成了系列。其实全套的要七道,除了敷粉,涂胭脂之外,要涂鹅黄,黛眉,点口脂,描面靥,帖花钿,同现在姑娘们早起空肚子梳妆的程序并无不同。
 
    贾府的香料消耗量惊人,日常佩戴的就算不清。烧的熏的也很讲究,象宝玉撮土为香时随身带着沉香和速香,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后袭人“忙将鼎内贮了三四把百合香,仍用罩子罩上” 净化空气。正月里宝玉去花家看袭人,袭人“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 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从一个丫鬟的角度折射出”熏香是多么普及。
 
    熏香当然好,不及有自然香,这方面,又是黛玉和宝钗有一拼,特别是对于淡极始知花更艳的宝钗,靠熏香是多么不上品不够层次,多么业余——“宝钗笑道:‘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服,熏的烟燎火气的。’”。 黛玉是绛珠草,“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天然的植物香型,要搁现在从合成途径搞,估计得好几年。宝姊姊靠口服药获得了体香:“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竟不知系何香气……宝钗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是我早起吃了丸药的香气’”。当然丸药的配制过程不可思议,原料采集没有稳定性,工艺过程没有再现性:“还亏了一个秃头和尚……就说了一个海上方……异香异气的。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云云。宝玉对两个人的评价都是幽香,也不是不提倡先天不足后天补的。
 
    除此之外,和一切洗发香波厂家呼吁的一样,大观园诸芳也注重洗发护发相结合,比方芳官在洗发问题上挨了干妈的排揎,袭人“说着,便起身至那屋里取了一瓶花露油并些鸡卵,香皂,头绳之类,叫一个婆子来送给芳官去,叫他另要水自洗。” 除了用到香皂洗发,还采用蛋清和花露油护发,蛋白质多肽氨基酸,现在也是护发配方里常规成分,花露油是花的油相提取物,芳香走窜,活血生发,也能防头虱,毕竟大观园和如今24小时供应热水的花园公寓还存在一定差距。香皂很早就有,用猪油牛油与纯碱、香料熔融混和,同现在香皂的成分并无不同,象北京的和香楼、花汉冲等老胰子店也都有百年历史了。
 
    当然,还有含活性成分的化妆品,比方具有治疗皮肤病活性的蔷薇硝,适应症是春癣,配方不详,应当是以抗菌除湿的草药和矿物药制成,“比外头的银硝强”。自然外面的银屑不光用了杀菌的银化合物,估计也用到了霸道的杀菌药白降汞,如何使得。还有茉莉粉,“果然比先前的带些红色,,闻闻也是喷香”,用途多半是彩妆,也有赋香效果。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诗经里因丈夫外出无心打扮而发如飞蓬的妻子,在红楼梦里只能被当作反面教材。然而无论“为谁容”的问题是否已经上升到了男女平等的高度,都并不妨碍我们选择精心修饰或者清水芙蓉。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内容来自:网络
  • 上一篇:红楼里的小资
  • 下一篇:大嚼红楼梦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