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文化中国 >> 红楼涅盘 >> 内容

红楼里的小资

作者:无字 时间:2010-3-27 23:43:00 点击:4688


小资是这样的一群人:穿看不出名的名牌;刻意地过着看上去不刻意的生活;喜欢玩点诗意,怀念微雨,游船,露营,篝火和野餐;美食主义者,一度或正是或将是日本料理、素食的爱好者。

本来,小资这个词流行起来的时候,它有一个特指的人群——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但是,这篇文章要说的是若干百年前的、超前的、比小资还小资的红楼里的那群女人。

首当其冲的是老祖宗贾母。贾母可算得上是红楼小资的代表者、集大成者,在她身上,反映了红楼小资的最高水平。下面就从最常见的“衣、食、住、行”四个方面来分析一下贾母的小资级数。

一、衣

贾母对于穿着打扮,向来也是十分讲究的,而且也很有见地。她每次过生日,都会有很多晚辈亲戚来送礼孝敬,这礼物里除了价值连城的古玩珍奇外,还有衣服鞋子等家常物件。而且大家也可以猜测,这些衣服一定也是价值不菲的,拿到现在,肯定也不比香奈儿、范思哲差。可贾母偏偏就看不上这些衣服,拿凤姐的话说:“老祖宗从来不穿人家送的衣服。”为什么?俗气!明白不?只有暴发户才会穿这样的衣服。所以贾母宁愿把这些衣服拿去送给刘姥姥,也不会穿在身上的。

现代社会的小资,讲究的也是品位。一身衣饰,就算是顶级名牌,也要穿得不动声色才好。那些恨不得把商标贴在脸上的行为,资深的小资们是从来不做的。在这方面,贾母可谓是小资的典范,而宝钗姐姐也深得其传,比如在梨香院宝玉探病那一回,宝钗就是一色的家常打扮:“头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另具一种娴静而妩媚的风范,结果让我们的宝兄弟情不自禁地与她演了一出“巧合认通灵”。而在“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那一回,大家都是一色的大红猩猩毡,也就是皮草大衣儿,美虽美,但失之重复和内敛,独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羊巴)丝的鹤氅”,拿亦舒姐姐的话来说:“依此看来,最懂得穿的自然是宝钗,以今日标准,考究含蓄而不耀眼方是最佳选择。”

二、食

红楼中的美食,其实也完全可以开个话题来讨论。在这方面,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当然还是我们最会享受的老祖宗贾母了。

且不说厨房里的“转水牌儿”、“茄鲞”、“莲叶羹”这些恐怕连现代社会的大资们也望洋兴叹的话题了,我们就先从日常生活的小方面来细细探寻一番,研究一下贾母在“吃”方面的“小资”品位。

贾母日常饮食,喜清淡,而且十分讲究养生之道。她嫌螃蟹饺子“油腻腻的,谁吃这个!”在雪天不让宝玉吃蒸乳羊羔:“这是我们有年纪的人的药,没见天日的东西,可惜你们小孩子们吃不得。”由此可见,贾母在吃的问题上是相当有见地的。不仅如此,她还十分讲究吃的品位和情调。

如在“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时,她向妙玉问清了那“五彩成窑小盖钟”里的茶是“旧年蠲的雨水”泡的“老君眉”,而非“六安茶”,才喝了一口。这茶虽不能和“梅花雪”比,也算难得的了。聪慧高傲的妙玉岂会不知道老祖宗的心思呢?所以淡淡一笑:“知道。这是老君眉。”这一场老少小资的对手戏,精彩。

而拿刘姥姥取乐的“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那次,贾母采纳了宝玉的提议:“既没有外客,吃的东西,也别定了样数,也不要按桌席,每人跟前摆一张高几,各人爱吃的东西一两样,再一个十锦攒心盒子、自斟壶,岂不别致……贾母听了,说很是,明日就拣我们爱吃的东西作了,按着人数,再装了盒子……。”这就现代的自助餐啊,好个会享受的老祖宗,在那个时代,就已经高水平地采用了自助餐的形式宴客,今天的小资们,恐怕是难以望其项背的了!

三、住

住的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当然就是大观园了。虽然贾母本人并没有住过大观园,但大观园是她心爱的孙子孙女们的住所,更是她自家的私家园林,她哪天有兴头了,想游便游,中秋赏月,踏雪寻梅,听戏观剧,喝茶饮酒,那还不是随心所欲,想来便来吗?

而且一边游园她还一边不忘就姑娘们的居所装修问题发表高见。例如那段著名的“霞影纱”之论。贾母和众人游园来到潇湘馆小憩,说笑一会, 贾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 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明儿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子。”真真精彩的装饰配色之论!而正因为有了老祖宗的这一提议,才有了后来《芙蓉女儿诔》里的:“茜纱窗下,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的千古绝句。

宝钗的居所太过素淡,老祖宗也不甚满意,说要替她收拾,本来一看到这里我很替宝姐姐担心,不知道老祖宗会把她的屋子折腾出什么样子来。

贾母道:“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没有这些闲心了。他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的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他们还不俗。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净。……” 说着叫过鸳鸯来,亲吩咐道:“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天!致敬!“墨烟冻石鼎”、“水墨字画白绫帐子”,简直是现代艺术家的品位!这样一装扮,拿刘姥姥的话来说:“哪里还是个小姐的绣房呢?”没有一丝一毫的脂粉富贵气,有的只是含蓄的雅致,高超的品位,卓绝的艺术氛围。在这方面,三姑娘探春怕是深得老祖宗真传,她的秋爽斋就十分大气开朗,兼品位不凡,连亦舒也要感叹:“  哗,全部间隔打通,大书桌,大床,以白、黄为主色,文雅潇洒兼有之,写得累了,往床上一倒,嗅着花香果香,这贾三小姐恁地懂得享受,羡煞后人!”

四、行

   行的方面,由于所处的时代局限,大观园中的太太小姐们不能像现代的小资们那样畅游天下,因此不能不说是个遗憾。他们的活动范围,也就仅仅是一座大观园而已。但螺狮壳里做道场,象牙骨上雕文章,小范围的旅游活动,也能玩出品位,玩出个性和特点来。

秋天来了,方寸大的园子,偏不走路游览,大家一起坐上有划子、篙桨、遮阳幔子的船儿,一边乘船,宝哥哥林妹妹们还可以一边感叹:“留得残荷听雨声。”抒发一下悲秋的情思。

冬天来了,宝玉和姐妹们在芦雪庵扫雪开径,拥炉作诗,老祖宗竟也不惧雪寒风冷,围了大斗篷,带着灰鼠暖兜,坐着小竹轿,打着青绸油伞,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每人都是打着伞,拥轿而来。并笑道:“好俊梅花!你们也会乐,我来着了。”

而水榭听音、凸晶品笛,无不是老祖宗的独家所创,其经验之丰富,品位之高绝,其实远不是今天的小资们所能望其项背的了。

美好的事物,无不具有永久的生命力。生活的美,艺术的美,甚至心灵的美,需要每一双聪慧的眼睛去发现,需要每一个宁静的心灵去体会。现代的小资们,《格调》并非你们唯一的圣经,还有一本《红楼梦》值得学习。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