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大家读文 >> 席慕容 >> 内容

席慕容-时光九篇

作者:席慕容 时间:2010-3-27 10:46:56 点击:9774


献给时光
  ——那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君主



卷一 诗的成因

穿过种满了新茶与相思的
山径之后 我知道
前路将经由芒草萋萋的坡壁
直向峰顶 就像我知道
生命必须由丰美走向凋零


诗的成因

整个上午 我都用在
努力调整步伐好进入行列
(却并没有人察觉我的加入)

整个下午 我又要为
寻找原来的自己而走出人群
(也没有人在意我的背叛)

为了争得那些终必要丢弃的
我付出了
整整的一日啊 整整的一生

日落之后 我才开始
不断地回想
回想在所有溪流旁的
淡淡的阳光 和
淡淡的 花香


生命的邀约

其实 也没有什么
好担心的
我答应你 雾散尽之后
我就启程

穿过种满了新茶与相思的
山径之后 我知道
前路将经由芒草萋萋的坡壁
直向峰顶 就像我知道
生命必须由丰美走向凋零

所以 如果我在这多雾的转角
稍稍迟疑 或者偶尔写些
有关爱恋的诗句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生命中有些邀约不容忘记
我已经答应了你 只等
只等这雾散尽


蜕变的过程

我逐渐了解 生命里
有个不悔的主题
仿佛是一种强烈的个性才能引人
堕落 或者超升

我逐渐了解 那些
坚持与无望的等待 仿佛就是
你这一生所能给我的全部的爱
我的了解总是逐渐的 是那种
迟疑而又缓慢的领悟
(在多年之后才突然掩口惊呼:
“啊!原来……”)

当桎梏卸落
我终于只剩下一副透明的躯壳
含泪 在星空中悄然掠过


‖真‖相‖

一切一切的起因
只缘于 我的贪婪
我向生命索求一种
无止境的
‖激‖情‖与狂欢

仿佛山泉喷涌 可以永不停歇
(仿佛水畔的传说 永不湮灭)
于是 很快就到了尽头
到了最后的最后

在极远极静的岸滩上
我终将是那悔恨的

海洋


无心的错失

经不起岁月 经不起
一次再次的检视与翻阅
最后 总是有
不得不收藏起来的时刻

生命里最不舍得的那一页
藏得总是最深

也总是会有 重重叠叠
无心留下的
却又无法消除的
折痕



卷二 长路

--------------------------------------------------------------------------------

可是 已经有我的泪水
洒在山径上了
已经有我暗夜里的梦想
在森林中滋长


长路

像一颗随风吹送的种子
我想 我或许是迷了路了
这个世界 绝不是
那当初曾经允诺给我的蓝图

可是 已经有我的泪水
洒在山径上了 已经有
我暗夜里的梦想在森林中滋长
我的渴望和我的爱 在这里
像花朵般绽放过又隐没了

而在水边清香的荫影里
不留着我无邪的心

留着我所有的
迟疑惶惑 却无法再更改的
脚印


最后的借口

月圆的晚上
一切的错误都应该
被原谅 包括
重提与追悔
包括 写诗与流泪

把所有的字句
都托付给
一个恍惚的名字
把已经全然消失的时光
都拿出来细细丈量
反复排列 成行

一切都只因为
那会染 会洗 会润饰的
如水的月光


流星雨

就像夏夜里 那些
年轻的星群
惊讶于彼此乍放的光芒
就以为 世界是从
这一刻才开始
然后会有长长的相聚

于是微笑地互相凝视
而在那时候
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真的谁也不知道啊
年轻的爱
原来只能像一场流星雨


素描时光

在等待中 岁月顺流而来
君临一切

在开满了野花的河岸上
总会有人继续着我们的足迹
走我们没走完的路
写我们没写完的故事

甚至 互相呼唤着的
依旧是我们彼此曾经呼唤过的名字


残缺的部分

假如 列蒂齐亚
假如你可以预见
秋深后
我们再相遇空寂的林间

曾经那样丰润的青蓝与翠绿
都已转变成枯黄与赭红

那时候 你就会明白
一切我们爱过与恨过的
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微笑如果是为了掩饰
落泪也样无法挽回
假如 列蒂齐亚
我们真的有一日可以再相逢

那时候 你就会明白
生命中所有残缺的部分
原是一本完整的自传里
不可或缺的 内容



卷三 悬崖菊

--------------------------------------------------------------------------------

所有的‖成‖人‖ 最后
都不得不刺上文身


结绳纪事
  有些心情,一如那远古的初民

绳结一个又一个的好好系起
这样 就可以
独自在暗夜的洞穴里
反复触摸 回溯
那些对我曾经非常重要的线索

落日之前 才忽然发现
我与初民之间的相同
清晨时为你打上的那一个结
到了此刻 仍然
温柔地横梗在
因为生活而逐渐粗糙了的心中


山樱

当春来
当芳香依序释放

走过山樱树下
有些遥远和禁锢着的
梦境 就会
重新来临

诸如那些
未曾说出的话语
未曾实现的许诺

在极浅极浅的颜色里
流动着 一种
无处可以放置的心情


雨夜

在这样冷的下着雨的晚上
在这样暗的长街的转角

总有人迎面撑着一把
黑色的旧伞 匆匆走过
雨水把把的背影洗得泛白

恍如岁月 斜织成
一页又一页灰蒙的诗句

总觉得你还在什么地方静静等待着我
在每一条泥泞长街的转角
我不得不逐渐放慢了脚步

回顾 向雨丝的深处


难题

我的难题是 在一生里
如何保有一种
如水又如酒的记忆

在多年后那些相似的夜晚里
如何能细细重述此刻的风
此刻的云 和此刻芳草丛中
溪涧奔流的声音
在向过往举杯的时候
如何能每次都微醺微醉
并且容许自己
在樽前 微微地落泪

困难真的不在这无缘的一世

我的难题是 挥别之后
如何能永远以一种
冰般冷静又火般热烈的心情
对你


迷航

多年前的心事都已在海底
如触礁时就被慌张掷下的锚
请你切莫再来探寻 切莫
在千年之后
再来苦苦追问触礁的原因

所有的痕迹都已被湮灭
所有的线索也早已锈蚀
仍旧停留在最后一页的
只有那一本航海日志

年轻的我 在弃船之前
曾含泪写下
“今夜月华如练……”


悬崖菊

如雪般白
似火般烈

蜿蜓伸展到最深最深的谷底

我那隐藏着的愿望啊
是秋日里最后一丛盛开的

悬崖菊


成长的定义

如果 如果再遇见你
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你了呢

一切都已在禁止之列
生命严格如阶梯
一层有一层的符号和标记
(纵然在夜里 如海潮般
涌来的都是牵扯的记忆)
所有的‖成‖人‖ 最后
都不得不刺上文身

如果 如果再遇见你
我会羞惭地流泪
(也许是因为知道
你仍然会急着要原谅我)
为那荒芜了的岁月
为我的终于无法坚持
为所有终于枯萎了的蔷薇



卷四 雾起时

--------------------------------------------------------------------------------

曾经珍惜护持的面具已
碎裂成泥
一切都只因为
我依旧深爱着你


雾起时

雾起时
我就在你的怀里

这林间充满了湿润的芳香
充满了 那不断重现的
少年时光

雾散后却已是一生
山空
湖静

只剩下那
在千人万人之中
也绝不会错认的

背影


苦果

在整整一生都无法捉摸的幸福里
是什么 在不断刺探
我那原来已成定局的命运
是什么 在不断呼唤
我那原来已经放弃了的追寻

是什么啊 透过那忽明忽暗的思绪
在日与夜的交界处埋伏 只等我失足
曾经珍惜护持的面具已碎裂成泥
一切都只因为 我依旧深爱着你

在整整一生都无法捉摸的幸福里
无论是怎样的诱饵 怎样的幻象
我都愿意相信 愿意
为你走向那满溢着泪水与忧伤的海洋

我的心在波涛之间游走
在等待与回顾之间游走
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无论是怎样的诱饵 怎样的幻象
因你而生的一切苦果 我都要亲尝


海的疑问
  我爱,让我好好地端详
  你,好能永远不忘记

永远到底是什么呢
是夜色里闪着萤光的浪
还是那暖暖的海风
是我们脚下湿润的沙岸
还是你迎着风的
羞怯微笑的面容
(我爱,让我好好地端详
你,好能永远不忘记。)

永远到底是什么呢
是渴望了千年的那一吻
还是紧拥里的温存 而那
令人窒息战栗的幸福啊
是耳边汹涌起伏的波涛
一波一波地前来
将我们深深葬埋
(我爱,让我好好地端详
你,好能永远不忘记。)

我们可不可以不走
可不可以
让时光就此停留
可不可以化作野生的藤蔓
紧紧守住这无垠的沙岸
紧紧守住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