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文化中国 >> 醉看明星 >> 内容

《我的世界我的梦》:姚明的初恋

时间:2010-3-25 14:36:17 点击:3187


《我的世界我的梦》/姚明著/2004年10月/长江文艺出版社


开车:现在有时还要科林帮我泊车

我并不是从小开着车长大的,甚至都没想过要开车。此外,很难找到一辆车能让我这么高的人觉得舒服的。想像一下以60英里的时速开一辆卡丁车,或是一辆玩具车的感觉,你就会明白我开大多数车时的感觉。

1998年来美国的时候,我开过一次车。那时我们在圣迭戈,我在酒店的院子里开一辆小面包车。真正开始学车是深夜在休斯顿住处附近。我租了一辆车,好像是一辆很大的水星牌房车。

我学开车的时候,科林跟我说了校车的事情。在中国我们也有校车,但我不记得其他车遇到校车时应该避让的。

但是科林跟我说,在这里如果我看见校车的话,是不能超车的。如果校车停了,我必须等在它后面15英尺外。当我参加驾驶考试时,我记得他跟我说了类似的事情,但我不肯定他确切是怎么说的。反正我考试的时候,看到一个停车标志,我就停下来。考官让我在附近的街区开。我们接近弯角时,他会说:“左转,右转。”考试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来了一辆校车,它开得越来越慢,就像一场噩梦。我忘了我是否应该超过它,于是我说:“好吧,不管它做什么,我就跟着它好了。”因此不管校车怎么做,我就跟着。我不记得确切的规则是什么了,我通过了考试,但是校车的事让我很紧张。

平行泊车是最难的部分,很难确定离安全锥的距离。就算现在,我有时都还要拜托科林帮我泊车。第一次泊车考试时,我碰了一个锥,第二次通过了。笔试部分很简单,他们让我朋友做翻译。去之前我不肯定自己是否能通过考试,但我想试一下。最坏的事情无非是我得再考一次。我做好了准备要再考一次的。

不需要补考时,波奇说我比打败湖人的时候还开心。我这么回答:打败湖人要团队合作,但是拿到驾驶执照完全要靠我自己。

文身:我没有任何文身只有伤疤

在nba某些球员中,拥有的另一件东西就是文身,有些人的文身还有中国字。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并不知道那些字真正的意思,或者告诉他们那些字的意思的人根本不懂中文。中文里的一个字有时有自己的意思,但有些需要和其他字组合才有意义。爱伦·艾佛生脖子上的文身是“忠”字。我记得,那是我惟一见过的一个褒义的。穆奇前臂上的文身没有任何含义。掘金队的马库斯·坎比手臂上有些中国字,可以指许多不同的东西。因为通常你是不会把这些字放在一起的。他的文身可以是指“鼓励”,或者“力量”,或者“勉强”。

为肯扬·马丁文身的人一定不是网队的球迷,他的中国字意思是:“不积极”或者“不果断”。任何看过肯扬打球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样的。

我在火箭的新人年,特伦斯·莫里斯是我们的前锋,他是我记得的惟一一个有中文文身的球员。意思是“我是个坏人”。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想说的,或者他知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我没问过他。

我没有任何文身,没有耳环,或者任何其他东西。不过,在nba打了一个赛季后我有了些伤疤。肖恩·坎普留了一个在我的背上,黄蜂的贾马尔·马格洛瓦留了一个在我的左臂内侧。我认为伤疤是一个男人的荣誉徽章。

追求:17岁向摄影记者要叶莉照片

我平生只和一个女孩谈过恋爱,那就是我的女朋友。

第一次见到叶莉的时候,我17岁。她在女子国家队里训练。但那个时候,我没有和她说话,也不想在我进入国家队之前就约她出去。但是只要可能的话,我会向报社的摄影记者要女子国家队的多余照片。我也可以有别的女朋友,但是我只要这一个。在1999年我终于进入了国家队后,我约叶莉出去玩。

她说不行。

这并没有让我放弃。中国的女孩总是这样,她们总不能就说:“好吧。”我向来不会很快得到自己想要的。我想,“这次也没什么不同,我知道怎么做。我可以等。”

一年以来她都说不行,非常迅速,就像这样:“跟我出去好吗?”“不。”

在一年后,我注意到她有点变化。在接下来的6个月,她还是说“不”,但是没那么快了。

“好。”我对自己说:“有点改变了,我现在有机会了!我会继续等待。”

在那一年半我想了很多事情。你可能不相信我,但是这是件好事。我不会老约她出去,因为一天内你只愿意听到那么几次拒绝的声音。我没有每天打电话给她,但是有时候我会给她的手机发短信,问候她怎么样啦,或者问声好,或者讲个笑话。

我没有放弃是因为我感觉到她就是我的那一半。

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为什么在那个第一年后事情有所改变,一切都是从澳大利亚悉尼奥运会开始的。因为悉尼奥运会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我拿了很多队徽同每个国家代表队的教练员和运动员进行交换。我大概搜集了200多个代表不同国家不同运动队的队徽。

然后我挑了其中50个最好的送给了叶莉,作为她19岁的生日礼物。之后,在一次由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为上海所有的球队(包括男子、女子足球队和篮球队)举办的晚宴后,叶莉终于答应和我约会了。那是个很甜蜜的夜晚。

恋爱:我的手机屏幕是叶莉的照片

在我的最后一个cba赛季开始的时候,她送给了我这个红绳结。那一天是2月14日,情人节。这个结在新的时候颜色是深红深红的。她也有一个,两个都是她自己做的。她的看上去新一点,因为我打的比赛比她多。比赛越多意味着汗水和冲洗也越多。我的戴在左手,她的戴在右手。这是一个中国的习俗,我们说男左女右。因此所有的饰品,男人都会戴在左手或左手臂上,而女人则戴在右手或右手臂上。

我打的比赛比她多,是因为在几年前她的膝盖受伤了,需要动手术。姚之队安排她飞到洛杉矶,由一位非常有名的体育医生丁博士为她动了手术。我不需要过问,姚之队就帮她安排好了一切。有一点不错,我从来不用怀疑叶莉是否是为了我的名气或者钱才和我在一起。我们早在十几岁时就相识,尽管当时她对我的请求老是说“不”。

红绳结不是人们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惟一方式。我的手机屏幕就是一张叶莉的照片。

在我nba的第一年结束后,叶莉还送了我一个挂在手机上的小熊,小熊里面有磁铁。她也有一个那样的熊,里面也有块磁铁。把两只熊放在一起他们就粘在一起。我不是很想让人们看到这个,因为一个大男人和一个玩具熊在一起感觉怪怪的。因此在打手机的时候,我会把小熊藏在电话和手掌之间。在回到美国前,我还是把小熊取了下来,因为我知道波斯简和其他队友会为这杀了我。

很多记者都想知道为什么我选择了在火箭队穿11号,因为我在鲨鱼队一直都穿15号,而且在我来之前也没有人用这个号码。章明基告诉别人我选这个号码是因为风水,两条线向上指意味着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可事实是我觉得这个号码看起来最像两个y,就是姚和叶的y。你很容易发现哪辆车是我的,因为车背后有车牌号和两个y,而且车里的地毯上也缝了两个y。我以前总说如果你发现我的球衣号变了,就表示我换女朋友了。现在看来,我连车也得换了。

叶莉在中国女篮和上海女篮都是11号。她只有6.9英尺高,但她却打中锋,还喜欢说她在三秒区内比我移动得好。有些时候我想还是不和她争为妙。

梦想:我现在用两种语言做梦

我有个梦想,就是在我不打球的时候想在夏威夷有个家。我从来没有到过夏威夷,但我喜欢这个地名的发音。我的家会是两层楼,所有的家具都是北欧风格。我喜欢那种式样的颜色。它让我感到平静和舒适。这个房子也会有个游泳池。这将是一个我可以常常感受宁静的地方。除了在我的梦里,我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我有过这样的感觉,彻底的宁静。

我的梦想是去中国的南海度假。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去过那儿,非常优美,那时候我没有钱但有充足的时间。现在我有钱却没有时间,这就是生活。

我的梦想是去蹦极。在nba第一年结束后的那个夏天,本来打算蹦极的。国家队在斜弯岛(译音)培训,那个地方在中国北部的海边。因为当时我们原来的培训中心北京有sars疫情,所以我们改去了那儿。有一天休息,我们去了海边,那儿有个蹦极塔。管理人员问我:“你体重多少?”

“大概300磅。”我说。

“你不能在这蹦极。”他们说:“体重大于230磅的人都不可以。”

我没有拥有一支篮球队的梦想。拥有一支球队不仅仅牵涉到商业以及运作,还有太多的政治,太多的黑暗面。这些我实在是不喜欢。

我的梦想是美国人能够真正认识中国和中国人。在我nba第一年回来后,上海市任命我为官方大使。当然,帮助人们了解中国或上海不是我的首要任务,却是我乐意做的。

我的梦想是中国人能够了解篮球。现在他们不在乎你怎么打球,只在乎输赢。如果你赢了,他们说你打得好;如果球员们为了对抗或者为了追球奔跑而摔倒,他们会笑而不是欢呼;或者如果一个个头小的后卫防守大个球员,他们会嘲笑他而不是佩服他的勇气。不是所有得分的投篮都是好球,也不是所有没投入的球都是坏球,但观众不理解这点。我认为这都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比赛。中国观众应该多看看全场48分钟的比赛,而不仅仅是最后几秒。

我的梦想是中国球员不再寻找借口了。我在cba时候,很不喜欢的一点就是很多球员会说:“上海大鲨鱼队之所以会赢是因为有姚明,如果姚明走了,他们什么都不是。”我觉得他们应该面对我属于大鲨鱼队这个事实。查尔斯·巴克利可以说“如果”乔丹离开了,我就能赢得总冠军。没有“如果”,是你错过了自己的机会。

我的梦想是在2004年奥运会或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为中国举国旗。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一枚金牌。这可能是我所有梦想里最大的一个。

我的梦想是赢得一次nba总决赛冠军,这可能和赢得2008年奥运金牌的梦想一样大。我不知道我离哪个梦更近一点。
这些梦对一个自从来到nba后就没什么时间做白日梦的人来说,好像太多了点。

但我现在是在两个国家用两种语言做梦。

人们常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也许是不能。但我要去尝试,不管我在哪里都能鱼与熊掌兼得。(李瑛/整理)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不老的传说——张学友画传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