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美文赏析 >> 散文精选 >> 内容

千年绽寂 花开来生

时间:2010-3-12 22:39:12 点击:4337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有时候,看着零散而片段的文字,会莫名的伤感起来。像是在时光的伤口处涌动着一个鲜活的灵魂。为了张扬自己的生命而努力疼痛。盲目的华丽遮掩了入骨的伤口。于是我开始沉溺。沉溺在你给我的天堂。


 

千 年 
淡淡莲儿轻柔一笑。雕花暖裘离水故乡。 

千年梦魇中,依稀还是个轻愁未解的女儿。清晨微润的露珠,秋千在空尘中寂荡。胭脂清香千种风情,一袭素衣环佩叮当。 

一朝圣令,我成了权倾天下,不可一世君王的妃。天威赫赫,皇城春宵,天子烙印。我在紧锁的深宫庭内,寂寞如影随形。忧伤轻湿薄衣时雾气环绕,莲香浮动,剪不去的轻愁,理不断的哀思。寂寞轮回,弹指哀怨。唱无尽,舞无尽。 

红绡帐里,轻风徐徐,薄纱拂面, 君王来临,箫声必至,以筝相和。亭台前那池莲花儿争相斗艳,朵朵都似天上仙葩。香花似雨,今落人间。低眉信手,伫立莲前筑琴而弹,道尽心中九转情怨。琴声流动,佛心垂首,微笑闭目,心已为水,渐次悲凉。惊艳如花绽放,远比嫦娥,灵光寂寂,经传三世。 

 

绽 寂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一曲接着一曲。《夜之莲》在静夜中诡异盛开。罗裳半扣,双唇若冰般紧闭。行云流水,难掩眸底的忧郁。回身看龙椅上的王,早已沉睡。忆起前刻,灯火下痴缠的身影,软枕爱语。肩头的莲花儿在温热空气中狰狞妖娆盛放。一切恍如隔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后宫三千,我如何在你身边做唯一的一朵莲花儿。倾尽一生。柔柔水袖,轻触王坚毅眉角。如痴如迷。如果没有王,我的疼痛我的泪又会为谁?我终逃不了宿命的缠尾,夜夜恐慌。我轻踮起脚尖跃下阁楼。暗夜寒风中散发着莲的灰烬味,一朵莲花儿旋转半空翩然起舞。绝舞。 

我。莲。在乱世兵戈中妖艳绽放,却也在一瞬火光之中泯灭成灰。成为王的一段回忆

 

花 开 
纵是万缕情丝。须还前世情债。 

我坐在出租车里看午后街头两边的树从眼角的阴影里飞快流动。很多光影在身边流逝。我伫立在人潮汹涌往来的街口眺望。晕眩上升,失去自我的慌乱。乱耳的音乐,满口污言,看那些男人和女人相互撕扯。我瞬间明白,这座城市浮华下掩盖着残缺和溃烂。 

我不停的行走,在浅浅的忧伤缠绵里,千年的梦魇如影随行,淡成远远的记忆。像是蝴蝶轻拍羽翼,回旋飞舞。 

我说。在网络里每个人都是虚幻的灵魂,绝对的真实,又绝对的虚假。绝望空洞迷惘的眼神背后满是‖激‖情‖欲望。轻微触到伤口,温柔的疼痛后会惊讶世上有这些和你呼吸同样空气的人。因为落寞长久所以需要寻找一个理解自己的人。找到的感觉真好。哪怕有一丝疼痛,有一丝风。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交织,但是永远有相同之处。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听许巍的歌。这个自由放荡的男人。我喜欢他的自由,喜欢他的随心,喜欢他的飘泊和无奈。心里空空的,我在浪费青春,可是青春一刻不停。 

他是一个我幻想来的人。我坚信我们纠结在一个无限的轮回之中。花儿残落,永远无法蜕变的承诺。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与我相约。我告诉自己他是我等的人。我的前生。在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用一个决绝的姿势,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幸福。感情像一种潮湿的植物,在暗夜里疯狂的生长。 

我清醒的知道。有些故事永远不会有结局,永远无法继续。我们之间只是一段若远若近的空白,一个欲言又止的凝望。我却甘心沉溺。于是,在还没有注定遗憾登岸时,趁温暖,趁还在。我写字给他。在水中,一边写,一边消失。我张扬微笑,轻抚心脏,思念倒塌,溅落的尘埃在我眼里久久不散。我知道总有一天,在那个失去他的地方,我要学会隐藏悲伤。发着呆,忘记他,闭上眼。 

夜里睡着睡着突然惊醒。想念的时候,失眠的时候,疼痛的时候。起来喝水。冰凉的纯净水。我习惯冰凉。赤着脚在冰冷的地板上走来。走去。累了就坐在地上,全身萧瑟。身子觉得微凉,有一丝寒意。想着在这个水泥建筑堆砌起来的城市里经过的人和事,陌生的眼脸,暖彻的表情。想着他无关的疼痒刺痛着自己的心肺,我看到了一朵青莲含苞待放,没有萎谢。 

来 世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听说这是题在一个唐代古瓷壶上的诗句,作者和年代都不可考证。初读的时候,为这古老的爱情故事,千古未绝的恨而心中百转千回。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处可消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总是喜欢这忧愁脱俗字句里的绝望。让我知道我在长大。我听见岁月撕裂青春的声音,那声音仿佛就在头上流光异彩。走到尽头。只是一场华丽的海市蜃楼,我却义无反顾醉生梦死。犹如飞蛾扑火。城市的上空总会有展不开的淡香,好像梦魇中拂不去的莲花儿。在喧嚣中开出寂寞的花朵。 

我跟他,像是一个棋局中两个对奕人。无声的棋盘交织出伤感的路线,像千疮百孔的伤感轮回。明知结局却谁也无法舍身离去。思念死在沼泽里。留下花开一夜的轨迹。我常常想着,红颜已逝,白发苍苍。暮色将晚,我将要离开这个世界,蜷缩的身体停靠的归宿是在你的怀里。即便喝下奈何桥边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来生,我愿心似琉璃,做你怀抱里的幸福女子。带着前世的芬芳。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