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美文赏析 >> 散文精选 >> 内容

如果有天使,我想我是遇到过的...

时间:2010-3-12 21:15:44 点击:4313


  天使来过这个世间

  阿风坐在我的对面有些局促,看起来远没有电话里那么健谈,我想大概是我先入为主态势让他有些为难。虽然在电话中他答应接受采访,但向一个陌生人倾诉自己的情感隐私总是很难开口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把他引入正题,于是就近乎“威胁”地让他开口,哪怕他此时面对陌生人压根没有倾诉的欲望。“就当是聊天吧,说采访,我真的无从讲起,叙述也会忙乱。”他终于决定走向正题了。

  初遇她,怦然心动

  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家乡的县城做着一份清闲的工作。闲暇时光,我总爱跟朋友们去打保龄球。那个时候的我正好独身一人,既没有爱人,也没有被爱。我的寂寞就像圆圆的保龄球那样一直旋转滚动,直到与球瓶相撞。从相撞的瞬间得到满足的快感和寂寞暂时的游离。

  我就这样过着寂寞并快乐的单身汉生活,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小雪。我象往常一向跟朋友大大批保龄球馆休闲,恰好碰到一个熟人。你知道的,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大部分人不是亲戚就是朋友,每个人似乎都相熟。小雪就是我那个朋友带过来的。我一看不觉愣了,她不就是我脑海里一直浮现却一直不曾奢望的那个形象吗?那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披着长发,娇俏,可爱。我从来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把白色穿得这么好看,像一个无邪灵动的天使,冲我们蹙眉微笑。

  说起来不怕你笑话,那时侯我都28岁了。虽然已经不是个懵懂的少年,也不是一个很容易就动心的人,可是一见到小雪,我竟然还有紧张慌乱的感觉。那一刻,我知道我应该结束我的单身生活了。固守这么多年的情感防线,还不就是等待这一次的决堤吗?

  阿风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笑了起来,一张像极了濮存昕的脸特别有味道。坦白讲,他是个很会讲话的男人,能把一句话讲的生动华丽却不含混晦涩。很明显他受过良好教育,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相当丰富。所以,当他说起他初见小雪时的反映时,我也觉得纳闷和不可思议。他似乎看出了了我疑虑,说道:“在人的一生中,再理性的一个人,都会遇到一个让自己暂时忘却理性的人。没有例外,早晚而已。一见钟情的浪漫是真实存在的。”

  见了小雪之后,我一直没办法平静。我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来打听她,当然,这毫不费劲。很快我从朋友口中知道了小雪的身世背景。她那时侯18岁,一个可怜的女孩,从小父母就离异,她跟着奶奶一起生活。这让我有点儿难过,我对她的感觉也因此多了点怜惜的成分。我还意外地得知,小雪的继父是我的一个朋友。于是,我开始找尽各种借口有事没事去她继父家里串门,希望再次遇到她。

  终于有一天,小雪又天使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天,我们一伙朋友又聚在他继父家的卧室里打麻将,而小雪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为了能接近她,我不顾她妈妈的盛情主动要求自己到客厅接水。她妈妈一个劲觉得不好意思,除了我自己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心怀目的。随着进出客厅的次数增多,我也坐到沙发上跟她一起看电视。她很显然已经忘了曾经见过我,但这并妨碍我跟她之间的交流。我像一个长辈一样关切地问她学习上的事情。这一问才知道,她在卫校读书,而我妈妈正好是那个学校的校长。我们聊的还算投机,我得知她喜欢去休闲场所娱乐,便趁机跟她要了电话号码,并许诺以后有机会带她出去玩。

  我明显看到阿风讲到这里带着初战告捷的喜悦,而当时我真的很怀疑一个28岁的男人和一个18岁的女孩之间究竟能否产生真正的爱情。阿风再次纠正了我偏狭的想法,他说,爱情,无关乎年龄、地位和金钱,只存在爱或不爱,我们人类太喜欢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了。

  愉快拥有,伤心失去

  第一次约小雪出来,她带了她的一个同学,大家都玩的很尽兴。我们从出租车出来的时候,被我的一个哥们看到了。事后,他问我说,怎么会跟小雪玩到一起。我告诉她自己对她很有好感,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慢慢与她建立感情。哥们听后坚决反对,他告诉我说,小雪在学校里不是好学生,经常跟社会上的人有来往,劝我三思。我知道我朋友为我好,但这并没有使我对小雪的印象改观,她依然像一个天使一样在我心里翩然。在我看来,她不过是个可怜的牺牲品,父母婚姻的牺牲品,不幸的家庭自然对她疏于管教。我坚信她本质上是好的,只是在用一种反常的方法去报复她的父母。想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去关爱她引导她。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要约他。你一定觉得我这种做法太急功近利了。其实,不然,我这么做只是不给社会上那些人约她的机会。但是,也许是我的这种举动让她觉得不自由,毕竟,她以前过的是一种无人管束的生活。渐渐地,她开始拒绝我的约会请求。一次,我打电话约她出去玩,她说要睡觉,不能出去。我知道她故意躲着我,于是我说你别挂电话,我在这边听你睡觉,你醒了,再出来。她被我说得苦笑不得,没了脾气,也只好硬着头皮赴约。

  阿风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没想到吧?一个将近30岁的男人追女孩的手法还这么幼稚。我笑了笑说,是有点。他说,我那时就像一个初恋的男孩,没想过用什么‖成‖人‖的手腕追求她。甚至我第一次拉她的手,她还笑话我说我的胳膊都快僵直了。

  不过,最终我还是确立了恋爱关系,尽管她也许并不爱我。既然关系已经确立,我就想让她过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应该过的正常生活。那时侯,她的心已经玩野了,回学校上课已经不可能,于是我决定给她租个店面卖衣服。她对我的建议嗤之以鼻,说她不喜欢做生意,也不会做生意。但我还是执意把店开了起来。就在我们的服装店开业的那天,她突然告诉我说,她要去上海找工作。当时,我就像被人在大冬天泼了冷水一样。但是,我没有阻拦她,既然爱她,就给她足够自由的空间,也许在外面闯荡可以让她更加知道什么是生活。

  过了一段时间,我忍不住思念的煎熬,决定去上海找她。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两个小女孩挤在一见只有几平米的小房子!我劝她回家,她坚决不答应。就这样我憋着气回来了。

  大约过了一个月,她打电话说她要回家,因为过生日了。我高兴地去接她,帮她在饭店定了宴席,以为这次她决定回头留在我身边。谁知她带给我一个消息,她在上海找了一个男朋友。

  阿风狠狠地抽了口手中的烟,掉落的烟灰险些烧了他的衣服。他拿起纸巾掸了掸,继续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帮她把生日过完后,依然不再提这个话题。送她去上海的路上,她真诚的告诉说,也许离开你我以后会后悔,但是我真的很想出去看看,所以,请你原谅我。

  这时,我打断了他,你为什么不坚持呢?你难道不觉得可惜吗?阿风淡然的笑了笑说,如果我能留下她,我还会让她走吗?随她去吧,或许我给他的呵护的同时也限制了她的自由,而自由,对于她那个年龄的女孩子来说就等同于快乐。多么矛盾啊,幸福但不快乐。

  心力交悴,决然逃离

  她回上海以后,我决定不再跟她联系。那时侯,我正好也忙于一些事务,暂时放下了这段让我拿得起却很难放下的爱情。那段日子,我承认我是孤独的。每到晚上我都能感觉到孤独在颤动,孤独在激愤,孤独在痛苦,孤独在怅惘,孤独在哭泣,孤独在嘲笑。我突然发现这样肯定数不清自己的伤口,因为这样会发现更多的伤口。

  阿风开始狂抽烟,我看了一下烟灰缸,交谈不过一个小时已经聚满了十多个烟蒂。缭绕的烟雾使我看不清他的表情。虽然言语悲戚,但他的语气却镇静自如,好象在讲别人的故事,好象那些曾经痛彻心肺的往事根本与他无关。

  我对她不敢有什么奢望了,但我仍然爱她,仍然记得第一次身着白衣的倩影,脸上挂着天使般的微笑。习惯了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一直怀疑小雪真的是上天给我派来的一个天使,让我欢欣地拥抱,却又愚蠢地失去。没有她的日子里,生活平淡如一潭死水。我只能说她已经幻化成一种可感可知也可以捉摸的形象,偶尔在心底激起死水微澜。

  我最终还是得到了小雪的消息。她平静地告诉我她要回来,要我去火车站接她。我没有任何犹豫的余地,就好象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一样。

  在火车站见到她以后,我看她反映平淡,既没有很高兴,也没有很悲伤,我实在想不起来她突然回来的理由。看着她这么平静,我倒怀疑我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还没走出火车站,我就接到小雪同学的电话,她告诉我,小雪心情不好,不要惹她不开心。

  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着我。这时,小雪也发话了。她说,我暂时不想回家,能不在宾馆给我包个房子,我要休息。我像从前一样答应了她的要求。到了宾馆,她说要吃药,我才知道她刚刚做了流产手术。我没有说话,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也从来没有跟我谈起过这些事情。

  阿风又点上了一只烟。我提醒他,你已经抽了很多。他说,习惯就是索取更多,吸烟跟爱情其实是一个道理。

  过了一个月,小雪的健康完全恢复以后,我把她送回了家。她母亲感到非常对不起我,对我说,如果小雪有一个孪生姐妹的话……我不忍听她把话说完,就起身告辞了。

  我又开始不能平静了,我重新审视了这一年多来我的所作所为。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太容易的幸福,没人会去珍惜。如果当初在追求小雪的时候稍微动用一点手腕,我就不至于失去她。但是我不能,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也是我今生最爱的人,我不能容忍自己对她使用一点手段。但上天弄人,你越是珍惜,越是怕失去的东西,最终你总是得不到。

  我决定离开那个小县城,因为每一个地方都会让我触景伤情,颓然失措。我不可能忍受这种近乎变态的生活,我还年轻,我必须重新去追求另一种东西来填补感情的创伤和空缺。恰好这个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了我现在公司的招聘启事。我试着投份简历,结果被录用了。除了我的家人,我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了家乡。

  阿风终于舒了一口气。我问她,难道你就不再想她,没有在想着跟她重续前缘?他镇定地告诉我,我跟她完全不可能了,她是一个飞累的天使,停在我肩头休息,注定要飞走的。说玩他呵呵笑了起来,看得出十分勉强。我反问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天使呢?你不过是在自我安慰吧?他又笑了,如果这个世界有天使的话,我想我应该是有遇到过。

  那时咖啡厅外华灯初上,繁忙的车辆和匆忙的人群上方或许真的有天使微笑着向下张望。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7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